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六十二章 暗涌
    微月和吉祥从岑姨娘的院子出来之后。便来到后花园假山之上的一处凉亭,这是一座三角亭子,亭脚是大树干,上面枝桠处以假梅花点缀,远远观之,颇有几分雅致。

    因为亭子是建在假山之上,周围景物都尽收眼底,在这里说话,也不怕有人会听了去。

    “可从妙兰嘴里套出什么来?”微月眯眼享受着充满花香的空气,微风徐徐拂过,几缕发丝俏皮落在她两颊边。

    “奴婢试探了许久,就是问不出个所以然,不过昨日大少奶奶确实去找过岑姨娘,且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就是不知道说了什么。”吉祥道。

    “岑姨娘怎么说还是大少爷的生母的呢,大少奶奶不至于不尊重她的吧。”微月皱眉问道,那岑姨娘看起来温顺柔和,待人也宽厚,不像是个会和别人大小声的人。

    “虽是如此,但听妙兰话意,这位大少奶奶对岑姨娘并不十分敬重。自持身份极少到岑姨娘屋里去的,就是这次岑姨娘生病了,也就去了昨日那么一回,还不是专程去看望她的。”吉祥道。

    微月眼珠子轻转着,低声道,“方陈氏许是因为昨日和路姨娘起了口角一事去找岑姨娘,大概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才气得岑姨娘又病下了,又或者……岑姨娘根本没有生病呢?”

    吉祥闻言一惊,“小姐,您的意思是说,岑姨娘在装病?”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她也病了好些天了,身上理应有股药味,可是我闻着却清爽得很,当然,这只是我猜的,做不得准,岑姨娘似乎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装病。”微月道。

    “会不会和夫人有关?最近夫人常让两位姨娘到上房说话,还把各院的管事的丫头媳妇都叫过去了,难道不是有事发生?”吉祥低声道。

    微月吃惊看向她,“夫人连管事也叫去了?”

    “是妙兰说漏了嘴,夫人这两天频频传话,要家里各房的管事去见她,这方家有好几年是掌握在前少奶奶手中,各院的管事媳妇几乎都是她的人,如今树倒猢狲散。怕是在人事方面要大动荡了。”吉祥道。

    微月眸色幽微一闪,沉默不语地看着天空白云,片刻后才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只管旁观之,只要火不烧到自己身上,谁去当家作主都与咱们无关。”

    说完这句话,微月突然脸色一变,猛地站了起来,脑海里只出现了火烧旺地四字。

    吉祥见了,急忙问她,“怎么了,小姐?”

    微月长长呼了一口气,想起现在的才1758年,心里才松了一口气,还有几十年呢,她在紧张什么呢。

    “没事,只是想起一些事情来。”她重新坐了下来,揉了揉额头,叹道,“方陈氏昨日去找岑姨娘必是想让岑姨娘站在她那边。我看她是想联合岑姨娘和我一起将路姨娘拉下来,岑姨娘是大少爷的亲娘,与方陈氏站一战线无可厚非……”

    “那小姐您的意思呢?奴婢觉着那夫人似乎不愿意您插手家里的事情,若是不小心被抓住什么把柄,只怕夫人不会轻易饶过。”吉祥道。

    微月冷冷一笑,“我有甚把柄好让她抓的?她不愿意,我还更不想呢。”

    她顿了一会儿,站起来道,“回去吧,风平浪静未必底下不是波涛暗涌。”

    吉祥应了一声,跟在微月身后回了月满楼。

    走到半路,微月突然道,“吉祥,到潘家去打听一下,这都要四月份了,怎么白姨娘和我父亲还没消息的,信上明明说半个月后就到达广州的。”

    “是,小姐。”吉祥应声道,她心里也有些担心白姨娘的。

    回到月满楼,微月一个人在屋里看书写字,吉祥则去了路姨娘那边告知一声,道是少奶奶有事差遣她回娘家一趟,家里现在许多事情都是路姨娘在做主,但实际上谁才是主子,微月也不知道,但礼貌上去说一声还是应该的。

    路姨娘自然不会拒绝,还使人办了些手信礼物让吉祥带了去潘家。

    吉祥来到十六圃潘宅,说明了来意,被守门的小厮请进了大厅。后又来了两个小丫环,将她领着到了上房。

    在上房的茶厅中,她又是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有人来回话,吉祥也是个有耐性的人,既然潘夫人存心刁难,她也不恼,便安安静静在茶厅上坐了两个小时。

    过了午饭时间还不见有人来招呼她,也没有人来跟她说潘老爷到底是什么时候回家,吉祥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快要两点的时候,才从门外施施然走来一人,原来是那潘家五小姐,潘微卿。

    吉祥微笑起身行礼,“五小姐。”

    潘微卿对她歉然笑道,“让吉祥姑娘久等了,今日母亲听各院各庄子的管事回话,有许多事情要听派,那小丫环也不懂事,竟也不敢进去回禀一声,我们也是刚才知道你过来了。”

    吉祥淡淡道,“是奴婢鲁蛮,没有使人先来回禀一声给夫人知道,贸然而来,该是要等的。”

    潘微卿深深看了她一眼。才笑道,“不知吉祥姑娘今日前来所为何事?难道七妹她出了什么事儿?”

    吉祥面无表情地道,“我们家少奶奶一切安好,五小姐不必担心,只是少奶奶想知道潘老爷和白姨娘何时回来,让奴婢来问一声罢了。”

    潘微卿笑了笑,“原来是这样,父亲前两天已经来信了,途中遇了些意外,所以在汕头那边上了岸,估计这两天就要到广州了。”

    吉祥闻言。便福了一礼,“如此,奴婢这就回去回了少奶奶,免得她挂心。”

    潘微卿秀眉一挑,低声问道,“七妹她在方家……过得如何?”

    吉祥笑道,“不知五小姐问的是哪一方面呢?”

    “我先前听闻十一少并不怎么待见七妹,甚至连她屋里也不曾进过半步,此事可当真,若是真的,我们潘家可不会让方家这样欺负的。”潘微卿仔细看着吉祥的脸色,声音充满了不平。

    吉祥微笑道,“这都是哪些碎嘴的谣传出来的?十一少与少奶奶相敬如宾,就是十一少再忙也会抽时间回来陪少奶奶吃晚饭,还在少奶奶的院里设了书房,如今都是宿在少奶奶房里,真不知怎么会有这样的传言呢。”

    潘微卿脸色变了变,才勉强笑道,“如此就要恭喜七妹了,她也算是守得云开了。”

    吉祥笑着睨了她一眼,“五小姐若无事交代,奴婢就先行回去了,少奶奶还等着奴婢回话呢。”

    潘微卿挥了挥手让吉祥离开,低敛的眼底有抹阴霾未散。

    吉祥自潘宅离开之后,登车回了月满楼,见到荔珠在门边,她便低声问道,“荔珠,小姐有午睡吗?”

    荔珠见到吉祥回来,马上松了口气,“你终于回来了,少奶奶等了你许久,还没午睡呢。”

    吉祥会意点了点头,敲开了微月的房门。

    “回来了?”微月半躺在软榻上看书,看到吉祥进来,脸色不是很好看。

    “小姐。”吉祥褔了福身。

    “先吃东西吧,刚送来的。还热着呢。”微月指了指桌上的饭菜,对吉祥道。

    吉祥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微月冷冷一笑,“别告诉我,她们那边是留了你吃饭,你才这么晚回来?”

    吉祥低下头,原来小姐是心如明镜。

    “吃饭吧,吃完再说。”微月哼了一声,纵使有满肚子的怒火,她也不会发在别人身上,何况吉祥都饿了那么久了。

    吉祥嘴皮挪了挪,终是什么也说不出口,带着感激将肚子填满,过了一盏茶时间,才用手绢抹嘴从椅子上起来。

    她将潘老爷和白姨娘走水路到达广东并在汕头上岸的事情说与微月听,却半字没有提起在潘家所受的遭遇。

    微月勾唇浅笑,“看来再过几天,咱们还得再上一次潘家,说吧,今日那老妖婆又做了什么?”

    吉祥暗暗叹了一声,道,“说是潘夫人忙着给管事们听派,并不知奴婢在等话。”

    “哦?”微月眸色轻转,竟如宝石般生晕,“你见到五小姐没?”

    吉祥顿了一下,“见着了,是五小姐出来见奴婢的。”

    “她说了什么?”微月冷声问道。

    吉祥惊讶看了微月一眼,小姐怎么好像什么都能猜到似的。

    微月睨着她妩媚笑着,“不必觉得奇怪,我上次回去也是这样的待遇,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一二。”

    吉祥脸上闪过怒色,她还以为潘夫人只是针对她这个奴才而来的,没想到连小姐也被这样对待。

    “耐性总有一天也是会用完的,潘梁氏别逼得我反咬她一口才好。”她又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别人打她右脸还伸左脸去让人家均匀一下,她小心眼得很,还是有仇必报的人。

    “小姐,那始终是您的娘家,您在方家的地位还需要倚仗潘家的。”吉祥温声道,这也是她不想轻易得罪了潘家的原因。

    “哼,倚仗他们?省了吧!”微月冷哼道,“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吉祥看着微月不豫的脸色,什么也不再多说,告退出了房间。

    微月浅色的眸色蕴满了清寒的冷意,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妩媚。

    ————————————

    突然觉得应该求一下推荐票……真的不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