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七十七章 要回去了
    第二天,潘老爷和白姨娘在早上十点多就回来了。

    看他们二人春风满面。相信这两日过得很开心。

    潘梁氏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微月在屋内与白姨娘说着到南海的见闻,潘老爷在外面见了潘炜启,不知在议些什么事情。

    “刘叔说你的那些杯子在行里引起极大的反应,隆福行渐渐起名声了。”屋里只有她们母女,吉祥和荔珠在外面守着。

    微月低声道,“也只是兴起一时,不能长久。”

    “你怕你父亲会对付隆福行?”白姨娘皱眉问。

    “这倒不是,只是那些杯子形状简单,极容易被学了去,到时候每个烧窑的都烧出来,那就没什么赚头了,外面隆福行能趁着这个时候赚一笔钱,也不枉我……这些心血。”微月道。

    “你有什么主意?”白姨娘眼睛一亮,正色看着微月。

    “我想趁这次机会,攒下一笔银子,将来买下一家烧窑。”微月道。

    “你……想要自己烧瓷?”白姨娘惊讶问道。

    “与其让别人来抄袭我们的想法,不如让他们来跟我们进货,娘,您说是不是呢?”虽然她也是抄袭的,但,谁知道呢?

    “鬼灵精。这隆福行如今已经是你的了,你高兴如何便如何吧。”白姨娘眼底有赞赏。

    微月笑着点头,“女儿一定不会让娘失望的,年底一定给娘一份大大的分红。”

    白姨娘笑了笑,眼底多了几分落寞。

    没多久,潘老爷便回来了,还臭着脸色,“真不知那隆福行是什么东西,竟然敢与我们泰兴行作对!”他方一坐下,便大声对白姨娘道。

    微月心头一跳,快速与白姨娘交换了个眼色。

    白姨娘笑着问他,“什么隆福行?就是那个今年新开的商行?”

    “就是那家,趁着我和你到浙江的时候,抢了泰兴行的生意,如今还处处与我们作对,炜启递了请帖想登门拜访,隆福行的东家竟然还不肯,真是岂有此理。”

    微月暗暗心惊,她可从来没接过什么请帖。

    白姨娘笑着问,“四少爷什么时候送请帖的?那隆福行的东家怎么说?”

    “早上送去的,那刘掌柜推辞说他们东家未必有空,这是什么混账话!”潘老爷愤色叫道。

    “老爷何必生气,既是那隆福行的东家不识好歹,那是她的损失,泰兴行哪是那隆福行能相比的,您说对吧。”白姨娘劝说着,口气却不难听出有些愉悦的味道。

    “那隆福行没将潘家放在眼里。就别怪我们以大欺小。”潘老爷冷哼道。

    微月斜了他一眼,这老头子是见不得别人比他好吗?

    白姨娘又劝说了几句,总算把潘老爷的怒火压了下来,他也终于发现微月还没离开,正坐在椅上笑颜灿烂看着他们。

    潘老爷难得的有些尴尬,竟然在小辈面前表现得如此没大度。

    白姨娘嗔了微月一眼,问她还有什么事。

    微月道,“女儿在这里小住也有几日,是时候回去了。”

    白姨娘微讶,“这么快?十一少又不在家,你回去作甚?”

    “回去也好,免得惹你家婆妯娌闲话。”潘老爷道。

    微月笑了笑,“我明日就回去。”

    白姨娘盯着她,“你自己决定,回去也要事事小心。”

    “是,娘。”白姨娘是猜出她想做什么了吧。

    闲说了几句,微月才告退从馥院出来,想不到潘家会注意起隆福行了,如果隆福行生意做大了,或者将来有了自己的烧窑,作为东家的她就必须经常出现在人前。这对她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该怎么办才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呢?

    而当务之急,就是收下潘家的请帖,与潘炜启会面了。

    那请帖……估计章嘉迟些时候会送到方家吧,该死的,竟然忘记通知他们,她回了娘家!

    章嘉!

    突然,她猛地站住脚,眼眸迸发出灼亮的光彩,“吉祥,立刻去一趟双门底。”

    吉祥愣住了,不明所以看着微月。

    微月看了看周围,知道自己太激动了,拉着吉祥的手回了房间,关上门之后,便交代道,“潘家送了请帖到隆福行,刘掌柜担心我未必能出现,便没有答复潘炜启,章嘉应该会到方家后门去找你,我考虑过了,如今方家每个人都各怀鬼胎,章嘉不能再出现,我也不能再到十三行,你现在去双门底,若是能遇到章嘉那是最好,让他以后都不要到方家去,若是遇不上,就交代孙嫲嫲,让章嘉明天不要出门。我会去与他见上一面,有事要他帮忙。”

    吉祥连声答应。

    “出门之后小心一点,若是有人问起,便说是去为我买些手信明日要带回家里的。”微月道。

    “奴婢晓得如何应付。”吉祥道。

    微月轻轻颔首,让吉祥速速出发。

    不过,世事往往如此,越是紧要的事情,越是多阻滞。

    吉祥刚出了房门,与荔珠说了一声有事要出去,正准备出院门的时候,却遇到潘崔氏和潘郑氏,她们二人见着吉祥,便拉着问是要去何处,吉祥道是要出去买些手信和零嘴。

    潘崔氏道,“想买东西何须七妹的人去,交代一声,让管事的去买就行了。”

    “就是,七妹真是太客气了。”潘郑氏道。

    “我们家小姐交代要买的手信,还是奴婢亲自去选比较好。”吉祥温声道。

    “那就让家里的管事跟着去,哪有姑娘回了娘家,还要自己去买东西的事呢。”潘崔氏道。

    “大嫂对我真好,不过就真是一点小东西,劳师动众就不好了。”微月笑盈盈地从里面走出来。看了吉祥一眼,来到潘崔氏她们面前。

    吉祥趁着两位少奶奶被引开注意,悄悄地离开了。

    “你也真是的,都成了人家少奶奶了,还像以前那般老实,要拿出点威严来,什么劳师动众,指使个奴才去办事那是应该的。”潘崔氏挽住微月的手,摇头道。

    “我记住了,以后一定跟两位嫂子好好学习。”微月腼腆笑道。

    将潘家两位少奶奶请到茶厅吃茶果,在庭院洒扫的一名小丫环见了。静悄悄地从小门溜了出去,微月眼角扫了那抹身影一眼,嘴角吟着淡淡的笑意。

    入座之后,潘崔氏便开口道,“七妹,你知道了吧,这次要给韶州筹款的方式与从前不太一样了。”

    微月疑惑看她,“如何不一样?”

    “这还是你们方家提出来的,慈善义卖筹款捐给韶州难民,连知府大人都觉得此善举大妙,还答应会出力相助,你真的不知?”潘崔氏试探问道。

    微月真的有些吃惊,想不到方家竟然找上朝廷出力了,“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广州知府,应该相当于广州市长了吧,有朝廷的出力相助,这慈善义卖绝非小事了。

    “昨日刚定下来的,你知道谁是这次的主持人不?”潘崔氏撇了撇嘴,语气有些酸。

    微月干笑一声,问得有些小心翼翼,“是谁呢?”

    “你们方家的大少奶奶!”潘崔氏咬牙道,“真想不到竟然被她先了一步,她必是讨好了张夫人,否则怎么会轮到她。”

    微月突然有种预料之中又意料不到的矛盾心情,如果朝廷插手了,那么这次慈善义卖必定会在广州府掀起热议,这会成为一件大事,方陈氏真能圆满完成?

    “听说是方夫人全力推举方陈氏出来的,七妹,你的家婆待方陈氏也太好了些,怎么不是你?”潘郑氏问道。

    微月讪笑着,心里暗咐,谢天谢地,幸好不是她,方夫人推方陈氏出来,绝对不会是好事。

    “事情既已经定下来。也是没有办法,不过,七妹,你断不能让她自把自为,回去之后,一定要讨份差事来,就是帮着义卖的做点什么都好,绝对要看紧了那方陈氏。”潘崔氏道。

    “为什么?”微月怔愣问着,其实她又何尝不清楚,潘崔氏对义卖如此执着的原因,但就算她真能插手到这次筹款的活动中,又能如何呢?别说方陈氏不会让她知道太多,只怕方邱氏不会同意让她知道太多。

    “你到底是真不知还假不知,难道你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好处吗?上次已经跟你说得那么明白了,你怎么还这么蠢!”潘崔氏向来自持脾气好忍耐性足够的,面对微月这种怎么提点也不通透的朽木,她只恨不得能敲开微月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大少奶奶!”潘郑氏瞪了她一眼,“七妹这不是还小吗?平时又不曾接触这些,一时想不明白也是正常,你何必把话说到这个地步?”

    潘崔氏也自知话说过了,却拉不下脸来道歉,只是沉着脸不再说话。

    微月低着头,一副很愧疚的模样。

    “七妹,你别听她的,既然你家婆已经属意陈氏去办这件事,你也不必去多强求,免得惹来闲言闲语。”潘郑氏对微月道。

    “我明天就回去了。”微月低声说着。

    潘崔氏眼睛亮了起来,但看到微月那鳖样,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你家婆找你回去了?”潘郑氏问道。

    “不是……”微月摇头,“是我自己想回去了。”

    潘郑氏笑了笑,“回去也好,说不定你家里也需要你帮忙的。”

    微月怯怯笑着,眼角瞄了潘崔氏一眼。

    “你是方家的少奶奶,这事儿不会瞒着你的,你回去之后,自然会知道了,别怪我们当嫂子的没提醒你,该有的好处自己要懂得争取,别傻乎乎尽让别人占了便宜。”潘崔氏站了起来,语气酸溜溜地说着。

    “我知道了,会记着的。”微月小声道。

    潘崔氏的意思,其实就是有好处不能忘记她吧。

    潘郑氏怕潘崔氏火头上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急忙拉着她告辞回去了。

    微月起身相送,还隐隐听到潘郑氏的声音,“大少奶奶,你今日是中邪了是不?平时脾气好着呢,怎么就对七妹发火了?就算你争不到那主持的位子,也不能得罪了她啊。”

    “能不发火吗?没见过这么窝囊的,亏我还想教她……我这不是为了她好么?”

    “行了行了,别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