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四十三章 丧事之后
    (网 )茂官听到方十一的声音,肩膀明显抖索一下,抬头含泪看了素来严厉的父亲一眼,他终于慢慢从树丛中爬了出来。网 --.7-k-ankan.-o-。////

    微月伸手想扶他起来,却被他狠狠剜了一眼,目光充满仇恨。

    哟,这臭小子还真把她当杀母仇人啊!

    “茂官,不得放肆,小少奶奶也是你母亲。”方十一皱眉,不悦地看着茂官。

    茂官扁嘴大哭,“我才不要她当我的母亲,我只要母亲一个人……”

    巨汗啊!方十一啊,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在这个时候提这样的话题,不是往茂官心里的伤口撒盐么?这男人看来不是个懂小孩子心理的人。

    “我家姐她……”微月拉住他的衣袖,紧张地问,转移这个话题,她没兴趣当别人的继母,责任重大不说,还不知道有多少遗留问题要解决。

    方十一轻轻捏住微月的手,“你家姐她……走了。”

    微月怔住,潘微华真的死了?还那么年轻啊。

    “母亲……”茂官听到方十一这样说,哭叫一声,往房间跑去。

    方十一看了微月一眼,转身去把茂官截住,将他抱在怀里,“你母亲受病魔折磨,如今走了也是解脱,你已经长大了,要让你母亲好好走路,不然她不会安心。”

    茂官似懂非懂地点头,“父亲。网 。母亲要走去哪里?为什么不留在这里陪我们?”

    “去天上了。”方十一道。

    “那我们去天上把母亲找回来。”茂官哭着道。

    微月听着茂官地童言。也忍不住轻叹。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死地定义应该不甚清楚。就只知道以后都再也见不到母亲了。以为母亲是去了别地地方,只要耐心地等或者去找。母亲就会回来地。

    他们回到茶厅地时候。厅上已经站满了人。除了方邱氏。方家所有人都齐聚在这里,商量着该如何处理丧事。

    大少爷方亦儒见到方十一进来,便赶紧问道,“这终究是白头人送黑头人,丧事不可大办,十一,你看,这事得让母亲过来做个主吧?”方家并非广州本地人,族里的老长辈都在家乡,如今能做主的也就只有方夫人了。

    “得使人去潘家说一声,请他们来一个人,验了身咱们就得做事了。”方陈氏附言着。

    “潘家那边的肯定要去请,只是如今也不早了,十一,你决定吧。”四少爷方亦承看向方十一,大家都在等着他拿主意。

    方十一将茂官放在椅子上,春桃照看着他。

    “使人去潘家说一声,不能再拖到明日了。”方十一淡淡道,“至于丧事方面的,等潘家的人来了再商量。”

    微月一直低着头默不出声,在这样的环境下,她觉得自己还是在角落当壁景就可以了。网 --.7-k-ankan.-o-。

    只是若有似无的,她总感觉有两道目光扫过来,一道是方十一的,另一道有些担忧和心疼的……是九少爷方亦浔的。

    “潘家那边我亲自去走一趟。”方亦儒沉声道。

    “那就有劳大哥了。”方十一点了点头。

    接下来,家里几个女眷便到隔壁的耳房休息,方亦儒去了潘家,其他几个男人便让小厮找来稻草,在潘微华屋里铺开,这是涂铺,是照着家乡习俗做的。

    潘家大少爷潘炜群来了之后,在潘微华床沿痛哭几声,却不敢出声叫其名字,据说在死者走后不久,是不能哭其名字,否则死者会死不瞑目。

    因为潘微华的病已经拖了一年多,潘家那边也早有心理准备,不疑有他,便让妯娌几个进来给潘微华换上寿衣。

    虽然平时和潘微华不亲,方陈氏几人见到潘微华瘦得剩下一把骨的身子,心里一阵泛酸,眼泪簌簌掉了下来。

    茂官被春桃抱在怀里,终究是个小孩子,哭了一个晚上也该累了,沉沉睡了过去。

    方十一对春桃挥了挥手,让她抱着茂官下去了。

    微月站在角落,有些不知所措,方十一和潘炜群还有方亦儒几个都到书房去商量丧事去了。

    此时,已经过了三更天。

    “小少奶奶,您得去给少奶奶上妆。”一道温和细柔的声音传来,微月抬起头,是一位白皙丰润的妇人,一双丹凤眼正担忧看着她。

    “路姨娘……”微月表情泫然欲泣,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好孩子,节哀顺变。”路姨娘搂住微月,轻声安慰着,以为微月是因为潘微华的离世而伤心。

    微月如今的心情……伤心,有点,她最怕生离死别的场面了,但更多的是无奈,想起自己在现代的家人当时也要面对自己的离去的悲伤,实在不知该如何形容心里的感受。

    随着路姨娘来到房间,方陈氏她们已经给潘微华穿了寿衣,正等着微月给她梳发上妆。

    潘微华躺在涂铺上,双眸紧闭,毫无气息。

    微月低眸看着脸色灰白的潘微华,如果不是她……潘微月不会嫁给方十一,不会在洞房自杀,那么……是不是她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年代?

    这个到死都怕自己儿子的利益被侵害的女人,其实也很可怜。

    在路姨娘和岑姨娘的帮助下,微月拿着木梳给潘微华梳了发,上了淡妆,做完这些之后,天已经微微蒙亮了。

    书房那边也把丧事商议有了个结果。

    一般只有多了五十岁的死者才能设灵吊唁,潘微华这是红颜薄命,说出去对方家方十一的名声都不好,所以丧事只能简单办理。

    潘老爷不在,潘微华娘家的意见便由潘炜群决定,既然潘炜群没有异议,丧事便定了下来,在偏厅设灵位,不发讣告。

    三天过后,丧事办完,家里沉寂的气氛不变。

    头七之后,终于尘埃落定,生活继续向前进。

    微月在这几天总算把方家的主子都见过了,不过也只是见过面,并无交谈,特别是那位方邱氏,真是印象深刻。

    昨日,方十一说要带她去见夫人,微月还以为终年礼佛之人必定面目祥和,很好相处,不料这位方邱氏气质高雅,皮肤也保养得很好,就是有一种不好接近的气质,全身透出一股端肃森寒的距离感。

    方十一回禀方邱氏,是关于将微月扶为正室的事。

    方邱氏勉励了微月几句,之后又道,“这些时日大家嫂和路姨娘岑姨娘把家里打点得不错,微月尚且年幼,又有伤在身,暂缓些时日再当家吧!”

    方十一看了微月一眼,“是,母亲。”

    分明是嫌她还是个傻子嘛,微月在心里笑了笑,面上丝毫没有半点不悦,她巴不得不要去理方家的家事呢。

    不过这位方邱氏表面说不理俗事,她看却未必,只怕这方家大小事情都掌握在她手上吧。

    至此,微月的婚书也终于正室摆放在方家祠堂中,成为方家少奶奶

    ——————————————————————

    刚爬回来……累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