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八十一章 提醒
    “既然大少奶奶无暇见我们。我们就不打搅了。”微月对方陈氏的丫环盼冬淡淡笑着,和吉祥转身准备离开了大房。

    走了几步却在庭园见到一位面貌娇俏的丫环,瞧她穿着打扮,比一般大丫环要光华一些,是那位岑姨娘送给大少爷的丫头,丁香。

    丁香也见到了微月,有些发怔,“少奶奶。”

    微月笑眯眯地点头,“丁香姑娘。”

    “大少奶奶不是交代你了么,大少爷书房那里不必你去服侍,你怎么又自主去了,丁香,敢情大少奶奶的话到了你这儿,就不顶用了么?”盼冬见到丁香走来的方向,脸色攸地沉了下去,竟不顾微月还在场,就出言教训丁香。

    “是……是大少爷要我去的。”丁香看了微月一眼,细声道。

    “长得就是一副狐狸精的样子,除了勾引大少爷还会作甚?还不赶紧去大少奶奶屋里侍候。”盼冬冷声斥道。

    丁香娇俏的小脸涨得通红,匆忙给微月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开。

    微月与吉祥对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盼冬笑道,“让少奶奶见笑了。”

    吉祥问道,“盼冬姐,难道这丁香姑娘还没抬起来当姨娘么?”

    “就她?”盼冬讥笑哼了一声,“大少奶奶还没发话呢,这小蹄子就爬上我们大少爷的床,丝毫不将我们大少奶奶放眼里,多得大少爷敬重我们大少奶奶,虽收了那小蹄子,却没有抬她起来,一切都由我们大少奶奶做主。”

    看着盼冬那略带得意之色的神情,微月笑道,“大少爷是真疼惜大少奶奶。”

    盼冬被微月看得脸色一窘,忙道,“少奶奶,一会儿我们大少奶奶事情忙完了,奴婢马上去跟您说声。”

    微月笑了笑,和吉祥离开了大房。

    “小姐,大少奶奶真是将自己托大了。”走了一段路之后,吉祥才在微月身边低声说着。

    “嗯?”微月侧头,等着吉祥说下去。

    “她分明是不想您插手家里的事情,说什么无暇接见,再怎么说,您才是方家的少奶奶,她充其量不过是个代理的,如今却变得好像您才是要听她意思做事的了。”虽说知道自家小姐不愿意去争方家的权,但被人压着憋屈。吉祥还是觉得不忿。

    微月轻笑着,“你这是在为我不平呐。”

    “小姐,您还笑得出来,您没看到么?那盼冬是个什么态度,就算大少奶奶真的忙了,也得抽空见您,还忙完了再来跟您说一声呢,说的是什么话,把您当什么了。”吉祥愤愤不平叫道。

    “这未必不是好事。”微月淡声说着,有些事情知道的少了,反而对自己好。

    “其实大少奶奶也就怕少奶奶您插手了那慈善义卖,知道其中有什么好处,碍着她的路。”吉祥道。

    “是好处还是祸端,还不一定的。”这只是她的猜测,总觉得方陈氏得到这主持人的位置太过容易,似乎有人在推波助澜似的。

    吉祥愣了一下,她只想着微月被那些人看轻了,却没仔细想深一层,如此一想,还真是如小姐所言,方夫人断不会轻易让小姐插手家里的事情。这次要小姐协助方陈氏,也不知是什么目的呢。

    回到月满楼之后,没多久茂官就过来了,手里还捧着飞行棋棋盘。

    微月笑了出来,“怎么?还没输够啊?”

    “我不会再输给你的。”茂官叫道。

    微月放下手中的书,一手托着下巴,“你这句话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茂官小脸浮起一丝粉色,水灵灵圆溜溜的大眼睛瞪着微月。

    这时,荔珠进来,说是岑姨娘来了。

    微月对茂官摊手,“我没空陪你玩了,让吉祥来和你对弈吧,你要是能赢了她,也算我输了,怎样?”

    “输了如何?”茂官拉住微月的衣袖,问道。

    “输了……就带你出去行街。”微月有些敷衍,还回头看了吉祥一眼。

    她信得过吉祥,应该不至于输给这个小屁孩的!

    吉祥苦笑,茂官已经摆开了棋盘,“吉祥,开始吧。”

    微月领着荔珠来到茶厅,岑姨娘见了,起身行礼。

    “岑姨娘,今日看你面色不错,想来是身子都好利索了吧。”微月拉着岑姨娘坐了下来,笑盈盈地问。

    “托少奶奶的福,都好利索了。”岑姨娘温声说着。

    “那就好。”微月轻点螓首,“本来还想着一会儿就去看你的呢。”

    “多谢少奶奶关心,我也是今日才知道你回来了。”岑姨娘笑着道。“早些时候使了妙兰过来,却道是您到了大少奶奶那边了。”

    “是呢,本来想过去问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过大少奶奶忙着,无暇见我。”微月笑道,岑姨娘来找她的目的,大概也和方陈氏有关吧。

    岑姨娘脸色微变,低声问道,“大少奶奶没有见您?”

    “忙着呢,一会儿不忙了再去找她。”微月道。

    岑姨娘笑着应声,却有些心不在焉,眉眼间有愁色。

    “岑姨娘,你怎么了?”微月问着,亲自将盖钟儿送到她手中。

    “少奶奶,大少奶奶这才接触家里的事儿,待人接物方面难免不熟悉,您千万别放在心上。”岑姨娘语气有些恳求,是在为方陈氏今日的放肆说情。

    “怎么会呢,你多想了。”微月笑道,她真的不介意方陈氏如何对她,吃亏的又不是她。

    “少奶奶您大人有大量是不介意,只怕有些起小人会碎嘴,到时候传到别人耳中。还不知道会被怎样编排了。”岑姨娘道。

    “大少奶奶聪慧过人,又怎会被别人编排呢。”微月道,除非是有人早已经在注意她一举一动了。

    岑姨娘干笑着,“少奶奶说的是,我哪有资格去过问大少奶奶的事儿呢。”

    微月挑了挑眉,“我没有这个意思啊,我只是觉得大少奶奶很厉害的,一定会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不会有问题的。”

    岑姨娘笑容更加难看了,和微月坐了一会儿,便借口有事。匆匆离开了月满楼,却不是往自己的院子走去,而是去了大少奶奶那边。

    送她出来的荔珠站在门口一会儿,才回了屋里,在微月耳边说了几句。

    微月点了点头,表情很平淡,看不出有什么想法,即使岑姨娘表现得再怎么无欲无求,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十分上心的。

    从她每年都折金箔纸祭拜夭折孩儿,便可知她对大少爷并不如表面那边不在乎了。

    回到屋里,茂官和吉祥还在玩飞行棋,念翠和念红都站在旁边观看,偶尔传来茂官几声得意的笑声。

    众人见到微月回来了,忙行礼。

    “怎么样?战果如何?”微月笑着问道。

    吉祥苦着一张脸,“惨不忍睹。”

    微月哇了一声,惊讶看着茂官,“看来你是有备而来的。”

    “我才不会一直当个败者!”茂官挺着胸膛叫道。

    “好吧,那你想去哪里?”微月问道,“别忘了你脚上还包着草药的,就算要出去,也得是两天之后。”

    “可我觉得走路已经不觉得酸痛了。”茂官跳下椅子,来回走了几步,充满希翼看着微月。

    微月坚决摇头,“两天之后!”

    茂官润亮的双眼瞬间黯了下来,失望地低着头。

    微月看到他这可怜兮兮似的样子,只觉得好笑,对念翠道,“带茂官回去吧。”

    茂官耸拉着肩膀,回了偏院。

    且说那边岑姨娘来到大房,找了方陈氏说话。

    本来方陈氏也想借口不见,但岑姨娘说明了见不到方陈氏,便一直等下去不走了。

    方陈氏没办法,只好出来相见。

    “听说你不见少奶奶,是不是?”见到方陈氏,岑姨娘马上问道。

    方陈氏有些不耐烦,“我忙着,自然是无暇接见了。”

    “你是不想少奶奶插手你慈善义卖筹款的事情。所以才不想见她,大少奶奶,你怎么不想个明白,是夫人要少奶奶插手的,你能避开她多久?”岑姨娘压低声音道。

    方陈氏眼底闪过一丝怨气,“她能做什么?夫人到底是要她来帮我,还是来给我添麻烦?再说了,我为她将事情都安排妥当了,让她到时候到夫人面前去领功不是挺好的吗?”

    “你莫要小看了少奶奶,难道这个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做得了事不成?少奶奶才是家里的主子,你理应让她三分,别到时候让人说闲话。”岑姨娘劝道。

    方陈氏冷笑,“她像个主子吗?难不成还让她当家不成?她当得起这个家吗?她能和潘微华相比吗?潘微华已经死了,难道要让个傻子来当家吗?”

    “不管如何,她也是十一少的正室,现在你代理这个家做得再好,得罪了别人又有什么好处,将来要是分了家,你以为你还能住在这宅子里?”岑姨娘低声道。

    “谁说要分家?”方陈氏脸色一变,“这事我从没听过。”

    “现在不分家,难道以后不分吗?”岑姨娘道。

    方陈氏紧抿着唇,一句话也不说。

    “我是大少爷的亲姨娘,难道说的话不会向着你们么?夫人虽没管家,但她说的话,是谁也不能忤逆的,你自己想想,再说了,少奶奶插手了又如何呢?她还能盖过你的风头不成?”岑姨娘殷殷相劝,就是不想方陈氏做错事。

    方陈氏看了岑姨娘一眼,沉默了许久,才道,“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