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五十七章 试探
    回去的时候没有走永清路。从文德路那边过来,却要多花了一些时间,回到大屋的时候,茂官已经睡醒,正闹着要回方家。

    微月换了衣服重新梳了头发,才来到茂官屋里,笑道,“睡醒了?”

    茂官抱着飞行棋的棋盘,看了微月一眼,“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微月应了一声,然后将手里的桑皮纸袋递给茂官,“刚抄出来的栗子,要不要吃呢?”

    茂官眼睛一亮,已经闻到那浓郁的栗子香味,接过来道,“你什么时候出去买的?”

    “是让孙嫲嫲去买的,让你在路上吃。”微月笑了笑,牵起他的手往门外走去。

    茂官掰开一个栗子,将金黄的仁果丢进嘴里,“很香呢。”

    微月看了后头的念翠一眼。低下身问道,“喜欢这里吗?”

    茂官点了点头。

    “那以后我们经常来,但你不可以告诉你父亲,我们在这里做什么,好不好?”微月低声说着,伸出手要和他打钩钩。

    茂官嘟着唇考虑了一会儿,才勉为其难地点头,这是看在她之前也答应过他的事情份上。

    回到月满楼,方十一已经回来了,在大书房里议事,微月便让人带茂官回了偏院,等方十一来了再过来吃晚饭。

    微月让荔珠在外头守门,和吉祥在屋里说着话。

    “吉祥,我考虑过了,如果我要开店,必然要找一个信得过的人为我打点,你是我娘一手调教出来的,能力自是不用说,我也信得过你,所以,我想在惠爱路的铺子交给你,让你帮我打理。”微月坐下之后,便直接跟吉祥讲明了想要开个小吃店的想法,并希望她能离开方家,为她在外头打点一切。

    吉祥愣住了,“奴婢若是离开了,谁服侍您呢?”

    “这个你不必担心。如今不是还有荔珠吗?”微月道,“你比我还长两岁,也是到了该婚配的年纪了,在方家我很难为你选一门好亲事,可要是在双门底那边就不同了,让你离开也有这个原因在,吉祥,我能信任的人不多,这个店……对我而言很重要,我能托付给你,让你帮我打理吗?”

    吉祥道,“小姐,奴婢从来没想过姻缘的事情,奴婢只想服侍您。”

    “如今让你帮我打理在店铺,难道就不是在帮我了?”微月笑着反问。

    吉祥犹豫了一下,才道,“小姐想要我如何做?”

    “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也不方便出面,而且开店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你先帮我物色信得过的人才,过几天我们再到惠爱路看一下店铺,确定之后。官府那边也需要斡旋疏通关系。”本来她觉得开店了就到官府去备个案就可以了,但从今日遇到的事情看来,官府那边还是要打好关系比较稳妥。

    吉祥沉吟片刻,迟疑道,“如此说来,这个店费用也十分大,可是小姐所说的那些小吃,却都是薄利的,这样恐怕不太有盈利。”

    微月笑道,“这个我想过了,开小吃店的确赚得不多,但我不是只开一间,连锁店就不一样了。”

    “倒不如开一家酒楼,以小吃为特色,岂不是赚得更多?”吉祥道。

    “酒楼?”微月突然想到什么,低头沉思着,她本来是觉得小吃店虽薄利,但本钱也小,如果要打点官府的,恐怕花钱就不少了,至于酒楼嘛……也不是没考虑过,就是觉得不容易开起来,“我们开一家五星级酒店吧,来广州走商的不少,他们常在客栈住宿,却又要选好一点的酒楼谈生意,这样不是很麻烦吗?不如……”

    “客栈与酒楼合并一起,两头不落下?又有小姐的秘制小吃作为特色,说不定生意要比广州酒楼的还要好呢。”吉祥眼睛亮了亮。笑着道。

    “没错,不过这是一笔不小的装潢啊,先估量一下花费吧。”说到秘制,微月实在有些心虚,不过酒店的事情要慢慢来,也不知道成不成事,若是能成……她就决定把酒店的名字叫——花园大酒店!嘿嘿,不知道会不会对现代的花园酒店产生蝴蝶效应呢?

    “奴婢知道怎么做了。”吉祥在心里叹了一声,虽然不能在近身服侍小姐,但为小姐在外面办事,也确实是白姨娘当初让她跟着小姐的原因。

    吉祥下去之后,微月发了一会儿的呆,想起今日在永清路的那个武官,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帮她。

    很快到了晚饭的时间,方十一在外有应酬,微月让茂官过来一起吃饭。

    方十一回来的时候,微月和茂官正在棋盘上厮杀着,小茂官已经输了第十局了。

    见到父亲进来,茂官脸色有些慌张,急忙起身行礼,“父亲。”

    方十一摸了摸他的头,看着那飞行棋的棋盘,挑眉问道。“这是什么?”

    茂官怕方十一说他玩物丧志,紧张地看着微月,支吾回答,“这叫飞行棋,是今天在双门底的丫环送给我的。”

    微月好笑地斜了茂官一眼,她成了个丫环了?

    “这倒是新奇的玩意儿。”方十一笑着在茂官身边坐了下来,看了微月一眼,“那里的丫环喜欢下棋?”

    “我姨娘是浙江人,这大概是从那边传过来的,我和茂官在玩呢,你要不要也一起玩?”微月笑眯眯地问着。猜想方十一不至于跟他们玩这么幼稚的游戏吧。

    不过方十一却不知为何似笑非笑看了微月一眼,“好,和你们一起玩。”

    微月怔了一下,不太情愿地取出黄色的棋子,“我不会手下留情的,看我怎么把你们杀得一干二净!”

    方十一大笑出声,茂官不服气地嚷嚷着要报仇。

    茂官将规则跟方十一讲了一遍,三人便开始丢起骰子,结果很悲剧,微月只有前两局赢了,接下来全是方十一胜出,茂官高兴地直拍掌,终于看到微月吃瘪的样子了。

    微月哼了哼,嘟着唇叫道,“你们父子俩欺负我一个人!”

    茂官打了个哈欠,叫道,“明明是你智不如人。”

    “又不是你赢了,你高兴什么,你还从来没赢过我呢,智不如人!”微月哼了一声,其实她心里并不怎么在乎输赢,只不过想逗逗茂官罢了。

    茂官被微月噎了一下,忿忿地瞪着她,“我是小孩子,你竟然好意思跟我计较!”

    “是啊,我从来不和小孩子计较的。”这会儿倒知道自己是小孩子了,微月好笑地看着他。

    茂官小脸红了红,“不要和你玩了,真讨厌!”

    方十一看着微月那娇俏的模样,心中一动,又看茂官已经显得困顿,便让春桃和念翠将他带回偏院。

    “今天茂官看起来心情好了许多。”方十一笑着对微月道,眼底有几分感激。

    微月笑了笑,“在外面逛了一圈,心情当然好。”

    方十一挑了挑眉,突然牵过她的手,来到梳妆台。将她按坐下来,亲自为她拿下珠钗,温柔为她梳发。

    微月心里有些不安,眼眸微闪看着他。

    “今天一整天都在双门底吗?”如绸缎一般的发丝在他修长的手指缠绵着,微月头皮有些发麻。

    “嗯。”她低声应着,脸颊有些发热,镜子里反射出他俊美的笑脸。

    “都做了什么?”他略低下身,双手张开搭在她前面的妆台,将她圈在怀里,胸口贴着她的背。

    微月低下头,小声道,“其实也没做什么,就在花园里玩了一会儿。”

    “是么?”方十一淡笑着,然后拉起她的手,“我们就寝吧,不早了。”

    微月秀眉轻蹙,疑惑着他的侧脸。

    “今日我在夷馆看到一个很奇怪的人。”睡下之后,他将她半搂在怀里,状似轻松地聊着。

    “哪里奇怪?”微月心一顿,听着他健稳的心跳声,轻声问着。

    “是个戴着面具的男子,听说是隆福行的东家,他……令人觉得意外。”方十一轻抚着她的脸颊,声音清冷。

    微月低敛眼睑,眸里滑过一抹流光,“戴面具?为什么?”

    “大概不想让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方十一翻了个身,将微月压在身下,目光熠熠地看着她。

    “难道他长得很难看?”微月笑弯了双眼,目光清澈看着他。

    “这个就不清楚了,只不过这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应是个少年,当时听他声音……我觉得很是耳熟,还以为是你呢。”方十一笑着,但那笑容却让微月心尖缩了一下,他在试探她!

    “咦,有人声音和我一样吗?”微月惊讶问道。

    “挺像的,比你略微低沉一些,而且……他的洋文说得极好。”方十一单手覆微月的左脸,看了一会儿才挑了挑眉,重新将她拥入怀中。

    “还会说洋文?那岂不是很厉害的人物?”微月暗骂自己一声,今日实在太大意,竟然没有察觉到方十一在附近。

    “尚不清楚,不过凭隆福行此次能做成这笔广彩大碗的生意,可见里面都不是庸才。”方十一抚着她的背,若有所思说着。

    “生意上的事情我又不懂。”微月嘟嚷着,一副困倦不明的模样。

    方十一笑了笑,“睡吧,你今天应该很累了。”

    微月低低应了一声,闭上眼眸不再说话,但她哪里还有半点睡意?

    ————————————

    呃,上架了,本来以为还要几天才上的……感觉还没准备好一样~

    还是很开心啦。

    唔,这个月的更新时间还是不变,下个月开始,就中午和晚上更新了哈。

    大概就是中午十一点半到十二点之间,晚上七点左右。

    ps:囧。。突然觉得微月开个自己的小店好折腾……难道是因为我自己没有经商的头脑么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