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五十九章 自己人
    为茂官请的西席姓李。是个老秀才,正在教茂官念书,微月站在窗外听了一会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她向来最不耐烦的就是这些之乎者也,以前读中学的时候,有好几篇古文古诗,她都是取巧过关,哪里会去认真背书。

    “小姐,要不要进去看看呢?”吉祥低声问着。

    微月摇了摇头,只是看着那位先生在给茂官说教,看起来是个十分严厉的人。

    “读书不在乎多,贪多嚼不烂,你年纪尚小,慢慢来,打好基础。”大概了解茂官读过些什么书之后,李先生似乎十分喜欢他的聪明好学。

    “是,先生。”茂官乖巧地点头答应着。

    “这小子竟然这么听话。”微月忍不住好笑道,她也对他说过类似的话,他怎么不听呢。

    吉祥道,“那是真材实料的先生。茂官自然会听。”

    微月瞪向吉祥,“你的意思,本小姐就不是真材实料了?”

    吉祥笑道,“小姐自然也是真材实料,只是……”

    “只是在别人眼中还是个傻女,不足以让那小屁孩信服。”微月没好气地嗔了她一眼。

    吉祥掩嘴轻笑着。

    “阿月……”在她们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呼,声音低沉醇厚。

    微月回过头看向站在甬道上的男子,是方亦浔。

    “九少爷。”她嘴角扬起一抹淡笑,语气客气而疏离。

    方亦浔愣了愣,眼底掠上几分落寞之色,“少奶奶是来看茂官的吗?”

    微月抓了抓额头,“先生正在教他读书呢,我就不打搅他了。”

    “哦,是么?”方亦浔看了书房一眼,眸色暗沉。

    微月呵呵笑着,不去看这位九少爷脸上的神情,方亦浔和本尊之前就认识,且心中似乎还有别的什么想法,她已经尽量避免去和他接触了,怕被看出什么端倪来。

    “我是来还书的,这是跟十一拿的,少奶奶既然在此,交给你也一样。”说着,方亦浔将手中的书递给微月。

    吉祥伸手接过,佯装没看到方亦浔眼底的失望。

    微月笑得灿烂天真,“夫君回来之后。我会转交给他的。”

    “谢谢少奶奶。”方亦浔低声道谢,深深看了微月一眼,才转身离开。

    微月看了吉祥手上的书一眼,颇感兴趣地拿了过来,“是西方的游记?”

    吉祥笑道,“小姐若是喜欢,不如跟十一少借来阅读?”

    “本来应该把书放回书房的,不过既然茂官在里面读书,那就不要去打扰了,等十一少回来了再交给他吧。”微月一本正经地道,然后看了书房一眼,转身往回走着。

    微月回到月满楼,便让吉祥给她煮了一壶的花茶,在窗边摆了一张靠背椅,舒舒服服的在那里看书喝茶。

    中午的时候,微月一个人吃了饭,茂官被方邱氏叫了去上房,想来应该是想关心他今天上课的情况,方十一中午是极少回来家里吃饭的,多数都是在同和行和五少爷他们一起。

    吃过饭,微月继续看书。幸好字体发展到清朝,她大多都能看得明白,不过始终比看简体字的要吃力一些,这些游记是微月用来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

    到了午后,微月打算去睡个午觉,方陈氏却在这时候上门了。

    微月来到茶厅的时候,看到方陈氏脸色似乎还带着郁色,看来是心情还没调节过来。

    她扬起绚烂的笑容,轻快地走进茶厅,“大少奶奶,你来找我聊天的么?”

    方陈氏看着微月那好像没什么烦恼的笑容,心里更是添了几分恼意,但还是笑着道,“好些日子没来看你了,今天也没空与你多说几句,这不,给你带了些糕点过来,这可都是刚从外面买的,新鲜着呢。”

    微月闻言笑得更加开心,“真的真的?我最喜欢吃的玫瑰软糕有没有呢?”

    方陈氏淡淡笑着,“有的,知道你喜欢,特意给你留着。”

    “谢谢大少奶奶。”微月甜甜对她一笑。

    方陈氏长长叹了一声,“哎……自从我代管家里的人事以来,事情是越来越多,本来和四少奶奶感情还算亲厚的,如今也生疏了不少,想找个时间来你这坐坐的,也硬是被事情拖着。我看呐,我还是不要去当这个家的好,吃力不讨好,不像别的人还有好处拿的。”

    微月低头吃着玫瑰软糕,听到方陈氏的话,眸中闪过一抹笑意,抬头的时候却是一脸的天真迷惘,“大少奶奶为什么这样说呢?你不是把家里的丫环管得服服帖帖的吗?”

    那如玉到了方陈氏手里,哪里还敢造次,听说现在规矩得很。

    方陈氏哼了一声,圆润的脸绷得紧紧的,说话也是咬牙切齿,“别人以为管着家里那些下人是件轻松的事情,可是家里人口本来就多,根本就没一件省事的,丫环们又不是个个都伶俐听话,我容易么我?可偏偏有些人还看我们大房不顺眼,我是知道她怎么想的,她俩亲生儿子都在同和行帮忙,就我家爷从来没插手家里的生意,可我家爷也不是吃闲饭的,朝廷那方面的要斡旋打交道的,若不是爷暗中出力。同和行能在十三行稳当行首吗?”

    微月不置可否,安静地听着方陈氏发牢骚,对于她话里的那个她,指的应该是路姨娘吧?四少爷和五少爷都是路姨娘的儿子。

    “你别看她一副很清高的样子,我就不相信她没有吃回扣,咱们家里人多事多,每天花的银子都不少,最近换季更是需要大量采买,光是回扣她都赚得不清不楚了。”方陈氏道。

    微月低低应声,无凭无据的,方陈氏这样在她面前说路姨娘吃回扣。难道不是连岑姨娘也说了进去?要知道岑姨娘也是接手过采办的。

    “少奶奶,这事你得出来说句话,其他人是指意不上的了,方家虽然家境从容,可也不是这般被贪墨的,你说对吧?”方陈氏见微月一直不出声,语气也变得不耐烦起来。

    微月怔了怔,“啊?我能干什么?”

    方陈氏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你得跟十一少提一下,他是极少过问内院的事情的,但他终究是个一家之主,理应让他看清这家里的牛鬼蛇神。”

    “我……我该说什么?”微月心里苦笑,原来方陈氏打的是这个主意,可她怎么不去找方邱氏说呢?相信方邱氏应该很愿意去管的才是啊。

    方陈氏笑了笑道,“你只要把我刚才的话跟十一少说一遍就行了,不过要记着,不要说是我说的。”

    “大少奶奶怎么不跟夫人说呢?”微月歪着头,很迷惑问着。

    方陈氏哼声道,“我刚刚就是从上房回来的,夫人已经被有些人蒙蔽了,就拿今日布料的事情吧,我还没跟夫人说呢,那人已经在夫人面前说她处事不周先认了错,我不知情在夫人面前说了,还被夫人怪罪是在无理取闹。”

    微月讪笑几声,心里却腹诽,今日之事,确实也是方陈氏在无理取闹了,“你不是说十一少从来不管内院的事吗?那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又没有证据……”

    方陈氏像被踩中尾巴一样叫了起来,“十一少不管是因为他觉得没有问题,之前的少奶奶是个厉害的人,家里的管事哪里敢贪墨,谁不是对她佩服的,如今她走了,家里那些人马上就反了,本来这个家应该是你当的,可有人在夫人面前进言。说你是新妇,且脑子还受了伤未痊愈不适合管家,其实你哪里有伤?分明是有人不想你管家才造谣出来的。”

    微月继续干笑着,“我确实也什么都不懂,根本不适合管家。”

    “我看你就是性子太软了,我也不是那么小家气的人,你真以为我会为了两匹布和路姨娘过不去吗?以前岑姨娘办事是公道的,我自是无话可说,可如今那位……我也只不过看不惯她的做法,凭甚要四房和五房的人选了才轮到我们大房,我看你的布料肯定也好不到哪里的,我看过她自己留的那两匹,那才是上等的丝绸。”方陈氏哎了一声,拉过微月的手,柔声道,“少奶奶,我是把你当自己人才说这么多,其实当家这个担子并不容易,但分散让那么多人去话事,也不是个理儿,还不如选个有担当的人,正正经经打理家里的大小事情,你说是吧?”

    微月笑了笑,“我们本来就是自己人。”

    方陈氏满意笑道,“你知道就好,我还得去岑姨娘那边一趟呢,不和你多说了,总之你要记着我的话,不能轻易让人骑到咱们头上去。”

    微月笑眯眯地将方陈氏送出了门。

    吉祥疑惑看着她,“小姐,您真打算站在大少奶奶那边?”

    微月惊讶道,“我有这样说吗?”

    “那您刚刚为何跟大少奶奶说是自己人呢?奴婢瞧着她就是这样的心思了。”吉祥好笑看着微月,不知道小姐心里又在想什么。

    微月笑道,“难道我和大少奶奶不是自己人?难道妯娌之间不是自己人?难道我和路姨娘就不是自己人了?”

    吉祥笑了出来,“小姐聪明。”

    “好说好说。”微月笑着摇头,却隐隐觉得方家某种安静的表面似乎起风了。

    —————我是很囧的分割线—————

    昨天在午睡,手机上qq消息传来,编辑跟我说开通上架了,我蹦跶着上来更新。

    发了一章之后,我捧着小心肝刷着订阅……

    除了0还是0……

    于是我受伤地抹泪。

    再然后俺发现……囧了。。。。

    原来我忘记点发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