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七十二章 要争取要立威
    微月整理了自己的心情。很快又笑得纯真灿烂,吉祥看在眼里,也不知是该松一口气,还是更加担心。

    小姐从来不瞒着她任何事情的,可今天她却什么都没有说,在白姨娘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姐不愿意说出来的,约是太严重的大事了吧。

    微月自是看出了吉祥的担心,却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让吉祥不必想太多,她刚才只是有些事情没想清楚,如今想清楚了,所以心情也就豁然开朗了。

    吉祥低头应是。

    “走吧,去看看十六妹,总觉得她今日有些不对劲。”微月笑道,已经轻快地穿过门廊,往潘微苗的房间走去了。

    却是不在屋里,连贴身丫环也没有带在身边,十六妹会去了哪里?

    问了她屋里的丫环,也是不知其所踪,微月想起刚才在上房时十六妹苍白的脸色。心中有些疑惑。

    不过她的疑虑并没有持续太久便被打断了,原来是潘家大少奶奶潘崔氏使人过来请她过去吃茶果。

    微月也想打听一些事情,便让吉祥带着几样手信,来到潘崔氏的院子。

    潘家有三位少奶奶,二少爷陪着二少奶奶回娘家了,三少爷为了想要考取功名,一直不愿意娶妻,四位少爷中,只有大少爷潘炜群是潘梁氏所出,不过潘老爷将几个庶出的儿子都过到妻子名下,所以嫡出的便有四位了。

    潘崔氏生了两个女儿,因为一直没有儿子,潘梁氏一直往儿子屋里送丫环,却没有一个能怀孕的,三少奶奶潘郑氏如今怀有身孕,因为是第一胎,所以凡事都是小心翼翼,十分重视。

    微月并不了解这几位少奶奶的脾性,估摸着她们与自己以前也不亲厚。

    所以当潘崔氏以热烈欢迎似的态度将她迎进屋里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怔愣的。

    潘崔氏看起来是个很爽快的人,声音清脆,说起话来世噼里啪啦大段大段的,微月连插嘴的空隙都没有。

    “本来就打算到方家探你的了,倒没想你回娘家来小住,这样也好,我们姑嫂也许久没在一起吃茶果聊闲话了,再这样下去。什么感情都要淡了,怎样,回家里的感觉如何呢?”潘崔氏拉着微月的手,笑得很亲切。

    微月干笑着,觉得这个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太圆滑世故了一些。

    “很好啊。”她态度有所保留,对于潘家的每个人,她都必须小心对待,不可粗心大意。

    “瞧你,都嫁人了,怎么还是这样一副小媳妇的模样,这么容易害羞,你这样可不行,方家那是什么地方,你得学会强势些。”潘崔氏好像很担心微月会在方家吃亏似的,大声说着。

    潘郑氏在旁边掩嘴笑着,声音轻柔,“大少奶奶,这你可就不懂了,说不定十一少就喜欢七妹这样的小鸟依人呢。”

    “你以为我不懂这个理吗?”潘崔氏嗔了潘郑氏一眼,拉着微月的手道,“凡事都要适当。你才嫁给十一少没多久,必是有许多事情都不明白的,大嫂跟你说,这夫妻之道嘛,有张有弛,该软弱的时候软弱,但该强势的时候,就不能退一步,你在十一少面前就要温柔柔弱,可在妯娌面前,可不能让别人欺负了,你才是正经的少奶奶。”

    微月听得有些大汗,连声应是,她已经明显感觉到潘崔氏想要拉拢她的意图,这般向着她说话,又传教她为妻之道,难道不是在示好?

    “敢情这是大少奶奶的心得?”潘郑氏笑着问,隐隐间似有火光在这两位妯娌之间闪现。

    “四少奶奶多想了,潘家和方家哪能相比。”潘崔氏笑着对潘郑氏道。

    “我想着也不是,大少奶奶对我们妯娌之间可都是礼让三分的。”潘郑氏笑道。

    潘崔氏捡了一块桂花糕放到潘郑氏面前的小碗里,“真应该堵住你的嘴。”

    潘郑氏笑着不语。

    微月怯怯问道,“难道要想家姐一样厉害么?”

    潘崔氏脸上闪过一抹嘲讽的笑,很快,稍纵即逝,“大小姐为人就是太强势了,十一少又不是高攀了她,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也不知是要做给谁看,十一少忍了她这么些年。估计也是不想和潘家断了交情,你可不能学她。”

    潘郑氏眼底有不以为然的笑意,当初潘微华在世的时候,她崔氏可不是这样的态度,不过她还是附言道,“大少奶奶这话说得在理,七妹,女子当以夫为天,只有丈夫好了自己才会好,那么强出头作甚呢?对不对?”

    微月乖顺笑着,“我一定会谨记两位嫂子的金玉良言。”

    “我看七妹就做得很好了,十一少肯定非常喜欢你这样的温柔听话。”潘崔氏笑得暧昧,还对微月眨了眨眼。

    微月很娇羞地低头不语。

    潘郑氏笑了笑,“大少奶奶可把咱们七妹说得都不好意思了。”

    “好了好了,不说了。”潘崔氏道,“七妹,你是方家的少奶奶,那韶州捐善款的事情也应该听说了吧,今年可是你来主持呢?”

    微月怔了怔,这话题转得还真快,这才是两位少奶奶找她的重点吧?“有听说过,不过现在家里做主都是大少奶奶。”

    “你的意思,是可能主持这次捐款的。会是方家的大少奶奶?”潘郑氏皱眉问道。

    潘崔氏马上哼了一声,“她?够资格吗?”

    “这可难说了,方家大少爷怎么说也有个官位在身,就算是闲差,但也比好些人要有资格了。”潘郑氏睨了她一眼,淡淡道。

    “她主持得来吗?不就是看着七妹好欺负,把方家的大权霸占着,以前大小姐在的时候,她还不是鹌鹑一样,不就是个穷酸出身的,也能替广州的夫人小姐们做主了?”潘郑氏不知为什么突然来了气。连话也变得刻薄。

    “是呢,方家是十三行之首,由方家带头别人都是服气的,可让方陈氏来主持,只怕许多人都不愿意,七妹,这主持,应该由你来做。”潘郑氏道。

    微月急忙摆手推托,“不行不行的,我什么都不懂,怎么能担此大任。”

    “你担心什么,不是还有我们吗?我和四少奶奶必会从中协助你的,最主要是你要拿回这个面子,不能让方陈氏落了你的脸面。”潘崔氏道。

    一道流光在微月浅色的眸中流淌而过,潘家两位少奶奶如此执着这个捐款的主持之位,只怕不是为了面子那么简单吧?她不会忘记在现代某些慈善机构总利用这种捐款的机会暗中抽油水,难道换了个年代,这种抽油水的现象就不会发生?

    “七妹,这机会你可不能放过,这是你在广州商行内眷中立威的机会,别总被人笑话了。”潘郑氏提醒道。

    “我会努力的。”立威吗?她恨不得谁也别认识她,怎么可能会去强出风头。

    “你四嫂子说的有理,何况,这其中好处也是很多的,你没接触过是不知道,等你接触了,就明白我说的了。”潘崔氏压低声音,十分神秘说着。

    果然有猫腻!微月好笑地想着,她虽不是什么善心人士,对贪污善款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些不屑的。

    她表现得十分惊讶和好奇,一个劲儿地问什么好处,两位少奶奶只是笑着不语,说以后自然知道,前提是要微月是主持人。

    微月很坚定说自己会努力。

    接着,她们又拉着微月聊了一些其他广州有名的商行家里的八卦,说这些人多数都是看不起微月的。要微月一定要争气,为自己拿回面子。

    微月很激动地答应下来。

    中午,微月被强留在潘崔氏院里吃饭了,她推托不了,又有潘郑氏一旁劝说,只好和她们吃了午饭,才借口要午睡回了自己院子。

    刚回去没多久,潘微苗也回来了,一见到微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撕裂了午后的安静,声音哽咽凄凉,“七姐姐,我求求您,千万别让我嫁到方家,我这辈子做牛做马都感激你,我求你,我求你,我不要给十一少做妾,七姐姐……”

    微月愣了一下,看到潘微苗泪流满面,两只眼睛肿得如核桃般,心中微凛,“发生什么事情了?起来说话?”

    潘微苗却不肯起来,只是紧紧抓住微月的衣袖,“七姐姐若是不肯答应我,我便长跪不起。”

    “嫁给十一少让你如此痛苦?”微月诧异看着她,难道方十一不是夫婿最佳人选?

    潘微苗泪如泉涌,拼命摇头,“我绝不能成为十一少的妾室。”

    “你不愿为他人妾室?”微月有些明白了,原来并不是每个人都想潘微卿那么没气节,成了方十一的小妾,难道比嫁给平凡人家的正室还好么?

    “我……我谁也不嫁!”潘微苗哭着道。

    微月叹了一声,“你先起来说话吧,方十一不会纳你为妾的,放心吧。”

    潘微苗惊疑不定看着微月,“真的吗?”

    “真的。”微月保证。

    “那……那是不是五姐姐就可以了。”潘微苗低声问道。

    微月眼睛闪过一抹锐利的光,“你刚刚去哪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