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四十五章 岑姨娘
    (网 )广州的三月天总是带了一些潮意,不过这个时候冬气已经散去,天气倒是暖和了一些。网 。

    房间里的暖炉已经撤去,微月进来之后便懒懒地在软榻躺下,神情慵懒妩媚,“吉祥,刘掌柜那边有消息么?”

    “章嘉早上送信来了。”吉祥从怀里取出一封信递给微月。

    微月打开细看,眼眸散发夺目的光彩,“隆福行把那批广彩大碗的生意接下来了。”

    “真是太好了,如此隆福行总算向前迈进一步了。”吉祥大乐,笑颜逐开。

    “嗯,这算是隆福行第一桶金了。”微月折起信,递给吉祥过眼,“这生意一旦出海,我们的杯子也能推出市面了。”

    “小姐,刘掌柜说要请您过两日去和洋人签文书,这……”吉祥看完信,笑容僵住,果然还是不能开心得太早的。

    “明天要和方十一回趟潘家,家里这几天尚不安定,要出去不容易,如果借逛街这个理由,不免让人觉得我无情无义,家姐过世没多久就有心思上街。”微月挑了挑眉,“能否让刘掌柜替我签了这文书?”

    “您是东家,这么大的生意,文书怎能由掌柜代签呢?”吉祥摇头道。

    “让我想想。”虽说方十一已经说了,她想做什么都可以,但始终这个时候逛街并不合适,“让刘掌柜依原来的安排吧,我们到时候出去一趟,到时候若是他人说起,便道是去散心。”

    “是。”吉祥应喏。

    “对了,之前让章嘉去给我找的东西都齐了吗?”微月想到前几天让吉祥托章嘉找的几样东西,那可都是她准备开连锁店的必备之物。网 。

    “找齐了,都在双门底上街那边,那孜然有些难找,小姐,您要那些东西作甚?那布满小洞的铁盖奴婢实在摸不清个明白来。”吉祥好奇问道。

    “这个……暂且不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那辣椒也晒干磨成粉状了?”微月不放心问道,其实具体该怎么做那些经常在北京路上下九吃到的小吃她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大概凭着印象感觉,味道肯定和现代的不一样,但主要贪新鲜,而且只要味道调得好了,不怕没有生意的。

    吉祥笑道,“小姐,您放心吧,您交代的都给您办妥当了。”

    微月满意地笑了笑,但想到自身处的环境,还是忍不住轻叹,“是要小心才好,以后我们在这里要更加仔细了,那方夫人不是个简单的角色,我今日见她,总觉得她并不是表面那般无欲无求,另外几个姨娘看起来也不好应付,潘微华一走,许多事情就要不一样了。”

    “小姐,您这样隐忍在方家也不是办法,难道您不想和十一少白首偕老么?”女人求的无非是一段好姻缘,小姐之前是顾忌潘微华才不与十一少亲近,如今潘微华已经死了,十一少又无意纳妾,她还是希望小姐也能有段好姻缘。

    “这个……顺其自然吧。”她对爱情从来没有期待,不知道是不是见惯了现代的那些速食爱情,以至于自己也变得灰心了,什么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也许在她十七八青春少艾时期的时候,她会这样奢望,但现在……她经历了太多,所有的奢望和梦想都被现实磨砺过了,即使重生为人,她的心也很难再恢复到以前的天真。

    她的爱情观是相爱了在一起,不爱了便分开,彼此不要勉强自己,谁也没有规定谁必须爱自己一辈子的权利。网 。

    她和方十一大概只能当夫妻,而无法成为情人吧。

    吉祥将信放在煮茶的三足提炉烧毁,对微月道,“小姐,如今您已是方家正经的少奶奶了,家里的事情怕是不能像从前那般不过问了吧?”

    微月笑道,“方夫人打算维持现状,我乐得轻松。”

    “这不是给您难堪吗?哪有不管事的少奶奶。”吉祥皱眉,对那未谋面的方夫人又添了分反感。

    “不让我管事才好,你以为这个家容易当么?”家里一大堆的闲人,多她一个不多。

    正说着,荔珠在外面敲门,吉祥打开门让荔珠进来。

    “少奶奶,岑姨娘过来了。”荔珠曲膝一礼,对微月道,此时的荔珠对微月已经是全心全意,她猜测微月并不是外表所看的天真傻气,但也聪明地不多问不多说,这样的丫环,多数主子都十分喜欢的。

    “岑姨娘?”脑海里浮现一个身形娇小,样貌称不上顶美却也算秀气的妇人,“请她到茶厅,我这就出去。”

    荔珠应声出去。

    微月起身整了整衣裾,不知岑姨娘因何事来找她,这还是第一个来找她的姨娘呢。

    来到茶厅,微月面上已经挂上灿烂天真的笑容,笑眯眯地对在喝茶的岑姨娘叫了一句,“岑姨娘。”

    那身着嫩绿的秀气妇人站起来给微月行礼,是个看起来赏心悦目的女子,年纪约有四十左右,“少奶奶。”

    微月有些惶恐地扶住她,“岑姨娘,你不要吓我,我是晚辈呢,受不得。”

    岑姨娘温和对微月一笑,梨涡轻泛,“少奶奶平易近人不拘礼节,只是礼不可废,婢妾这礼您受得。”

    微月呵呵笑着,她当然不会将人人平等那一套搬出来,别说在这封建年代,就是在现代也不见得人人平等,“你坐,吃茶果。”

    岑姨娘福了福身,“少奶奶也请坐,婢妾今日是有事回禀。”

    微月抓了抓头,在上座坐下,“岑姨娘有什么事找我呢?”

    “这是家里这个月添置采买的细单,理应给您过目的。”岑姨娘拿出一本蓝皮册子,双手奉上给微月。

    微月瞬间苦下脸,几乎是求饶地道,“好岑姨娘,您别这样,家里的事情有你和路姨娘打理着,肯定是不会有问题的,我不要看那账单什么的,头晕呢。”

    岑姨娘闻言,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看着微月那精致可爱的小脸蛋,她似想起什么来,眼底多了几分宠溺和悲伤,“少奶奶快别这样说笑,这个家迟早都是要您来当的,哪能什么都不看呢。”

    “可我看不懂嘛,好姨娘,您自己做主就可以了,要不,就和路姨娘商量,不是还有大少奶奶吗?”微月见岑姨娘是个好说话的,便撒娇起来,声音甜糯娇气,实在教人不忍拒绝。

    岑姨娘嗔了微月一眼,“少奶奶您这是孩子心性未灭,怕麻烦才不愿意当家。”

    “才不是呢,我是真的想帮忙的,但我什么都不懂嘛,夫人也说了,你和路姨娘打点得挺好的,那就这样好了啊。”微月笑道。

    闻言,岑姨娘脸色却有些不太好,只是幽微轻叹,“如此,婢妾就不敢再来叨扰少奶奶了。”

    微月急忙道,“不叨扰不叨扰,岑姨娘,你有空就多来坐坐,我一个人也很闷的。”

    岑姨娘笑道,“好,好,那我这就先去路姨娘那边,以后一定常来您这儿坐坐。”

    微月高兴地点了点头,“岑姨娘,我送你出去。”

    愈看微月岑姨娘心中愈觉得喜欢,只觉得这孩子没什么心眼,待人也亲切,特别是那笑容干净纯真,在这个家里,她已经许久不曾见过这么纯粹的笑容了。

    “不敢当不敢当,少奶奶,婢妾自己出去就可以了。”被微月挽住胳膊的岑姨娘有些受宠若惊,还不曾有哪个正经主子如此看重她的,看到微月那真挚的笑容,她心中一暖。

    将岑姨娘送到二门处,微月回头对吉祥和荔珠绽开一朵得意狡黠的笑花。

    吉祥和荔珠相视一笑,她们可真没想到微月这么容易就把岑姨娘哄得高高兴兴服服帖帖的。

    “今晚茂官和十一少都要过来吃饭,我们吃暖锅吧!”暖锅就是火锅,也是广州人常说的打边炉。

    --------------------

    电脑刚能上网,很抱歉,更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