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六十九章 竟然是她
    潘微卿跟着进了房间。拉着微月说了一会儿闲话,话题多数都是绕着方家的生活,特别是关于方十一的。

    微月很困倦地搭着话,不经意地透漏着方十一不想纳妾的想法,让潘微卿误以为她和方十一的生活是多么幸福美满,快快死了想要姐妹二人共侍一夫的想法。

    潘微卿白着一张脸离开了微月的房间,潘微苗在一旁有些幸灾乐祸地冷笑着。

    “十六妹,你和五姐姐怎么了?是不是吵架了?”微月托着下巴,好奇看着潘微苗,她可没忽略这位小女孩看潘微卿时那含恨的眼神。

    潘微苗眼眶发红,委屈地低下头,“没有。”

    微月挑眉睨着她,又问道,“我怎么感觉家里好像五姐姐在当家似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自从家姐去世之后,母亲的身体就一直不好,五姐姐每天都在上房服侍着她,我们几个姐妹想去问安还得经过她的同意,说是怕我们打搅了母亲的休息,其实我们都知道。五姐姐这是想让母亲看重她,她就是想取代家姐的位置。”潘微苗咬牙说着,不难听出有酸溜溜的味道。

    微月讶异问道,“这么说,是母亲让五姐姐帮忙管家?”

    “其实,母亲想教五姐姐管家是有原因的,她一直说这是为了五姐姐嫁到方家准备的。”潘微苗小心翼翼地看了微月一眼,怕伤到她。

    微月轻笑,“看来五姐姐对嫁到方家是势在必得的。”

    “七姐姐,你千万不能答应的,要是她去了方家,肯定要欺负你的,到时候你要怎么办呢?”潘微苗担忧说道。

    “我答应不答应都没用,要看十一少的意思。”微月笑道。

    潘微苗道,“其实现在五姐姐也不敢欺负你的,你还有白姨娘呢。”

    “这话怎么说的?”微月失笑,怎么把白姨娘也扯进来了?

    “父亲对白姨娘很好,比对母亲还好,家里许多姨娘都不敢轻易得罪白姨娘的。”潘微苗低声道。

    “嗯?”听出潘微苗言语中的失落,微月疑惑看着她。

    潘微苗咬了咬唇,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须臾才道,“七姐姐,你肯定累了,我不打扰你休息,我迟些时候再来找你。”

    微月点了点头,没有多挽留。这个小妮子看起来满腹心事呢。

    吉祥和荔珠进来整理行装,将微月带回来的衣裳摆进衣柜,微月梳洗之后便靠在拔步床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天空已经暗了下来。

    白姨娘屋里的李嫲嫲过来请微月过去馥院吃晚饭。

    微月脚步轻快地走进馥院的茶厅,看到端坐在上座的那道魁梧的身影时,心神一凛,马上收起脸上的笑容,娇怯怯地唤了一声,“父亲。”

    潘老爷和白姨娘不知正在说什么,只见他眉梢眼角都带了笑,软化了他脸上平时严肃威严的线条,看到微月进来,他们已经停下了说话。

    “嗯,来了。”潘老爷难得对微月露出一个微笑。

    微月喏喏地点头,低眉顺耳地站着。

    潘老爷皱眉看了她一眼,才沉声道,“开饭吧。”

    白姨娘似笑非笑看着微月,“屋里会不会短些什么?”

    “不会,都很好。”微月浅笑道。

    “嗯,就怕你会不习惯。”白姨娘笑了笑。走过来扶起潘老爷的手,对他道,“您总觉得微月的性子软弱,其实她这样有什么不好,少些是非。”

    潘老爷眼底蕴满温柔的笑,“她要是像你三分,我也满足了。”

    白姨娘和微月对视一眼,笑了笑。

    和潘老爷吃饭,比和方十一吃饭还令人觉得难以下咽。

    期间,白姨娘和潘老爷偶尔会说几句话,看他们两人,微月会以为他们是幸福的一家三口,这两人相处的模式就像恩爱的夫妻。

    她深深同情那位正室潘梁氏,她那么努力维持自己的高贵尊严,但实际上她是个很可悲的人,在这个宅子里,所有的女人几乎都是依附着潘老爷这棵大树生存着的,所谓尊严,也是他给的。

    白姨娘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她从来没真正依赖潘老爷吧,她爱这个男人,但这份爱她却能伸缩自如。

    吃完饭,潘老爷将微月叫去了书房,白姨娘皱眉看她,眼底有着担忧。

    微月笑着对她轻轻点头,她已经大概能猜到潘老爷想说什么。

    随着潘老爷来到旁边的书房,微月都保持一种低眉顺耳的姿态,在潘家她凡事都必须小心翼翼,因为这里每个人都熟悉本尊。就算已经让大家以为她撞伤脑子忘记以前的事情,但也不能改变得太彻底。

    潘老爷坐在书案后的太师椅上,眉心微蹙,目光严肃地盯着微月,这个性子怯懦,在众多女儿中毫无特色的女儿,若不是因为她是馥书生的,他估计这辈子都会忽略自己会有这么一个女儿。

    “坐下说话吧。”他沉声说着,指了指一旁的圆椅。

    微月喏喏地应声,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

    潘老爷见了,眼底更添几分不耐,“我是你的父亲,你这么怕我作甚?”

    “女儿不敢。”微月声细若蚊,眼睛不敢看向他。

    潘老爷哼了一声,朽木不可雕!“你家姐去了,你在方家少了一个人护着,你这样的性子要怎么生存?你以为方家那些人都是好人吗?”

    “他们……他们对女儿都很好。”微月绞着绢帕,低着头道。

    “你懂个什么是好?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帮人家数钱。”潘老爷斥道。

    难道潘老爷你对我就很好吗?分明是你想偷窃方家的商业秘密,连着卖了两个女儿,你自己又好到哪里去?微月在心里腹诽着,脸上的表情仍旧十分委屈。

    潘老爷没好气地叹了一声,“本来我也不想将你嫁到方家去的。你这样的性子,找个家世一般的,人口简单的嫁过去,也能安安稳稳过了一生,只是你家姐却觉得你最适合嫁给方十一,我考虑了很久,或许你反而能让方十一降低疑心,更容易从他那里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父亲想要得到什么?”微月问道。

    潘老爷看了她一眼,才道,“要什么暂时不必说,你只要好好服侍方十一。让他信任你就行了。”

    “可是……”微月挪了挪嘴皮,明明就看不起她,凭什么还利用她去完成他的事情?

    “你给我出息一点,潘家的女儿哪一个像你这般没用?”潘老爷喝了一声,瞪着那个和心爱女子七分相似的脸出现这种怯懦的神情,他心底就忍不住来气。

    微月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了。

    潘老爷道,“当时就不该让你去方家的,瞒着你姨娘让你出阁,如今还帮不上什么,简直……简直是……”废物两个字梗在喉咙里,他实在不想说出辱没馥书的话来。

    啊,原来她出嫁的时候,白姨娘是不知情的?为什么白姨娘还能表现得如此淡定呢?

    “罢了,罢了,我问你,你家姐走了之后,是谁在当家?”潘老爷压下怒意,不耐烦地问微月。

    “是两个姨娘,还有大少奶奶。”微月回道。

    “想也知道方十一不会让你管家。”潘老爷的眼神就像看一坨扶不起墙的烂泥。

    微月咬着唇,脸色很不好看。

    她真该为自己颁一个最佳演员奖,本尊……是不是和她一样,都是这般在演戏呢?很有可能哦。

    “你母亲和我提过,不如让微卿也嫁到方家,这样你在方家也有个人照顾,你姨娘也会放心一些。”潘老爷突然道,对微月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白姨娘绝对不会担心她在方家的生活,潘老爷,你安心吧。

    “可是,方十一并不想纳妾。”微月低声说道,觉得这位潘老爷是不是太自我了,好像觉得自己能自由安排别人的人生一样,方十一是那么轻易让人拿捏在手中的吗?

    潘老爷似乎有些看不起方十一。

    “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他难道不是男人?”潘老爷不悦道。

    不是每个男人都像你的,潘老头子!微月默念着,“那……那……就也要问一下他的意思。”

    “这个我自会安排,只是。微卿与你似乎并不亲厚,不如让微苗过去吧。”潘老爷沉吟了片刻,说出来的话让微月震了一下,抬头错愕看着他。

    竟然是微苗……

    潘老爷继续道,“微苗处事能力却是不如微卿,你自己考虑一下吧,明日再给我个答复。”

    微月愣愣地点头,再一次感叹潘老爷真是一个不可理喻的沙猪。

    “好了,回去吧,明天记得去给你母亲问安。”潘老爷挥了挥手,终于放微月出去了。

    微月福了一礼,从书房出来,无声苦笑,对这个所谓的父亲有深深的厌恶和无力感。

    回到自己院子的时候,微月看到微苗神色慌张地从二门走了进来,差点撞上她。

    “怎么了?”她扶住潘微苗的手,好奇问道。

    潘微苗捂着胸口,“七姐姐是你啊,你……你从馥院那边回来的吗?”

    微月点头,“你去哪里来呢?”

    “呃,我……我就去后花园走走,时候不早了,七姐姐快休息吧。”潘微苗支吾了几句,已经快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微月眼眸微微眯起,虽然夜色黝黑,但在灯笼的火光照亮下,她好像……看到微苗的脸颊泛着娇羞的红晕。

    潘微苗是去哪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