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七十一章 本尊死因
    微月真有点怀疑她来潘家是不是为了给自己添气?潘家夫妇不给方十一再送一个女儿似乎不会罢休。而潘家各个女儿似乎也将方十一视作最好的丈夫人选,没有人会考虑到她的心情她的意见,她在他们心目中完全就是一个小透明啊。

    “小姐,您是要回去呢,还是去馥院?”吉祥看着站在甬道上发呆许久的微月,不太确定地问着。

    微月叹了一声,“吉祥,你这两天找个借口出去,去找刘掌柜,问一下他,我让他办的事情怎样了。”

    “是,小姐。”吉祥应道。

    “去馥院吧!”微月低声说了一句,往馥院的方向走去。

    刚走进馥院,潘老爷便沉着一张脸出来,看到微月脸色更加阴郁,不过却没有动怒,“去陪你姨娘说话吧。”

    微月答了一声是,潘老爷已经大步离开了。

    “娘,您把父亲气走了?”走进屋里,微月看到优哉游哉半躺在软榻上的白姨娘时,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白姨娘微睁美眸。斜了微月一眼,笑道,“我哪敢气他啊。”

    微月喜滋滋地在她旁边的矮几坐下,“娘,您是故意给夫人添堵的吧?”

    白姨娘冷笑一声,“当初她们母女想瞒着我将你嫁到方家,我已经不与她计较了,如今还想塞别的女儿给方十一,她给你添堵,我又怎么会让她好过。”

    微月搂着白姨娘的胳膊,撒娇地蹭了蹭,“娘,您真好。”顿了一下,微月惊讶问道,“娘不知道我会嫁给方十一吗?”

    “知道的时候,你出嫁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你父亲到那时才与我提了一下,我本是反对的,你嫁到方家,岂不是由那微华利用了么?可是,你的婚事我本来就没有插手的权利,你父亲虽然宠我,但梁氏始终才是当家主母,她怎么可能让你嫁得好,这是我无能为力的地方。”白姨娘低声说着。

    微月正欲反驳,以本尊的性格,压根不适合方家那样的大宅子吧。

    白姨娘打断她的话,不让她开口。“我是个自私的人,当初为了不让自己堵心,将年幼你的留在潘家,才让你的性格变得如此懦弱,微月,我真的一直以为你的性格是那样的,可是,你还记得吗?在我反对你嫁给方十一的时候,你给我写过的信。”

    微月瞠大眼,她完全不记得有这样的事情,她支吾,“我……我信里说什么了?”

    白姨娘疑惑看了她一眼,“你只是让我不要插手你的婚事,说这是你摆脱潘家最好的出路,微月,嫁给方十一明明是你自己愿意的,为什么你洞房那夜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难道你是故意的?”

    微月觉得自己石化了。

    果然没估计错误,本尊的懦弱和胆小都是装出来的,十六年来都不曾让人发觉,想来也是城府极深,心思细腻的人。

    可是。为什么会在洞房自尽呢?她同样想不明白。“是故意的……”

    白姨娘瞪了微月一眼,“你的心思我向来看不明白,说不定你自己也不知道会把自己撞得什么都忘记了。”

    微月只好苦笑,但她心中疑虑却越来越深,她相信,本尊绝对不想自杀的,那么,她为何会在洞房受伤的?是不小心自己撞伤,还是人为?

    人为?想到这点,微月一惊,难道本尊是他杀?

    “怎么了?”察觉到微月脸色的变化,白姨娘急声问道。

    微月轻喘着气,感到一股从所未有的惊惧在心底冒出来,难道方家有人想置她死地?会是谁?潘微月洞房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能让白姨娘看出端倪来,微月让自己尽量镇定,“没事,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情,娘,你放心吧,父亲和夫人是不可能让微卿嫁到方家的,方十一不会答应的。”

    “如此甚好!”白姨娘松了一口气,轻抚微月的鬓角,柔声道,“跟娘说实话,方十一对你好不好?”

    微月抬起头,眼梢轻扬,窗棂外的阳光正好洒在她脸上,让她向阳的脸颊蒙上一层金色的光泽。而显得另一边侧脸有些看不清轮廓。

    看着她,白姨娘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完全不了解这个女儿,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娘,他对我还算不错,您放心。”微月浅色的眼眸在斑驳的碎光下,如流光溢彩的琉璃。

    “我给你的那些产业,他知否?”白姨娘问道。

    “这是娘给我的东西,没必要让他知道。”微月笑道,然后又问,“娘,这些是您一生积蓄了,怎么能全给了女儿呢?”

    白姨娘轻笑,“这本来就是要留给你的东西,我自己的另有安排。”

    微月张了张口,想来白姨娘是不止有这些产业了,须臾,她才道,“谢谢娘。”

    “母女之间何须说这个。”白姨娘拍了拍她的手,笑道。

    “对了,娘,吉祥年纪也不小了,是不是该婚配了呢?”微月问道。

    “若是把吉祥许配出去,谁在你身边服侍着?”白姨娘挑了挑眉。似乎不太赞成。

    “吉祥嫁出去了也一样能帮我做事啊。”微月道。

    “你是想让吉祥在外面帮你做事?你……打算将开店的事交给吉祥?”白姨娘问。

    “吉祥是娘您一手调教出来的,且也对我一心,除了她,我不知道谁能帮我。”微月何尝舍得让吉祥离开,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你开店的事情如今还一点准备都没有,只是空有想法,不必急着让吉祥出去,你三舅父五月就会下广州,到时候让他来替你安排开店的事情,你看如何?”白姨娘不舍得微月身边没有个贴心人,她是打定了主意要说服三哥答应下来了。

    微月脸上浮起喜色。“那当然好,有三舅父帮忙,我还有什么担心的?”

    白姨娘笑了笑,“不管是谁,最能相信的人都是自己。”

    微月笑着,这个道理她怎么会不懂?

    从馥院出来,微月心情是一种麻麻的沉重,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方家其实一点也不安全,她还傻乎乎地以为只要自己不出风头,在方家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可如今看来,方家根本就还存在一个巨大的隐形炸弹,随时能将她炸得粉身碎骨。

    “小姐,您没事吧。”吉祥担忧看着微月似乎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她从来没见过小姐的脸色如此苍白过。

    微月呼了一口气,声音低低的,“我没事。”

    回到房间里,微月独自一人呆坐在软榻上,吉祥和荔珠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微月闭上眼,努力回想着洞房那夜的记忆,可是,一片空白……那根本不是她亲身发生的事情,又怎么会有记忆呢?

    如果洞房那天潘微月是他杀的,为什么没有人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可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她是自杀的?

    微月突然急喘一声,提声叫道,“荔珠!”

    在门外的荔珠吓了一跳,以为微月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推门进来,连吉祥也是一脸担忧跟了进来。

    微月站了起来,目光明亮,透出几分森寒的凛冽,“我嫁到方家的那天,也就是洞房那天,你在月满楼吗?”

    “那日奴婢一直月满楼服侍着的。”荔珠回道。

    微月深吸一口气,“那么,那天晚上。有谁来过我的房间?只有十一少吗?”

    荔珠道,“没有人进来啊,十一少送了宾客,回房的时候,少奶奶您已经……已经……昏迷不醒了。”

    微月秀眉紧蹙,那么,就是在方十一回房之前,有人进过房间?“十一少没来之前呢?没人来找过我吗?你们几个丫环都在哪里?难道没在房间里陪着我吗?”

    荔珠道,“本来奴婢和如玉都在屋里服侍您的,可是少奶奶把我们都打发出去了,后来湘珠姐姐找我们到前院去帮忙……”

    微月提声叫道,“湘珠?也就是说,你和如玉曾经有一段时间不在月满楼?”

    荔珠有些紧张,以为微月是要怪责自己,“少奶奶,那时候奴婢们守在门外,因为没什么事儿,湘珠姐姐说是人手不足,才……”

    “我知道了,没事的,我就问问。”微月扯了扯嘴角,对荔珠道。

    只是她脸色却不如语气轻松,目光也是一片凝重,她很肯定,在荔珠和如玉被支使开的时候,就是潘微月遇害的时候,湘珠……肯定脱离不了干系。

    但,湘珠不是潘微华的丫环吗?潘微华断不会费尽心思将她带进方家,就是为了杀她吧?在后来和潘微华的接触中,她能确定,这事和潘微华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么,会是谁?谁能收买了湘珠?

    不能打草惊蛇,一定要冷静,对方在暗处,她根本无法做出正确的防备,只能步步为营了。

    不过,既然知道湘珠有嫌疑,这是一个很好的线索不是吗?

    微月勾唇冷笑,森然的目光穿过窗棂,看着窗外笼罩在淡金色阳光下的花草,第一次,她想要好好地去看清楚方家每个人的真面目。

    ——————————————

    大家猜到是谁打死了本尊的么?

    猜到有奖哈~

    大家不要着急知道本尊自己愿意嫁到方家的原因。

    后面陆续会提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