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八十章 感觉诡异
    大夫很快请来了。却是微月意想不到的人,来的竟是那个周仁俊。

    见到他,微月心里总觉得有种恶寒的感觉。

    周仁俊在茂官腿骨摸索了一会儿,眉心一直紧皱着,大手来到两侧边的时候,才稍微舒缓了脸色。

    “有点疼,茂官忍耐一下。”他的声音很低沉,有种让人忍不住放松心情的温柔。

    他在茂官右大腿侧推了一下,茂官发出一声低哼。

    “好了,只是经络有点错位了,没有大碍。”周仁俊站了起来,一手抚着八字胡,眼睛看向微月。

    微月低声答谢。

    周仁俊眯眼笑着,“还请少奶奶吩咐人去准备几样草药,在下虽为茂官的关节归位,但还需敷药才能万无一失。”

    “周大夫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微月淡淡道。

    “多谢少奶奶。”周大夫目光直盯着微月,在丫环面前竟也没有避嫌。

    吉祥身子一动,挡在微月前面,福了一礼,“周大夫请随奴婢这边来,奴婢为您准备笔墨。马上使人去准备草药。”

    周仁俊对微月拱手一礼,随着吉祥离开了房间。

    微月斜了他背影一眼,总觉得这人眼神太过诡异,像想要在她身上确定什么事。

    “已经不痛了。”茂官看到微月眉心蹙着,便开口说道。

    微月回过神,低眸看着他,“起来走两步。”

    茂官想了想,真的爬了起来,下床走了几步,已经不会一高一低了。

    微月笑了出来,“没事就好。”

    茂官摸了摸大腿侧边,迟疑看着微月,终于还是问,“你是真的对我好吗?”

    微月挑眉,嗤笑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茂官在床沿坐下,与微月并肩,“她们看到了,都没说要请大夫。”

    微月微怔,“谁知道了还没请大夫?”

    茂官如今是方家唯一的嫡孙,有方邱氏和方十一宝贝着,谁还敢对他置之不理的?要不是她回来了,难道就任由他这样痛下去?

    “我昨天早上起身,就觉得这里很酸痛,去上课的时候,遇到了大伯娘。她只是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昨晚在花园也见到四伯娘和路姨娘了,她们……”茂官低着头,声音充满了疑惑和不解,以前母亲在的时候,大伯娘她们对他很好很好的,他要是有哪里受了伤,她们比母亲还焦急。

    为什么会不一样了?

    微月却听得直皱眉头,方陈氏和方吴氏她们是什么意思?没发现茂官的异常,还是故意忽略?

    是针对茂官,还是针对她?

    如今方家哪个人不是将茂官的安危和她挂钩的,他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儿,首先要担责任的,是她吧?

    略含怨气的目光落在那张有着和实际年龄不相符的落寞小脸上,微月哀叹,果然继母都是不好当的。

    “也许她们只是没有注意到。”微月拍了拍他的脸颊,“以后有哪里不舒服要自己说,这次怎么不和念翠和念红说呢?还是她们知道了,却没去给你请大夫?”

    茂官郁郁低着头,“我没让她们看出来。今天她们才知道的。”

    微月翻了他一眼,别扭的小屁孩!

    没再多问下去,微月已经让他到软榻上去躺着,一会儿那周仁俊还要过来给他上药。

    春桃这时候神色紧张气吁吁地急步走进来,给微月行了一礼,请罪没有好好照顾茂官,看到茂官躺在软榻上,还以为他是出了什么事,吓得嘴唇都有些发白了。

    “已经没事了。”微月轻声道,顿了一会儿,又问道,“春桃,怎么满头大汗的,刚刚去哪里了?”

    春桃一抹额头上的汗水,呼吸还有些不稳,“奴婢刚从外面回来,听到茂官出事,便急忙忙赶来了。”

    茂官在旁边插嘴道,“春桃要成亲了,是回家去准备嫁妆的。”

    微月愣了一下,春桃要成亲?她不是方十一的贴身丫环么?

    她以为方十一总有一天会收了春桃的……

    “是吗?那准备得如何了?什么时候成亲呢?”只是怔了一下,微月已经回过神来,笑盈盈看着春桃。

    春桃圆圆的脸蛋浮起一丝粉色,眼底闪着娇羞,“日子定在下个月,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哦?那夫家是谁家的呢?”微月问道。

    “是父亲的长随多寿,春桃的婚事还是母亲做主的呢。”茂官开口道,语气有些低,是因为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微月笑道。“是么,那春桃成亲之后,还在这里当差么?”

    “当然啦,春桃是方家的丫环,多寿是方家的长随,他们就算成亲了,也还在方家当差,你怎么连这个也要问?”茂官斜了微月一眼,好像她问了个很无聊的问题似的。

    这臭小子!稍微对他好一下就上墙揭瓦了,微月微笑看着他,声音很轻柔,“茂官,你不是脚痛吗?就不要说那么多了,知道吗?”

    茂官撅嘴低应一声,心中却暗咐,脚痛跟说话有何关系?

    春桃浅笑回道,“少奶奶,奴婢是方家的家生子,尚未脱籍的。”

    微月扯着嘴角,点了点头。

    这时,吉祥领着周仁俊进来,草药的味道立刻弥漫在整个屋里。

    周仁俊给微月拱了一礼,才对茂官道。“茂官,请把亵裤脱下,表叔要为你上药。”

    微月看着那用纱布包起来的青草药,挑了挑眉,低眸看着脸色涨红发窘的茂官。

    “要……要除下裤子上药?”茂官支吾着,还看了微月一眼,不太想在这里让表叔给他敷药。

    “这药需要紧贴肌肤,才能渗入经络关节。”周仁俊笑眯眯回道。

    微月对念翠道,“念翠,帮茂官把裤子脱下来。”

    茂官大叫,“不许!你们都出去!”

    微月看着涨红了一张小脸的茂官。轻笑道,“你还怕羞呢?”

    春桃笑着上前劝道,“茂官,听话,上药之后,腿儿就不痛了。”

    茂官瞪着微月,看她不可能如他所愿回避,只好点了点头,让念翠和春桃帮他把裤子脱了下来。

    周仁俊在他右大腿侧敷上草药,一边温声道,“三天之后再把解开,以后睡觉要注意姿势,不可趴着,你这是熟睡之后没有注意,才会引发经络错位。”

    春桃和念翠都在旁边答应着,保证以后一定不会再让茂官发生这样的事情。

    包扎了大腿之后,茂官脸红叫着念翠赶紧帮他把裤子穿回去。

    微月难掩眼底促狭的笑意,双眸润亮看着茂官,真是个别扭不爽快的孩子。

    春桃将茂官抱回了偏院,微月对周仁俊道,“有劳周大夫了。”

    “少奶奶不必客气。”周仁俊回了一礼。

    “还真是巧呢,正好需要找大夫,您就在家里了。”微月将周仁俊领到茶厅,雁丝捧茶上来。

    “在下是过来给夫人请平安脉的,正好在门边遇到前去请大夫的丫环,便不请自来了,还请少奶奶莫要见怪。”周仁俊道。

    微月急忙道,“怎么会,还多得周大夫您呢,看到茂官那样,我都急死了,要是他有个什么意外,十一少回来,我要如何跟他交代呢。”

    周仁俊温声笑道,“少奶奶对茂官关怀备至,十一少必定心中有数。”

    微月不好意思地低头浅笑。

    周仁俊狭长的眼眸闪过一抹明灭不明的光,“在下听闻少奶奶头伤已经痊愈。恭喜少奶奶。”

    微月轻点螓首,“谢谢,好像……真的好了。”

    周仁俊笑道,“如此就好了,本来十一少还让在下过来给少奶奶诊脉确认的,如今听少奶奶这么说,看来是不必了。”

    微月道,“其实头伤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但许多事情还是记不起来,许是这辈子都想不起了。”

    “如此,不如让在下为少奶奶脉一下?”周仁俊眼睛亮了一下,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怎么觉得这周仁俊的声音有些兴奋了?

    “那就有劳周大夫了。”既然方十一曾经与他交代过,那她不妨让周仁俊把脉,也好让方十一不必再继续记挂她的身体。

    周仁俊从医箱中取出手枕,吉祥过去接过,放在微月手臂下面。

    微月微笑看着窗外,当周仁俊的手搭在她的脉门上。

    在他的指腹碰到她的肌肤时,微月顿觉背脊寒毛直竖,,全身有轻微的一震。

    周仁俊怔住,疑惑看着微月。

    微月笑道,“有点冷。”

    周仁俊颔首,认真把脉,约莫有五分钟,他才起身作揖,“少奶奶身体底子好,之前虽有头伤,但如今确实并无其他问题。”

    “那就太好了。”微月笑得天真,却一直忘不了这周仁俊刚刚碰到她的那种感觉。

    将周仁俊送走之后,微月才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拉开衣袖一看,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没多久,方邱氏那边已经知道茂官的事,使了莲姑过来询问,还交代要微月好好照顾茂官,别失了当母亲的责则。

    微月乖顺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微月先去了茂官的偏院,见他走路已经没有大碍,便让他继续休息两日,不必到书房去上课。

    之后,她便往大房的院子走去,方邱氏要她协助方陈氏办好这次慈善义卖的事情,就算她再怎么不愿意,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去问问方陈氏,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好,不过,只怕方陈氏不见得愿意让她插手吧。

    来到大房,微月得到的回应是方陈氏无暇接见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