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四十章 周大夫
    (网 )回到月满楼不久,春桃已经使人去请来了大夫。网 。

    方十一将微月抱到床榻,伸手想解开她的衣裳检查她的背。

    微月紧抓着衣襟,害怕地看着他。

    “让我看看你的伤。”方十一温声道。

    “不要!”微月摇头,坚决不肯。

    “难道你不疼吗?上药之后伤口才会好。”方十一轻抚她鬓角,耐心劝着。

    “疼!”微月委屈地点头,“可是……可是不能让你看。”

    方十一轻笑,“你还知道疼?就这样去替吉祥受打,也不想想自己身子能不能受得了。”

    “我叫了她们不要打的,她们非要打,吉祥又没有做错事。”对待什么人该用什么手段,微月完全不觉得在方十一面前装柔弱有什么不好,今日在头房,她就是眼尖见到他的身影才故意受潘梁氏一掌,在办公室斗了那么两年,她所学来的功夫不是拿来摆着看的。

    “以后遇了这样的事情不许再自己跑上去挨打!”方十一想到潘夫人竟然到方家来打人,眼色更是冷然。

    “以后还有这样的事情啊?好可怕……”微月忍不住哀怨叹道。

    方十一失笑看着她,“不会了。”

    这时,春桃已经领着大夫进来,竟是昨日在街头看到的那位‘英雄’?那位救了卖身葬父女子的紫衣男子?

    这男子约有三十来岁,嘴上留着八字胡,一副风流倜傥的雅痞模样,他站在门边给他们拱手一礼,“方十一,小少奶奶。网 --.7-k-ankan.-o-。”

    这个人让她有种全身爬满虫子的恶寒感,她不自觉地往方十一怀里钻。

    方十一察觉到她的异样,低头看着她,柔声问道,“怎么了?”

    “我不想看大夫。”微月声细若蚊,她不想让那个人碰到她。

    “这是周大夫,是方家的表亲,不是陌生人,不要怕。”方十一以为微月是怕见生人,便低声介绍着,这周大夫名为周仁俊,是方家远房表亲,家住十五圃,世代行医。

    周仁俊和方十一交情还是相当不错的。

    “我不爱吃药。”就算这周仁俊是宅心仁厚的大夫也不能让她那种恶寒的感觉从心里消失,好吧,即使这雅痞看起来似乎很温和,但他的眼神太奇怪了,她很不喜欢。

    “别任性!”方十一将她放下来躺着,放下幔帐拉住她的手给周仁俊把脉。

    周仁俊笑了笑,“小少奶奶放心,在下的药不苦的。”

    仔细听了脉,周仁俊才摸了摸嘴上两撇胡须,道,“只是皮外伤,不碍事。”

    微月在他放开手的时候,立刻将手缩了回去,抓起衣袖擦拭着脉搏处。

    周仁俊看了幔帐一眼,笑容更盛,只是隐隐似有丝疑惑。

    “没内伤就好,春桃,带周大夫去给吉祥看看。”方十一对春桃吩咐道。

    “是。”春桃从周仁俊手里接过要给微月的金疮药放在床边几上。

    周仁俊好奇道,“十一,这都什么事儿啊,这府上受伤的人这么多?”

    方十一斜眼扫向他,“你很好奇?”

    “呵呵”周仁俊干笑几声,想起方十一并不喜欢别人多问内宅的事情,“春桃,还不赶紧带路。网 --.7-k-ankan.-o-。”

    待他们离开房间,方十一才撩开幔帐,看到在里面委屈嘟着红唇的微月,忍不住勾起一抹淡笑,“怎么了?”

    他坐了下来,拿起那瓶金疮药,倒了一点在掌心,轻轻地涂抹在她脸上。

    微月怔了一下,脸颊突然有些燥热,他掌心的温度通过她的脸颊流淌到心里,“我不喜欢这个周大夫。”

    方十一讶异,“你才第一次见他,怎么就不喜欢?”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有原因的。”微月轻哼一声,撇开脸部让他再碰她。

    方十一笑了笑,只当她是孩子气耍性子,“背后让我看看,好么?”

    微月马上抓紧衣襟,直摇头,“不好!”

    方十一苦笑,“你不让我看,怎么上药呢?”

    “你……你让荔珠来给我上药,不然春桃也可以。”她怎么能放心在他面前脱衣服,谁知道他会不会那啥啊,男人的自制力不太有保证。

    方十一深深看了她一眼,起身出去。

    不到一会儿,春桃便进来了,笑盈盈地给微月行了一礼,“小少奶奶,奴婢来给您上药。”

    微月看了看门外,这才点了点头。

    春桃笑了笑,去把门给关上了。

    “他生气了吗?”微月一边解开衣襟,一边状似紧张地问。

    “爷没生气,他和表少爷在大厅说话呢。”春桃道。

    “哦,吉祥没事吧?”微月关心问着。

    “没事,没伤着筋骨,休养几日就可以了,荔珠正给她上药呢。”春桃看到微月光洁白皙滑嫩的背部有两个刺眼的红印时,皱了皱眉,轻柔地上药,“疼吗?小少奶奶。”

    “不疼!”真的不疼,因为对方会比她更疼。

    “奴婢若是早些去通知爷,小少奶奶您就不会挨打了。”春桃叹了一声,怪自己太过谨慎,因为一开始小少奶奶被潘梁氏唤去的时候,就去找爷回来的。

    微月笑道,“我真的没事,我还要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肯定被打死了,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要去通知方十一的呢?好聪明呢。”

    “奴婢见湘珠神情有异,便跟着去头房打听了,潘夫人来探望少奶奶却是静悄悄的,这不符合她平时作风,奴婢觉得奇怪,暗中注意了一下。”春桃一言两语带过,并未说得详细。

    微月却笑了笑,不再多问。

    “春桃,这位周大夫平时经常来方家吗?”上了药,火辣的痛感被一阵清凉代替,微月的心情也好了一些。

    春桃回道,“表少爷与爷是自小便有交情,前些个月去了京城,最近才回来,说来这位表少爷医术还真高明,少奶奶吃了他几贴药,那病也好了不少,不然今日也不会……”

    原来潘微华之所以这几天精神不错是这周仁俊的功劳。

    “我母亲回去了吗?”这一声母亲叫得微月心不甘情不愿,只是在孝义为先得这个年代,她不得不忍住满心的厌恶。

    “爷已经使人亲自将潘夫人送了回去。”春桃道。

    微月穿戴好衣服,便要下床吉祥,春桃拦住她,“小少奶奶,您身上还有伤呢,不可乱动。”

    “我这是小伤,又不会怎样。”就是脸上那巴掌印看起来碍眼。

    春桃拦不住微月,只好跟着她一起出了房间,却被微月拦着不让她跟上来。

    在经过茶厅的时候,里面传来那周仁俊的声音,微月本是不想去理会,只是那内容却教她脚步滞了下。

    “十一啊,我看你这院里丫环缺少得很,不如将昨日救下的女子送到你这边,当个丫环使唤着?也可帮帮我,我被家里那母夜叉吵得夜夜不得眠啊。”

    “多管闲事自有报应。”方十一冷声一笑,并没有答应。

    “见死不救岂是男子汉所为,你是商人,是见怪不怪。”周仁俊道。

    “商人重利,难道你不必吃饭?你保和堂不需要卖药挣钱?”方十一道。

    “我说不过你,那丫环我带来了,你看着办吧,以后我免费给您看病。”

    方十一眸色清冷看了他一眼,“我付得起诊金,只是我听说你保和堂来了一支千年人参,连知府大人的人去买,你都不愿意卖出去……”

    “奸商!”周仁俊大叫,“罢了罢了,一会儿我使人给你送来,你真是个吸血的,那是我镇店之宝,好不容易才在药市买来的。”

    厅外的微月顿时满头黑线,这周仁俊所说的那个丫环就是昨日卖身葬父的女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