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五十二章 闭门不给进
    (网 )潘老爷尚未回广州,家里做主的便是潘炜群和潘梁氏,微月和方十一来到潘宅门外,却竟无人上前迎接,微月在心里冷笑着,这个潘梁氏怕只是在针对自己,想让方十一知道潘家其实并不看重她,难道这样就能让她在潘家的地位也变得轻了去?话说回来,她在潘家确实也没多少地位。网 --.7-k-ankan.-o-。

    方十一对于潘家这样的态度并没有感到大怒,只是眼底的清冷寒意更加凛冽。

    “既然潘家不欢迎,我们也不必要进去讨个不欢喜,回去了。”方十一的目光从紧闭的大门转到微月脸上,声音出奇地温柔。

    微月颇感讶异,方十一竟如此骨气?他这一走和方家的关系只怕就要更恶化了。

    “你不必觉得伤心,你父亲尚未回来,以后会不一样的。”方十一牵起她的手走向马车,温声安慰她。

    “你……”微月愣住了,浅色的眼瞳印出他清隽的脸庞,“是不想我受委屈,才不愿意进去的吗?”

    方十一道,“你既是我的妻子,就不需要再受谁的委屈。”

    微月心里不禁一暖,这男人对老婆还是不错的嘛。

    “母亲和家姐感情深厚,如今家姐走了,她心中肯定是伤心的,而且……而且她也不喜欢我姨娘,会这样对我,我是有心理准备的,也没有觉得委屈啊。”微月笑着,心中却想着她根本不在乎潘梁氏对她是什么态度,一个被嫉妒冲昏了脑袋的可怜女人也只能仗着这点权势撑住尊严罢了。

    “难为你还这般为她想。”方十一扶着她走上踏板,像微月这般心思纯白的姑娘,他更是不愿意让她去受不必要的气了。

    “十一少,七妹,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呢?”在方十一也准备登车的时候,迎面一架单轴双轮马车急急停了下来,一名身形中等,面貌普通的男子从车上下来,对方十一拱手笑道。

    微月看了那位长相普通气质却优雅的男子一眼,是那日在泰兴行见多的男子——潘炜启,她的四哥。网 。

    “潘四少。”方十一作揖回礼,脸上的笑容客气疏离。

    微月在车辕对潘炜启笑了笑,“四哥。”

    “既然已经来到家门口,怎么不进来呢?”潘炜启笑容亲切,似乎没有看到紧闭的潘家大门根本不欢迎微月他们进入。

    “许是家里无人,我们本想改日再拜访。”方十一淡淡道,话里不免有讽刺之音,也无意再进潘家的打算。

    “怎会呢,母亲一早便在家里等着你们了,必是家里的守门偷懒去了。”潘炜启对方十一的冷淡并不放在心上,他身边的小厮也是个有眼色的人,已经让守门的两个小厮出来赔罪了。

    出手不打笑脸人,方十一也不再坚持,便扶着微月重新下车。

    潘炜启笑容平易见人,看到方十一对微月这样体贴,笑容更盛,看着微月的目光多了几分深思,“与七妹也有许久不见了,怕是在路上见着也要认不出了。”

    微月眯眼笑着,“四哥平时忙碌,家里妹妹又多,认不出我实属平常,不过我认得你就行了,在路上遇到还是会喊你一声的。”

    潘炜启闻言,有瞬间错愕,随即爽朗大笑,“七妹出阁之后果然与从前不太一样了。”

    微月心神一凛,差点忘记在潘家与在方家不一样,潘家多是了解她以前性格的家人下人,她还是要谨慎些才好。

    方十一薄唇也抿出一丝笑意,眼中似有温柔水波淌过。

    他们一路说笑,已经来到前院大厅,潘炜启吩咐下人捧茶上来,三人在厅上闲说聊了起来,久久不见潘梁氏和潘炜群出现。

    “母亲因为思念家姐,近日来心情低落,身子也有些不爽,劳烦你们久等了。网 。”潘炜启有些尴尬地解释,使去传话的丫环也久久不来回话,想也知道是母亲有意刁难。

    微月表示理解,方十一只是淡然笑了笑。

    这时,外面匆忙走来一位身着长衫的男子,神色有些慌张和焦急,进入大厅马上给方十一拱手作揖,“十一少,实在不好意思,今日真是招呼不周,怠慢了怠慢了。”

    方十一起身回礼,“潘大少爷客气了。”

    潘炜群满眼真诚歉意,“多谢十一少见谅。”

    潘炜启见状觉得疑惑,他轻声问道,“大哥,你明知十一少和七妹今日要来,怎么……”

    “我……我不知道,若我知道十一少今日会来作客,又怎会去诗社呢?”潘炜群叹道。

    方十一挑了挑眉,他昨日已经使人递了拜帖来了,潘家大少爷竟然会不知道?怕是潘梁氏故意不让潘炜群知道,借此想给微月难堪的吧。

    潘炜启却没想到潘炜群真的完全不知情,他在心里叹了一声,若不是今日他有东西忘记带折返回家,怕是得罪了方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母亲是妇人之见,做事不能顾及大局又是长辈,他实在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父亲回来之后,知道这一切,怕是不容易善尾了。

    方十一和微月又耐心等了半个小时,还不见潘梁氏出来,使去传话的丫环一个也没有回来,就是再有耐性的人,也经不起这样的等待。

    “既然潘夫人不便见我们,我们改日再来就是了。”方十一脸色冷凝,眸色冷漠森寒。

    潘炜群和潘炜群面面相觑,暗觉母亲实在太不知分寸了。

    微月低着头跟在方十一身后,将夫唱妇随进行到底,然而就在他们走到大厅门边时,潘梁氏身边的丫环便踩着碎步走来,对他们盈盈一礼,“大少爷,四少爷,大姑爷,七小姐安好。”

    潘炜群松了口气,“夫人呢?”

    “夫人身子不爽利,犯了头疼无法到前院来,便使奴婢来请七小姐到屋里说话。”这丫环名叫素琴,是潘梁氏跟前的红人,从来不将一干庶出小姐放在眼里,对生性怯懦的微月更是看不起。

    微月听到她这样说,马上害怕地抓住方十一的衣袖,满眼的惊惧。

    潘炜群见微月这样,心中有些不悦,“七妹,这是去见母亲,你不必害怕,十一少就在这里与我们说话呢。”

    这位大哥啊,你知道你母亲多可怕吗?微月无语看了潘炜群一眼。

    “你去见一见你母亲,她身子不好,也没精神说太久的话。”方十一捏了捏她的掌心,低声道。

    微月应了一声,随着那素琴一起来到上房。

    进了茶厅,潘梁氏已经姿态端庄高贵地坐在上首,脸色有些苍白憔悴,眉眼间有掩不住的悲伤,想来是因为潘微华的事了,只是她看起来并不像有病在身。

    比较让微月惊讶的,是没想到潘微卿也在这里。

    “母亲。”微月曲膝行礼,表情娇怯怯的。

    潘梁氏冷哼一声,看到她就想起那日在方家被这个小贱人掐住脖子的事来,“不敢当,我何德何能当得起你这一声母亲啊。”

    微月低着头沉默不语。

    “别以为你当了方家的少奶奶就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了,若不是微华,你如今也不过是个卑微的庶女。”潘梁氏喝着茶,冷声说着。

    “女儿会记得母亲和家姐的恩德。”微月细声回道。

    “你记得那是最好,凭你这性子也不能在方家有什么作为,还是找个姐妹去为你分担些吧。”说着,潘梁氏的目光转向潘微卿,“你五姐姐比你聪明能干,你们姐妹共侍一夫我也放心些。”潘梁氏一句不提那日在方家被微月掐住脖子的事情,她也怕将来这事传到潘老爷耳中,到时候只怕自己在丈夫心里就更加没地位了。

    潘微卿笑得温文尔雅地看着微月。

    微月低声道,“母亲,让五姐姐嫁给十一少的事情,我……我做不了主……”

    这个潘微卿还真是不死心,是打算不嫁给方十一誓不罢休了吗?

    “没用的东西!”潘梁氏斥骂一声,“微华当时都不知怎么就选上你这么一个蠢蛋!”

    显然潘微华比这老妖婆有眼光多了,微月腹诽着。

    “母亲请息怒,微月性子本来如此,您不必动气。”潘微卿柔声劝着潘梁氏,看向微月的眼神充满怜悯。

    “我看十一少也只是贪一时新鲜,过不了几日便会腻了你,到时候我看你如何自处。”潘梁氏似乎挺看重潘微卿的,脸色缓和了一些,眼底还多了几分幸灾乐祸的冷笑。

    微月心里大叫,她巴不得方十一赶紧腻了她呢!

    潘梁氏见微月还是一副怯懦娇怯的样子,心中便将那日的狐疑压了下去,还以为这潘微月是个深藏不露的角色,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微月听着潘梁氏教训了半个小时,不外乎就是要她想办法让十一少将潘微卿收到屋里去,将来对她大有好处,不会被欺负等云云,再就是警告她要善待茂官,就算她将来生了孩子也不能夺了茂官的利益之类的,听的微月都要打起瞌睡来了。

    最后,微月趁着潘梁氏口干喝茶的空挡,急忙道,“母亲身子还不爽利,女儿不好多让母亲伤神,下次女儿再来听母亲教诲。”

    潘梁氏扬高下巴,倒也没想再继续教训微月了,“该说的我也说了,自己好自为之吧,微卿,去送她一程吧。”

    潘微卿心领神会地应喏。

    微月对她们傻傻一笑,佯装不知潘梁氏为何要潘微卿送她回大厅的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