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四十六章 暖锅
    (网 )日暮西斜,天空拉起深蓝色的夜幕,华灯初起,方家一片灯火明亮。网 --.7-k-ankan.-o-。

    方十一带着小茂官来到月满楼的时候,几个丫环已经把暖锅准备好了,还依照微月的吩咐,准备了一些干面。

    见到这暖锅,方十一唇边掠起浅笑,只是见到这院子丫环才几个,显得太过冷清,他皱了皱眉,见茶厅没有微月的影子,便问道,“少奶奶呢?”

    吉祥正欲回答,那雁丝已经抢先答道,“回爷,少奶奶一直都在房间里呢。”

    方十一低头看着一脸不甘不愿,鼓着脸不说话的小茂官,“在这里等会儿。”

    小茂官对着方十一还不敢发脾气,只是僵硬地点了点头,低着头爬上椅子坐下。

    方十一挑了挑眉,对儿子这低落的样子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也许他是想念自己的母亲吧,虽然儿子还年幼,但这几天也了解所谓的死是什么意思,所以也越来越不爱说话了。

    大概再过几天就好了,小孩子都是这样的。

    他来到微月的房里,本想出声唤她,但见微月趴在桌子上,一头黑绸般的发丝披散在背后,还带着些湿气,看来是刚洗了头发。

    “怎么在这里睡觉了?”他走了进去,才发觉微月是趴在桌面睡着了,他好笑地唤醒她,这样睡觉也不怕会着凉。

    微月听到有人叫她,马上就醒过来了,眼睛还带着一层迷蒙的睡意,一边脸颊枕出一个红印,她抬起头,看向站在身边的人影,“十一少……”

    方十一坐了下来,看到刚睡醒的她略带妩媚的眼睛,全身一阵燥热,“很累吗?”

    “不会啊,本来想看会儿书,等头发刚了就出去的,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网 。”微月吐了吐粉舌,笑得有些俏皮,刚睡醒的她警觉心不强,所以说话也慵懒妩媚,直到她看见方十一越来越灼热的目光,才马上收起笑容。

    “下次不可这样任意为之,容易生病。”他伸手揉着她的脸颊,那滑腻的触感让他眸色又沉了几分,他似乎……有半年不曾碰过女人了,自从潘微华生病,他收了两个通房,却又被她找借口杖毙之后,他就不曾碰过任何一个女子了。

    之前答应过她,如果她不愿意,便不会碰她的,如今看来……她应该是不会不愿意的才是,毕竟她都已经都是自己的妻子了。

    如此想着,方十一心中一动,看着她的目光愈加灼热。

    微月不是懵懂的女子,自然是看出方十一对自己的,她有些无奈,以前有潘微华在,方十一还对自己有顾虑,如今是什么顾虑有没有了,她能找什么借口不和他同房吗?且这也于理不合,没有夫妻不同房的理。

    罢了,反正她也不在乎那层东西。

    “我饿了。”就在方十一俯首下来,呼吸越来越粗重的时候,微月低声叫了一句,咬着唇低下头。

    方十一怔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今天怎么想到吃暖锅?”

    微月被他牵着站了起来,笑道,“我听说今天厨房有新鲜的羊肉,所以就想吃暖锅了。”

    方十一笑了笑,低头看了她一眼,“今晚我在这里歇下。网 。”

    微月笑容有些不自然,“在……在这里吗?”

    方十一点了点头,突然用力一拉,将她圈进怀里,趁微月还没惊呼出声,已经低头吻住她的唇,如想象中一般的柔嫩甜美,他从轻啄到深吻,湿热的舌勾出她的,尽情地吸吮舔吻。

    她快窒息了……微月紧抓着他的衣襟,忍住想用力咬下去的冲动。

    没有悸动没有感情,只有他充满的夺取。

    半响,他终于放开了她,看到她脸颊酡红,眼眸迷醉含羞,心神一阵荡漾,看来她对自己并不排斥,他深吸一口气,声音沙哑,“以后我就在这里住下,头房那边过了百日,等重新修葺了,我们再搬过去。”

    微月可不愿在这个时候逆他的意,点头答应着。

    方十一满意地点了点头,牵着她的手来到茶厅,其实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对她有,应该是自己太久没有女人的缘故了。

    茂官见到方十一和微月携手同来,乌亮的大眼瞬间黯了下来,还狠狠地剜了微月一眼。

    方十一对他沉声道,“茂官,以后微月就是你的母亲,不可放肆。”

    “我不要!”茂官声音委屈,好似快要哭出来一般。

    微月不知所措看着小茂官,表情比他更委屈,眼底却含着谁也察觉不出的冷笑,谁要当这个臭小子的母亲,若真当了他的母亲,她就必须保证他的安全,做得好是应该的,做不好她这个后娘恐怕就要千夫指万人骂了。

    “茂官,别不懂事,以后你还要和母亲一起住的。”让茂官一个人住在头房不是办法,最好是能过来和微月住,将来感情也亲厚些。

    微月听到方十一这样说,只差没跳起来抗议,当她月满楼是什么地方啊,他十一少住进来已经让她够头疼了,再来一个茂官,她以后还能出去混吗?

    “父亲!”茂官想抗议,不过在见到方十一清冷严肃的表情时,立刻闭上嘴,只是含怨瞪了微月一眼。

    微月趁方十一没注意到她,立刻毫不客气把小茂官瞪了回去,臭小子,以为她很乐意收留他吗?她也是身在人家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好不好?

    茂官敢怒不敢言,心里恨极了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偏偏父亲却看不出这个女人的恶毒心肠,他一定不会妥协的,他一定要听母亲的话,不会让这个潘微月威胁到他在父亲心里的地位,他要乖乖的,不要让父亲讨厌。

    他不会忘记母亲临死之前叫他到身边说的话,这是连父亲也不能知道的,谁也不知道他那天其实已经见过母亲了,而不是所谓的母亲不肯见他。

    方十一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对儿子的态度太强硬,便道,“让你和母亲一起住,是为了你好。”

    “是,父亲,可是……可是茂官只有一个母亲,她……她是二娘。”这是小孩子心里的坚持,叫微月一声二娘也是母亲要求的。

    方十一挑眉似有不快,微月见状马上道,“二娘就二娘嘛,这样茂官才不会忘记家姐,快吃饭吧,好饿了。”

    茂官瘪了瘪嘴,对微月还是很抗拒。

    方十一看了他一眼,才点头道,“先吃饭吧!”

    微月是真的饿了,听到能吃饭了,马上笑着拎起茂官手来到饭桌前,“来来来,吃饭,你要吃什么?我烫给你吃。”

    茂官哼了一声,“不要你烫,我自己会。”

    微月嗤笑一声,“你人矮手短的怎么烫?呐,这是肥羊肉,蘸点酱汁吃,很好吃的。”

    “你才是矮子!”茂官咽了咽口水,瞪了微月一眼才夹起那羊肉吃起来,小孩子的注意力比较容易转移,很快就忘记自己刚刚在心里发誓绝对不要和微月说话的决定,吃得津津有味的。

    方十一看着微月忙来忙去地烫肉烫菜,忍不住笑道,“你自己坐下来吃点东西,让丫环来烫就行了。”

    微月笑道,“我有吃啊,你看,我一碗的羊肉鸡肉呢,吃暖锅要自己烫才有味道嘛,这样才热闹。”

    以前她经常和朋友出去打边炉,那气氛真的又温馨又快乐,好怀念那几个死党啊,哎!

    方十一看着她被热气熏得红红的小脸,笑着拉她坐下,“我来。”

    茂官吃惊看了他一眼,随即低下头继续吃东西。

    方十一手势谈不上熟练,看来平时都是被别人侍候的,不过他还是烫了羊肉放在茂官碗里,又给微月烫了些,几个丫环在门外看着,都会心笑了笑。

    吃过饭之后,方十一亲自送茂官回房去,微月让荔珠备了热水,洗去一身的汗味,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今晚方十一要在这里过夜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