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六十一章 谈话
    之后,方十一又交代下去。少奶奶头伤已癒,不许方家的人再说她半句傻。

    微月有些讪然,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来这一招。

    方十一今天是和方亦浔一起出门的,他们并没有直接到十三行街,而是去了惠爱路的官办处,微月自是不会去细问方十一的行程,不过他刚刚在吃早餐的时候,他稍微提及了一下,好像是进货方面出了什么问题。

    在他离开之后,她也让吉祥去准备了几样清淡的点心,来到岑姨娘的院子。

    岑姨娘似乎没想到微月会过来探望她,急急地披了件外裳就要出来见客。

    “岑姨娘,你身子还不爽利呢,不能出来吹风,还是进屋吧。”微月说着,要让岑姨娘的丫环妙兰将她扶回屋里去。

    岑姨娘轻咳了几声,“其实就是染了风寒,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哪能让少奶奶进屋呢,还有病气呢。”

    微月笑了笑,“我健康得很。不怕什么病气。”

    岑姨娘掩嘴咳嗽,面色苍白,眉眼间有一抹疲弱。

    微月将周围扫了一眼,摆设简单,倒也有几分素雅。

    妙兰捧茶上来,岑姨娘道,“少奶奶,请用茶,我这里平时素来少客,这都是些粗茶,您别介意。”

    微月接过喝了一口,笑道,“我对茶不讲究,反正都差不多一个味儿。”

    岑姨娘微笑看了她一眼,“是少奶奶不嫌弃。”

    微月道,“岑姨娘,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找了大夫来看了么?都这么多天了,怎么还没见好呢?”

    岑姨娘笑得有些尴尬,“找了,大夫说再调理调理就好了。”

    她旁边的妙兰闻言,脸色露出几分怒意,但却什么也没说,微月注意到了,嘴角轻轻扬起,笑道,“没什么大碍就好。我也是昨日才知道你生病了,先前都不曾听闻。”

    岑姨娘道,“又不是什么大病,何必说开了去。”

    “就算姨娘您不愿意说出去让别人担心,但那人也是您儿子媳妇,怎么也该来问候一声,怎么还有不关心却反而气了您的道理。”妙兰忍无可忍地道,实在是心疼岑姨娘的处境。

    岑姨娘喝了她一声,“妙兰,不许放肆,在少奶奶面前不要乱说。”

    妙兰道,“姨娘,本来您的病就快见好了,若不是昨日大少奶奶来这里与您说的那些话,您今日也不会……”

    “好了,下去,这里不需要你服侍了。”岑姨娘瞪了她一眼,妙兰委屈地告退下去。

    微月递了个眼色给吉祥,吉祥悄然地也退了下去。

    “少奶奶,您别见怪,妙兰给我惯坏了。都要不懂得规矩了。”岑姨娘有些尴尬地道。

    微月摇头笑道,“我看妙兰也是关心你才会这样说的。”

    岑姨娘苦笑,“其实……其实大少奶奶有来探望过我的。”

    微月点头,她知道,昨日嘛,但是不是来问候岑姨娘的病情的就不得而知了。

    “大少奶奶还年轻,处事做人难免考虑不周,得罪人也不自知,其实她本性不坏的。”岑姨娘急声说着,也不知在解释什么。

    微月眨眨眼,问道,“难道昨天路姨娘也来探望岑姨娘了?”

    岑姨娘微怔,才道,“看来少奶奶也知道昨天大少奶奶和路姨娘发生了口角。”

    微月道,“刚好路过,听到一些。”

    “哎,都怪我身子不争气,不然也不必劳烦路姨娘为我兼顾差事。”岑姨娘自责道。

    “怎么会关你的事呢,岑姨娘还是安心养病,我看大少奶奶和路姨娘很快就会和好的。”微月笑着道。

    岑姨娘看着微月淡笑不语,心想,要是人人都像她这般心思单纯就好了。

    微月见她似乎精神不济,也不久坐,说了几句不着边际的话之后就告辞离开了,只是在她前脚出了院子,路姨娘后脚便进来了。

    岑姨娘才想回房躺下再睡一会儿,听到路姨娘来了,只好又坐了下来,与路姨娘聊起家常。

    “昨日来瞧你气色还是不错的。今日怎么就这样了?”路姨娘见到岑姨娘疲弱的神色,皱眉问道。

    “老毛病了,反反复复的,没甚大不了。”岑姨娘笑道,亲自给路姨娘倒茶。

    路姨娘看了看桌子上的杯子,道,“刚刚可是少奶奶来过?我好似见着她的背影了。”

    岑姨娘底下头,“少奶奶顺道经过,进来说了几句话。”

    路姨娘点了点头,似不太在意,举起茶杯啜了一口茶,柔声道,“你这身子也该好好调理了,夫人那边已经跟厨房放了话,以后每日都会给你炖些汤水,妙兰你要准时去取来。”

    妙兰惊喜地答应着。

    岑姨娘脸色却是淡淡的,不似有多高兴的神情,“多谢路姨娘。”

    “你与我说多谢做什么?那是夫人交代的,你要谢就谢夫人去。”路姨娘挥了挥手,托了这份情,并将屋里的丫环都打发了下去。

    岑姨娘眼睑低垂,声音幽微,“夫人她……虽不理家里的事情。对家里大小事情却是一清二楚。”

    路姨娘闻言,冷冷瞥了她一眼,“岑姨娘,你我之所以有今日,要感谢的是何人心中有数,如今潘微华已经走了,家里能让人完全信服的也就只有夫人了,我劝你也别想太多了,夫人要咱们做什么,咱们只管听着去顺从,别到时候害的反而是自己。”

    岑姨娘听了。肩膀颤了一下,抬头看向路姨娘,“既然如此,又何必让咱们去代理家事?就是因为让我负责了采办,才令……别人对我有了误会。”

    路姨娘轻哼了一声,严厉道,“谁对你有误会了?不就是大少奶奶么?她也太年轻了些,沉不住气,你还是多劝她一些,免得将来成了出头鸟。”

    岑姨娘大惊,脸色更加发白,“夫人……夫人注意到她了?”

    路姨娘叹了一声,声音缓了下来,“昨日那布料的事情我压着了,没让夫人察觉到什么,只是大少奶奶却以为是我故意不给大房脸面,咱们家嫡庶之分本来就有规定,头房的自是比其他房的要好一些,她就是管了几天的人事,以为自己也成了正经的当家了,才会找我耍嘴皮来。”

    “路姨娘,您大人有大量,这大少奶奶不懂事,您多担待些,我感激您。”岑姨娘说着,语气已经有了哽咽。

    “我要你的感激做什么?你好歹也是大少爷的亲娘,夫人向来也是要几位少爷敬重自己的生母的,你就这样让大少奶奶骄纵着,大少爷本来就是个孝子,若不是大少奶奶拦着,他会不来看你?”路姨娘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

    “我就是个福薄的人!”岑姨娘红了眼眶,低声道。

    “这话我劝你还是少说一些,你若是福薄,还能有这些年的好日子过?当年那些死的死,疯的疯,被赶走的赶走。那些难道就厚福了?”路姨娘轻轻掐了她手臂一下,警告地低声道。

    岑姨娘听了只是眼色一沉,不再多说了。

    路姨娘叹了一声,道,“我知道你是个不爱管事的人,可眼下家里不是无人可倚靠么?待将来夫人出来当家,你就能轻松一些。”

    “少奶奶不行么?”岑姨娘喏喏问道。

    路姨娘安静看了她片刻,才沉声道,“你以为夫人还会将方家交到潘家的人手中?忍了潘微华这么些年,夫人也着实……”

    岑姨娘也疑惑道,“我也觉得奇怪,夫人怎么会容许前少奶奶当家作主那么多年,这不像是夫人的性子啊。”

    “夫人的事情你是知道得越少越安全,反正如今那人都死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是谁也预料不了。”路姨娘温和的声音多了几分的冷意。

    岑姨娘打了个冷战,“我明白了。”

    路姨娘道,“我今日与你说这些也不是来吓你的,只是你我姐妹相扶持了这么些年,有些话还是透露了给你知道,你也好有个准备,若是能劝得你那媳妇消停些,对大家都好。”

    岑姨娘连声道谢,心里却忐忑不安,路姨娘断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话,必是夫人已经注意到方陈氏了。

    路姨娘拍了拍她的手,“其实今日我来,还有另一件事,昨儿在夫人那里听说了,几位少奶奶都进门好些年了,除了潘微华,其他的都一无所出,这可是对不住方家祖宗的事情,夫人的意思是让咱们做主,给几位少爷再安排个人,你看这事如何?”

    “这事夫人做主就可以了,我自是不会有二话。”岑姨娘道,儿子虽是她生的,但喊母亲的却是夫人,她不过是个妾,哪能管得了大少爷屋里的事呢?

    “你当然不会有二话,别说大少爷,就是我那两个儿子,也是一无所出,我早琢磨着请夫人做主给他们再安排个人了,如今正好合咱们的意,将来有了孙子,咱们说话的底气也硬了一些。”路姨娘道。

    “只怕几位奶奶都不同意。”岑姨娘犹豫道。

    “还怕她们不愿意?她们要是争气的,就生下几个儿子出来,别人想说她们一声还不行呢,如今她们有什么凭依的?”路姨娘嗔了岑姨娘一眼。

    岑姨娘长长一叹,“这话也不是没理的。”

    “就这样决定吧,大少爷屋里的人就你去安排了,我得去选两个放在四少爷和五少爷屋里,这事是夫人要咱们办的,咱们也没道理去推托。”路姨娘站了起来,交代了几声要岑姨娘赶紧养好身子的话,才作别离开。

    岑姨娘静默坐在屋里,眉眼间的愁意和疲弱更甚了,只是眸色却越来越冷。

    ————————章推分割线————————

    《朱门绣户啊》

    重生在苏州织造家,本以为此生荣华,谁料一朝浮云散,被人当成棋子使,好吧!既然要我做棋子,那我便要做扭转乾坤的那一颗。

    下面有链接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