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七十八章 闲事莫理
    到了午后,微月明日要回方家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去。几个潘家姐妹来了微月屋里一趟,说了一些不舍的话,送了些手信便回去了。

    微月早料到这样的情景,不过预料之中那个人并没有来,难道潘微苗不在家?

    潘微卿也来了,带了许多贵重的礼物,说是潘梁氏要微月带回去送给方夫人的。

    微月道了谢,让荔珠把东西收了下来。

    “七妹怎么不多住几日,这么快就要回去了?”潘微卿喝着茶,含笑的眼温和看着微月。

    微月笑道,“已经住了好几日了,也该回去了啊。”

    “也是,听说方家大少奶奶要忙着义卖的事情,你回去也能帮着。”潘微卿微笑,语气透着试探。

    “我能帮什么呢,我又不懂。”微月摆手,很谦和道。

    “哪个人生下来就什么都懂的,事情都是要慢慢学的。”潘微卿道,“以前我也不懂管家,可自从母亲让我接触之后,才发现这其实也不难。只要有心学就可以了。”

    “真的吗?我也可以吗?”微月没什么底气地问,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双手捧脸,摆出一副很受教的样子来。

    “为何你不可以?”潘微卿拉过微月的手,轻握着,“微月,我们是好姐妹,以前疏于谈心,所以不太亲厚,不过如今潘家里,我也就只和你谈得来了,你愿意听我谈心吗?”

    好恶寒!微月鸡皮疙瘩蹿上手臂,背脊有层冷汗,她干笑着点头,手不留痕迹地收了回来,拿起杯子喝茶,“五姐姐和十六妹不也挺好的吗?”

    她还记得那次和茂官到潘家来的时候,有好几个小姑娘找她茬,不就是为了要给潘微卿出气,她在这家里的人缘应该不错吧。

    “她呀,她如今哪里还有闲情理我呢,难道……她没和你说她的事儿?”潘微卿怀疑看着微月,十六真的没把徐广昌的事儿跟微月说吗?

    “十六妹什么事啊?”微月好奇无知看着她,一头雾水的怔愣。

    潘微卿笑道,“没什么,她忙着呢。”

    “我今天都没见到她,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屋里呢。”微月笑道。

    “是啊,平时与你这么要好。你都要回去了,也不来陪你,这小蹄子,一会儿好好教训她。”潘微卿道。

    “她大概是不知到哪位妹妹屋里去玩了吧。”微月呵呵道。

    “她就是个养不熟的,七妹,我平时在家里也闷着,以后可要经常去找你聊天了,你欢迎不?”潘微卿说话的口气透着一股亲热,似乎和微月真像相亲相爱的好姐妹了。

    微月愣了一下,“五姐姐的意思是?”

    “平时母亲也不让我出二门的,不过我若是说你找你说话,她肯定同意,你一定不会那么狠心不答应的是不是?我也好趁着去找你的空挡,看看外面是什么样子的。”潘微卿说得有些可怜兮兮,惹人同情。

    微月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原来是打着想到方家主意了。

    五小姐,你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图也太明显了!

    “好了,我只当你答应了,我还得去上房一趟呢,不和你多聊了。”潘微卿站了起来,笑盈盈地离开了。

    微月满头黑线。她刚才似乎一句话都没说吧?答应了吗?

    到了晚上,潘微苗才满脸红晕,微喘着气来到微月屋里,“七姐姐,你要回去了吗?”

    “是啊,明日就回去了,你从哪里来,怎么满头都是汗水?”微月正在吃饭,见到潘微苗似是一路跑过来的,心中也有些好奇,她这是从哪里来?

    潘微苗有些不舍,但她的心情被另一件事占满了,神采奕奕的,“昌哥已经赎身了,下午的时候,徐管事就去找父亲了,父亲答应了,还愿意资助昌哥去学馆读书,让徐管事一家都脱籍了。”

    微月愣住了,这完全不是潘老头子的作风吧,“父亲真的答应了?”

    “是啊,徐管事在潘家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父亲愿意放他们一家出去,也是情理之中的,昌哥明日就要开始要书院上学了,等他今年考过了乡试,就会来跟父亲提亲,七姐姐。我今天真开心。”潘微苗脸上有抹娇羞,眼睛晶亮晶亮的充满了希翼。

    微月却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就算潘老头子愿意放人,那潘梁氏也不是那么容易说话的人吧,她还以为徐家要脱籍这件事就算成了,也要拖上很长一段时间的。

    “其实幸好母亲在旁边帮忙说话,不然就没那么容易了,父亲才舍不得放徐管事一家出去呢。”潘微苗继续在那里说着,没发觉微月愕然的脸色。

    “母亲帮忙说话?”潘梁氏转性了?

    “是啊,我也很惊讶,之前徐管事与母亲提过的,母亲还不许的,如今却是同意了。”潘微苗道。

    “不管是什么原因,如今昌哥已经不是潘家的家生子,这样就足够了。”潘微苗继续说着。

    算了,管她奇怪不奇怪的,反正跟自己又没关系,“你把事情都跟父亲说了?”

    潘微苗本来好神采飞扬的小脸黯了下来,“没有,父亲肯定不会同意的,还是等昌哥考取了功名再说。”

    “如此也好。”微月淡笑,“但纪已是适婚年岁,若是父亲要为你许婚。你当如何?”

    潘微苗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才道,“我自有办法。”

    微月道,“那就好。”

    两人闲聊了几句,潘微苗的心情又飞扬起来,跟微月说要回去写信给徐广昌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微月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

    第二日清早,微月便到上房去给潘梁氏作别,临走近门边,她忽听到里面传来潘梁氏骄矜的声音,“微卿。你昨日劝我让徐管事一家脱籍,究竟所为何意?本来我还想再拖几年的……”

    微月怔了一下,脚步放慢,想听听潘微卿的回答,却已有丫环打断,“夫人,七小姐来了。”

    里面的声音哑然而止,微月挑了挑眉,走了进去。

    “母亲。”微月福了一礼,低眉敛目的姿态。

    “嗯,今日就要回去了?”潘梁氏扬起下巴,在白姨娘和微月面前,她总是不自觉让自己显得更加高贵端庄。

    “是。”微月回答,目光快速从潘微卿面上掠过,却见她笑得友好亲切望着自己。

    “回去之后,替我问候一声方夫人。”潘梁氏没有看着微月,只是仔细瞧着自己的手掌。

    微月答应着,“是,母亲。”

    “十一少不在家,你自己也要注意些言行举止,落下话柄不仅对你夫家无益,别人也会觉得我们潘家教女不善。”潘梁氏声音听不出有什么情绪,眼底隐隐有丝怨气。

    “女儿谨记母亲教诲。”微月再次答应着,就是不想在临走的时候还和潘梁氏发生什么矛盾。

    拳拳落在棉花上,潘梁氏觉得看多微月几眼,心中郁气会更深,便道,“以后多与你五姐姐亲近,若是在方家觉得闷了,便让她去陪你说话,还有,这次慈善义卖,我会让你五姐姐代表潘家去参加,这往年都是十三行内各家内眷合力举办,今年朝廷愿意相助,绝非往年可比,方家的大少奶奶是今年主持。必是多与这些夫人小姐打交道的,你贵为方家少奶奶,也会参与其中,届时要多帮衬自己的姐妹。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你回去吧,路上小心。”

    听完潘梁氏这么一大段话,微月很想开口说她未必有机会见到那些官夫人,说不定这慈善义卖她连个边儿都擦不上,又如何帮衬潘微卿?

    再话说回来,潘梁氏究竟为何如此厚待潘微卿?难道是把对潘微华的感情转投在潘微卿身上吗?竟然还要她主动请潘微卿道方家陪她说话……

    不过,她更加清楚如果这时候她说出一句反驳的话,后果会很严重,所以,她只要模糊答应下来。

    潘微卿看着微月的眼神更加亲切温和了。

    微月却觉得寒毛竖起,在演技上,她段数实在不如潘微卿。

    从上房出来,微月又到白姨娘那里作别,亲娘始终还是不一样的,说说笑笑半个时辰,微月才离开馥院,在潘微卿和潘微苗的相送下,离开了十六圃。

    马车并没有往方宅驶去,而是停在了濠贤路附近,吉祥对车夫说有些东西不记得买了,让他和荔珠在原地稍等一会儿。

    荔珠自然是知道微月有事要办,便和车夫在路边的茶馆休息,等着微月她们。

    她们往前走了一段路,在小巷中坐上另一架马车,速度飞快来到了双门底上街。

    到了双门底上街的宅子,孙嫲嫲立刻去通知了章嘉,微月来到房间等着。

    章嘉进来之后,便将请帖交给微月。

    微月看了一眼,却把请帖递给他,吉祥得到微月的暗示,已经阿门关上。

    “章嘉,从今天开始,你便是魏越……”她没有时间磨蹭,直截了当将要章嘉做的事情快速说了一遍。

    章嘉听得目瞪口呆,许久才憋出一句,“你竟然想出这样的主意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