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六十八章 无题
    对于白姨娘,微月或许有点本尊残留的亲情。但更多的却是别的一种感情,她欣赏白姨娘这个女人,觉得她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但由于自己的灵魂霸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体,自己又承受了她不少的情,例如隆福行,例如三间商铺,例如双门底上街的宅子。

    其实白姨娘对待她这个女儿并不像别的姨娘一样,要求她当一名多合格的淑女或者将她塑造成一名大家闺秀,在别人眼中,也许白姨娘对这个女儿薄情了些,微月想,这是白姨娘对女儿的另一种关爱,不想给女儿任何压力地成长,不是每个父母都能做到的。

    微月在白姨娘这里吃了午饭,她很想知道白姨娘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变得有些忧郁了呢?

    不过白姨娘什么也没说,却反问微月关于隆福行的事情。

    微月将隆福行接了一笔大生意和自己想要开店的事说与她听,“我打算下个月便将惠爱路的铺子装修出来,再招集人手,就可以开店了。”

    白姨娘皱起眉头。“你想开店是不错,但我瞧着你的意思,是不打算在方家长留?”

    微月笑道,“谁能保证以后的事情呢,娘,你放心吧,我不会让别人知道这店是我开的,我让吉祥出去,到时候由她帮我管着。”

    “吉祥也不方便出面。”白姨娘斥道,“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这店是你的吗?”

    “让吉祥在暗地里操作也是一样的。”微月道。

    “那店里没有一个自己人,也不放心。”白姨娘看了她一眼,“你一心想着开店,却没有考虑后果,太鲁蛮了。”

    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微月知道白姨娘这些年来也有自己的生意,便虚心请教,“娘,那我该怎么办?”

    “我仔细想想。”白姨娘嗔她一眼,叹了一声。

    “娘,你刚才不是说,三舅父打算到广州这边来吗?”微月也想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亮了起来,提声问道。

    “三哥确实有这个想法,浙江如今已经不好通海,你几个舅父都需要另谋出路。”白姨娘点头道。

    自从白家生意出现滑坡的时候,他们就打算到别的地方寻找机会振兴白家。但以前因为父母在不远游,所以他们空有抱负,可如今白家二老已经过世,浙江海关也在去年关了,再留在老家,已经无法满足白家几位兄弟的抱负了。

    “其他几个舅父都打算往福建那边经营别的生计,而三舅父却想来广州,那么,三舅父想过要做什么生意没?”微月问道。

    “这个倒没听他提过,不过三哥是个聪明稳重的人,想必应该不会做些亏本的生意才是。”白姨娘道。

    “那让三舅父和我合股开店吧,这样不就两全其美了吗?”微月兴奋地抓住白姨娘的手,她需要人手,三舅父需要投资,他们合作绝对是个最好的选择。

    白姨娘神情一动,似也觉得这个方法不错,“我得和三哥再商量商量。”

    “只要三舅父听了我的计划,他一定会感兴趣的。”微月笑道。

    白姨娘低声道,“在人前你切勿唤他三舅父。”

    “为何?”微月不明地问。

    “我只是一个妾,你的舅父只能是梁家那边的。”白姨娘道。

    微月怔了一下,又是该死的正室和妾室的分别!“我知道了。”

    “你可有想过被方十一知道你在外面开店的事之后。后果如何?”白姨娘突然问她。

    “这个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微月道,她和方十一会走到哪一步谁也预料不到,如果为了怕将来他会休了自己就什么都不敢做,那她死而复生为的是什么?为了来成为一个男人的菟丝花吗?

    她不想当一个没了方十一就活不下去的女人。

    白姨娘叹了声,只希望这个女儿将来不要受伤,“你想得清楚就好,你这几天想住我这里,还是回你以前的院子去?”

    微月掩嘴浅笑,“我还是回以前的院子里去,您这儿怕是住不起。”

    白姨娘瞪了她一眼,“满脑子胡思乱想!”

    微月俏皮一笑,“娘又怎么知道女儿在想什么呢?”

    “好了,快回屋里去歇会儿,你父亲回来,估计还有许多话想问你。”白姨娘拍了拍微月的肩膀,言语间有些无奈。

    微月理解地点头,“那我先回去休息了。”

    从馥院出来,微月带着吉祥和荔珠来到以前住的院子里,她对这里印象有点淡,并不太深刻,好像时间越长,关于本尊的记忆就在自己脑海里慢慢减弱。

    微月以前住的院子并不大,和十六妹潘微苗同个院子。

    她的东西已经让潘家的小丫环拿回了屋里,不过却不敢乱动,只等着吉祥和荔珠她们来安排。

    刚走到二门,微月便看到潘微苗提着裙小步跑向她,“七姐姐,七姐姐……”

    微月看到她一张还带着稚气的小脸漾着兴奋,眼底溢满了淡淡的笑。“十六妹。”

    潘微苗亲热地挽住微月的胳膊,开心地叫道,“我昨天就听说七姐姐今儿要回娘家,太好了,七姐姐,我很想你呢。”

    微月捏了捏她的脸颊,笑道,“好像长高一点了啊。”

    “七姐姐,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微苗低声说着,已经走进了院门。

    “十六妹有什么话要跟七妹说的?怎么不跟五姐姐说呢?”潘微卿婀娜的身姿在庭院的甬道上走来,笑意款款,看着潘微苗的眼神虽含着笑,却又令人觉得有几分严厉。

    潘微苗肩膀缩了一下,身子直往微月身上躲,声细若蚊,“五姐姐。”

    微月眉角挑了挑,唇瓣已经绽开一抹绚烂的笑,“五姐姐,你怎么也这儿呢?”

    “七妹妹你回娘家,我们这些做姐妹的当然要来迎接。”潘微卿亲切笑着,已经走过来和微月并肩走着,双手还自然地挽着微月的胳膊。

    微月侧头看了脸色有些发白的潘微苗一眼,才对潘微卿道。“五姐姐真好。”

    “走,回屋里看看,你都好些时日没回来了,看看会不会短了什么用的使的,你就带两个丫环过来,可够用?要不,再给你安排几个?”潘微卿半拉着微月的手往房间走去,听她说话的口气,可不像个庶女应该说的。

    潘微苗咬了咬唇,看着微月和潘微卿的背影,眼眶有些发红。

    微月回过头来。“十六妹,快来,我带了很多好吃的给你呢。”

    潘微卿眼底有瞬间的阴霾掠过,随即温声笑道,“这十六妹自打你出阁之后就一个人住,少了你被她欺负,她可是很不习惯呢。”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欺负七姐姐了?”潘微苗跺脚,不依叫道。

    潘微卿掩嘴低笑着,“你看你,又在欺负七妹妹忘记以前的事情了不是?”

    潘微苗脸涨得通红,又怒又焦急地看着微月。

    微月笑道,“姐妹之间本来就要玩玩闹闹才开心的嘛,五姐姐难道你以前没和我玩过闹过吗?”

    潘微卿眼神一闪,若有所思看着微月,“我自然也与七妹妹玩过的。”

    潘微苗闻言,瘪了瘪嘴,什么也不说。

    “好了,十六妹,快跟上来。”潘微卿扫了她一眼,才笑着问微月,“刚刚说哪里了,啊,要不先从我屋里调几个伶俐的丫环过来服侍你,你看好不?”

    “不用不用,在方家的时候也是只有吉祥和荔珠在服侍我,多了我不习惯。”微月急忙摆手,她一点也不想用潘家的丫环。

    潘微卿怔了一下,不太相信地问,“你在方家只有两个丫环在使唤?”

    “是啊,两个已经够了啊。”微月表情无比的天真,语气也很无所谓。

    “可你还是少奶奶呢,难道……方十一对你并不好?”该不是上次那吉祥骗了她吧?像微月这样的傻瓜,不懂管家不懂谋算自己的将来,方十一怎么会看得上呢?

    “没有,榆庭对我很好。”微月甜甜笑道,潘微卿啊潘微卿。你怎么还没对方十一死心呢?

    潘微卿眼角不自然地抽了抽,“你……唤十一少的名字?”

    微月故作甜蜜地道,“是他要我这样喊的。”

    她没兴趣同时和别人共用一个男人,更别说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妹,开什么玩笑,那不是太不卫生太恶心了吗?别跟她讲什么入乡随俗,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她虽然不知道方十一将来真的纳妾了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但在她能预防的情况之下,她绝对不会给潘微卿任何一个机会的。

    这无关爱,只是一种原则,或许将来某天她会被这个社会的现实磨去棱角,接受这种丈夫左拥右抱理所当然的思想,但至少不是现在。

    潘微卿不知道微月的想法,只是看着这个七妹妹脸上从所未有的甜蜜幸福的笑容,心好像被什么扯着,有些疼痛。

    为什么……当初去方家的人不是她?她到底哪一点比不上微月?

    “进屋去了。”微月似笑非笑看了潘微卿一眼,已经走进了有点熟悉,但又觉得陌生的房间。

    ———————————

    我就素个题目无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