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五十四章 猜测
    (网 )微月来到茶厅,在门外就听到茂官在背书,听着他小小年纪便子曰子曰地念着,她忍不住感叹自己的童年时多么快乐。网 。

    她的到来打断了茂官的背书,方十一摸了摸茂官的头,“很不错,过两天先生来给你上课,也要努力,知道吗?”

    得到父亲的夸奖,茂官小脸蛋难掩欣喜的笑意,晶亮的眼眸流光溢彩,看到微月也行礼称呼,“二娘。”

    微月走了进来,“听到在你背书呢,好厉害,我都记不住那么复杂的语句。”

    茂官有些得意,但还是忍住一直上扬的嘴角,“努力就记住了。”

    这得瑟的小样真可爱!微月笑眯了眼,“别的小孩可没你这样聪明。”

    茂官却有几分羞涩地笑着,到底是小孩子,总是希望得到大人的赞美和认同的。

    方十一含笑看着他们,这样很好,茂官在慢慢接受微月了。

    这时春桃和吉祥进来调桌安椅,准备晚饭。

    “明天我要到城北去给茂官请一位西席,听说此人才华洋溢,教出来的学生都在参加科举时取得不错的成绩。”方十一脸上挂着儒雅温文的笑,声音低沉地说着。

    “你想让茂官去参加科举吗?”她记得曾经在某本上有提过,科举到了乾隆时期已经逐渐衰落,弊端太多了。

    “我不要当官,我要当行商!”茂官听到微月的话,马上稚声叫道。

    微月笑道,“嗯,当官不好,那帽子难看死了。”

    方十一轻扣她额头,“这是什么理由,乱七八糟的。”本来还想和她商量给茂官请先生的事呢,看来还是自己做主就好。

    “吃饭吧,你要吃多点,才能赶紧长大当行商。网 --.7-k-ankan.-o-。”微月捂着额头后退一步,对于方十一,她有种潜意识的抗拒。

    茂官看了她一眼,片刻后才在桌边坐了下来。

    微月睨着茂官浅笑,这小子还以为她要和他抢走方十一的注意力么?

    如果她是一个懂得庆幸懂得满足的女子,不心存一点奢想,或许她会认命,接受这个别人给她安排好的命运,努力讨好方十一,让自己完全成为别人想要的那个微月,或许故事会很圆满,她也会很安全地过完这一生……

    只可惜,她从来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吃过晚饭,微月带着茂官去后花园散步,难得的,她竟没有趁机捉弄茂官,她牵着他安静地走在小道上,明天就是和洋人签文书的日子,她已经安排好了,先带着茂官到双门底上街,让刘掌柜约了那两个洋人在下午再签约,到时候她就能找机会出去了。

    茂官一直抬头看着她,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安静的微月,心里觉得有些好奇。

    “看什么?是不是困了?让念翠带你回去睡觉吧!”微月捏了捏他的脸颊,轻声道。

    “你在想什么?”茂官歪着头看他,天真纯澈的大眼在夜色下如星星般明亮。

    “在想一些……很遥远的事情,你不会懂的。”微月笑了笑,招来走在他们身后的念翠,让她带着茂官回去睡觉。

    茂官疑惑看了微月一眼,似有话想说,但最终只是抿了抿唇,和念翠离开了。

    吉祥跟在微月身后,担忧问道,“小姐,您还不回去吗?”

    十一少似乎在等着她呢。

    “再走走吧!”这后花园晚上没人来,静谧幽雅,她很喜欢。网 --.7-k-ankan.-o-。

    “莫不是今日去潘家发生了什么事情?”怕潘梁氏见到吉祥来气,所以今日她并没有跟微月他们去潘家。

    微月寻了个隐秘的草地,就这样坐了下来,也不怕脏了衣服,她抬头看着满天星辰,轻声道,“母亲要让微卿进门。”

    吉祥一惊,“潘夫人想让你劝十一少纳妾?”

    “十一少哪里肯同意,小姐您无需担心。”吉祥以为微月是怕十一少会同意纳妾。

    “我管他同意不同意,与我又有什么关系。”或许曾经她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心动,但今日她也要将所有的心动都扼死在摇篮中。

    好在她从来对一生一世一双人没抱什么希望,她要求的也只是在两个人相爱的期间,能专一相待,不过她和方十一似乎还没到这一步,他们之间还谈不起爱字。

    “小姐……”吉祥怔住,难道小姐对十一少从来不曾动心?

    “我娘已经在回广州的路上了,如果她真决定住在潘宅,这以后热闹的事情就多了,方家这边能不要沾上麻烦就尽量避免。”微月道。

    “奴婢明白。”吉祥回答。

    “这几天家里似乎挺安静的,方陈氏也安分不少。”微月总觉得方家这样的安静有些异常。

    “奴婢听说夫人这两天经常让大少奶奶和岑姨娘她们到上房去。”吉祥压低声音,在微月耳边道。

    微月眼角微挑,扬起一个妩媚的笑容,“夫人想来是准备大动作了。”

    “这个家恐怕从来不曾脱离夫人的掌握。”吉祥说出自己的怀疑。

    微月若有所思笑道,“如果方邱氏是一个将权利看得如此重的人,那么为何能让方家大权落在潘微华手中这么多年,连和潘微华发生一点不愉快都没有?”

    “小姐,您是觉得……这其中有问题?”吉祥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潘微华先前必是有什么能够压住方邱氏的方法,如今她人已不在,方邱氏自然不会再受威胁,但她不马上取回权利,也只是想小心行事,不想引起他人怀疑吧。”微月这是大胆假设,却离事实差不多了。

    “夫人该不会将您和潘微华视作同伙,对您当做眼中钉吧?”吉祥忧心问。

    “我看她压根不将我当回事,反正我也不和谁争什么当家大权,我每天有吃有住的,干吗要累死累活地替别人安排生活,好了,不说了,回去吧,明天还要去双门底上街呢。”微月扶住吉祥的手站了起来,拍了拍裙摆,往月满楼走去。

    “小姐,您还是仔细些好,别人不知道您不愿去当这个家,要是暗中给您使绊子也不好,家里那些奶奶们都是看着十一少做事,难保有朝一日……”

    “我还真期待那一日的到来。”微月冷笑打断吉祥的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不至于需要靠着一个男人的宠爱来生活,方十一对她的兴趣会有多久?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一年?之后呢?

    吉祥不再说话,荔珠已经提着纱灯出来找她们了,见到微月从二门进来,笑道,“奴婢正想去寻少奶奶呢。”

    “怎么了?”微月淡声问着,在荔珠面前她已经没那么隐蔽了。

    “爷在找您了。”荔珠低声道。

    “少奶奶,您回来了。”春桃从茶厅出来,笑着上前打招呼。

    微月呵呵笑着,“是啊,差点忘记时间了。”

    “爷在屋里等着您呢,奴婢去给您打水梳洗。”荔珠提醒微月,已经转身去小厨房打水了。

    微月应了一声,慢吞吞地往房里走去,吉祥看她这乌龟一样的速度,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

    春桃笑了笑,往偏院走去,茂官搬到这边以后,方十一便让她负责茂官院里的管事,不必在到他跟前去服侍了。

    “今晚你别守夜了,回自己屋里去睡吧。”微月回头对吉祥道。

    吉祥低声应喏。

    回到房间里,方十一靠在床上看书,见到她进来,便将书放在几上,“还以为你迷路了,怎么才回来?”

    “今晚的风吹着舒服,差点在草坪上睡了过去。”微月一边笑嘻嘻说着,一边让吉祥给她卸下头面。

    “这时候的风带凉气,你要注意些。”方十一道。

    微月嘿嘿笑着答应。

    吉祥下去之后,荔珠也打水进来给微月洗脸。

    待丫环都退下了,方十一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往床榻走去,“夜深了,我们睡觉。”

    微月脸一红,想起今天中午在马车的一幕。

    方十一轻笑出声,将她放在床上之后,欺身压了上来,细密的吻落在她嘴角,手已经熟稔地解开了她的单衣,抚着那软玉般滑腻的肌肤,他的呼吸逐渐粗重,眸色也越来越深沉。

    夜深,人静。

    缱绻缠绵,喘息声断续传出纱帐之外。

    微月在被撩起的时候想,自己的思想是不是已经逐渐融入这个年代,是不是某些坚持在改变?

    ————————————————

    抱歉抱歉,更迟了,呜呜,感冒了,好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