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七十三章 威胁
    对于潘微苗,微月心中谈不上有多少的亲情。但每次她到潘家来,这十六妹都是真心待她,至少在她看来是如此,十六并不像别的姐妹,对她抱有什么嫉妒的想法。

    但打抱不平也不是微月的爱好,但这件事偏偏和自己有点关系,袖手旁观,似乎有些不太好。

    潘微苗听到微月的问话,低着头哭得更加凄凉。

    嘤嘤泣泣的声音,听得微月有些不耐。

    “是不是五姐姐跟你说了什么?”微月问道,递了绢帕过去给她拭泪。

    潘微苗接过,哽咽道,“不关五姐姐的事,是我不想……”

    “那你方才去了哪里?我去找你,你也不在屋里,连秋玉也没带上。”秋玉是潘微苗的贴身丫环。

    而只顾着哭泣的潘微苗此时也没有发觉微月语气上的变化,这样言语果断犀利的微月,是不曾在潘家的人面前显露过的。

    潘微苗低泣着,道,“七姐姐,五姐姐比我更加适合方家。你记得要跟父亲说,不要让我去。”

    “父亲的决定岂是我能左右的。”微月冷冷道。

    潘微苗愣住了,抬头惊恐看着她,“可是你刚才分明说过……十一少是不会……”

    微月叹了一声,“坐下说话吧!”

    潘微苗颤惊看着微月,这时才觉得这位七姐姐和平时有些不一样,但她又一时说不出哪里不同。

    微月敛了脸色,轻声问道,“你又何必瞒我,早上在上房我已经看得一清二楚,十六妹,是不是五姐姐威胁你了?”

    潘微苗摇了摇头,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是我自己的问题。”

    微月眯起眼眸,沉默了一会儿,才柔声抱怨道,“刚刚是不是去五姐姐那里了?把我丢在这里,我很无聊呢。”

    “是五姐姐使人叫我过去的,我……”潘微苗急忙解释。

    “果然是五姐姐么?”微月哼了一声,拉住潘微苗的手,“五姐姐以为威胁你不许嫁给方十一,难道她自己就可以吗?”

    “七妹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忘记自己嫁到方家是托谁的福,忘记自己的责任了么?”潘微卿的身影出现在厅外,脸色沉郁,目光冷冽。

    潘微卿的出现,让屋里每个人都愣了一下,特别是吉祥和荔珠。脸色难看得很。

    “五姐姐来了,竟没有一个人来通报一声。”微月扬唇一笑,回头看了吉祥一眼。

    定是潘微卿让守门的婆子不必通报了。

    “自家姐妹,何必如此拘礼。”潘微卿走了进来,似笑非笑看着潘微苗,“十六妹在和七妹诉什么苦呢?”

    潘微苗脸色一白,急忙道,“我没有。”

    “不知道五姐姐找我又有什么事?”微月依旧坐着,手托着下巴没有站起来相迎,既然潘微卿自己也说了,自家姐妹无需拘礼,她自然懒得应酬。

    潘微卿自己在微月对面坐了下来,笑盈盈地看着她,“七妹不想我到方家陪你吗?”

    微月笑道,“和五姐姐相比,我更喜欢十六妹。”

    潘微卿脸色变了变,“你真以为十六妹更适合?你觉得父亲会同意吗?”

    “父亲不是说让我决定吗?”微月歪着头,很天真地问道。

    潘微苗紧张看着微月,“七姐姐,你刚刚说过的……”

    “那也要看十六妹愿不愿意,不是么?”潘微卿冷声打断潘微苗的话。冷冷盯着微月。

    微月害怕地瑟缩一下,道,“十六妹为什么不愿意?”

    潘微卿冷笑,“那就要问十六妹了。”

    潘微苗紧咬着唇,肩膀轻轻颤抖着。

    微月有些心软,这样逼着潘微苗似乎有些不厚道。

    “五姐姐,不管十六妹愿意否,你都不可能嫁到方家的,你这样处心积虑有什么用?你还威胁自己的妹妹,太过分了。”微月怯声叫着,很不满很委屈看着潘微卿。

    如果不是不想这么快撕破脸,她绝对没这个闲情和潘微卿在这里演戏。

    潘微卿终于维持不住那温和的表面,“潘微月,你如今是乌鸦爬上枝头以为自己是凤凰了是吧?当初家姐让你嫁到方家,也只是想利用你为潘家做事,你有那个能力吗?你明知自己一无是处,竟然还霸着方家的位置不放,你以为父亲会允许你这样做吗?”

    “我没有霸着不放。”微月低声道。

    “你就是不愿意十一少纳妾是吗?”潘微卿冷笑问着。

    如果这辈子她都只能是方十一的妻子,她当然不想方十一纳妾,即使她不爱他。

    “我一切都听十一少的。”微月道。

    “看来你是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即使你嫁给十一少,你一切还得听父亲的。”潘微卿哪里会将微月放在眼里,她如今只当自己不能嫁给方十一,全是潘微月的错。

    “听说五姐姐自幼熟读女戒,难道不知女子出嫁之后理应从夫吗?”微月抓了抓头,呵呵笑着问。

    潘微卿眼角抽了一下,“好!好得很!七妹不过嫁到方家数月,不仅学会阳奉阴违,也变得尖牙利嘴了。懂得反驳自己的姐姐了。”

    “不敢!”微月低下头,卑微得很。

    “你现在还有不敢的?”潘微卿冷笑,不知想起什么,突然又软下口气,“七妹,你别以为我想着进方家只是为了自己,我也是为了你好,你性子向来软弱,以前是有家姐护着你,可现在家姐不在了,你需要有人在旁边指点啊,我也知道,你自幼和十六妹同个院子,感情是深厚了一些,可十六妹适合去方家吗?你自己也该掂量掂量的。”

    “五姐姐的意思我明白,但纳妾之事,我真的不能做主,一切都要十一少自己的意愿。”微月心里冷笑,声音轻柔。

    “这个你放心,只要你照着父亲的话去做,自然会事成。”潘微卿以为微月已经知怕了,冷凝的脸也泛开一抹淡笑。

    微月不想再多说了,这个潘微卿真以为凡事都掌握在手中。真把方家的人当傻子了,“一切由父亲做主。”

    潘微卿满意地笑了,安慰了微月几句,说些将来一定会在方家护着她之类的话,好像方家少奶奶就要换成是她了一样。

    微月只是笑着点头,没有反驳。

    潘微卿以高昂自信的姿态离开了茶厅,潘微苗重重地松了口气,感激地看着微月。

    待潘微卿离开之后,微月看着潘微苗,也不想再逼问她原因了,有些事情当事人不想讲。她也不好多问,反正事不关已,她高高挂起也无所谓,“十六妹,你哭得眼睛都红了,回去梳洗,休息一下吧,免得一会儿被别人见到了,还以为你发生什么事情呢。”

    潘微苗咬了咬唇,“七姐姐,我谢谢你。”

    微月眨了眨眼,笑道,“谢我做什么呢?”

    “我先回房间了。”潘微苗吸了吸鼻子,对微月是真心的感激。

    屋里有一盏茶时间的静默,吉祥给微月续了杯热茶,荔珠从外面走了进来,低声道,“守门的那两个婆子,方才五小姐说不必通报,便真的不敢来通报了。”

    微月勾唇冷笑,淡眸射出冷冽的光,“只怕这院子里的,都是她潘微卿的人。”

    “小姐,五小姐若是真的进了方家,只怕您便无立足之地了。”吉祥皱眉道,这个潘家五小姐实在是太多心机了。

    “就是,少奶奶,您一定不能答应。”荔珠道。

    “我自有分寸。”微月淡声道,她现在倒是有些明白方十一为什么不要再纳潘家女儿为妾了,别说方十一不愿意,她也绝不会让潘微卿进门的。

    没理由找那么一个白眼狼放自己身边的。

    “奴婢倒是觉得,十六小姐似乎有什么把柄在五小姐手中。”吉祥低声道。

    “这很明显,”微月道,“但既然人家不愿让我们知道,就不必多问了。”

    “奴婢倒觉得,十六小姐指不定是心有所属了。”荔珠在微月起身准备回房间的时候,无意说了一句。

    微月顿了一下。笑着道,“荔珠可能猜对了。”

    “那会是谁?直接跟潘老爷说了便是,也不必担心会被嫁到方家的。”吉祥道。

    “说不定,这就是潘微卿拿住十六妹的把柄了。”微月笑得有些莫测。

    吉祥和荔珠对视一眼,突然觉得,在潘家的生活,比在方家还令人觉得窒息。

    微月回到房间后,打算小寐一会儿,交代吉祥她们,“这里不比月满楼,你们说话做事都要提起十二分精神,凡事要小心,这里眼线多着呢。”

    她就不相信只有潘微卿一个人懂得安放眼线,那潘崔氏和潘郑氏不是省油的灯,说不定潘老爷也参上一脚的。

    其实微月这点想法是有点误会潘老爷了,他自认为能够将微月掌握在手里,也自信认为微月是不敢逆他的意,所以根本不屑安放眼线在微月身边。

    吉祥和荔珠答应着,服侍微月上床之后,才轻手轻脚离开房间。

    约是过了半个时辰,微月突然被叫醒,原来是潘老爷使人来传她到馥院。

    微月心中一顿,估计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