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五十八章 布料
    翌日,路姨娘让人送来了四匹上等的丝纺。有两匹是给微月的,颜色有鲜艳也有素淡,她比较喜欢那匹嫩黄的布料。

    因为岑姨娘前几天身子不爽利,所以采办方面的事情便先交给路姨娘去负责了,不过这事微月却是在今日才知道,岑姨娘生病的事情她之前并未听闻。

    吉祥将布料收了起来,对微月道,“快夏天了,这薄纺正好拿来做衣裳,这料子真好,小姐,您听,还有丝鸣呢。”

    微月笑了笑,“天气的确越来越热了,之前陪嫁过来不是还有许多布料吗?拿出来一起去做衣服吧。”

    “奴婢去整理一下,小姐还有许多衣裳没拿出来呢,只是颜色有点太素了。”吉祥道。

    “夏天穿素淡一些才好。”微月重新低头看书,要夏天了呢,在这个没有风扇没有冷气的古代,夏天怕是不那么好过。

    “小姐,还有两匹是给爷的。您看……”吉祥迟疑看着微月,似乎……不曾见过小姐做女红的。

    微月皱眉,“方十一的衣服以前都是谁做的?”她不信潘微华会为方十一穿针引线做衣裳。

    “是已故的少奶奶。”吉祥回道。

    “啊?”微月愣住,突然有些头疼,没想到潘微华会亲自为方十一做这些贴身的事情,她自己能缝个纽扣就不错,还缝衣服咧!

    “其实找外面的绣娘做也可以的。”吉祥忍着笑道。

    微月嗔了她一眼,“那就跟春桃拿方十一的尺寸,让外面的人去做。”

    “是,小姐。”吉祥笑着应道,“那小姐您呢?也让外面的绣娘做吧?您是喜欢百褶裙还是月华裙呢?”

    “随便吧,不要太华丽的就可以了。”微月低声道。

    “是。”吉祥让荔珠和雁丝进来帮忙把布料抱去耳房存放起来,再让人去把和方家熟稔的绣娘找来。

    处理完这些事情,微月也将手里的书看完了,这是一本西方的游记,是一位意大利的传教士翻译成中文,在中国传教的。

    乾隆在对待传教士的态度和他老爸真是没什么区别,对愿意来华效力的西方传教士加以优待,而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仍然坚持禁教政策,那些传播信仰的传教士全部被遣送回国,对入教的中国百姓也发往伊犁,给厄鲁特为奴。

    依稀记得这些年广州似乎会因为传教士发生一些事件,不过她记得不清,便不再多想,收了书,微月走出房间。打算到后花园去散步。

    花园里的树木颜色翠绿,鲜花娇艳绽放,环境很好,空气很新鲜,天空很蓝,云很白,却不知为何,她有种窒息的压抑。

    好想回家!好想好想!想念老爸想念老妈,想念自己的死党,想和她们去唱k,想和她们去逛街……

    看着在阳光下潋滟的湖面,微月眼角不禁有些湿润,鼻子酸酸的,除了刚开始的几天她无法接受现实,整天痴痴傻傻想办法再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之后发现无法改变之后,她便不再去想回去的问题,她开始接受这个莫名其妙的命运,即使有时候会诅咒上天的安排,但已经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念那些再也见不到的人和物。

    因为刚醒来的恍惚和不敢置信,她表现得的确像个神经病。被说傻子是必然的,后来她也不想去解释不想去改变别人对她的看法,也许当个毫无心机的傻子,对她来说才是安全的,这个世界对她而言完全是陌生的,她即使再怎么淡定去接受事实,心里难免也会战战兢兢。

    她现在也开始对自己的未来迷惘起来了,方十一比她想象得要精明,自己真能在他眼皮底下发展自己的事业?真能让他将来对她放手?

    他不是一个自己能掌握的男人啊,她几乎能肯定,他已经在怀疑自己了。

    啊啊啊啊!反正她已经死过一次了,还有什么好怕的?被自己的父亲利用,被自己的家姐算计,被自己的丈夫猜疑,这些比起死亡算什么?他们对她没有怜惜,而她对他们不也一样没有半点亲情吗?她在郁闷个什么劲儿呢?再说了,她也的确是那个戴面具的人,方十一怀疑她是正常的,没什么好在意的。

    微月叹了一声,在心里为自己打气,不要灰心,不要绝望,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乐观去面对,即使不能活得自由自在,也要过的对得起自己!

    “茂官呢?”微月回头问着吉祥,她已经自我开导完毕,心情顿时豁然开朗。

    “爷为茂官请了西席,正在前头书房教他功课呢。”吉祥道。

    “去看看。”微月站起来。拍了拍衣袖,笑吟吟地走出水榭。

    吉祥纳闷看着自家小姐,感觉小姐的心情似乎好了起来。

    出了后花园,微月脚步轻快地往大书房走去,在经过长廊的时候,迎面走来一脸怒色的方陈氏。

    “大少奶奶。”她笑着打招呼,看到方陈氏身后的盼冬和盼秋都抱着两匹颜色清淡的布料。

    “少奶奶,你在这里就好了,走,和我去一趟路姨娘那儿。”方陈氏见到微月,马上抓住她的手,脸色十分难看。

    “呃,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微月的手臂被方陈氏抓得有点痛。

    “哼,这路姨娘也真不将我们大房放在眼里,我家爷怎么说也是个朝廷命官,你瞧她送去的那些布料,这是能穿出去见人的么?不知情的还以为我们在方家被苛待了。”方陈氏声音提高起来,语气十分高傲。

    微月呵呵笑着,试图挣脱开她的手,看方陈氏这架势,去找路姨娘多半不会是好事的,她知道这位大少奶奶自持是正室,对家里几位姨娘并不是很尊敬。就是自己丈夫的亲娘,也不见得和她多亲近。

    “这个家让小妾做主本来就不符合规矩,如今还这样看低我们大房,简直是太过分了,你说是不是呢少奶奶?”方陈氏拉住微月,直往路姨娘的院子走去。

    “大少奶奶这话是怎么说的?难道你的意思是说夫人的安排不合理了?”长廊的另一头,路姨娘带着两三个丫环慢慢地走过来,她声音温和细柔,白皙丰润的脸上带着亲切的笑意,只是对着方陈氏的时候,眼神有些冷。

    方陈氏松开微月的手。冷笑睨着路姨娘,看到对方的排场比自己的还大,心底更是不服气,“夫人安排自是合理,只是有些人却因此托大,都不知道什么是规矩了。”

    路姨娘看了方陈氏身后一眼,笑道,“不知大少奶奶又有哪里不满意了呢?”

    方陈氏哼了一声,“那就要问路姨娘了,为什么别的屋里都是上等的丝绸,就我们大房的是这种次等的丝纺,我家爷虽然没插手家里的生意,可也不是没有帮忙的,怎么说也是个从三品的官儿,路姨娘这样做,是不是太厚此薄彼了一些?难道在你眼中,我们大房就是这么好欺负的?”

    “大少爷的身份我自是不敢看轻的,但大少奶奶所言是不是没有依据了些?这布料是苏州锦生同批过来的,除了上房和头房,其他房的料子都是一样的,若是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别房的人。”路姨娘轻声说着,对在方陈氏身后微月露出一个歉然的笑容。

    微月怯怯地笑着,对她们之间的矛盾保持沉默,其实她也看得出,是方陈氏在无理取闹,她根本不服气两位姨娘管家。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颜色怕是被人选剩下的才送去我们大房的吧,人心总是偏的,自家儿子的自然是要给好的,这点是人之常情,我明白的。”方陈氏冷笑着道,她就不相信路姨娘对自己的儿子没有一点偏心的,还不知道她管月钱发放的这些天都给四房和五房什么好处了。

    路姨娘脸色沉了下去,“大少奶奶这话冤了我,我自问办事从不曾徇私,你若是对我有不满。不妨到夫人面前讲个明白。”

    “路姨娘,方家谁不知道夫人不管家事,你这样说是想去打扰夫人的清静,是想让别人觉得我们大房不孝吗?”方陈氏哼了一声,完全不买路姨娘的帐。

    路姨娘突然笑得有些奇怪地看了方陈氏一眼,“夫人虽不管家里的事情,可不代表她对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一无所知,大少奶奶,难听的话我不想说,若你不喜这两匹布的颜色,把我的换给你好了。”

    方陈氏脸色一变,差点气歪了脸,“你……你一个姨娘,还是一把年纪的,你的料子能适合我吗?”

    路姨娘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那么,大少奶奶究竟想如何?”

    “哼!走着瞧!”方陈氏重重哼了一声,甩帕愤怒地离去。

    微月和吉祥对视一眼,彼此无语。

    路姨娘笑着走到微月面前,“少奶奶是想去大书房吗?”

    微月点头,笑盈盈道,“想去看看茂官。”

    “那我不阻你,我还得去夫人屋里一趟呢。”路姨娘柔声与微月说了两句,便往上房走去了。

    吉祥走近微月身边,与她一起看着路姨娘娇小的背影。

    “这个路姨娘……”微月眼梢微扬,转过身,轻声笑道,“方陈氏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我是免收费的分割线———————

    我想强调一点,我从来不想将微月塑造成一个万能的人,她想开店,想出一些杯子的形状,难道这些就万能了?想法从来都是万能的,这点我承认,可是微月开店成功了吗?商行也是白姨娘给她的呢,作为一个刚到古代的女子,难道就一定要唯唯诺诺地生活,小心翼翼地审时度势?微月不是这样的人,她想在这种陌生的社会夹缝求生,她会成功,同样也会受伤也会有挫折,她会慢慢成长,更好地去适应这个社会,她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

    也许笔力问题,文中我不能很好地表达我想表达的那种意思,不过还是希望大家能继续看下去,不要放弃俺~

    ——————————章推分割线————————————

    作品:《朱门绣户》

    作者:紫伊>

    简介:重生在苏州织造家,本以为此生荣华,谁料一朝浮云散,被人当成棋子使,好吧!既然要我做棋子,那我便要做扭转乾坤的那一颗

    下面有链接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