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七十九章 惊讶
    回到方家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微月回月满楼简单梳洗一番,才带着潘梁氏送给方邱氏的手信来到上房。

    方邱氏正在吃午饭,微月看了那饭菜一眼,都是斋菜。

    “回来了?”方邱氏抬眼扫了微月一眼,目光深沉威严,声音是一贯的端肃淡漠,“那正好,本来还想着这两天使人去跟你说一声的,让你早些回来的。”

    微月眨了眨眼,语气天真问道,“夫人有事要吩咐我去办么?”

    方邱氏闻言,板了脸看她,“你也嫁入方家有段时间了,该学的东西也应该学了,回娘家小住可以,但如今家里忙着,你总不能也不管不问。”

    微月委屈道,“我不知道……家里忙。”

    方邱氏平声道,“家里现在都是大少奶奶在打理,她如今又要主持那慈善义卖,你是少奶奶。不应袖手旁观,只是你不曾接触这些管事的,就先跟着她,从旁协助也好,自己学些经验在身。”

    微月这下倒有些吃惊了,这是打算让她插手家里的事情了?

    “可是……”她想找借口推了这事,方邱氏却没让她说下去。

    “本来想着你年纪小,头上也有伤才不让你管家,但十一少也说了,你伤已痊愈,且看你说话也清晰有条理,该是自己责任的,就别落到别人身上去。”方邱氏道。

    微月低声说着,“只是我还什么都不懂,怕是做不好,反而给家里丢了脸。”

    “但凡事情总有第一次,没有谁第一次都能做得好,你是方家的少奶奶,将来是正经的当家主母,难道你还想别人为你理家理一辈子?”方邱氏问道。

    “我没有这样想。”微月道,她只是觉得自己不可能一辈子都留在这里。

    “没有这样想就好,那慈善义卖的,你也不能不理,就算不懂,也有大少奶奶和路姨娘帮衬着,你在旁边看着也好。”方邱氏道。

    微月只好应声,“是。”

    方邱氏喝了一口茶。拈着绢帕拭嘴,即使用心保养也难掩眼角的岁月皱褶,她不留痕迹观察着微月。

    这媳妇眉目间带着一股媚气,眼睛却清澈动人,身段绰约,整个人都透着让人看不清摸不透的神秘,长得和以前那位有些相似,姿色都是上等的,性格心思也相差十万八千里。

    别又是个养不熟的才好。

    微月因为方邱氏的沉默也显得有些局促。

    方邱氏在心底叹了一声,上一位不能让儿子动摇半点心思,这一位应该也不能吧,不过想起儿子临出门前的请求,她心里还是有个疙瘩。

    如果可以,她还真不想让潘微华的妹妹接触家里的事情。

    只是,她还不想和儿子疏离了关系。

    “你先回去吧,一会儿再去找大少奶奶,今后家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二人了。”方邱氏放柔了声音,难得的对微月笑了笑。

    微月顿时有种被雷了一下的感觉,笑着曲膝行礼,“是。夫人。”

    从上房出来,微月还在怔忪中,想不明白方邱氏怎么会突然让她插手方家的事情,难道自己和古人的思想代沟那么大么?

    回到月满楼,荔珠已经准备好了午饭。

    将准备给各院的手信送去之后,已经要…了,微月回到房间,将章嘉给自己的东西摊出来放在桌面上。

    那是五张一千两的银票,是这次那批纹广彩大碗的盈利,其中刘掌柜还取了一万两作为隆福行的资金运转,而这五千两,是她的了。

    她不是很懂得五千两在这时候是什么概念,但像吉祥这样的丫环,一个月的薪水也就二两,那么五千两……很多了,能办很多事情了。

    微月耸了耸肩,将银票收了起来,准备找一个匣子锁起来,这以后就是她的私房钱了,白姨娘给她的那些银票,她准备拿出来投资酒店的。

    她来书架上翻找着,想找个比较低调些的匣子。

    嗯,这个比较小,也不会太引人注目,微月踮起脚去取上面的匣子,突然手不知扫到什么,上面那层架子掉下一本册子。

    她低头一看,秀眉轻蹙,是潘微华交给她的那本手札。

    上面都蒙了一层灰。

    将银票放进匣子里。略微想了想,把那手札也一起锁了进去,她对潘微华的心事没什么兴趣。

    匣子藏在隐秘的地方,微月才拍拍手,伸了伸懒腰,睡个午觉好了。

    “少奶奶。”正打算除下头面,荔珠的声音却在门外传来。

    微月问,“什么事?”

    “茂官来了。”荔珠回道。

    哟,忘记这小屁孩了,不知道这几天过得怎样。

    “带他进来吧。”微月重新把头发挽了起来,这古代女子就是麻烦,直接把头发扎成一束多方便,还要挽什么髻嘛。

    茂官被荔珠领着进来,微月微笑看着他粉嫩的小脸,这小家伙生得粉雕玉琢,轮廓和十一少很像,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个帅哥,就是性格心理有点扭曲了。

    只顾着研究小茂官那张粉嫩小脸的微月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她视线从他脸上移到他脚下,走起来怎么一拐一拐的?难道脚受伤了?

    “你的脚怎么了?”微月不等茂官走近行礼,已经出声问道。

    茂官额头蒙上一层细汗,脸色也有些苍白,但眼底满是倔强的坚持。他给微月行了一礼,稚声回道,“我没事。”

    微月一挑眉,看着他的脚,“跳几下给我看。”

    茂官不可思议瞪着她,这女人明明看出他的脚痛的,竟然还要他跳……

    “怎么了?不是说没事吗?没事就跳给我看看,嗯,不跳也行,你跟着我的口令走,来。”微月拍手。“开始了啊,左手左脚,右手右脚,左手右脚……”

    茂官惨白着小脸,瞠大的眼睛透着恐惧看着微月,可为了证明自己的脚没事,他还真的跟着她的口令动了几下,偏偏走不到两步,他已经摔倒在地上。

    微月看着他满脸痛楚的小脸皱成一团,很没良心地笑了。

    念翠惊慌地去扶起茂官,“茂官,您没事吧。”

    茂官一手托着大腿站了起来,甩开念翠的手,“我没事。”

    “你的脚到底怎么了?”微月再一次问,见那小屁孩还不肯说,便起身来到他身边,弯下腰好像要将他抱入怀里的姿态,在他耳边低语,“不是我爱管你的事情,你要是出了个什么意外,我很麻烦,我要是麻烦了……小子,你日子也会很难过的。”

    茂官咬着唇,往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那笑得春暖花开的女人,终于道,“我也不知道我的脚怎么了,就是觉得酸痛。”

    微月满意地起身,将他拉了坐在凳子上,伸手按着他的脚关节,“这几天有没有在哪里摔了?”

    “茂官这几天都在书房上课,不曾玩耍,也没有摔过。”念翠在旁边回道。

    微月点了点头,“没有脱臼,也没有骨折,你到底哪里不舒服?”

    茂官指了指小屁股的侧边,“这里酸痛。”

    说话已经带了有点撒娇似的哽咽。

    微月叹了一声。她真的没有当继母的经验诶,“什么时候开始痛的?”

    “昨天。”茂官低声道。

    微月眯眼看了他大腿一会儿,转头对念翠道,“把茂官抱到床榻上去,荔珠,你去请一位精通筋骨经络的大夫过来。”

    念翠和荔珠都应了一声。

    “吉祥,你去端盆热水过来。”微月吩咐着。

    将茂官抱上床榻,微月将他双脚并拢,关节对着关节,脚踝对着脚踝,果然和自己猜的一样,这情况和她以前同事的女儿一样,两脚长短差了三公分,左腿明显比较短一些啊。

    那孩子好像也和茂官差不多年纪。

    念翠在一旁见了,却吓了一跳,眼泪马上涌了出来,“怎……怎么会这样,茂官的脚长短不一,这……这……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没有好好照顾茂官,少奶奶……您打奴婢吧,是奴婢害了茂官……”

    微月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念翠,我没说这是你的错。”

    茂官听到念翠的话,脸上血色全无,那双乌黑大眼也失去平时的明亮,“我……我的脚毁了?”

    “你怕自己变成瘸子?”微月问道。

    茂官听到微月这样说,突然哇一声哭了出来,“我不要……我不要变成瘸子,呜呜,我不要是瘸子……”

    微月忍不住笑了出来,“谁说你会变成瘸子了?”

    茂官哭得鼻子都红了,一双眼睛被泪水冲洗得晶亮如星。

    “可能是经络脱节了,让大夫归位就没事了。”微月难得一次好心,柔声安慰茂官,不过手却没放过他因为激动哭泣而变得粉红娇嫩的脸颊。

    “真的?”茂官可怜兮兮看着微月,那语气充满不安和害怕。

    微月点了点头,“真的,不骗你。”

    语气虽然很肯定,但微月心里却还是不怎么确定的,当初她同事的女儿虽然和茂官差不多的情况,但她也只是听同事提起而已,若不是同事提过这个什么经络脱节,她还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病症……

    茂官这个应该也是一样的吧,至于怎么引起的,就得问大夫才知道了。

    吉祥端了热水进来,微月让念翠绞了热绫巾,在茂官酸痛的地方敷上,减轻痛楚。

    ——————作者碎碎念的分割线——————

    这什么经络脱节不是俺凭空想出来的,俺领导的孙女真的突然之间两只脚就长短不一了,去医院看了,说最近小孩很多都出现这个问题,归位一下就好了……听得我一愣一愣的,原来还有这样的……

    ~~~~(》_《)~~~~俺卡文了,还卡得很**。。。。。

    长假结束得真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