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四十一章 吃惊
    (网 )吉祥住在月满楼后面的一排房屋,那是专门给这院里丫环住的地方,只是如今这儿丫环少,所以显得有些冷清。网 。

    查看了吉祥后背的伤势,微月这才放下心,“幸好那老妖婆不敢太声张没让小厮动手,丫环的力道还是有限的,不然只是这么几下,肯定要内伤的。”

    “奴婢这点伤算什么,只是小姐您为奴婢挡了两板子,身子骨怎么受得了?”说着,吉祥竟哽咽起来。

    微月笑道,“我要是受不了,又怎么坐这里和你说话?”

    荔珠在一旁抹泪道,“小少奶奶,您下次去哪都得带奴婢去,多个人也好护着您。”

    “少奶奶打我,你也护着我?”微月开玩笑道。

    “如今奴婢得主子是小少奶奶。”荔珠语气坚定道。

    微月笑笑点头,“今夜你就好好在这里照看着吉祥,这伤到了晚上怕是要反起来。”

    “这怎么可以,荔珠得去服侍小姐您。”吉祥马上反对。

    “不是还有春桃吗?好了,别担心我,快把药喝了吧。”微月柔声道。

    吉祥喝了药,微月和她说了一会儿的话,便起身回房间去了,临走前还叮嘱一定要多休息,赶紧把伤养好了。

    这时已经是午饭时候,周仁俊已经走了,方十一在茶厅等着微月。

    见到她直着腰板走进来,他脸上有些不悦,声音却不见谴责,“身上有伤还到处跑。”

    微月笑嘻嘻地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我吉祥嘛,好饿啊,你在等我吃饭?”

    看着满桌饭菜,微月笑得更加开心了。网 --.7-k-ankan.-o-。

    只是在旁边侍候的春桃却哭笑不得,这小少奶奶到底是个心思纯白的人,竟然还敢这样问爷是不是在等她吃饭,就是少奶奶也不敢说这样的话。

    方十一却没有任何不快,“饿了就快吃。”

    微月高兴地点头,吃了几口却有些哀怨地眨巴着泪珠。

    “怎么了?”方十一放下筷子,疑惑看着她。

    微月眼泪汪汪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脸颊疼。”

    方十一轻笑出声,眼底有了连他也没察觉的宠溺,“慢慢咀嚼,不要那么快。”

    微月吸了吸鼻子,“讨厌,打人怎么可以打脸呢,要是打得不漂亮了怎么办?”

    方十一声音低沉,“微月,你希望我为你讨回公道吗?”

    “那是母亲……”所以她只能忍了,就算是方十一,他也不能真的如何。

    方十一微笑地点头,“这次委屈你了。”

    微月笑道,“不委屈,我也掐了她啊。”

    “吃饭吧!”方十一轻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微月悄悄看了他一眼,伸手抓住他的衣袖,小声道,“等我伤好了,我要出去逛街。网 --.7-k-ankan.-o-。”

    方十一道,“好!”

    微月这才心满意足地继续吃饭,幸好到了这年代门禁不如以前那么严厉,若不是怕被人找到什么把柄,她也不必费这么多心思。

    吃过午饭,方十一才对微月道,“表哥送来一个丫环,你这里人手不足,留下服侍你吧。”

    想必就是那个卖身葬父的了,还真是有缘!

    不久,春桃便将那姑娘领了进来,这女子稍作打扮果然有几分姿色,难怪昨日那纨绔少爷要她当小妾,看她步履轻盈,身姿婀娜,双眸含情轻睇方十一,微月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女人标准一小三啊!好狐媚的眼睛。

    “奴婢雁丝见过爷,小少奶奶。”声音清喉娇啭好不动听,只是眼睛在看到方十一身边容貌更盛她几分的微月时,掠过一抹失望。

    方十一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对微月低声道,“以后她就留在这里,你要怎么安排她做事,由你自己做主。”

    微月呵呵笑道,“好啊!”

    这女子挺漂亮的,他难道一点想法都没有?

    “那你以后就留在这里,下去吧!”

    没再多看那雁丝一眼,微月只是笑得不怀好意看着方十一。

    他挑眉看她,“怎么了?”

    “她很漂亮!”微月道。

    “是吗?”他倒是没多注意,只是一个丫环漂亮与否很重要吗?他好笑点了点微月的额头,“你这里又在乱想什么?”

    “我听说漂亮的丫环都可以当小妾的,你不想吗?”微月问得天真,其实也有些试探,若是能利用雁丝引开方十一对她的注意力,那也是不错的。

    方十一突然目光凌厉盯着她。

    微月心中吓了一跳,表情仍是天真好奇,眼睛神色不变。

    “妾多累事,若非必要,我都不会纳妾。”在她面上看不出什么来,他才低声道。

    还以为她是在试探他,看过方家曾经因妻妾争宠而死伤无数,他又怎么会重蹈覆辙走他爹的老路?妻妾不需多,已经有儿子传宗接代的他暂时不会注重这个。

    微月暗暗吃惊,对方十一似乎又多了一层认识。

    “你回房去休息吧,我要出去一趟。”方十一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微月看着她清隽的侧脸,笑了笑,“嗯,好的,你路上小心。”

    他回头对她浅笑,交代春桃留下照顾微月后,才转身离开。

    如此过了几日,微月身边少了吉祥感觉很不习惯,对于春桃她是不敢掉以轻心,怕被看出什么端倪来,好在吉祥的伤势不重,休养了三天便能起来活动了,春桃也回到方十一原来的院子当差。

    这方十一除了每天晚上过来陪她吃饭,其余时间极少留在月满楼,那书房几乎等于空设着。

    至于那雁丝,微月并没有让她进屋里来服侍,而是指派负责院子里的花草修剪,只是一个闲差。她是看得出雁丝并不喜欢这个差事,不过她没必要照着别人的喜好做事。

    微月以为这几天潘微华肯定会把自己叫过去教育教育,不过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连那潘梁氏也没因为方十一那日变相将她赶出方家而发作,大概也是觉得理亏,还是因为潘老爷不在广州,她不敢随便得罪方家呢?

    说起潘老爷,微月便想起昨日才收到的白姨娘的信,下个月他们就要回来了,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是好的,只是……她比较吃惊的是,白姨娘这次回来却要住进潘家大宅,哈,潘梁氏要是知道这个事儿,恐怕将白姨娘挫骨扬灰的心都有了。

    微月一边练着毛笔字,一边暗笑着,觉得以后的生活真是要越来越精彩了。

    吉祥在一旁磨墨,看着微月那一手不敢恭维的字,直摇着头,真的如小姐自己所说,人都不是完美的,阎王爷给你开了一扇门,绝对不会再送你一扇窗,小姐聪慧美丽,能想到许多别人都想不到的事情,可在琴棋书画方面……就真的差强人意了。

    “写得我的手都快抽筋了。”实在受不了这种软绵绵的毛笔,微月没什么耐心地扔笔不练了。

    吉祥笑道,“您这才练了半个时辰呢。”

    “是已经半个时辰了。”微月没好气地道,起身洗手,“这几天都闷坏了,明天我们一定要出去!”

    “是是是,听您的,不过如今时候不早,您该上床休息了。”吉祥过来替她取下头面,将她如绸缎的秀发放了下来。

    微月打了个哈欠,“嗯,有点困了,睡觉!”

    只是在她睡下没多久,吉祥又急忙来叫醒她,“小姐,少奶奶快不行了,正急着传您过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