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四十七章 河蟹路过……
    (网 )吉祥替微月取了换洗的衣裳交给雁丝,让她拿去洗衣房,雁丝委屈接过衣裳,有些嫉妒吉祥能留在屋里服侍,她却只能做些琐碎的事情。网 。

    微月在屋里来回度步,隐隐有些不安。

    “小姐,您担心什么?”吉祥好笑看着她,为她取来一些剥皮的梨子。

    微月坐了下来,看着那些梨子发呆,一点胃口也没有,“方十一说要搬到这里来住。”

    “十一少白天都在外面,也不怕他会发现什么。”吉祥道。

    微月扫了她一眼,“我不是担心这个,而是……这不表示得和他……”她指向床榻,“同床?”

    吉祥掩嘴浅笑,目光有些暧昧看着微月,“原来您是害羞了,奴婢见您和十一少相处融洽,如果能真正成为夫妻,岂不是更好?”

    微月俏脸泛起红晕,对于吉祥的误解实在有种哭笑不得,就算她和方十一圆房了,也不可能会有她想要的那种夫妻关系,“你就且当是我害羞吧,今晚你不要在外间守房了,回自己房间休息吧。”

    “那怎么行呢,小姐,这若是您晚上有什么需要使唤的,没有个人在外头怎行?”吉祥惊呼道。

    “难道我有手有脚的还真什么都做不了吗?”微月好笑道,“平时只有我一个人你留在这里能陪着我,可是有了方十一……就不一样了。”

    吉祥有些伤心,“小姐,您是怕……怕吉祥也有了那样的心思?”

    微月愣了一下,看向表情有些委屈受伤的吉祥,“你想哪里去了?我怎么舍得让你当通房。网 --.7-k-ankan.-o-。”

    吉祥闻言,才笑了出来,“小姐,奴婢绝对没有只有的心思,您放心。”

    “我没担你这个心,不让你守夜,是为了你好,至于原因我也不必跟你说得太明白,总之,你和别的丫环是不一样的,将来要走的路也是不一样的,明白吗?”不想让吉祥守夜其实也是微月不习惯,方十一若留在这里过夜,她就希望有些还是不要让别人听去,毕竟这些房屋的隔音效果实在有待加强。

    吉祥听到微月似已经为她打算将来,心中更是感动,刚刚的伤心也消散了去,她本来就打算了这辈子都不嫁人,她不想成为通房也不想成为小妾,像白姨娘那样美丽厉害的女子成为妾室尚且不能过得自如,更何况是她?

    “好了,你想留在外间也罢,先下去吃饭吧。”微月见她没有心结了,才笑着道,也不再坚持不让吉祥守夜,有些规矩不是她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

    吉祥这才放心笑了起来,曲膝行了一礼,“奴婢先行告退了。”

    微月笑着点了点头。

    吉祥退下之后,微月才叹了一声,可她自己也不知在叹什么,又坐了一会儿,还没见方十一回来,她心想也许他今夜是不来了,便脱了外裳,抱着软被睡觉了。

    方十一送茂官回房之后,又去给方夫人问安,出了上房之后,本想直接到微月这边,后又想了想,折身回了头房,梳洗过后才到月满楼来。网 --.7-k-ankan.-o-。

    微月这时候已经入睡,屋里留着一盏火光微弱的油灯,吉祥把雁丝和荔珠都打发下去了,自己在门外又守了一会儿,见到十一少进了二门,赶紧闪身进去唤醒酣眠中的微月。

    方十一进了月满楼,再一次觉得月满楼的丫环实在太少,连守门的丫环都没有,他挑了挑眉,看来家里还是有人不将微月放在眼里的。

    微月被吉祥叫醒,知道是方十一过来了,她暗暗叹了一声,让吉祥先下去,自己也懒得下床了,什么规矩的也不想去理会。

    吉祥担忧看了微月一眼,才行礼退下,在门边与方十一打了个照面,又曲膝一礼,“爷。”

    方十一轻轻挥手,面上表情平淡。

    吉祥看了跟在十一少身后的春桃一眼,才照着微月的吩咐,回自己房间去了。

    春桃是方十一的贴身丫环,服侍他更衣是常事,但她见到微月自己躲在床榻中不露面,也无意出来服侍十一少,心中有些不解,总觉得这位小少奶奶很不懂事。

    透过朦胧的纱帐看着春桃在为方十一更衣,微月嘴角吟着一丝娇媚的笑。

    听说一般大户人家的少爷都喜欢收一两个通房丫环在屋里,之前潘微华生病且与方十一关系僵硬,难道这位正值壮年的男人没有收丫环?还是他忍耐力比一般人要强?这个春桃……

    嘿嘿,微月不怀好意地笑着,都是年轻男女,日夜相对总与失控的时候吧?她才不相信那方十一是个柳下惠。

    只顾着自己在幻想的微月没有注意到春桃已经退了下去,方十一撩开纱帐上了床榻,看到她在发呆傻笑,竟也没有打扰她,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而微月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如果方十一真的收了通房丫头,或者真要纳妾的话,她该如何自处?似乎……也没有什么介意的。

    她润亮的眼珠转了转,对上一双漆黑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怔了怔,回过神来,“你……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方十一轻笑,拉开被子躺了进去,将她拉到自己怀里,“在想什么?”

    微月轻咳一声掩去不自在,“没什么。”

    方十一感觉到她的僵硬,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目光熠熠看着她含羞的双眸,伸手轻抚她鬓角,“微月,这是我们的洞房。”

    微月扯了扯嘴角,闭上眼睛,罢了,当是被鬼压好了。

    方十一不自觉轻笑出声,只觉得这女子其实并不是傻,而是心思纯白,比起精明聪慧的女子,更让他觉得轻松自在。

    他的手探入她的衣襟,温热的唇含住她的耳珠。

    微月一阵轻颤,她并非第一次经历人事,即使距离曾经的第一次已经有很久,但体内的那点久违的还是很容易被撩拨出来。

    没有感情的……一向是她所抗拒的。她前世的第一次是在大学时候和初恋男友发生,两人在毕业等于分手之后,她再也找不到能让她动心的男人,自然也没有在和谁上床。

    对于此时几乎令她全身发烫燥热的男人,她和他根本算不上熟稔,更别说亲密了,但为什么……她会有感觉?

    她的单衣不知何时已经被脱去,他细密湿热的吻落在她脸颊,一路往下,在她白皙纤细的脖子舔吻吮吸着。

    微月深喘一声,咬着唇不让自己呻出来。

    她能感觉到他滚烫坚硬的正抵着自己。

    他的呼吸炙热粗重……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了,他竟然如一个刚初涉及人事的毛头小子一样兴奋和迫切。

    同样的痛要经历两次,微月有些泄愤地咬着他的肩膀,好哀怨!

    当他进入到那紧致的湿热时,再也顾不上许多,就这样将自己的释放出来。

    方十一紧紧抱着微月,直到呼吸平稳下来,察觉微月全身不自在,才哑声问道,“是不是不舒服?”

    微月全身酸痛,又倦又累,只想好好睡一觉,奈何有他在身边,实在难以安稳入睡。

    也许用热水擦拭一下身子会好过一些,微月正欲开口想起身,却听到外头传来几声杂乱的脚步声。

    方十一不悦地挑眉,谁那么不懂规矩?

    接着,是春桃的声音在外面传来,“爷,少奶奶,茂官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