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四十二章 遗言
    (网 )微月匆匆起来,头发都来不及梳髻,只是换了衣裳便来到头房,方陈氏和方吴氏还有三位她不曾见过的姨娘都已经在茶厅了,微月来不及细看,那周仁俊便从房间里出来,来到茶厅对众人摇了摇头。网 --.7-k-ankan.-o-。

    湘珠红着眼眶跟在他身后,见到微月已经来了,便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小少奶奶,少奶奶有话与你说。”

    对于湘珠不友好的态度,微月向来不放在心上,只是在方陈氏她们看来,却以为是湘珠仗着潘微华的身份在给脸色微月看,心中马上对微月多了几分同情。

    湘珠之前确实看不起微月的痴傻,但如今她是恨死了微月。少奶奶对十一少的心思,她这个贴身丫环怎么会不知道,她本来还想着难得少奶奶知道了自己的心,将来身子好了以后,和十一少必能相敬如宾恩恩爱爱,只是方十一对少奶奶依旧冷漠,她便将这些都归咎在微月身上,若不是她,十一少一定不会对少奶奶这样冷淡的。

    微月跟着湘珠来到潘微华床边,看着她苍白若死的脸色,轻声唤了一句,“家姐?”

    潘微华用力地张开眼睑,看了微月一眼,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替……替我照顾茂官。”

    微弱的声音,需要仔细听才听得到。微月有些心软,但却没有立即答应。

    湘珠在一旁抹着眼泪,暗恨微月的无情。

    “手札……”潘微华动了动嘴皮,“要看……”

    微月听不见她下面在说什么,只是叹声道,“家姐,茂官不会有事的,你放心。”

    潘微华垂下手,也不知是真的放心了,还是觉得再求微月也没用了。

    这时,出去应酬的方十一也别找回来了,挺拔的身姿出现在门边,脸上依然清冷儒雅,不见丝毫慌张,仿佛如今面对的不是结发妻子的死别。网 --.7-k-ankan.-o-。

    微月和湘珠识相地退出了房间。

    方十一站在床沿,低眸看着处于弥留之际的妻子,心里一片平静。

    潘微华伸出手,想要触碰他,这个直到她快死了,才知道原来自己心里有着他的男人,原来这些年来,她只是因为想要爱他,想要让他心中也有她,所以才一直骄矜高傲,只是想要他注意到她……

    可是,她用错了方法,是她亲手将他推得更远,是她亲手将他推给微月。

    “榆廷……”见到方十一,潘微华浑浊的眼闪过一抹幽微的光芒,嘴角泛起笑纹,低声唤着方十一的字。

    方十一在床沿坐下,握住她的手,“不要说话,好好休息。”

    “我要死了……”她的眼角滑落一滴泪水,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不舍。

    “不会的。”方十一温声道。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潘微华苦笑,滑落的泪水越来越多,“榆廷,这些年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的所作所为?我为了潘家,连你也出卖了,你恨我吗?”

    “不恨。”方十一毫不犹豫地道,他确实不恨潘微华,他对她本来就没有期待,会算计他本就在他预料之中。

    潘微华声音轻颤,“可若不是我……方家的陶瓷生意不会被我父亲夺去,榆廷……”

    “我本就有意将陶瓷生意放出去,方家当时锋芒太露了。”方十一淡淡道,不是他睁只眼闭只眼,她又如何得逞?总商不好当,行首更不好当,助潘家成为足够与方家相抵抗的行商,也是他的计划,潘微华只是助他一把罢了。网 。

    潘微华握着他的手松开,“你这么久以来……都在利用我保护方家?”

    “也保住了潘家,不是么?”方十一薄唇微勾,眼中清寒之色更盛。

    “这些年来,你到底有没爱过我?”她再次握住他的手,汲取他身上渗透出一点点的温度。

    他一阵沉默,看着她轻轻摇头。

    “一点……一点点,一刹那,一瞬间都没有吗?”她呢喃着,心底有个声音在呻吟,若死般的低吟。

    原来自己如此卑微,到死的这一刻,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都是为别人而活。

    “不要再说话了,好好休息吧。”方十一叹道,不想去回答这个问题,他们之间的相处如同陌路人,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感情。

    “微月……微月……不傻,抬她做填房,让……让茂官成为下任家……家主……”最后一句,她几乎拼尽了所有力气,才说得完整。

    方十一点了点头,当是答应,却没有细想潘微华所谓的微月不傻是什么意思,只当她还是私心作祟,想要利用潘家的人继续监视他。

    潘微华说完这句话,手无力垂下,撞在床板发出轻微的声响,眼睑缓缓合上,脸色灰白无华,已是了无声息。

    方十一沉默看着她片刻,心中感觉一时说不清楚,既不是悲痛也不是伤心,只是觉得……这样也好,他曾以为终有一天会和潘微华反目成仇的。

    他站了起来,往外头走去。

    ——————————

    且说微月和湘珠从房间出来之后,她看了在抹泪的湘珠一眼,觉得此时最好不要去惹她,但又不想去茶厅,只好一个人来到庭园,默默发呆。

    湘珠见她没有到茶厅去,便随着她来到庭园,见微月神情淡漠,忍不住出声讥讽,“少奶奶如今这个样子,你自是最开心的是不?”

    听到声音,微月讶异回头,“你怎么这样说?”

    “难道不是?这些日子来你霸占着爷。不让爷接近少奶奶,你……你知不知道少奶奶每天晚上都在等着爷,每天都希望爷能回来与她吃一顿饭,你自己怎不想想,若非少奶奶,你有今日吗?”湘珠生声音充满怨怼和谴责,好像潘微华的死是微月的责任似的。

    微月哭笑不得,只是无奈看着她,“十一少晚上根本没有留在月满楼啊,再说了,家姐想要和十一少吃饭,你这个当奴婢的不是应该主动去请十一少吗?你不去请十一少又怎么知道家姐想和他吃饭?”

    “你……你强词狡辩!”湘珠叫道,但确实她也后悔当初没主动去请十一少,怕自己揣摩不对少奶奶的心思。

    “我这是狡辩吗?根本是你自己有私心。”微月哼了一声,心中却暗叹,原来潘微华到了最后才知道自己的心意,怪不得十一少不喜欢在头房,这对夫妻从开始就相敬如冰,互相猜忌算计,谁会想到动心二字?

    “我对少奶奶不曾有二心,你这傻子少污蔑我。”湘珠心中想着少奶奶怕是挨不过今日,不知自己将来命运如何,之前她仗着少奶奶的宠爱得罪了不少人,只怕这以后自己也不好过了。

    “你也知道我是傻子,既然我是傻子,哪来还那么多心思。”微月笑了笑,继续抬头看着朦胧月色。

    湘珠跺了跺脚,“费时与你多说。”

    微月摇了摇头,突然想起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除了长辈的,整个方家的主子几乎都来了头房,怎么没见着茂官呢?

    正想着,便听到花坛后传来细微的啜泣声,微月被吓了一跳,这黑天暗地的突然传来嘤嘤的哭声实在有些惊悚。

    再仔细听那声音,她挑了挑眉,拨开树枝看着卷缩在角落的人儿,“茂官?”

    茂官一脸泪水,双眼已经哭得红肿,抬头见到是微月,激动地大叫,“你滚,你这个坏人,是你害死母亲的,我讨厌你,我讨厌你,你滚。”

    微月心中一凉,方才自己与湘珠的对话是被他听到了,“我没那么大的能耐害死你母亲,何况她是我的姐姐,我又怎么会害她呢?我每天都在月满楼,别人只当我是傻子,我怎么害你母亲啊?”

    茂官却不再搭话,细声哭泣着。

    “你母亲如今病重,你却不在身边陪她,跑到这里来自己一个人哭鼻子,算什么男子汉?”微月伸手想牵他出来,却被他一手拍开。

    “呜呜,母亲不见我……”

    微月愣了一下,看到方十一已经寻来,便道,“快出来,不然里面有老鼠咬人的,家姐才不会有事,明天她就起来了。”

    方十一已经来到她身后,看到躲在树丛里的茂官,沉声道,“出来!”

    ——————————————————————

    下午要去培训,不知道今晚能不能赶回家,要是赶不回来,明天的更新会晚一点哦~

    ============我是章推分割线=============

    [bookid=1698933,booknae=《冲囍》]千金忽成杀猪女,还被强拉去冲喜?!

    [bookid=1679502,booknae=《朱门绣户》]没落千金,重振家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