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四十八章 茂官中毒 【第三更】
    (网 )听到春桃的话,方十一和微月都怔了怔。网 --.7-k-ankan.-o-。////

    方十一起身自己穿上衣裳,转头对微月道,“你不必起来,先休息吧,我过。”

    微月忍着不适坐了起来,快速穿上单衣,方十一已经开门走了出去。

    吉祥急忙进来,看到微月颈上痕迹,想起方才听到的暧昧声音,不免有些脸红。

    “先帮我打些热水。”微月看到自己腿心的血迹,又看向那本该在洞房那日就铺上去的白布,轻轻蹙眉,让吉祥打些水给她拭身。

    吉祥应喏,急忙出去打水。

    微月将那白布收起来,放在原先准备的好匣子里,不再理会。

    她擦过身子,穿上衣裳后才问吉祥,“刚刚是谁来传话的?”

    “是湘珠,说是茂官上吐下泻,似有中毒现象。”吉祥替微月把头发放了下来,低声道。

    微月眼底掠过一抹精光,神情严肃起来,“中毒?”

    吉祥看了门外一眼,压低声音,“今晚茂官才在小姐您这里吃了暖锅,是不是有人想借此陷害您?”

    微月冷笑一声。“这陷害未免也显得太没水平了,我和十一少也吃了。怎不见得我们有事?”

    “小姐。您要不要过去瞧瞧?”吉祥问道。若似乎不过去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过。”微月慢慢站了起来,神情自若。丝毫不觉得慌张,她也不怕别人说她不将茂官放在心上,反正她地确没有那么关心他。

    微月慢悠悠地来到头房偏院。她地出现。让厅上的人有瞬间的沉默。几道狐疑猜忌地目光毫不留情地射向她。

    负责茂官起居饮食的两个丫环像看仇敌一样看着她。而湘珠也是又怒又怨敌对她哼了一声。

    啧啧,自己的人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你怎么来了?”方十一倒是没有对她露出防备怀疑的眼神,清冷的眼眸在看到她走路不自然的姿势,才挑眉问道。网 --.7-k-ankan.-o-。

    微月娇怯怯地回道,“我来看看茂官。”

    湘珠含泪怒道,“茂官若不是在你那儿吃了晚饭,如今也不会这个样子!”

    微月瞠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她,“是……是因为暖锅吗?”

    “爷,一定是她下毒陷害茂官,您一定要为茂官做主。”湘珠跪在方十一面前,声泪俱下。

    微月惊恐地摆手,无措看着方十一,“我没有……我没有下毒……”

    方十一冷声道,“已经把仁俊请来了,一会儿便知是怎么回事。”

    湘珠见十一少似没有怪责潘微月之意,只当他是被她给迷住了,连自己的儿子安危也不顾,如此一想,更觉得潘微华和茂官的可怜,哭得更是伤心。

    微月搅着手指站在一旁,既委屈又害怕。

    方十一迈步走进房间里,微月小步跟了进去。

    小茂官脸色苍白地躺在床榻上,周仁俊在为他把脉。

    空气中似乎有些酸酸的味道,微月眸色一动,目光落在床榻边小几上的那盘橘子上,嘴角弯了弯,若有所思看了湘珠一眼。

    湘珠察觉到微月的目光,回以怨恨的白眼。

    微月低头笑了笑,看来在以后的日子里,茂官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责任都会在她身上,整个方家,似乎也只有她最有动机要害死茂官。

    现在她还没掌权尚且有人看她不顺眼,若真掌权了,岂不成了别人的眼中钉?她自认自己无法做到像潘微华那般,为了权力能牺牲一切,她是个以自身为第一的人,及时行乐,自由自在才是她想要的。网 --.7-k-ankan.-o-。

    微月看向神情冷峻站在床边的方十一,他会相信她吗?相信她并没有要害茂官的心?

    “夫人来了。”突然,外头传来丫环的声音,方十一马上回头,微月也转身看去,果然是方邱氏一脸着急地走了进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茂官怎么会中毒的?”方邱氏身后跟着岑姨娘和路姨娘,进了房间之后,虽是在问着方十一,目光却凌厉地落在微月面上。

    房间里的人都急忙行礼,在为茂官针灸的周仁俊只是起身拱手一礼之后,又全神贯注在行针上。

    方邱氏看到茂官脸色发白,怒色浮在脸上。

    岑姨娘担忧地看了微月一眼,却不敢太明显。

    “母亲,仁俊在给茂官针灸呢,一会儿就醒了。”方十一扶着方邱氏在太师椅上坐下,声音平淡温和。

    “谁服侍的茂官?”方邱氏冷声问道。

    两名十三四岁的小丫头齐声跪下,声音惶惶,“回夫人,是……是奴婢。”

    “你们是怎么照顾茂官的,怎么会让茂官中毒的?”方邱氏冷眼看着她们,声音虽听不出严厉,但也让这两个小丫头心惊胆颤。

    她们一个名为念翠,一个名为念红,是当初潘微华见她们生的娇俏可爱,性子又好,买来陪着茂官的。

    念翠忍着泪水,回道,“夫人,茂官是吃了晚饭之后,就开始腹泻,接着就吐了出来,奴婢正想去找爷回禀这事,茂官就昏睡过去了。”

    “晚饭都吃了什么?”方邱氏大怒,竟有人敢在家里给宝贝孙子下毒,要知道茂官可是方家的金叵箩,她决不能轻饶害他之人。

    “回母亲,茂官今晚和我一起在月满楼吃的暖锅,应该不是中毒,我和微月也吃了同样的东西,我们却是无事。”方十一道。

    方邱氏锐利的眼眸扫向微月,“微月,是不是你下的毒?”

    微月急急摇头,声音泫然欲泣,“我没有,我没有下毒……”

    看这位方邱氏那盛气凌人的眼神和气势,哪有一点像慈悲为怀的礼佛之人?真令人觉得好奇,潘微华这些年究竟如何和方邱氏相处的?这两个好像都是同一种类型的人。

    方邱氏盯视着微月,见她那懦弱的模样,心里马上又来气了,“那为何茂官会从你那里回来之后就这样?”

    “我……我也不知道……”微月低下头,心里其实能大概猜到原因,如果没猜错的话,茂官是在回来之后吃了橘子,所以才引发的腹泻,橘子属凉性,而今晚他们吃了不少热性的羊肉,两者在体内互相冲撞,不腹泻才怪。

    “不是你,你心虚什么?”方邱氏怒声喝道,要微月到她面前来。

    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位方邱氏有点太针对她了……是错觉吗?

    微月移步来到方邱氏前面,眼里含着两汪泪水。

    方邱氏不耐烦地睨着她,“我再问你一次,是不是你想害茂官?”

    “不是,我怎么会害茂官……”冤!太冤了,窦娥也没她这么冤!现在真的是每个人都觉得是她想要害死小茂官了。

    她哪来那么多精力去对付一个臭小子,再说了,茂官死了她有什么好处?

    “不是你又会是谁?怎么平时茂官就好好的,去了你那吃一顿饭就中毒了?”方邱氏咄咄逼人地问着。

    方十一替微月解围,“母亲,尚还不能确定茂官是不是中毒,如今责问微月,是不是太早了些?”

    方邱氏斜了方十一一眼,“哼,你也真是的,自己的儿子也不多关心,美色误事,以前也没见你这样为谁说过话。”

    任何一位当母亲的总希望儿子能和自己亲近些,以前儿子和潘微华相处冷淡,儿子也不曾为潘微华说过一句话,如今却为了潘微月一而再地开口解围,这教方邱氏心里难免不是滋味。

    方十一眉心轻蹙,“母亲,我只是以事论事。”

    “好了,我也没真怀疑微月,只是觉得事有蹊跷罢了。”方邱氏冷然道。

    微月在心里冷笑,这还不是怀疑?

    这时,茂官发出一声嘤咛,方邱氏急忙起身来到床沿,“乖孙,你怎么样了?是不是还不舒服?”

    微月踌躇在原地,念翠和念红都警惕盯着她,湘珠也是怨怼不甘瞪着她。

    方十一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轻轻地捏了一下她的掌心,递给她一个温和的眼神。

    心,似有些暖意。

    周仁俊在询问茂官晚上都吃了什么,茂官声音有些虚弱,说出羊肉和橘子的时候,方十一的神情彻底放松下来,回头看了微月一眼。

    微月淡淡一笑,原来,他还是对自己有怀疑的。

    周仁俊将羊肉和橘子的属性解释了一遍,又道,“茂官这些天情绪不好,影响了睡眠,才会在腹泻呕吐之后虚弱昏睡过去,没有大碍,多休息就可以了,并非什么中毒,大家莫要担心,只是以后不要再饭后立刻吃水果,对肠胃不好。”

    有周大夫的这番解释,微月也就脱离了嫌疑,除了湘珠,那些方才防备微月的丫环都露出释然的表情。

    少奶奶是个脑子有伤的人,怎么会想到要害死茂官呢?她们都想太多了。

    ———————我是哀怨的分割线———————

    俺的书评区都长草啦啦啦……

    最近有点卡文,所以我来撒娇了。

    大家的评论能给我许多灵感的,多多评论吧吧,这样俺更得也就快了……

    今天一万二更不了,三更吧,要早点睡觉,明天得去看中医。

    那四张更新票真让我纠结了一天,拿不下啊,我被调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