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五十六章 途中意外
    (网 )很多时候在非常赶时间的那一刻,总是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这种意外经常能作为迟到的理由。网 。

    但这一刻,微月非常痛恨这种意外,她觉得她今天黄历上一定有写着忌出门!哦,不对,现在的黄历应该是成为通胜或者皇历,管它叫什么都好,只是现在的大塞车是怎么回事?

    “章嘉,前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前面的人群都不动了?”微月心里焦急,外国人最讲时间观念,她不想第一次合作就迟到。

    “听说有京城那边的大官下来,正在准备迎接,所以把道路封了。”章嘉皱眉道,对这种情形似乎有些厌恶。

    “没有别的路走吗?”微月扫了外头一眼,劳民伤财,官啊!不管是哪个朝代都喜欢摆出这样的架势来。

    “从永清路去是最快的,但现在想往回走也难了,后面也有马车堵着路口。”章嘉额头冒出细汗,声音也有几分焦急。

    微月有瞬间的沉默,才问道,“那么,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通路?那该死的什么大官到底来了没有?”

    她尽量让自己不要浮躁,紧张着急并不能解决面前的问题。

    “这……那大官还未到达,只怕没那么快能通路。”章嘉跳下车,看着后方越来越多的人群和马车,心里也后悔不该走这条路。

    微月无语了,难道真的无路可走了?

    她撩起车帘,站在车辕上,看着档在他们马车前面的官兵们,原来在他们之前的人群都被驱散了,如今只剩他们的马车在最前面退不开。

    微月戴着面具的出现,引起许多人的侧目,就连那几个小官兵都警惕地盯了她几眼。

    “这位官爷,我们有急事,能够通融一下,让我们过去呢?”微月下了车,对在维持秩序的官兵拱手作揖道。

    那位小兵上下打量了微月一眼,见她衣裳鲜亮华贵,应是大户人家出声,最后视线停留在她面具上,“这位小爷,多大的急事也没法让你过,这是在迎接京城那边的大官呢。网 。”

    “不是还没来吗?”微月不理别人对自己异样的目光,如今她只担心会因自己的迟到连累了隆福行。

    小兵冷笑一声,“小爷想是平时只顾赏花赏月,哪里晓得世道也有不平的时候,如果不提前肃清街道,若是遇了乱党如何是好?岂不是要我们脑袋搬家么?”

    微月囧了,乱党?难道是红花会还是天地会?

    在现代中国虽然比不上别的发达国家,但社会安定,没有战争没有暴动,安逸习惯了,她都忘记现在的这个年代似乎……并不是最太平的时候。

    “谁那么大胆敢对朝廷命官下手?”她皱眉问着,从怀里掏出怀表看着,该死的,只剩下半个小时了。

    小兵以一种鄙夷的眼神再度将微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心想这人肯定平时只想着花天酒地,哪有关心世道时事的,不过这小兵平时也是个爱八卦的,便压低声音道,“听上头的说广州有乱党聚集,怕是要出来搞事的。”

    “这位官爷,你看那位大人不是还没来么?你可否方便方便?”微月悄悄地往小兵手里塞了两锭银子,语气更是真诚。

    小兵眼珠子一转,快速将银子收入怀里,叹了一声对微月道,“小爷,不是我不愿意给你通行,实在是上头有话,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可担当不起。”

    顶你个肺!办不到你丫的还收贿赂!微月在心里大骂,脸上仍然保持冷静。

    章嘉见到这位小兵收了微月的银子,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心里怒火冲了上来,冷着脸上前,“担当不起你还敢收银子?”

    小兵脸色沉了下去,眼底有抹窘意闪过,声音却大了起来,嚷嚷道,“你是什么人,想动手了?”

    微月扯下章嘉,笑着对那小兵道,“不敢不敢,小孩子乱说话,官爷别见怪。网 --.7-k-ankan.-o-。”

    章嘉哼了一声,“不知所谓!”

    “章嘉!”微月喝了一声,眼带厉色扫了他一眼。

    章嘉脸色低郁地退到微月身边。

    小兵扬起刀,指着章嘉,将周围其他官兵都引了过来,“你出来,这人有可疑。”后面那句是对着他的同僚说的。

    微月脸色十分难看,双眸跳跃着两束怒火,这小兵也太过分了,明目张胆贪了她二十两,现在还来陷害她。

    好几个官兵围了上来,呼喝着要微月把面具摘下来,周围的百姓生怕被牵连,早已经远远地避开。

    章嘉有些懊恼和歉疚看着微月。

    微月则是冷冷地看着那个收了她的银子那个小兵在得意地笑着。

    很好!她受教了!她还是有些小瞧了古代这些小官小兵了。

    章嘉怒道,“你血口喷人,分明是你收了……”

    “章嘉!”微月沉声喝住他,官官相卫,这些小兵小将哪一个没受贿的,如果这时候当面说了出来,他们只会落个污蔑朝廷命官的罪名。

    眼见那些官兵就要过来押住他们了,突然一名身穿官服,朝冠顶饰小红宝石,上衔小蓝宝石的中年男子大步走了过来,那些小兵忙着行礼。

    那男子面无表情地看了微月他们一眼,“阁下可是魏公子?”

    微月愣了一下,她只知道这人是武官,但究竟多少品却是看不出,拱手作揖,“在下魏越。”

    男子点了点头,突然招来两个小兵,“给魏公子让路,让他们过去。”

    说罢,对微月示意一下,便转身离开了。

    微月怔住,眯眼仔细打量那位已经远去的武官,章嘉在她身边低声道,“那人穿的是三品豹子补服。”

    “三品?”微月还未回过神,他怎么会认识她?还称她魏公子?

    章嘉瘪了瘪嘴,“我们还是赶紧赶去十三行街吧。”

    被章嘉一提醒,微月马上转移了注意力,“对,加速赶路。”

    微月他们被放行,周围的百姓便有些涌动起来,似乎有不满,但碍于有官兵在场,他们都不敢太过放肆。

    过了永清路,微月从车窗看去,心中疑惑,究竟是谁在暗中帮了她一把?

    章嘉眼色低郁,回头看了在一堆大大小小的官员中那道白色身影,面无表情地加快赶路了。

    赶到夷馆的时候,刚刚好是三点钟,章嘉将微月带到刘掌柜与洋人要签合同的地方,刘掌柜和梁金荣正在招呼着两个洋人,眼底却有些担忧地往门外看着,直到微月的身影出现在门外,才松了一口气。

    微月也露出轻松的笑容,幸好还是赶上了,不去理会别人异样的目光,她已经大步来到刘掌柜他们这边的桌子,拱手对那两个洋人道,“实在很抱歉,路上发生了点事,让你们久等了。”

    她这一开口便是流利的英语,把在座几人都怔住了,就连那两个洋人也都惊讶地站了起来,“你就是隆福行的东家?你会说英语?”

    微月在心中暗叫一声太大意了,她以前的工作经常要接触不同国家的人,自然而然见了外国人就想说英文,但如今也只好硬着头皮道,“在下魏越,以前认识了一个传教士,他教过我一些。”

    那两个洋人都十分惊喜,虽然觉得微月的口音和字句有些不一样,但也只当她是学得不够精准,而不知道其实现代英文和古典英语是有区别的。

    微月以英文与他们交流,还谈及了一些关于他们国家的风情文化,表示了非常喜欢,并且希望有生之年能到他们国家去旅游,也欢迎他们来中国,她简单介绍了中国一些历史有名的旅游胜地,把两个英国人唬得满心向往。

    签约很顺利,那两个英国人还承诺微月会为他们隆福行介绍更多的生意。

    他们一直聊到快四点,梁金荣才带着他们去海关里头排位。

    微月赶时间,和刘掌柜不能多说,他们一起来到停靠马车的地方,借着安静人流少,便低声商量了一下,微月交代他要将那些杯子推出市面,试探一下市场反应。

    刘掌柜没想到微月竟然会英文,需知道在十三行行商中,懂英文的是极少数的,他道,“东家就是不吩咐,我也有此意,这两个英国人让我们隆福行打开了门路,但趁势将那些杯子推出来,也只是图一时新鲜,只怕耐不了多久。”

    “洋人始终还是喜欢古典有中国特色的东西,你看能不能和一家烧窑长期合作,最主要是信得过,其他方面的门路也要多下点心思才行。”

    “听说方十一在福建那边买了个茶庄,茶叶的生意和方家无法相争,我们只能从别的地方下手。”刘掌柜道。

    “嗯,暂时不能和方家对上,我们这广彩大碗已经要得罪潘家了,不能再来一个方家。”微月点了点头道。

    刘掌柜低声应着。

    “就这样吧,先把陶瓷做起来,其他的再慢慢想。”微月上了车,突然想到什么,又回头对刘掌柜道,“刘叔,你可否帮我留意一下,给我找个信得过的丫环?”

    刘掌柜一愣,“吉祥她……”

    “吉祥我自有安排,但我身边信得过的人少,你若是能帮我找两个来,就最好了。”微月道。

    “小姐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刘掌柜不再多问,答应了下来。

    微月道了谢,才让章嘉驱车离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