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七十五章 偷会
    微月呆在原地,看着眼前这两人脑海里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两个男子看到微月的表情。都有些错愕,难道自己认错人了?

    吉祥给他们福了一礼,道,“不知两位公子高名贵姓,只因我们家小姐头上曾经受了伤,许多事情都不记得了,所以才会认不得二位。”

    那两人恍然大悟,神情也放松下来,笑着道,那位灰色长衣的男子道,“在下敝姓孙,这几个月不曾见过阿月姑娘再到诗社,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如今见到阿月姑娘平安无事,实在是放心不少。”

    “在下敝姓赵,哈哈,如今岂不是要与阿月姑娘重新认识了?”身穿圆襟深蓝色长衫的男子哈哈一笑。

    微月淡淡一笑,向他们福了一礼,“孙公子,赵公子。”

    那两人彼此对视一眼,又笑开了。赵公子道,“阿月姑娘不仅忘记了以前的事情,连性情也变了不少,不过相信阿月姑娘的才华定是不会减少半分。”

    微月愣了一下,有些惊讶,不知道本尊在他们面前的性子又是怎样的。

    “二位方才提到的汤马逊,他找我有事吗?”她的态度有所保留,必须小心翼翼从他们的言语和神态中猜测以前潘微月和他们相处的方式。

    “阿月姑娘连汤马逊都忘记了,看来伤得很重。”赵公子笑道。

    微月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孙公子道,“汤马逊是罗马来的传教士,他经常到这里来的,不过这两个月也来得少了。”

    听到传教士,微月皱了皱眉,心想本尊怎么会认识了传教士的?

    “原来如此。”微月淡淡道。

    孙公子和赵公子见微月态度冷淡,也有些悻悻然,其实他们二人本来与微月也不太熟悉,只是见微月平时穿着似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这次身边还有两个同样不俗的丫环,想来身份应该不低,再加上他们也想多和汤马逊亲近,通过这个阿月姑娘肯定是没问题,只是人家似乎并不怎么理他们,他们也不好再叨扰,找了个借口,便告辞离开了。

    看他们下楼去的背影,微月挑眉沉思。

    吉祥和荔珠面面相觑,她们不曾见过未出阁前的微月。但从各种信息中得知,以前的微月是个十分娇弱胆小的小姐,怎么会到五层楼来认识什么传教士呢?

    微月见她们起疑,忍不住笑道,“别说你们想不明白,我也是一头雾水。”

    “小姐,我看那两个人言语中颇有巴结讨好之意,想必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就是您以前也未必会与这种人有交情。”吉祥道。

    微月低声道,“我一个深闺中的女子,平时来此也不过是赏景,又怎会与这些人打交道呢?你们说是也不是?”

    荔珠和吉祥会意点头,“这个是自然。”

    微月满意地笑了笑,“虽然如此,但这两个人也要打听清楚,我看这城楼虽无重兵把守,但也有小兵在周围行走,这两人说不定在这里是熟脸,去暗中打听清楚,查查究竟是何方人士。”

    镇海楼到了清中后期已经是广州的八景之一,北城墙早已经扩建。守城门的士兵也不在这里驻守了。

    荔珠和吉祥都答应下来。

    微月道,“我方才见五层楼后面有座凉亭,十六妹似乎就在那里,过去找她吧。”

    想到打听那两个人,想知道本尊以前究竟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这并不是她八卦,而是为了以防万一。

    下了镇海楼,她们见到有个上了年纪的老兵坐在阶梯口的木棉树下打瞌睡,地上还放着一壶酒,微月看了吉祥一眼,领着荔珠往后头走去。

    吉祥放慢了脚步,来到那老兵周围,揭开手中的竹篮,里面糕点的甜腻味道弥漫在空中。

    老兵的鼻子动了动,一双充满岁月痕迹的眼睛慢慢睁开。

    这后面是一座小园林,不经人工雕琢,一花一木都天然而生,在林中,有座竹亭,上面悬着斑驳的匾额,已经看不清写什么字了。

    尚未走近,已经听到若隐若现的似是潘微苗的声音。

    “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父亲总有一天会发现的。”

    “苗儿,我也不愿拖累你,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是一道陌生的男子声音,语气中充满了痛苦和无奈。

    “你说的是什么话?难道我是那种贪图富贵之人么?父亲要怪我便怪,就是把我赶出家门,我也愿意和你一起。只是,我怕你会……”潘微苗声音哽咽。

    “老爷自是不会饶了我们,我受点苦无所谓,可你不同,苗儿,我怎么能让你跟着我挨苦?”

    “那我们该怎么办?我差点就要嫁到方家去,若不是五姐姐,只怕是……五姐姐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凭她手段,绝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

    “五小姐对你如何了?苗儿,让你受委屈了。”

    “我不委屈,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再多的苦我都愿意承受的。”潘微苗低声说着。

    微月隐在树丛之后,冷眼看着亭中相拥的身影,她竟然不知不觉被利用了。

    什么赏花赏景,其实就是想来会情郎,将她拉上,是想把她当挡箭牌吗?如果往坏处想去,今日之事若被潘微卿知道了,自己绝对吃不了兜着走,帮助妹妹偷男人?毁了潘家名声?妇德不严?

    如果被人以为是她帮助潘微苗到这里和男子相会,她以后在潘家方家都一点脸面都没有了,肯定要被人看不起的。面子事小,被人借机陷害就不好了。

    考虑了一分钟,觉得自己还是比较自私的,不愿意冒这个险,一个女子要在这个年代站住脚多不容易,没必要为了别人陷入未知的危险中。

    “两位真有情调,只是这越秀山上并不是什么私人密地,如此不顾身份的举止,怕要引人注意的。”她从树丛中走了出来,不想佯装什么也没看到,正好敲打敲打潘微苗。别随便利用别人来为自己**。

    亭中两人听到声音,已经迅速分开,潘微苗脸色发白瞪着微月。

    微月这时才看清那位年轻的男子,身穿旧深蓝色衣裳,看得出穿了几个年头,洗得有些泛白,眉清目秀,样子虽不出色,倒也有几分阳刚英气。

    “七姐姐……”潘微苗挡在那男子前面,低声叫道。

    “十六妹不愿给十一少做妾,就是为了他么?”微月在旁边的长条石椅坐了下来,眉梢眼角似染了碎雪寒意,与潘微苗说话的语气也不再亲热。

    潘微苗咬了咬唇,才重重点头,“没错,我这辈子非君不嫁!”

    微月轻笑,声音清冷,“十六妹情比金坚,实在难得。”

    “七小姐……”那男子惊疑看着微月,素来听闻这位七小姐柔弱善良,应该不会将他们的事情扬出去吧。

    “七姐姐,既然你已经知道此事,应该不会再要我嫁给方十一的对不对?”潘微苗希翼看着微月。

    微月淡笑,“当然,我还会禀明父亲,让父亲达成你的心愿,与这位公子共结连理,如此也算做一桩好事呢。”

    潘微苗脸色一变,“七姐姐,你……你不会这样做的,你不会的?”

    微月睁大眼,很惊讶问道,“我为什么不这样做,难道十六妹不想和他在一起吗?你利用我来越秀山,不就是为了见他么?”

    潘微苗轻颤着挪了挪嘴皮,她以为眼前这位七姐姐还是以前那位柔弱好欺好骗的微月,根本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七姐姐。你我姐妹一场,你……你何须如此待我?”她含泪道。

    微月勾唇浅笑,“既是姐妹,自然要为你排忧解难的,难道我做错了?”

    “七小姐,我与十六小姐情投意合,还请您为我们保密……”那男子拱手也想说话。

    微月冷声打断,“既是情投意合,我到父亲面前撮合你们有何不好?”

    “七姐姐,你明知父亲不会答应的,你分明是要害我。”潘微苗指责道。

    “害你?”微月惊呼,随即摇头轻笑,“究竟是你欲利用我,还是我要害你?你今日瞒着我,利用我为挡牌到山里来与他相会,难道就有想过我的立场?”

    潘微苗脸色灰白如死,只是紧紧抓住那男子的衣袖。

    “七小姐。”那男子突然跪了下来,给微月磕了三头,“若不是五小姐已经知道我们的事情,我们断不敢相约在外头见面,可是十六小姐尚未出阁,要寻个理由出来并不容易,只有七小姐您可以相助,十六小姐不敢将此事与您禀明,也是怕您会不同意,小的替十六小姐给您赔罪,求您放过十六小姐吧。”

    微月笑了笑,“这话说的,好像我故意刁难似的,十六是我妹妹,我又怎么会害她?”

    潘微苗也跪了下来,“七姐姐,我知道隐瞒你是我不对,可是,我……我是真的没办法,五姐姐威胁我,若是敢与她相争,便要将我们的事情告诉父亲,昌哥是徐管家的儿子,父亲……父亲不会让我嫁给他的。”

    微月这才看了那位男子一眼,门不当户不对,潘老头子确实不会同意。

    ————————章推分割线————————

    书名:《天下为聘》

    书号:>

    作者:令狐兮兮

    简介:都市白领穿异世,看周遭阴谋环伺,纵美男林立,良人何所依?

    前世之路,今世不可覆辙,眉目流转,言道:我不嫁男人,只嫁天下。

    ————————————————————

    求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