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三十八章 教训
    (网 )对于微月来说,死后返生的好处之一就是不必再强迫自己一大早起床去挤公车,赚那么些小的薪水,能睡到自然醒,是多么幸福的事情。网 。

    不过今日微月竟然一早就醒了过来,总觉得有种心绪不宁的感觉。

    今天的早餐比昨天又丰盛了一些。

    “怎么那么吵?”吃着莲蓉包,微月挑了挑眉,隔壁传来不小的声响。

    吉祥轻咳一声,“是爷让人搬书架过来,将西面的房间……”看到微月的脸色越来越低沉,吉祥的声音也消失在嘴边。

    微月用力咬了一口酥软的包子,想象正在咬那个方十一,他竟然来真的!还以为他说在这里设书房只是吓唬她而已,没想竟然这么速度。

    本来香软可口的早餐也变得食之无味了,微月丢下吃了一半的包子,起身开门,穿过门廊来到西边的房间,冷眼看着两三个十三四岁的小厮用力地把一张大书架挪到靠墙壁的位置。

    春桃领着好几个小丫环在打扫着桌椅,茶几,琴几,花架……还真是一一俱全!

    几个丫环发现了微月站在门边,赶紧曲膝行礼,“小少奶奶。”

    微月已经在她们看过来的时候换上一脸灿烂的笑容。

    春桃丢下手中的湿布,笑盈盈走到微月面前行了一礼,“奴婢吵着小少奶奶了?”

    “没有没有,我只是过来看看有没需要帮忙的。”微月呵呵笑着,一脸傻气。

    “不敢劳烦小少奶奶,已经差不多了。”春桃笑着道。

    “那我不阻着你们啦。”微月挥了挥手,轻快地转身离开。

    春桃看着微月的背影,回头对几个房间里的丫环道,“赶紧的,都手脚麻利点,别吵着了小少奶奶。”

    小丫环们连声喏喏,都心想本来以为小少奶奶是个不受待见的傻子,想不到连爷身边最得力的春桃姐对她也客客气气的,加上爷还在这月满楼设了书房,看来失势的是另有其人啊。网 --.7-k-ankan.-o-。

    微月回了房间,连喝三杯水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不是恼怒别的,就是想到以后溜出去不是很方便,心里就堵着一口气,这方十一举动莫名其妙,怎么不继续对她不闻不问,突然对她如此这般热情,她真的消受不起啊!

    “吉祥,去交代荔珠,往后做事说话要加倍小心,别让人找出什么小差小错。”冷静下来之后,微月想起最重要的是不要让荔珠不小心说错什么话。

    “奴婢明白,小姐,以后……”吉祥担忧着微月的担忧,她们都想到出去的问题。

    “谁知道方十一对这里的兴趣会有多久,说不定明天他就不来了。”这是她乐观的想法,她不认为男人的热情和兴趣会维持太久。

    但愿如此。

    吉祥下去之后,微月拿出她的秘密记事本,将她之前的构思再看了一遍,把方案又完善一些,不过尚未下笔,离开不到半个时辰的吉祥敲门进来,对微月道,“小姐,少奶奶那边传话请您过去。”

    微月心一顿,那种不安又萦绕在心头。

    “潘微华最近有些反常。”微月换上沾了墨汁的衣裳,一边狐疑地对吉祥道,“大夫可有说过她究竟得了什么病,怎么总是反反复复,一下子有了起色,一下子又起不来床,好几次还差点……”

    “说是心口的毛病,大夫都没法儿治得断根。”吉祥为微月整理衣摆,回道。

    “真希望潘微华能完全康复。”微月呢喃一声,若是潘微华好起来了,她大概是不会容许方十一接近她,那她就能继续在月满楼当个小透明了。

    到了头房,微月踏进房间的时候,心里暗叫一声糟了。

    潘微华今日起色不错,半躺在软榻上冷冷盯着站在门边的微月,而在软榻旁边的椅子上,却是一如既往傲慢端庄的潘梁氏。网 。

    “母亲,家姐。”微月怯怯地往前挪了几步,行了一礼。

    潘梁氏扬高了下巴,高傲的眼神在看到微月那张神似某人的脸蛋时闪过一抹忿恨,声音却仍然平和,“怎么现在才过来?”

    “我不知道您来了。”微月低着头,声音很小。

    潘微华看着她这怯弱的模样,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嘴角吟着冷笑,她低估这个潘微月了。

    潘梁氏看微月这娇弱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今日我来看望大小姐,还不知道你连早晨请安都没来了,你眼中还有没规矩的?这若传了出去,别人只当我们潘家没有家教,养出你这么不懂事的女儿。”

    “母亲,女儿病卧在床,多半时间都是昏睡,这才免了这些礼数,与七妹不相干。”潘微月似笑非笑睨着微月,心底却一直想着昨日方十一的话,这个潘微月究竟什么能耐,让方十一对她另眼相看了?

    潘梁氏听到潘微华的话,脸色更是沉下三分,“少奶奶病着了,你不在跟前服侍,还耍妖媚勾引方十一,你安的是什么心?哼,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微月低敛眼睑,清寒的眸色掩在眼底深处,她摆着手,泫然欲泣十分委屈,“我没有……”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着去勾引一个麻烦。

    潘微华看了只是在心里冷笑,方十一愿意接近微月这不是她一直希望的么?至少微月还是潘家的人,还在掌握之中,若是去接近别的女子,对茂官的将来不是更加无利,可她就是……觉得刺心,原来她对方十一还是有了独占的情感。

    “你有没有自己心里明白,微月,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让你嫁入方家不是让你来享福这么简单,若是让我知道你不帮着你家姐而动了别的什么心思,就算你是出阁的姑娘,我也不是没办法拿你如何,听明白了吗?”潘梁氏轻轻拢了一下鬓角,冷声对微月说道。

    “不明白,你们又不跟我说帮家姐做什么,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做?”微月抬起头,有些憋屈地看着潘微华。

    潘梁氏扫了微月一眼,“你还敢顶嘴了?”

    “母亲,算了,七妹还小,且脑子还有伤未痊愈的。”潘微华虽也想教训微月,但她为了大局,还是忍了下来。

    潘梁氏转头见女儿脸色不太好,便道,“你先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母亲,凡事能忍则忍。”知道母亲最近憋了一肚子的怨怼,潘微华只希望她不要把气乱洒,这里毕竟是方家。

    “我自有分寸。”潘梁氏笑了笑,让湘珠过来扶着潘微华躺回床榻。

    微月目光与潘微华的相撞,露齿一笑,她当然是明白微华为什么要微华她,而且,方十一为何突然之间对她产生兴趣,多半有潘微华的功劳,这位作为妻子的这么努力撮合丈夫和小妾,果然是用心良苦啊。

    如果换作本尊,或许会被感动吧,只可惜,如今的潘微月只觉得厌烦不已,巴不得方十一能离她越远越好。

    潘微华见到微月的笑容,只当她是知道自己的用心良苦,承了自己的情,心下一松,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潘梁氏心疼自己的女儿病得这样憔悴,看到微月愈发的不顺眼。

    “湘珠,你好好看着少奶奶,你,跟我出来!”潘梁氏站了起来,低声要微月跟着她出来。

    微月无奈地叹了一声,尾随她来到茶厅。

    门外的的吉祥见到小姐跟着潘梁氏出来,担忧看了微月一眼。

    来到茶厅,潘梁氏姿态高傲地在上首坐了下来,也不让微月坐下,就这样让她站在大厅中央。

    “你姨娘可有给你来信?”潘梁氏平静看了微月一会儿,待丫环捧茶上来,她才缓缓地开口问道。

    微月挑了挑眉,原来这潘梁氏是因为白姨娘而来的,潘老爷跟着一个小妾回家,对她这正室夫人打击很大吧。

    “没有收到信。”微月乖乖地回答,就算收到了也不会说出来。

    潘梁氏深吸一口气,“你姨娘可有说过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微月道。

    “那你知道她是回家作甚么?”潘梁氏忍住怒火,再好声好气地问着。

    “她没说啊,可她一定跟父亲说了,他没跟你说吗?”微月眨巴着晶亮的眼眸,笑着道。

    潘梁氏已经是咬牙切齿挤出话,“你一问三不知,是不是存心耍我?”

    “我怎么敢呢,母亲,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天姨娘和父亲一起吃饭的时候,也什么都没说啊。”微月摆了摆手,故意给潘梁氏添堵,谁让这老女人要针对自己。

    “你……你父亲什么时候去的双门底上街?”潘梁氏脸色一变,傲慢高贵的面具出现了裂痕。

    “就在……”微月顿了一下,对潘梁氏笑道,“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潘梁氏闻言,那股一直压抑的怨气冲上心头,她站了起来,来到微月面前,挥手便是一掌。

    “夫人,请息怒。”扬起的手并没有打在微月脸上,而是被站在她身边的吉祥抓住。

    “放肆!你一个贱奴也敢跟我动手了?”潘梁氏气得大叫,端庄优雅悉数崩溃。

    吉祥松开潘梁氏的手,跪下行礼,声音不卑不亢,“夫人,这里是方家,小姐是方家的小少奶奶。”

    言下之意,便是轮不到她动手在这里打人。

    “来人,把这两个贱人给我打,朝死里给我打!”仗着自己是微华的生母,潘梁氏哪里还顾得及那许多,如今她只想将白馥书的女儿生生打死泄愤,他方十一想要再娶个什么平妻没有,她们潘家还多的是女儿!

    ————————————

    大家不要嫌弃我更得慢,俺已经在努力加速了,实在不知道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是不是能让大家都看得下去,所以码得有点小心翼翼,不过我会尽量多更点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