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六十七章 小住
    “小姐,这位夫人比潘夫人还难应付!”离开上房之后。吉祥低声抱怨了一句。

    微月轻笑出声,“深有同感!”

    经过后花园的时候,微月突然停下脚步,站在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上,眯眼看着水榭中的人影。

    “是五少奶奶。”吉祥在微月身后道。

    微月轻轻点头,只看了一眼便继续往前走,“听说这位五少奶奶是出身书香门第的?”

    “五少奶奶的娘家在城北,她父亲是老儒生,是泰泉书院的院长,五少奶奶自幼在城北颇负盛名,还创办了云淙诗社,不过自从嫁给五少爷之后,就不曾听过她去过诗社。”吉祥道。

    “看来这位五少奶奶还是个才女,吉祥,你了解得真够多的。”微月笑道。

    吉祥道,“为小姐分忧解难是奴婢的责则。”

    微月笑了出来,“了解多些,确实有帮助。”

    回到月满楼之后,微月便着手准备到潘家的事情,表面上她还是要安抚茂官几句,叮嘱春桃要好好照顾茂官。让毛管要好好读书等等。

    下午的时候,路姨娘带来了八匹上等的丝绸料子,两盒上等的燕菜,一支百年人参,还有些精致的珠花头面,这些都是让微月明日带回潘家的。

    路姨娘和微月闲聊了几句便离开了,没多久,方陈氏却来了。

    “听说你要到娘家小住几日,怎么不早说呢,我好备些手信让你带回去。”方陈氏一进门便娇嗔抱怨着,看到桌面的布匹和燕菜,笑容滞了一下。

    微月笑道,“只是回家嘛,又不是什么大事。”

    方陈氏道,“你不在的这几天,我还不知找谁说话去呢,不如我也回娘家去住几天算了。”

    “大少奶奶和我不能比,我只是个闲人,离开几天无所谓,可你还要主持家里的大小事情呢。”微月笑呵呵地道。

    方陈氏冷冷笑着,“你不知道,在这个家我也只有受气的份,我辛辛苦苦操持这个家不在话下,偏有人见不得我清心,还要往我们大少爷屋里塞女人,任凭一个当妻子的,谁遇了这样的事情不生气?”

    微月点了点头。这个她能理解。

    “哼,不过,我现在也不怕路姨娘再给我使什么幺蛾子了,自有人去对付她。”方陈氏突然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微月好奇看着她,怎么和早上的时候不一样了,难道方陈氏对路姨娘做了什么?

    看到微月的表情,方陈氏很满意地继续道,“我听说了,五少奶奶也不愿意让五少爷纳妾的,不过人家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小姐,知书达理的自然不会当面拒绝,你不知道吧,五少爷和五少奶奶两个人当时可是好不容易才能成亲的,路姨娘如今来了这么一出,一定会把五少爷惹恼的,到时候我看她还怎么得意。”

    “可是,我早上明明听到路姨娘说五少奶奶愿意让五少爷收房的。”微月想起在水榭看到那抹落寞的身影,方许氏是因为自己无所出,心中对丈夫有愧,所以即使不愿意,也会答应让五少爷纳妾收通房丫头的吧。

    “她是愿意了。可人家五少爷不领情啊,我刚打听了,五少爷压根就没给那通房一个好脸色看的。”方陈氏很得意地笑道。

    微月好笑问道,“路姨娘和岑姨娘到底什么时候把丫环送到你们那儿去的?怎么之前一点动静都没有。”

    提起这个方陈氏马上就来气了,“五房的是前两天送的,我虽听到一些风声,但不关我的事情,自然就没去理了,谁知道今早岑姨娘就把丁香送到我院里了,我去问了才知道,这都是路姨娘想出来的主意,哼,她敢插手你们头房的事情吗?你有十一少护着,自然不知道家里的事情,也少受一些气。”

    听着方陈氏酸溜溜的口气,微月只好呵呵干笑着。

    “我也不与你多说了,我还得去忙呢,想来你也知道要给韶州筹备善款的事情了,往年都是方家少奶奶在主持,只是你还年轻,怕处理不好……”

    “有大少奶奶和两位姨娘,一定会处理得很好的。”微月赶紧说道。

    “你去一趟上房,还得问问夫人的意见呢。”方陈氏道。

    微月亲自将她送到门边。

    不管路姨娘往各房送通房丫环的目的是什么,微月都没兴趣去知道了,她知道,方家一直以来平静的表面已经开始泛起涟漪,究竟什么时候会波涛翻滚,都与她无关。

    头房真的能避过送通房吗?她很怀疑,大概。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第二天清早,微月去上房跟方邱氏说了一声之后,便带着吉祥和荔珠登车往十六圃的方向去了。

    本来还以为会像上次一样,受到守门小厮的冷待,不过这次奇怪得很,不仅是守门的小厮殷勤地为她们开门提行李,那恭敬的态度简直教人以为是不是自己走错了家门,而就连那些再厅上服侍的丫环,见到她也恭顺地叫一声七小姐。

    微月和吉祥对视一眼,淡淡地勾唇浅笑,直往上房走去。

    上房的茶厅,只有潘梁氏在上座,看到微月进来,脸色阴郁难看,那端庄骄矜的高贵姿态比以前更显露了。

    “母亲。”微月行了个万福,笑得乖巧温顺地唤道。

    潘梁氏几乎是从鼻孔出声似的应了一声,“听你姨娘说了,要在家里小住几天是不?”

    微月低眉顺耳地道,“是。”

    “回来住几天也好,你父亲也有少些话要交代你,不过他还在外头,你先去你姨娘那儿吧。”潘梁氏用眼角扫了微月一眼,冷声道。

    微月道。“是。”

    潘梁氏甩了甩手中的绢帕,径自领着几个丫环离开茶厅了。

    微月笑了笑,一个小丫环过来带着她们去白姨娘的院子。

    看着那匾额上馥院二字,微月突然好想大笑,她想她明白为什么家里那些下人突然对她恭敬十分的原因了,也明白为什么那潘梁氏的脸色为什么比上次见到的还要难看了。

    白姨娘以前不住在潘宅,所以并没有给她设院子,如今她愿意搬回来了,这院子是一个月前,潘老爷特地写信回来让潘梁氏去准备的。

    就在上房的旁边,只隔了一座小庭园。这是整个潘宅除了上房之外最大的院子了,足以证明潘老头子对白姨娘的宠爱。

    她这算女凭母贵吗?

    “娘。”微月笑容灿烂地进了门,看到白姨娘坐在窗边看书,金色的光芒透过窗棂洒在她脚下,美人就是美人,不管在哪里都是耀眼夺目的。

    白姨娘懒懒地抬起眼睑,看了微月一眼,轻笑道,“这么快就过来了?”

    微月啧啧声地在她身边坐下,“娘,您说您这是母女阔别多时之后的见面吗?您怎么一点都不感动不激动呢?亏我这么急巴巴地赶来见您,一解思念之情。”

    白姨娘含笑嗔了微月一眼,百媚流转在眼梢间,“你是为了我才来的?”

    “母女之间说得太明白就伤感情了,娘。”微月笑嘻嘻地道。

    白姨娘笑了笑,放下手中的书,“很不喜欢留在方家吗?”

    屋里只有微月和白姨娘两个人,其他丫环都被打发出去,吉祥和荔珠在门外守着。

    微月姿态慵懒地靠着椅背,唇角扬起一个风情无限的笑,“也不是不喜欢,就如娘您一样,难道你喜欢潘家吗?”

    “你以为我留在潘家的原因是什么?”白姨娘淡淡问着。

    “总之不会是为了我。”微月笑道。

    白姨娘眼角微扬,直直盯着微月,“微月,你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

    微月心一惊,笑容依旧妩媚,“娘觉得我哪里不一样?”

    “哪里都不一样,你自幼就不在我身边,我也不能够完全了解你,也许这样才是真的你。”白姨娘道。

    微月笑着撒娇,“不管我变成怎样,一样是娘的女儿,不是么?”

    白姨娘笑了笑,同意微月的话,“你家姐走了,你在方家过得如何?”

    “家里不必我管事。别人自然就不会视我为眼中钉。”微月道。

    白姨娘问,“方十一如今待你如何?”

    微月眼神一闪,低低声道,“潘微华对他千算万算,如今遇到我这个心思纯白的无知庶女,自然有了几分的兴趣。”

    白姨娘皱眉,似不太满意听到的,她觉得微月说的不是真话,“你对他并无真心,难道还想方十一对你也专心相待?”

    “娘,你对父亲是真心,可你还是宁愿自己一个人住在外面,为什么?”微月问。

    “这如何能比,方十一……并无纳妾。”而自己所爱的男人,妻妾成群,她只是眼不见为净。

    “娘,您怎么会突然说起这个?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微月狐疑看着白姨娘,总觉得这次见她,似多了几分的愁意,不如以前的淡然。

    “只是在家乡遇到一个故人,任她当时年轻时生得如何倾城倾国,才情如何了得,嫁人之后与丈夫不和睦,也不过一生悲剧,我希望你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她知道爱上一个人的苦与甜,自己经历了许多才终于知道什么事最重要的,她不希望女儿和她一样。

    微月挑了挑眉,虽不知道白姨娘遇到谁,但听她意思,就是觉得女人还是需要一个与自己长相厮守的男人才幸福吧?

    幸福吗……

    “娘,你放心,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微月勾唇一笑,风情无限。

    ————————————————

    求票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