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三十七章 你们是不一样的
    (网 )夕阳西坠,微月满足地嘤咛一声,睁开惺忪睡眼,脑海里一片空白,眨了眨眼片刻后才有了意识,她猛地转头,看到空空如也的侧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原来真的是做梦……

    她就说嘛,方十一怎么会突然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网 --.7-k-ankan.-o-。

    幸好是做梦啊,不然自己怎么会在他身边还睡得着,她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转去,喜滋滋地想着。

    “原来你还有赖床的爱好。”清醇温润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细听还有几分促狭笑意。

    微月全身血液瞬间凝固,鸵鸟似得不想抬头,这是幻听!

    “起来了,你不饿吗?”他在床沿坐下,将她的身子板了过来,原本孤清冷漠的眼不知何时已经蕴满了笑。

    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响了起来,微月没好气地爬了起来,把被子紧紧抓在怀里,嘟着红唇瞪着他,“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方十一笑道,“你说呢?”

    “你怎么可以这样,趁人家不注意偷偷占用我的床。”不是梦不是梦……他们真的同床共枕了。

    “你是我的妻子,我为何不能再这里睡觉?”他目光熠熠地看着她,低声反问。

    “你的妻子是家姐,你应该去她那儿。”微月低下头,忍住想一脚把他踹下去的冲动。

    “你家姐……今日与我说,她和你都是同一种人,我对你和对她却不一样的,我想知道,你和她有哪里不一样。”方十一拉开被子,弯腰将她抱坐在自己腿上,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他淡淡一笑,“你不想当我妻子吗?”

    微月在心里默念淡定淡定,可还是忍不住暗骂,那潘微华可真是好提携,究竟和这男人说了什么让他突然对她有了兴趣。

    她呵呵笑着,“我和家姐当然不一样,她那么聪明,我这么笨,怎么会一样呢。”

    “女子太聪明并非好事,你这样就好。网 。”他看着她全身僵硬不自在却又不敢反抗的模样,心情莫名轻松起来。

    微月心底蹿出一股怒火,她拼命隐忍,这方十一眼光可真好啊,聪明的女人不要,竟然要个傻子!

    “我……我要换衣裳要梳头发,你出去。”微月推了推他胸膛,委屈地道。

    他本来还想逗她,不过时日还长,吓着她就不好了,“让吉祥进来侍候你。”

    微月猛地点头,急忙离开他的怀抱,笑得很勉强,看在方十一怀里,却只当她是害羞了。

    他开门走了出去,吉祥很快进来,微月差点想要暴走,“方十一怎么会在这里的?你们为什么不阻止他?至少也要将我叫醒啊?”

    吉祥替她换衣裳,梳发髻,满脸的愧疚,“爷来的时候,奴婢故意很大声提醒您的,只是您……爷知道您还在睡午觉,也不许奴婢唤醒您,自己就进来了。”

    微月轻哼了一声,“罢了,他是主子,这也怨不得你,真不知这男人突然间发什么神经,竟然说想看我和家姐有什么不同。”

    吉祥道,“听说今日少奶奶精神好了一些,还和爷吵了一架呢。”

    “有这样的事情?潘微华不是病得连话都说不了几句么?还能和方十一吵架?”微月大感意外,难怪方十一看起来不太正常。

    “这个奴婢也不甚清楚,只是听说少奶奶把屋里的东西都砸了。”吉祥回道,她是从厨房里那些丫环听来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微月蹙眉,“潘微华的病反反复复,着实奇怪。”

    也不知道是什么病,一直拖了这么久也不见起色,时好时坏,简直是在受折磨。

    “爷今日举动,与少奶奶脱不了干系。”吉祥不是笨蛋,她也看出十一少今日对小姐的态度不一样。

    “不管他们什么目的,我们静观其变便是。”微月眸光掠过一抹清寒,淡淡地道。网 。

    “奴婢明白。”吉祥放下梳子,低声应诺。

    “方十一应是要留在这里晚膳的,去准备吧。”说着,微月已经站了起来,在吉祥离开之后,还磨蹭了许久才来到茶厅。

    此时已是华灯初起,丫环们在长廊掌灯,屋内也点起油灯,方十一坐在太师椅上,一手随意搭在扶手,一手拿着一本书,昏黄的灯光在他优雅俊美的投下淡淡光泽,微月的心尖好像被什么轻轻捏了一下。

    察觉到窸窣声,方十一抬起头,看到是微月便温柔一笑,丝毫不觉得不耐烦,“过来。”

    微月怯怯地对他笑着,心里却腹诽原来装傻也需要耐心的,她真觉得她的耐性要被磨尽了,若不是她翅膀不够硬不能飞出方家和潘家的控制,她还真想和他们一拍两散,老死不相往来。

    她挪着小步,慢吞吞地来到方十一身边,看到他手上的书竟是她平时打发时间看的笑话大全,脸不禁一热,从他手里一把抢过书,“不问自取,不是君子!”

    方十一低低声笑了出来,抬起头目光熠熠地看着她,“这里……有哪样东西不是我的?”

    微月一滞,委屈地瞪了他一眼,“这……这是我的书。”

    他笑意更盛,伸手将她圈进自己怀里,“连你的人都是我的,更别说书了。”

    微月浅色的眸色一沉,眼角有几分的冷意,她低下头状似害羞,再一次发现自己对这个方十一完全不了解,外表温润儒雅内里不一定就是光明磊落,无商不奸……说的就是这种人!

    吉祥和春桃领着两个小丫环正想进茶厅张罗晚膳,却在门外见到这一幕亲昵的画面,都红着脸不敢进来,太尴尬了。

    微月眼尖见到门外的身影,急忙挣脱方十一的怀抱,还假装羞涩地低声道,“放开我,别人要笑话我的。”

    方十一依言放开她,让吉祥她们进来。

    微月藏在衣袖中的双拳紧握,照这么发展下去,她想保持清白之身可就有点难了……

    是她装傻装得不够彻底吗?方十一怎么还对她有兴趣?

    看着她天真纯澈的双眸露出疑惑和委屈的神情,方十一嘴角泛起一抹笑,看来亲近她也是挺好玩的,就不知道潘微华言语刺激他来接近潘微月是为了什么。

    看到今晚的菜式比她之前的丰富,微月的心情才好了一些。

    “坐下吃饭。”方十一牵起她的手,将她拉坐在自己身旁,“你不是喜欢吃蒸排骨吗?快吃。”

    她是喜欢吃,可在他身边她吃得不爽快!微月在心里哼哼声,面上却挂着纯真笑容,有几分痴呆的傻气。

    “吃青菜!”方十一温柔地为微月布菜,看得旁边的吉祥和春桃惊愕不已。

    微月在心底暗骂几声,他分明是故意想让她消化不良!他到底想干什么?这男人不是应该对潘家的女人都拒之千里之外的吗?

    “你今天为什么要这样?”微月戳着他夹到她碗里的青菜,低声问着,语气充满不解。

    方十一勾唇微笑,“只是觉得太过冷落你,我怕你家姐和潘家要觉得我亏待你了。”

    ……!鬼才相信他会怕,他方十一什么时候把潘家放在眼里了?

    “你不喜欢我对你好?”他低下头,虽然笑着但眼底尽是清冷寒意。

    她要是说不喜欢,就显得她太假了,而且太矫情了,作为天真的傻子,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只是不习惯……”

    “以后会慢慢习惯的。”方十一轻笑,眼梢带笑。

    微月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这是她吃得最纠结的一顿晚饭了,她心里担心这位爷会不会继续要她习惯,干脆今晚就不走了……

    在吃完饭之后,他在茶厅问了她一会儿的话,微月都避重就轻地回答着,反正答得不对他也不当回事,谁叫她现在脑子还有病呢,想事情不清楚是正常的。

    终于,方十一站了起来,“我回去了,今晚早点休息。”

    微月笑得甜美,重重地点头,“慢走不送。”

    “明日让人过来在这里设个书房。”方十一对她笑了笑,却对春桃吩咐着。

    春桃低声应喏。

    微月疑惑问道,“为什么要设书房?”她房间里就有书架书案,没必要再浪费空间弄个书房出来吧。

    “往后我需要。”方十一说完这句话,人已经走入夜色之中。

    微月在风中凌乱……他是什么意思?

    方十一离开月满楼之后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他与潘微华分房而居已有半年之久,虽同在一院子,平时却甚少见面。

    潘微华今天与他小吵了一回,见到他进来,心底竟有些欣喜。

    他在床沿坐了下来,看着她温声道,“今日你说我对人无情冷血,特别是对自己的妻子更是寡情,我觉得很有道理。”

    潘微华淡漠看着他,藏在被子里的双手却微微发抖。

    她今日不知发什么神经突然想试探他对潘微月的感情,才会在言语上刺激他,但不知他怎么突然来说这些话。

    “你说的对,我对微月不可能和对你是一样的。”方十一微笑道,“你们虽为两姐妹,但不会是一样的。”

    潘微华冷冷一笑,“你去找她了?你对她动心了?”

    “这与你又有何干?”方十一眸色清冷,看着潘微华的眼神无半点暖意。

    “我是你的原配,我才是你的妻子!”潘微华激动滴叫道,好不容易休养出来的精神在今天就要殆尽了。

    方十一站了起来,低眸冷睨着她,“你是吗?”

    潘微华瞬间呆住,满眼悲痛和不敢置信看着方十一消失在门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