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六十三章 变动
    潘老爷和白姨娘果然在两天后到达了广州。微月本想立刻到潘家与白姨娘会面,但当日她便收到白姨娘托人传来的口信,让她过几日再到潘家,这几天还有些事情需要料理。

    微月听了,大概也能猜到可能是和潘梁氏有关,于是便决定过多几日再去找白姨娘。

    这时候是嫁娶旺季,方家内院也嫁出去几个丫环,一时之间人手更是短缺了,加上上房有一名管事媳妇生了病,不能继续这份差事,方邱氏竟也没自己安排底下的人顶上去,而是将家里上下短缺的人手交给方陈氏去做主了。

    这本来就不是一个容易的差事,要安排在上房的管事媳妇子不能马虎对待,毕竟那是夫人的院子,如果方陈氏是个懂事的,就已经直接从上房下边提一个上上来接这管事的位置,而不是安插自己的人进去。

    即使微月无意插手方家那几个女人之间的事情,但她还是十分关注家里的变化。

    针线房和珍品房的管事丫环已经换成了方陈氏的心腹,而夫人那个管事媳妇,也是她娘家那边带点亲戚关系的,四房和五房那边也各送去两个小丫环。补上之前升上二等的缺。

    微月听着荔珠的回报,唇瓣微勾,似笑非笑,“大少奶奶将丫环送去路姨娘那儿,路姨娘也收下了?”

    “路姨娘院里有一个二等丫环要出嫁,已经回家装点嫁妆去了,大少奶奶便将她屋里的红梅送了过去。”荔珠道。

    “红梅不是大少奶奶屋里的二等丫环吗?她竟也舍得送到路姨娘那儿?”吉祥好奇问道。

    “奴婢也想不通,平时大少奶奶除了盼冬盼秋,最看重的就是红梅了。”荔珠也是很不解,家里这两天人事变动都很大,总觉得有些诡异。

    微月轻轻一笑,“有什么想不通的,难道红梅去了路姨娘那里,就不能听大少奶奶听遣了。”

    吉祥皱眉,低声道,“大少奶奶操之过急了。”

    荔珠也点头,“如今是谁都看得出,大少奶奶想要成为方家的当家主母,所以才会将自己的人安插在各房各院。”

    微月笑了笑,“大少奶奶送了几个丫环过来?”

    “一个小丫环,奴婢安排了让她在茂官的偏院洒扫去了。”荔珠道。

    “雁丝最近如何?”微月点了点头,问起那位让她很无语的卖身女。

    “学了些规矩,安分了许多。”荔珠道。

    微月略微沉吟,这位雁丝怎么说也是周仁俊送过来的,虽说她对那周仁俊没有什么好感,但他始终是方家的表亲,总不能拂了他的面子。“让雁丝以后到茶厅服侍吧,不过你们切记,这内屋她是一步都不能接近的。”

    吉祥挑眉道,“雁丝对爷还有些心思,在茶厅见着爷的机会就多了,怕不怕……”

    “若方十一没那个心,多十个雁丝也不怕,但若他有那个心的,在哪里都是枉然。”微月淡淡道,她是会防别的女子接近方十一没错,但不至于像个妒妇一样神经兮兮,将所有丫环都当成别有用心的小三。

    不想方十一收什么通房和纳妾的,也只是因为她不想去应付和女人之间的争宠,几个女人争得死去活来就是为了得到一个男人一夜半刻的宠爱,她才不会那么傻。

    “少奶奶……”荔珠突然迟疑地看了微月一眼,道,“昨日奴婢在洗衣房见着如玉了。”

    “嗯?她过得如何?”微月怔了怔才想起如玉。

    “洗衣房都是粗活,她心里已经后悔了,想求您将她调回月满楼。”荔珠道。

    “如今人事都不是我在安排,她想离开洗衣房,让她去找大少奶奶才是。”微月淡声道。

    荔珠咬了咬唇。她也知道如玉不值得求情,可怎么说,如玉也是跟着少奶奶从潘家过来的,就这样任由别的粗使婆子欺负,似乎也不太好。

    微月看了荔珠一眼,才叹息道,“让如玉再磨练些时候吧,你莫听她的委屈,在洗衣房还没人敢怎么对她。”

    荔珠一愣,仔细想才觉得如玉所说的那些话似乎不太真实,如今少奶奶虽没当家但也正得宠,洗衣房那些人巴结月满楼的人都来不及,怎么会对如玉怎样?打狗也得看主人不是?

    微月顿了一下又道,“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和大少奶奶的人太过亲密,也不要发生什么矛盾,明白么?”

    荔珠和吉祥都晓得其中原由,低声应喏。

    家里人事在变动的时候,微月一直留在月满楼,也没去花园散步,白天看书写字,将开店的事情与吉祥商量了再商量,将计划修改完善,就这样过了几日,日子也算悠哉。

    而转眼已是四月天,夫人和几个姨娘,奶奶们对家里的变化都睁只眼闭只眼,特别是先前与方陈氏有了口角的路姨娘,更是尽量避开了与方陈氏见面。

    在屋里坐了几天,微月也终于感到无聊。荔珠放假回家一趟,吉祥去了公中的厨房,听说今天厨房买了三条大鲥鱼,春边秋鲤夏三黎,现在是吃三黎鱼的时候了,在珠江出海口盛产着三黎鱼,也就是鲥鱼,和江南人最爱的鲥鱼是同一种。每年四五月份就会从海里游到珠江、长江、钱塘江一带繁殖,不过这时候的人都称它为时鱼。

    她走出月满楼,方家虽大,却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去闲逛,犹豫了一会儿,微月才打算再去看望一下岑姨娘,她就对这位温顺柔和的妇人比较有好感。

    岑姨娘的院子并不大,也有些偏,在大宅的西北方向,微月慢慢地走来,中间遇了好几个面生的小丫环,看了她也只是行了一礼,认不出微月是少奶奶。

    到了岑姨娘院子外头,她便见到那妙兰气呼呼的,一脸委屈地从另一个方向走来。

    妙兰见到微月,怔了一下。急忙行礼,“少奶奶。”

    微月笑得灿烂亲切,“妙兰,你去哪里来呢?怎么看起来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妙兰咬了咬唇,满脸的怒色,“那起子见高拜见低踩的小人,我们姨娘最近身子刚好起来,奴婢想去取点汤水来给姨娘进补,那厨房的人竟然说大少奶奶没有吩咐,她们能自作主张,连给我们姨娘的饭菜都比以前差了不少。这厨房的事情也不知什么时候也成了大少奶奶能管的事情了。”

    微月眼睛微微眯起,“岑姨娘的病还没好吗?”

    “好是好了许多,但身子还有些虚弱。”妙兰道。

    “那你就再去一趟厨房,说是少奶奶要的汤水。”微月笑眯眯地道,有时候少奶奶这个头衔还是挺好用的。

    妙兰惊喜地看向微月,“是,少奶奶,谢谢少奶奶!”

    说罢,妙兰踩着碎步轻快地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微月看着她的背影,淡淡笑了笑,在守门婆子惊讶欢喜的目光中走进院子里。

    岑姨娘的气色比起前几天要好了许多,只是脸色还不够红润。

    “少奶奶,喝茶。”妙兰不在,捧茶的是个面生的小丫环,微月看了她一眼,才转头对着岑姨娘。

    岑姨娘苦笑一声,将小丫环退了下去,“这小榕是大少奶奶送来的,是个挺伶俐的丫头。”

    微月微笑道,“大少奶奶对你真好。”

    岑姨娘只是尴尬笑着,并不答话。

    “我刚才进来看到岑姨娘似乎在摺叠呢?”微月视线落在岑姨娘旁边一个小筐上,那是一些金银元宝,她是认得的,在现代见过老人家摺叠元宝祭祀祖先。

    岑姨娘怔了一下,才笑道,“这是用金银两种箔纸摺叠的元宝。”

    “家里最近有祭祀吗?”微月好奇问道。

    “没……”岑姨娘眼神一暗,略低下头,慢慢从小筐拿出一叠金箔纸,声音有些遥远飘忽,“只是过几日是我……一对孩儿的忌日。”

    微月呀了一声,“抱歉,岑姨娘,我不知道……”

    岑姨娘柔柔笑着,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没关系,已经过去了。”

    微月沉默不语,想起之前听说过方家本来该有十一个儿子的。但能生存下来的却只有五个,至于女儿嘛,好像只有两个嫁到外地的,极少听别人提起。

    “瞧我,说这些闹心的话作甚,少奶奶您过来小坐是我的荣幸,我还让您听这些陈年旧事。”岑姨娘急忙收起眼底的悲戚,勉强笑着对微月道。

    微月笑了笑,“没事没事,我倒是不知道原来岑姨娘还有这样的伤心事。”这段时间她会身子不好,怕也与思念过甚有关系吧。

    岑姨娘叹了一声,“这个家……谁没有伤心事?”

    微月愣了一下,想再问清楚,岑姨娘却已经转到别的话题去了,“少奶奶怎么不搬到头房去住呢?毕竟您都是少奶奶了,理应和十一少住在头房的。”

    “月满楼也好啊,我喜欢那里。”微月干笑几声,拿过一张金箔纸,学着岑姨娘的手势一切摺叠金元宝。

    “这个家里终归还是由您来做主比较正经。”岑姨娘轻声说着。

    微月笑得腼腆,岑姨娘也看出方陈氏最近的锋芒太盛了么?

    ————————分割线————————

    明天就十一黄金假期了,不知道各位有没去旅游呢?玩得开心哦~

    预定明天的粉红票哦,国庆期间都是双倍的呢。

    下个月,也就是明天开始,更新时间有变,改在中午和晚上了哦~

    嗯,得说一下,俺是个题名无能,大家看书的时候,就忽略那不知在说什么的题名吧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