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七十章 旧话重提
    在潘家微月不敢睡懒觉。早早起身,和微苗一起来到上房,给潘老头子和潘梁氏问安。

    在上房院外,微月见到好几个打扮华丽的女子从里面出来,这些人应该是潘老爷的其他妾室吧?潘梁氏每天早上光是要应付这些女人,应该也够累的了。

    进了二门,有两位年轻女子正好出来,见到微月,马上笑脸问候,这是潘家大少奶奶潘崔氏和四少奶奶潘郑氏。

    微月与她们寒暄几句,答应今天会找她们喝茶聊天,才让她们满意地离开。

    她进到厅上的时候,只剩下潘家几个比较得潘梁氏欢心的女儿仍然留在这里说话。

    潘微卿坐在潘梁氏旁边的小凳子上,与潘梁氏最亲近,在她下手边的是十三小姐潘微柳,还有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坐在对边,是排行第十八的潘微霜和第十九的潘微雪。

    “母亲。”微月和潘微苗上前去行了一礼,厅上的说笑声停了下来。

    潘微卿笑得温和柔顺看着她们。

    “你已经出阁了,这早上请安的就免了吧。”潘梁氏冷凝着微月,顿了一下又问道,“是谁让你来的?”

    那口气充满了怨怼。

    微月低声道。“是父亲。”

    潘梁氏乌云密布的脸一瞬间好像转晴了,嘴角抿起一抹淡笑,“坐下吧,和姐妹们说说话。”

    微月乖顺地应了一声,拉着微苗在旁边的椅子坐下。

    潘微卿含笑看着微月道,“母亲,您不觉得七妹妹自从出阁之后,变了许多么?”

    “哦?哪里变了?”潘梁氏从潘微卿手里接过盖钟儿,轻啜了一口茶,淡声问着。

    微月侧着头,眸色蒙上一层淡淡的光泽,嘴角的笑若有似无。

    潘微卿轻笑着,“以前的七妹妹胆子小,去了哪里都不敢多说一句话,如今的七妹妹倒是添了几分的灵动,说话也不再结结巴巴了。”

    是她从来没摸清微月的性子,还是微月真的改变太多了?潘微卿注视着这个从来不亲厚的七妹妹,感觉自己很难将她拿捏在掌心中。

    “咦,五姐姐,难道我以前是结巴的吗?”微月惊讶问道。

    “你以前不是结巴,不过也差不多了。”潘微柳嗤笑道。

    “就是,走路也不敢抬起头,看了就让人难受。”潘微霜撇嘴附和着。

    潘微苗和潘微雪都沉默,前者脸上还浮起一丝愤怒。

    潘梁氏只是含笑不语,潘微柳几人见了,更是将微月以前的样子添油加醋批评了一遍,是想在母亲面前给微月难堪么?

    微月呵呵笑着。“大概……就是因为我太胆小了,家姐当时才让我嫁给方十一的吧。”

    潘微柳等人脸色突然像吞了一只苍蝇,这是她们一辈子也想不通的疑惑,为什么那么没用的微月最后却比她们任何一人都幸运,为什么能嫁给方十一?

    “那是七妹妹有福气呢。”潘微卿笑着道,然后她轻斥其他几人,“七妹妹难得回来一次,你们就这样开她玩笑,要是她以后都不来了,仔细母亲收拾你们。”

    潘梁氏淡淡一笑,“微卿说得对,别把微月过去的事说得太白了,自家人总要留几分面子的。”

    微月依旧笑得眼睛弯成月牙儿般。

    “微月,你五姐姐向来护着你,你也理应多与她亲近才是,将来你们才能好好相处。”潘梁氏眼风扫向微月,言语中有不容置疑的坚持。

    “母亲,我一向和五姐姐很亲近啊。”微月笑嘻嘻地道,佯装不明白潘梁氏言语中的暗示。

    潘梁氏皱眉,“既然如此,你这次回去之后。便与十一少提提,娶妻至今他还不曾纳妾,像什么话。”

    微月眼底染了几分的寒意,笑容仍旧亲切,“母亲说得有理,像父亲这么厉害的人,也有好多好多的姨娘,十一少应该学学呢。”

    女人总是这样,别人的丈夫有多少小妾通房都是理所当然,都是能被理解的,可换了自己的丈夫,又真的能心无芥蒂吗?潘梁氏应该更能体会丈夫有太多女人的心情吧?

    潘梁氏听到微月的话,脸色攸地变得很难看,看着微月的眼神多了几分的恨意。

    微月只是笑了笑,“女儿一定要好好向母亲学习,当一个大度宽容的妻子,母亲,您说是不是?”

    潘梁氏眼角抽了抽,正欲发作,潘老爷的身影却出现在门外,同来的,还有白姨娘。

    本来看到潘老爷的时候,潘梁氏脸色闪过一抹喜色,待见到他身后的白姨娘,她整张脸都绿了。

    “都在呢?”潘老爷进门见到微月和微苗,沉声问了句。

    潘梁氏站起来行礼,“老爷,您今日没去十三行么?”

    “嗯,今天没什么事忙。”潘老爷在上座坐下。抬头看向白姨娘,“过来坐下。”

    潘梁氏脸色一变,眼风如刀刮向白姨娘。

    白姨娘盈盈浅笑,给潘梁氏福了一礼之后,才坐到潘老爷右边下手位的椅上。

    潘梁氏抿紧了唇,在潘老爷旁边坐下。

    “刚刚在外头就觉得你们这儿热闹着,都在说什么?”丫环捧茶上来,潘老爷抬眼扫了潘梁氏一眼,出声问道。

    潘梁氏笑得端庄,“说些闲话,她们几姐妹久没见面,自然是多话聊的。”

    “哦?”潘老爷的实现转向微月,又看到微月身边的微苗,淡淡笑着,“姐妹之间理应如此。”

    潘微卿等人齐声答了一声,“是。”

    微月挑了挑眉,低头忍不住嘴角弯起一抹笑。

    “微月,昨日我跟你说的,你考虑清楚了吗?”潘老爷看向微月,缓声问着。

    他这话一出,厅上所有人的实现都转向微月,不明白父亲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潘微卿只是怔了一下就明白过来了。脸上浮起一丝惊喜。

    父亲是让微月考虑方十一纳妾的事吧?如今父亲都开口,就由不得微月说不了。

    “老爷让微月考虑何事?”白姨娘秀眉轻蹙,轻声问着。

    潘老爷道,“我担心他在方家无人护着,想让她自己挑个姐妹过去陪她。”

    白姨娘愣了一下,眼神有些冷意,“老爷,这是女儿的事情,你何必插手?”

    潘老爷抿唇不语,直直盯着微月。

    潘梁氏冷笑睨了白姨娘一眼,笑着对潘老爷道。“老爷,我瞧着这么多的女儿,就微卿适合,她管家的能力不比微华差。”

    “微卿和微月不亲厚,倒是微苗不错。”潘老爷沉吟片刻,才道。

    微月转头看着潘微苗,却见她瞬间苍白了脸,眼底充满了惊恐和害怕,还有抗拒。

    “微苗哪里能比得上微卿,老爷,先前您也是属意微卿的,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潘梁氏也诧异瞪着潘微苗,眼底很是不悦。

    潘微卿唇色发白,双手紧握成拳,指关节微微泛白。

    微月浅笑,真好笑的家庭,她自己的婚约却不是自己做主,就连丈夫要收个小妾,还得听别人的意见,这算什么呢?

    “让微月自己决定,她才是方家的少奶奶。”潘老爷睇了潘梁氏一眼,饱含警告的意味。

    潘梁氏努了努嘴,冷冷瞪了潘微苗一眼。

    潘微卿苍白的眼看向潘微苗,那眼神看起来似在下什么决定,潘微苗抬头对上一眼之后,肩膀抖了一下,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了。

    微月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却还是什么都不说,任是这边挣得头破血流又如何?方十一根本不可能再纳任何一个潘家的女儿为妾。

    “老爷,这是女儿的家事,还是让微月自己去做决定,再说了,十一少未必肯依你的安排,要是到时弄巧成拙,微月在方家的日子岂不是更加艰难?”白姨娘站了起来,冷冷地对潘老爷说着。

    “老爷是在为微月着想,你不领情便罢了。还责怪老爷做得不对么?”潘梁氏哼声道。

    “不敢。”白姨娘看也不看潘梁氏一眼,只是直直看着潘老爷,目中含情,似嗔似怨。

    潘老爷面无表情,心却被白姨娘那眼神看得软了下来。

    “父亲和母亲想必还未吃早饭呢,不如先摆饭,免得饿着肚子。”已然恢复冷静的潘微卿突然柔声开口。

    微月有些讶异,这个潘微卿果然不能小觑的,不过,她眼底那些自信到底从哪里来的?好像认定她一定会成为最后胜利者似的自信,如果真由微月来决定,她也应该担心的不是吗?

    潘梁氏看了潘老爷一眼,才低声道,“那就先摆饭吧。”

    潘老爷站起起来,低眸看着白姨娘,轻声道,“你也还没吃早饭,一起去。”

    白姨娘淡淡道,“我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说罢,她行了一礼,递给微月一个眼色,已经转身离开茶厅。

    潘老爷满眼的无奈,迈开步伐追了上去。

    潘梁氏骄矜高贵的面具似要裂开了,连声音都不稳,“都回去吧。”

    微月等人福了福身,小心翼翼地离开了上房,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多说一句话。

    “七妹,我有话跟你说。”潘微卿拦住微月,气势高昂。

    微月笑道,“我姨娘不舒服呢,我要过去看看,五姐姐有什么话,还是晚点再说吧。”

    潘微卿眯起眼,看了微月身后的潘微苗一眼,笑了笑,“也好,我迟些说也一样。”

    ——————————

    潘微卿小姑娘就是个死心眼的孩子……非十一少不嫁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