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三十六章 不明
    (网 )本来以为只是她和章嘉的对话被听了去,没有想过这位帅哥还会记得自己的微月在听到他纤细柔美的声音响起时,感觉自己真有种在风中凌乱的苍凉。网 --.7-k-ankan.-o-。

    “这位公子,我们是否见过,在船宴上。”白衣男子含笑问道,如蒙着一层薄雾的眼睛似含有淡淡的促狭之意。

    微月囧住了,他知道她是女扮男装的……

    “你认错人了。”微月讪笑地回道。

    白衣男子身后的小厮皱眉看了微月他们一眼,而那男子却丝毫不在意微月的冷淡,他是有意想结识。

    “在下谷杭。”他拱手一礼,笑容柔美,如珠玉生晕般美丽。

    微月只好回了一礼,“在下魏越。”

    他们只是互相介绍了一下,没有多聊,如此也算相识了,微月不知道这谷杭究竟是什么人物,只希望不要是十三行的行商,她可不想尚未出师未捷就先挂了,不过他看起来也不想会随便爆人家秘密的人,应该不会跟别人说她是女扮男装的吧。

    与谷杭客气约了下次若是见面再好好把酒言欢之后,微月便领着章嘉和吉祥离开了。

    而只顾着想自己事情的微月并没有发觉章嘉在见到谷杭时震惊的表情,在酒楼门口他们便分道扬镳。

    “等等,章嘉,过来。”微月突然回头唤住章嘉,然后对他低声道,“问问刘掌柜,这谷杭什么来历,不知道是不是行商呢。”

    “他不是行商!”章嘉想也不想地回答,脸色很难看,“他……他是瞎子,怎么会是行商。”

    “你歧视观念太深刻了,这样不好。”微月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情深地叹道。

    这个谷杭身份不一般,他没想到会在广州见到他,要不要告诉小姐谷杭的身份呢?那岂不是把自己的身份也暴露了,到时候小姐会不会怕麻烦,把他赶出隆福行?算了,还是不说了,反正谷杭自己也不想让小姐知道他的身份。

    想清楚之后,章嘉撇了撇嘴,“没听刘掌柜提过这号人,你若是想知道,我让刘掌柜去打听就是了。网 --.7-k-ankan.-o-。”

    微月满意地点了点头,和吉祥登车离开。

    在她们离开不久,谷杭和他身边的小厮也从酒楼里走了出来,那看起来不太像寻常小厮的小厮在谷杭耳边低声道,“主子,那好像是章佳大少爷。”

    “哦?瑞麟也来了广州?”谷杭淡色唇瓣微勾,无神的眼睛漾起笑意。

    “他和那女扮男装的魏越一起,是否要查查那魏越的来历?”小厮问道。

    “束河,这魏越言论有趣,是个能交往的朋友。”谷杭声音依旧柔美,只是不知为何,听起来却有些令人心底发寒。

    “属下知错,请主子责罚。”束河忙行礼认错,主子的朋友岂能不尊重。

    “没事,走吧,回去了。”

    ——————————————

    马车上,微月若有所思盯着吉祥看。

    吉祥被她看得心里发毛,“小姐,有什么不对吗?”

    微月叹了一声,一把搂住吉祥的肩膀,“我聪明一生,想不到也有糊涂一时的时候。”

    “小姐何出此言?”吉祥心一顿,越发觉得小姐奇怪。

    微月一边换装,一边道,“小姐我女扮男装戴面具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不让他人认出您是方家小少奶奶。”吉祥服侍着她换衣服,给她重新梳头发。

    “那么……”微月晶亮的眼梢上扬,声音变得很娇媚,“吉祥啊,你说若是别人认出你来呢?”

    吉祥怔住,是啊,别人认不出小姐,可认出她是小姐的贴身丫环的话,那不是一样认出小姐来?

    “别人自然是认不出你,可在十三行行走,遇见潘家和方家的人机会太多了,你是个危险人物啊。”可笑她竟然行走才想起来,幸好今天没遇到十一少,不然她真的不用混了。

    “小姐可想出别的办法来?”总不能她也戴着个面具吧。网 。

    “以后你不要跟我出来了。”微月换装完毕,将衣服交给吉祥折叠藏起来,自己懒懒靠在坐榻,“让章嘉跟着就行了。”

    “小姐,章嘉是个男的。”吉祥不太同意地皱眉。

    “难道十三行还有别的女子?”微月反问。

    吉祥沉默了,小姐若在乎这个,也不会戴着面具在十三行行走了。

    回到月满楼的时候,约已经是两点多,微月不懂算这年代的时辰,只是大约猜的。

    简单梳洗一番,她唤来荔珠,问了今日是否有人来找她。

    荔珠回道,“只是大少奶奶使人送了点心过来,无其他人来过。”

    微月闻言,便放下心来,让荔珠给方陈氏送去几盒她刚在街上买的胭脂,其中还有两支头花是给荔珠的。

    荔珠惶恐不敢接受。

    “我送你的,你只管收下便是,不必跟我客气,我对自己人没那么多规矩。”微月打了个哈欠,迷蒙的眼眸轻睇,风情入骨,显得特别美艳妖娆。

    荔珠看得脸颊泛红,连身为女子的她都觉得小姐这样的倦怠风情丝丝入扣,还有哪个男子能抵抗这样的诱惑?

    微月不是个性感妖娆的女子,但她是一个充满风情妩媚的人,她的风情总是不经意展现在她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之间,那是一种仿佛看破世情却又眷恋红尘的缠绵姿态。

    十一少知道小少奶奶的美吗?谢了微月的赏赐,在离开房间的时候,荔珠在心里暗想着。

    荔珠离开之后,微月便对吉祥道,“那些房契收好了,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吉祥道,“已经收妥当了。”

    微月点了点头,吉祥做事沉稳,她是信得过的,“我先去寐会儿。”

    吉祥服侍她睡下之后,才蹑手蹑脚离开房间。

    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倦意袭来,微月却翻来覆去无法进入睡梦中,她想不透白姨娘所有家产都交给她的目的,若是之前潘老头子没跟白姨娘回浙江,或许她会认为她是不会再回来,所以才将一切交给唯一的女儿。

    但显然如今并不是这样,潘老头子一定会带着白姨娘回来的。

    也许,这只是一个母亲对女儿的心意,她没必要觉得心虚,就算她身体内的灵魂不是原来的潘微月,但她仍然是白姨娘的女儿。

    没错,就是这样!

    那么,她就可以心安理得地利用这些铺子来完成她的计划了。

    如今她缺乏人际关系,对市场不了解,又没有多少实战经验,凡事都要谨慎为之,她的第一个计划便打算从底消费者做起,开小吃连锁店。

    她很有把握,如果她能做出那几样小吃来,绝对是个有赚头的生意。

    但她需要人手,也需要地点,最好还有个合作的拍档。

    啊啊,真是什么事都是想着简单,做起来好难。

    刘掌柜是不可能分心出来帮她搞小吃店的,看来这个她只能暗中自己完成了。

    想着想着,她意识渐渐模糊,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方十一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养眼的画面,微露在被子外面的圆润香肩散发着如珍珠一般莹润的色泽,连睡觉嘴角都泛着甜甜笑意的秀美容颜,长长的眼睫毛如蝴蝶翅膀一样,呼吸绵长均匀,真是睡得舒服。

    他在床沿坐了下来,清冷的眼眸不自觉有了几分的暖意,薄唇勾出一抹浅笑,这个潘微月……是第一个让他看不透的女子,比潘微华还让他觉得危险。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他看到的潘微月并不是真的潘微月,她并没有在他面前展现真的那一面。

    想起潘微华,他忍不住冷笑一声,不知道别人夫妻相处时如何的,他从未体会过什么温情,对于潘微华,他们是彼此利用,真不明白,潘家怎么会让这么一个傻子来代替潘微华对付他。

    刚刚潘微华说他是个寡情薄幸之人,和他在一起,除了恐惧就是害怕……

    寡情么?他确实不曾对谁动心。

    他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抚上她柔嫩滑腻的脸颊,如果不是潘微华太多心计,他们夫妻之间也不必如此。

    希望这个潘微月不要让他失望才好。

    有人在摸她的脸!

    微月睡得迷迷糊糊,脸颊痒痒的,她抓了好几次,可总有什么在骚扰她,当她再一次抓到好像有温度的东西时,脑子马上清醒过来,猛地睁开眼,如两汪泉水的双眸愕然落在那张笑得温润儒雅的俊脸上。

    方十一……

    她目光一点一点移到自己手里抓的东西,顷刻石化,这不是他的手么?

    “醒了?”他低声在她耳边问着,声音清醇,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廓。

    她俏脸酡红,马上松开手,谁知他已经反握住她的手。

    “放,放开我。”微月低头看到自己单薄的衣襟微敞,心里大窘,只恨自己睡得太死了,竟然不知道他进来。

    方十一清朗如月的双眸透出几分灼热,他笑了笑,竟伸手将杯子掀开,他整个人躺了进来。

    微月差点想尖叫,“你……你要睡觉?”

    他的手横过她的腰,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淡淡地应了一声。

    “可我睡饱了,我……”

    “不要吵!”

    十一少,你这莫名其妙的举动究竟是为哪般啊?噩梦,绝对是噩梦,睡醒了这仁兄就消失了……

    可是,他的温度他身上气息是如此如此让她纠结。

    这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教师节,祝所有老师节日快乐~^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