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三十九章 杖打
    (网 )听到潘梁氏几近崩溃的嘶喊,微月没有说话,目光清寒冷漠看着面前的女人。网 --.7-k-ankan.-o-。

    潘梁氏被她这样的眼神看得心中一惊,这傻女怎会有这样凌厉的眼神?

    “还不给我打?”她怒喝大厅上的几个丫环,恨不得立刻将微月生生杖死。

    头房的丫环面面相觑,都不敢向前抓住微月,她们心里忐忑,这是自家小少奶奶,岂有听外人杖打的道理,虽然这人是潘家夫人。

    潘梁氏的两个随身丫环闻言,马上过来扭住微月她们了。

    “母亲,这是怎么了?”潘微华虚弱得声音传来,她本想借着昏睡避开母亲教训微月,但刚从房间听到母亲想杖打微月,她不得不重新起来,哎,母亲是被气糊涂了。

    潘梁氏皱眉看着被湘珠搀扶出来的女儿,心疼问道,“不好好休息,怎么出来了?”

    “母亲放心,女儿无碍。”她扫了微月一眼,目光充满谴责,别以为她在里面就什么都不知道,微月是故意要激怒母亲的。

    “你且坐下,我收拾这两个贱人先。”潘梁氏让湘珠扶着微华坐下,又指着不动的丫环,“还不上来帮忙,都讨打了是不是?”

    那些丫环只是为难看向潘微华,少奶奶都没出声,她们怎敢乱来。

    潘微华叹道,“母亲,七妹是个想不清楚事情的孩子,你也跟着计较么?”

    “孩子?我看她妖媚得很。”活生生就是另一个白馥书,她恨不得生啃她的肉。

    “母亲,这是方家!”潘微华也不想说重话,只是这母亲被微月三言两语就挑得想糊涂,若是让方十一知道潘家的人在自己地盘动了他的女人,他岂会善罢甘休。

    微月娇嫩的唇瓣开如花般灿烂的笑,笑得风情妩媚,只是笑容稍纵即逝。

    潘微华的目光在触及她那样的笑容时,心马上就沉了下来。网 --.7-k-ankan.-o-。

    “我还真不信动不了一个丫环,这奴才目中无人不罚不行。”潘梁氏骄矜看了微月一眼,不解恨地道。

    潘微华暗叹一声,也只好这样了。

    “母亲想如何惩罚吉祥?”潘微华低声问着,眉眼间尽是疲弱之色。

    微月面无表情看了她一眼,不禁有些怜悯这个潘微华,自己的母亲吃醋嫉妒,竟然闹到女儿夫家来,还完全不为女儿着想,这算不算一种悲哀?

    “杖打三十大板!”潘梁氏重新坐了下来,眼神恶毒。

    吉祥脸色一白,却咬牙低头不语。

    微月心中一怒,三十大板?还让不让人活啊?“不许你们打吉祥,她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打她?”

    “把她拉开,给我打!”潘梁氏冷冷地道,一眼也不看微月。

    厅上的丫环见少奶奶也不说什么了,便过来拉住微月,而潘梁氏的两个丫环则将吉祥推倒摁在地上,从湘珠手里接过板子,正欲下手。

    “给我脱了她的小衣打!”潘梁氏捧着盖钟儿,声音冷冽。

    “放开我,不许你们打吉祥!”微月挣扎着,开玩笑,她要是连一个丫环都保不住,她以后还怎么在这里混。

    “小姐,请仔细自己,不要伤着了。”吉祥也不反抗,她只是担心小姐为了她暴露自己装傻的事情。

    微月哪里会不知道吉祥使在为她着想,只是吉祥还不知道其实潘微华早就知道她装傻的事情,之所以不说出来,是因为还想利用她。

    现在对微月来说,装傻不装傻已经不重要了,只要不让方十一和潘微华知道她想在外面干的事情,那就可以了。网 --.7-k-ankan.-o-。

    微月一个人哪里挣脱得开两个丫环的手劲,那边吉祥已经被脱去小衣,露出洁白的光腚,两个丫环一人一个大板,用力地打了下去,很快浮出光腚一片肿红。

    “放开我,不许你们打吉祥,老妖婆,你要打就冲着我来,你拿个丫环出气算个什么东西。”微月眼眶发红,怒火几乎将她所有的理智都要燃烧殆尽了,这些天和吉祥日夜相处,说没感情那是骗人的,她怎么能看着吉祥受她连累被潘梁氏打死。

    潘梁氏被微月这样粗俗的叫骂哽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指头颤抖着指向微月,“掌嘴,掌嘴,给我打!”

    两个抓着微月的丫环闻言为之一愣,手不自觉有些松动。

    微月用力挣脱开来,不顾一切地撞开那两个在杖打吉祥的丫环,“住手!不许打不许打!”

    人单势薄,讲道理是不可行的,既然都觉得她是个疯傻的人,那就让她疯个彻底好了。

    “愣着干什么,还差十二板,继续打!”潘梁氏喝了一声,扫了那两个停下动作的丫环一眼。

    那两个丫环迟疑地看着伏在吉祥身上的微月,手上的板子犹豫着不敢落下。

    微月替吉祥拉上单衣,怜惜地拍了拍她的头,“让你替我受苦了。”

    吉祥背部和光腚都一阵火辣辣挠心的痛,感觉那痛几乎蔓延至了四肢,可她还是咬了咬牙,“小姐,奴婢没事。”

    微月心中一阵感动,她不是一个容易付出感情的人,但吉祥这样为了自己,她不感动那是假的,在刚到这个年代的时候,是吉祥帮她去融入这个世界,也许一开始吉祥只是因为本身的使命才对她好,但这些日子以来,她是真切感受到吉祥对自己的关心,她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身边的人。

    “还不打,想要我亲自动手吗?”潘梁氏一掌拍在扶手上,头上的珠钗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两个丫环不敢再迟疑,板子往微月背后打去,力道虽小了一些,但还是叫微月吃痛叫了一声。

    这该死的更年期老妖婆!

    微月突然跳了起来,忍着背后火辣辣的痛一脚踢开一个丫环,然后气汹汹地冲到潘梁氏面前,把潘梁氏和潘微华都吓到了。

    “你……你这个贱人,你想作甚?”潘梁氏被吓了一跳,说话都失了气势。

    潘微华在旁边不悦道,“微月,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想为了个丫环对母亲无礼吗?还不快下去。”

    微月叫道,“丫环不是人吗?吉祥又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打她?”

    她也知道奴婢下人在这些主子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受过现代教育的微月来说,每一条生命都应该被尊重,她接受尊卑之分不代表她能枉顾生命。

    “你……你……反了反了。”潘梁氏气得腮帮子都抖了起来,怒喝着两个停下手不知所措的丫环,“继续打,给我朝死里打,我看这疯子还敢拿我如何?”

    森冷的眸色在眼底一闪即逝,微月伸手一把掐住潘梁氏的脖子,敞开喉咙大声叫着,“不许打不许打,不许你打吉祥,你听到没有,死老妖婆,你这个又老又丑的妖怪,活该你没人疼没人爱……”

    潘微华被微月这么一出惊人举动震得目瞪口呆,不由得大怒,“微月,你疯了,还不放开母亲?”她对湘珠叫道,“还不快去拉开她。”

    “不许再打吉祥!”微月不肯松手,掐得潘梁氏说不出话来,不过她当然有注意手劲,不会掐死这个老妖婆的。

    潘梁氏涨红了脸,摆手点头。

    “不打了,你还不撒手。”潘微华站起来,虽愤怒但却中气不足,用力说了几句便气喘起来。

    微月看着发鬓凌乱,脸色妆容都被冷汗晕开的潘梁氏,这才松开了手。

    得到自由,潘梁氏喘着气,突然一扬手打了微月一巴掌,“你这个贱人!”

    微月在看到眼角在扫到厅外的身影时,嘴角泛起不易察觉的笑,眼睛却迅速含起两泡眼泪,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

    潘微华只看着微月的反应,没有注意厅外大步走来的人影。

    “这是怎么回事!”清冷的声音传来,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潘梁氏惊愕回头,“十一少?”

    方十一眸色森然凛冽,看着被摁在地上的吉祥,还有满眼委屈泪水的微月,特别是看到她白皙的脸上印着一个鲜红的巴掌痕,眼底浮起少见的怒色。

    吉祥见到十一少来了,心中松了一口气,吃力地想要爬起来,春桃见了急忙过去扶起她。

    “小姐,您没事吧?”吉祥对春桃点头感激,忍着痛来到微月身边,着急地问她。

    微月摇着唇,摇了摇头。

    吉祥眼角瞄了十一少一眼,声音更加担心,“怎么会没事呢,您方才还为奴婢挡了几板子,奴婢是粗皮粗肉的捱几个板子是小事,可您怎能……”

    方十一不等吉祥说完,已经大步走到微月面前,低声问道,“你捱了板子了?”

    微月抽搭着,一副晕晕欲坠的苍白无力。

    方十一打横将她抱了起来,冷冷扫了潘梁氏喝潘微华一眼,“潘夫人,这是方家!”

    潘梁氏煞白了脸,没想到这方十一竟这样下她脸面,连一句外母都没称呼。

    潘微华挡在方十一前面,“你不问原由吗?”

    “我需要问吗?以后月满楼的人谁也不许动。”方十一说完,已经抱着微月离开茶厅。

    透过方十一的肩膀,微月看着那一败涂地惨白了脸的潘微华,对她展开一个无声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