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五十一章 母闲子孝
    (网 )晚上,方十一到月满楼吃饭。网 。

    在丫环布菜的时候,他说起明日要到潘家去一趟后,仔细观察微月的神情,见她没什么异样,才道,“只是形式去见面,若是不喜欢,我们便早些回来。”

    照广州这边习俗来说,她和方十一在潘微华头七之后应该到潘家走一趟的,虽不太愿意在这个时候去见潘梁氏,但也知道是没法避开的,所以她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好!要带茂官一起去吗?”

    “你母亲见了茂官只怕会伤心,还是再过些时日再带他去吧。”方十一淡声道,提起潘梁氏,他便想到她上次在方家打人的事来,也太不将方家放眼里了。

    “嗯,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她绝对不会有意见。

    方十一看了她一眼,顿了顿又道,“你今天去看过茂官了?”

    微月道,“是啊,和他聊了一下。”

    方十一微微笑着,“刚听说他愿意搬到这里了,中午本来还闹别扭不愿意吃饭的,你能劝他吃饭,也很不错了。”

    微月呵呵笑着,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威胁利诱齐下才劝服那小屁孩的,“我其实也没做什么。”

    方十一清冷的眼梢多了分笑意,“我看茂官这两天有些闷闷不乐,不如你带他出去走走,或许能让他心情开朗一些。”

    微月眼波轻转,即使有些不乐意,她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好。”

    对于微月的乖巧听话,方十一感到很满意,虽然觉得有所欠缺,但人无完人,他也不强求微月能够变得聪慧精明,若是太聪明的,反而不能够让他放心了。网 --.7-k-ankan.-o-。

    吃过晚饭,方十一便去了西边的书房,念翠带着茂官过来给他问安,之后又到微月房间这边来。

    微月见他手里拿着几本字帖,便取过来看,不免有些惊讶,“这都是你临出来的?”

    茂官紧抿着唇,稚嫩的小脸透出几分与年龄不相符合的坚韧和倔强。

    微月怜悯看了他一眼,“你才五岁,不必要临这么复杂的字,学些简单的,比较有趣不是更好?”

    五岁呐,那还是读学前班的年纪吧?不是应该在父母身边撒撒娇,学些1+1=2就很了不起的吗?

    茂官咬了咬唇,才道,“我才不要学那些没用的东西。”

    微月笑了笑,心想潘微华对茂官想必是以同和行继承人的要求在教育茂官的,“你喜欢就好,以后有先生教你读书学字,你要学的可多了。”

    茂官从微月手里抢过字帖,“我知道,我一定会用心读书的。”

    “你已经很努力了,你母亲会知道的。”微月拍了拍他的小脑袋,可怜的孩子,一点童年乐趣都没有了。

    茂官眼眶有些发红,即使和微月有过约定,他潜意识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和她太过亲近,否则会对不起母亲。

    看到茂官这个强装坚强成熟的样子,微月血液中的邪恶分子又有些蠢蠢欲动,好想欺负他啊,无奈念翠在旁边。

    “后天带你出去玩儿好不好?”微月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道。网 --.7-k-ankan.-o-。

    小茂官眼睛亮了一下,几乎动心想要点头,但他却是压抑地道,“我要看书。”

    “劳逸结合,这是先生教的,而且,你父亲也同意了哦。”微月掐了掐他水嫩嫩的脸颊,看到他眼底极度的不悦,心情顿时大好。

    “父亲……同意了?”虽然很讨厌这个女人捏他的脸颊,但听到父亲同意他能出去玩,他还是难言喜悦地问出声。

    “是啊,小孩子不要老是绷着一张脸,太不可爱了,要经常笑,该玩的时候就玩,该学习的时候就学习,小孩子的责任不是看书练字,而是给自己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微月将他的小脸蛋挤出一个怪异的笑脸,自己看得大乐,无视茂官尖声的抗议。

    念翠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

    “唤……开偶……”被扯着脸蛋的小茂官连话也说说不明朗,小手用力掰开微月的魔爪。

    微月玩过瘾似得捏住他的鼻子,“还有,小孩子要有礼貌,记得以后见到我要叫二娘!”

    “知道了,你放开我!”茂官大呼小叫,已经对她妥协了,“还有,我不是小孩子了!”

    微月满意地放开他,既然这个小屁孩已经无法避免成为自己的责任,那她勉为其难也要尽点责任心,她没有将他教育成伟大人物的本领,让他成为一个有教养的人还是能做到的,“是哦,你是五岁的大人了,来,叫一句二娘听听。”

    茂官扁了扁嘴,犹豫了很久,才细若蚊吟地叫了一声,“二娘。”

    微月眯眼甜笑,“乖!”

    茂官瞪了她一眼,告退说要回去睡觉了。

    “嗯,早点睡觉啊。”微月笑着跟他说了一声晚安。

    念翠看着微月的目光充满惊异,没想到少奶奶竟然这么快就让小茂官屈服了……

    待他们离开,吉祥才忍不住笑道,“小姐那么喜欢欺负茂官?”

    微月委屈嗔了她一眼,“我哪里在欺负他?我是在疼惜他!”

    “疼惜?”吉祥挑了挑眉,“如果小姐坚持那是疼惜的话……”

    微月哼了哼,起来到三架妆台前坐下,将头发放了下来,“不知之前潘微华是如何教育茂官的,既然如今他已经到我这儿来,他将来若有个什么差池,责任在于我,我只是想让他当个正常的小孩。”

    “小姐若是全心教导,茂官必定前途无量。”吉祥为她梳着头发,笑着道。

    微月透过镜面嗔了她一眼,“我看起来那么像圣母玛利亚吗?”

    吉祥愣住了,不明白微月说的是什么意思。

    微月轻笑道,“我没那么多精力去想茂官的前途,能在这个家里相处得不错就行了。”偶尔欺负一下他只当是生活小乐趣,不然每天看着他那张令人想痛揍几下的哀怨小脸蛋,心情也下沉三分。

    吉祥对微月有时候异于常人的想法感到哭笑不得,若是换了别人,只怕讨好茂官都来不及,哪里还敢欺负他。

    微月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她掏出怀表打开看时间,已经九点了,若是在现代,这个时候她可能还抱着电脑在看或者看漫画,不过在这个电视没有电脑没有什么娱乐工具都没有的年代,九点就寝已经算不早了。

    明天还得去潘家,她还是早点睡觉养好精神,她觉得那个潘梁氏应该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小姐,您不等十一少吗?”见微月已经上床准备睡觉,吉祥有些愕然地问。

    “需要等他吗?”微月挑眉,还有这样的规矩?

    吉祥有些无语。

    “都这么晚了,也许他不来了,你也回去睡觉吧。”微月打了个哈欠,打发吉祥下去了。

    吉祥下去之后,微月勉强又等了半个小时,那方十一还没回来,她索性也不等了,待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才感觉有人将她搂在怀里,再醒来时,已经是天明时分。

    她整个人几乎窝在方十一怀里,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上来的?

    察觉到微月的动作,方十一也睁开了黑漆似的眼眸,“醒了?”

    “嗯,昨晚我……”微月离开他的怀抱,低垂着头状似害羞,“以为你不来了,所以早早就睡觉了。”

    “没关系,以后困了就先睡,不必为我等夜。”方十一含笑道,坐起身子挑起她下颚,看着她粉嫩白皙的脸颊,“对着我不必那么拘束,知道么?”

    微月脸颊一阵燥热,急急点头,“时候不早了,我们快点准备去十六圃吧。”

    方十一心情愉悦地笑着,原来她害羞起来也是挺趣致的。

    两人梳洗吃过早饭之后,便让人准备了人情收信,登车往十六圃的潘家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