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六十四章 防谁
    且说妙兰得了微月的话。心里雀跃地再次来到大厨房,想着这次一定能去到些好点的汤水给岑姨娘补补身子了,她真是不明白,岑姨娘分明是大少爷的生母,夫人待她算不错,若不是姨娘的性子太软弱,怎么会被那起没眼色的小人骑了上去。

    在通向厨房的唯一甬道上,她看到吉祥手里提着一个竹篮从厨房出来。

    “妙兰,你也来厨房取东西?”吉祥笑着与妙兰打招呼。

    妙兰应了一声,“我来给我们姨娘取些汤水。”

    “今天有鱼头汤,对岑姨娘真好呢。”吉祥道。

    妙兰笑着点头,“我这就去取,你这是取点心给少奶奶么?她在岑姨娘那儿呢,正是她使我过来取汤水给我姨娘的。”

    吉祥心中一讶,但还是笑着道,“是么?那你赶紧去吧,一会儿汤水凉了就腥了。”

    “诶,我马上去。”妙兰笑着点头,快步走向厨房。

    吉祥笑了笑,提着装着鱼的竹篮打算回月满楼,走了几步。她似想起什么,又慢慢走了回去。

    妙兰走进厨房,厨房有五六个媳妇婆子,她们各自在洗菜切肉,说说笑笑聊着左邻右舍的闲话,见到妙兰进来,也只当没看见,没人招呼一声。

    炉上的大锅冒着烟,属于鱼的鲜美香味渗透在空气中,妙兰对着正在指挥大家做事的妇人道,“马大娘,我来给岑姨娘取盅鱼汤。”

    那马大娘回头瞥了妙兰一眼,“没鱼汤了,下次趁早来交代吧。”

    妙兰皱起眉,“我刚刚分明才见你煮的汤,怎么我一转身就没了?”

    “那是给主子们屋里送的。”马大娘对妙兰爱理不理,正眼也不看她。

    妙兰气结,“你们分明是欺人太甚!”

    “你这丫头说的是什么话?今天难得买到极好的鱼头,难道不给主子们留着,反而要给了姨娘吗?我们都是照着规矩做事,若是你有什么不满意的,找大少奶奶来说。”一个正在切菜的大娘抬头横了妙兰一眼。

    妙兰哼了一声,“原来你们都只认大少奶奶是主子?大少爷还是岑姨娘生的呢。”

    马大娘冷冷笑了,“我劝妙兰姑娘还是别在这里逞口舌,对你没好处的。”

    “你们不怕得罪岑姨娘,难道还不怕得罪了少奶奶么?”妙兰看着厨房里没人愿意搭理她,便将微月搬了出来。本来她还想着也许这些人会看在大少爷的脸面上对岑姨娘尊敬一些的,她真是痴心妄想了,刚刚她们都不肯给岑姨娘炖补品了,难道她转了个身,她们就愿意了?

    那马大娘表情一变,随即怒道,“你这小蹄子,想唬老娘是不是,这关少奶奶什么事?”

    “是少奶奶让我来给岑姨娘端汤水的,你们若是不信,可以去问问少奶奶,少奶奶就在我们姨娘屋里坐着呢。”妙兰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几个面面相觑的厨娘,心里冷笑着,这些狗眼看人低的,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好你个臭丫头,还敢吓我们来了,信不信……”一个年纪小些的媳妇回过神来,操起手边的锅铲就要招呼妙兰的脚。

    “邓家娘子,有话好好说,怎么动起手来了?”就在那个邓娘子作势想吓妙兰的时候,吉祥的身影马上从门边出现。笑盈盈地看着她们。

    “哟,吉祥姑娘,是不是落下什么东西没拿了?”马大娘冷扫了邓娘子一眼,将她推开一旁,笑着问吉祥。

    “哦,没,我只是来找妙兰,跟她交代一声,少奶奶到岑姨娘那儿去肯定是忘记带怀表了,想让妙兰一会儿帮我拿过去,我还得回月满楼把这鱼交给丁大娘呢。”吉祥温声对马大娘道。

    马大娘和厨房里头几个媳妇子的脸色都变了几个颜色,片刻后,马大娘才干笑几声,“原来是这样啊……”

    “马大娘和妙兰在聊什么呢?我走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你们的声音了。”吉祥笑着问。

    “哦,没,是妙兰要来拿鱼汤,这不是刚好嘛,邓家的,还不赶紧取去?”马大娘低声喝道。

    邓娘子白了妙兰一眼,才扭身去用揭开冒着烟的锅盖,给妙兰的托盘放上一盅鱼汤。

    妙兰脸上带着讥笑,“谢谢马大娘了。”

    马大娘脸色难看地扯了扯嘴角,那岑姨娘在这家里向来没甚地位的,怎么少奶奶会和她亲近了?

    吉祥和妙兰一同离开厨房,却没有注意到马大娘在她们走后没多久,便将身上的围裙解了下来,往另一个方向快步走去了,那似乎是大房的院子的方向。

    “吉祥,今天还得多谢你。要不是你,那马大娘肯定不会这么容易让我拿到汤水的。”妙兰感激地对吉祥道,心里已经将吉祥当是可以说话的对象。

    吉祥道,“这没什么,本来就是少奶奶交代的事情,只是,你平时到厨房取饭菜,那些人都这样对你?”

    妙兰叹了一声,“我们姨娘脾气好,不爱与他人一般见识,从来也不争不抢的,若不是有夫人在,那些人更过分的事还做得出来。”

    “既然有夫人护着你们姨娘,怎么厨房的人还敢克扣岑姨娘的饭菜呢?”吉祥问道。

    “夫人虽好,却也是个不理事的,看家里这些天的变化,只怕当家的就要是那个人了。”妙兰眼睛一暗,双眉间多了几分担忧,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要怎么难过了。

    吉祥神情一动,侧头压低声音问,“你是说大少奶奶?”

    妙兰左右看了一眼,才点头,“可不是?连路姨娘都不争了。就不知道到底是谁给大少奶奶这样的权利。”

    吉祥闻言静静不语,片刻后才道,“大少爷不是岑姨娘亲生的么?理应和岑姨娘亲厚才是啊。”

    妙兰长长叹了一声,“我们姨娘和大少爷……不提了,其实姨娘也是满肚子的苦衷,大少爷也不曾谅解过。”

    吉祥眼珠子动了动,低声问道,“难道大少爷还跟自己的亲生姨娘置气不成?”

    妙兰摇头,“岑姨娘和大少爷为何会这样,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要好久以前的事情了。我也只是那时候听到大少奶奶对姨娘说的,说是我们姨娘欠了大少爷什么的,哎,你说母子之间能说到欠字么?”

    吉祥道,“还有这样的事啊。”

    “不说了,我得赶紧给我们姨娘送汤水呢。”妙兰似也发觉自己说得太多了,急忙收了话,和吉祥道别从另一条小道走去。

    吉祥笑着和她道别,“行,你仔细些,有空常到月满楼找我说话。”

    “好。”妙兰回头含糊应了一声。

    妙兰回到岑姨娘住处的时候,微月也正准备要起身作别,看到妙兰端着托盘进来,笑眯眯道,“今天是鱼汤呢,我都闻到味儿了。”

    “少奶奶猜对了,是鱼头汤呢。”妙兰笑道,许是见微月不像其他人看不起岑姨娘,所以妙兰对她的态度也不像以前那般防备。

    “那可要趁热喝了,我最喜欢吃鱼了。”微月笑着道。

    看着微月那一脸纯真烂漫的笑容,岑姨娘微微一笑,“多谢少奶奶了。”

    “谢我作甚?鱼汤又不是我煮的,也不是我去拿的,岑姨娘这谢我可不敢当。”微月调皮笑道。

    岑姨娘笑道,“不是你,妙兰只怕还拿不来这汤水的。”

    “幸好有吉祥帮奴婢说话,不然那些人还不相信是少奶奶吩咐的。”妙兰道。

    微月嘴角轻轻弯起,厨房的人也只是下人吧,和妙兰同等的身份,了不起就是个管事婆子,还能嚣张轻狂到这样的地步?是谁给她们撑腰了?

    和岑姨娘作别之后,微月回到月满楼,吉祥将和妙兰的谈话一五一十讲与她听。

    微月听完,沉吟片刻,才冷声道,“大房与岑姨娘之间的事情我们不能插手,但我总觉得奇怪。方陈氏虽然贪小便宜但不至于没有分寸,她不像是会鲁蛮争权的人,怕是有人跟她说了什么。”

    “这是在害大少奶奶,而不是帮她呢。”吉祥道。

    “方陈氏与岑姨娘之间的矛盾我们不能插手,明着不行,你暗里再继续跟妙兰打探打探。”微月道。

    吉祥问道,“小姐,您这是要防大少奶奶?”

    “你觉得只需要防大少奶奶?”微月勾唇浅笑,要她相信岑姨娘真的性子那么软弱可欺,那还真有点难,这种人吃人的大宅子,没有手段心思的人如何能生存下来?那几个死去的少爷小妾姨娘难道就是吃素的?

    不管是岑姨娘还是路姨娘,就连那个极少露面的骆姨娘,哪一个都不是能只看表面的主,这三位姨娘都有差不多的性子,温顺柔和,不争不抢,对夫人敬重忠心,但实则如何,就天知道了。

    吉祥愣住了,仔细想想,小姐说的似乎在理,如果岑姨娘真那么好欺负的,怎么能活到现在?听说方家无缘无故死掉的姨娘不在少数的。

    微月含笑看了她一眼,闲适优雅地举杯抿了一口茶,“今晚是不是有清蒸鲥鱼?”

    吉祥回过神,笑道,“有呢,很新鲜的。”

    ————————————————

    国庆节快乐啊,各位放假的心情很雀跃,很欢乐吧。

    嗯嗯,国庆期间粉红票加倍哦,大家赏个票子吧~o(n_n)o~

    今晚还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