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三十五章 卖身不一定为了葬父
    (网 )

    在他们吃饭的时候,隔壁厢房传来阵阵笑声,说话声也清晰明朗,一些黄段子听得吉祥满脸涨红,而已经拿下面具的微月却笑得风情无限。网 --.7-k-ankan.-o-。.

    “你……你知不知羞,竟然还跟着他们笑!”章嘉俊脸泛红,瞪着微月绝美的脸摆出一副鄙夷的神色。

    这酒楼好是好,隔音效果太差了,真要来谈生意,稍微大声一点,什么商业秘密都被听光了,她睨了章嘉一眼,眼波流光溢彩,如钻石散发出耀眼光芒,“我笑怎么了?他们讲笑话我不笑多不给面子。”

    “小姐,咱们还是离开吧。”吉祥听着隔壁厢房越来越放肆的内容,心里懊恼着,但看小姐似乎神情自若,丝毫不被影响,她心中有颇感疑惑,小姐难道不会被吓到?她一个千金小姐,几时听过这样……羞人的笑话了?

    “我还没吃饱呢,离开作甚?”微月哼了一声,老神在在地继续喝酒。

    吉祥还想继续劝说,听到那隔壁有人建议离开道船宴那边品茗听曲,一阵暧昧的哄笑之后,传来桌椅移动的声音,不消一会儿,隔壁便安静了,她才放下心来,谁理那些人是不是真的去品茗,只要他们离开了就好,吵的她们都吃不下了。

    “哼,商贾之女果然粗俗,听了这些话也不觉羞耻。”章嘉塞了一口的肉,咽下之后又对微月表示了鄙视。

    微月斜扫了他一眼,“看不起商贾?看不起商贾你还倚靠着商贾养你呢,这么厉害,你去参加科举考试啊,考个状元回来让我瞧瞧。”

    章嘉俊脸涨成猪肝色,撇头哼道,“我才不稀罕状元,才不稀罕当官。”

    “不稀罕?啧啧,你还想当皇帝不成?”微月不客气地揪住他耳朵,“臭小子,你现在吃我的用我的就连你睡觉的地儿也是你看不起的商贾之女本小姐我的,你不屑老娘不要紧,有本事去赚钱,要吗考个官儿回来让我仰视你,不然少给我废话,小孩子要有小孩子的样子才可爱,像你这种想叛逆没本钱想别扭没资格的小子最好学会知道什么事吃人嘴软,拿人手软!”

    她先前有让人去查章嘉的身份,这小子出身不俗,只是遭遇坎坷,她愿意收留他,也是看中某些将来或许她用得着的地方,当然……不要以为她没良心,她也是不忍他睡街头才同情他的。网 --.7-k-ankan.-o-。

    章嘉猪肝色的脸变成菜色,他活了十六年,还没见过这么表里不一的彪悍女子,这潘微月实在不能得罪。

    吉祥憋住笑,看着章嘉被微月说得一句也反驳不了的模样真是可爱。

    “我不喜欢当官,不喜欢考科举!”章嘉躲开微月的手,来到窗边的椅子坐下,双眼寂灭如琉璃地看着窗外,幽声说道。

    “经商呢?”微月耸了耸间,又是一副妩媚悠闲的姿态在品尝着美酒。

    “不知道……”章嘉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就好好想想,做人要是没有个目标,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微月勾唇一笑,觉得这个章嘉真的很像前世的小弟,别扭龟毛还有时喜欢叛逆。

    “你……你不要说得你好像很厉害,你的目标又是什么?赚银子吗?还不是一样俗不可耐!”章嘉被微月当个小孩一样教训,心里不服,这潘微月也就大他一岁,凭甚教训他?

    她的目标么?能说是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吗?再跳一次珠江能不能穿回去呢?

    微月的脸上浮起一抹自嘲的冷笑,眼底蕴满清寒的光,她笑着将视线转向窗外的天空,“我的目标……当个富贵闲人如何?”

    等她有了一笔足够的银子,她便要到处去游玩,她没兴趣成为历史名人,只要平安充实度过这一生。

    章嘉嗤笑一声,想讥讽回去,却被吉祥狠狠瞪了一眼,“没规矩!”

    被吉祥训了一声,章嘉只好吃瘪地闭嘴,如今人在别人屋檐下,他不能再耍少爷脾气的。网 --.7-k-ankan.-o-。

    微月笑了笑,对章嘉的直言丝毫不放在心上,在她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尊卑观念本来就不强,别人对她又行礼又跪拜的,她虽不喜但也没想改变,毕竟这是她无法改变一种千百年来的思想。

    入乡随俗,是她能在这个年代生活得淡定从容的准则之一。

    “岂有此理!”章嘉突然愤慨叫了一声,拍桌站了起来。

    微月挑眉看向他,却见他双眼愤怒瞪着外面,正在此时,街上传来女子呼救的声音。

    不会真那么巧吧?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民女,这恶霸眼中还有王法吗?”章嘉紧握双拳,一副就要冲下去的姿势。

    这台词好耳熟好耳熟……微月忍住笑看着章嘉,这一般都是英雄说出来的吧。

    “怎么了?”她起身走了过来,探头一看,哈!那卖身葬父的女子真被一个纨绔少爷强抢着要带走呢。

    那纨绔少爷还口口声声嚷着要拿女子当他第十八房小妾,其样貌猥琐一看就是个终日沉迷酒色夜夜纵欲的主。

    再来一个英雄就可以洒狗血了,微月看得津津有味,和旁边义愤填膺的章嘉形成强烈对比。

    吉祥见微月脸颊酡红,便在给她倒了一杯清茶,换走她手中的酒。

    “这姑娘哭得可真是梨花带雨惹人怜惜啊!”微月抿了一口茶,眉梢眼角尽是笑意。

    章嘉那股正气的愤怒被微月生生哽在心口,他气得连声音都发抖了,“同为女子,你不觉得她很可怜吗?”

    微月瞪了他一眼,“你小声点,我现在是男子!”

    “你……”章嘉敢怒不敢言,哼了一声转身想去救人。

    “你想去救她?”微月似笑非笑的声音响起,她没有回头看章嘉,双眸依然看着窗外,“你有十两银子?你能和那纨绔少爷作对?你能打赢那数个家丁?”

    “我……”章嘉僵住在门边,听到微月的话,迈不开脚步。

    微月妩媚一笑,“你又如何知道这位女子不愿当人家小妾,你去了说不定还打搅人家好事呢。”

    “胡说八道!”章嘉愤怒走了到微月身边,瞪着她道,“她若是愿意,为何还要挣扎,分明是那男子……”

    “那女子既然摆出卖身葬父的牌子就该预料到这种情况,这位男子没有强抢,他给了女子十两银子了,如今她卖身给那男子,理应跟他回去,你在装什么英雄?”微月冷笑看了越来越热闹的街面一眼,“小子,你还嫩着呢,若是换了个英俊潇洒的男子给她十两银子,说不定上演的就是以身相许的戏码了。”

    “这完全是你编排出来的,那女子孤身一人卖身葬父这种孝义,岂是你这等满脑子铜臭的人能明白的。”章嘉紧握双拳,撇着头不看微月。

    微月也不生气,只是好笑看着他,“你这么富有正义,不去当官真是可惜了,老百姓有你这样愿意声张正义的好官,是福气呐。”

    章嘉听出微月的讽刺之意,憋红了脸不说话。

    微月笑了笑道,“你再仔细看那女子,分明是一副欲拒还迎的姿态,她这是做给别人看的,你若真的去救她,说不定还落了个吃力不讨好。”

    章嘉一愣,转头看向那女子,果然……虽眼眶泛泪,却暗藏笑意,此时已经一脸妥协,正欲随那男子离去。

    微月笑得愈加灿烂,所以说,电视剧那些总在这时候跑出来行侠仗义的英雄通常都是不长脑的,若是个身世显赫有意照顾那女子一世的公子哥还说得过去,若是一个自己顾不了自己只有一身蛮力的,例如这位章嘉,那肯定被人在心里骂了好几代了。

    就在她以为这出狗血戏码就要结束时,真有更令她想狂笑的插曲又出现了,英雄救美啊!

    在那纨绔少爷前面,一个穿着紫色暗纹马褂长袍的男子笑盈盈摇着折扇,“光天化日之下之下,黄少爷这行为有点可耻些啊。”

    微月眼底掠过一抹清寒之色,嘴边勾起一丝娇媚的冷笑,看着那紫衣男子身后那抹挺拔清俊的身影。

    接下来,事情发展得很微妙,那位纨绔少爷见了紫衣男子,竟然就灰溜溜地跑了,留下暗自懊恼的卖身女子,再接下来,这位女子便哭得娇弱惹人怜惜地对那紫衣男子以身相许了……

    微月没兴趣再继续看下去,便起身将面具重新戴了回去,竟然会见到那方十一……

    章嘉一脸受伤转过头,他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原来不是每个卖身葬父的女子都是为了葬父才卖身的。

    微月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本少爷说的话都是有根据的,以后要好好学习。”

    章嘉哀怨瞪了她一眼。

    “小姐,十一少他们离开了。”吉祥在窗边看了好一会儿,才过来对微月道。

    “嗯,我们也该回去了。”微月淡淡道。

    吉祥唤来小二,结了帐,取了打包回去给刘掌柜他们的点心之后,才准备离去。

    在他们开门的时候,隔壁的房门也在这个时候打开,不是刚刚讲黄段子笑话的那边,而是左边的厢房,微月看到从里面走出来的人时,怔了一下。

    是那个面若冠玉一身清云流觞般气质出尘,在船宴上有一面之缘的美丽男子?

    那男子似是察觉到微月的注视,面朝她的方向点了点头。

    微月有些发囧,这酒楼的厢房隔音效果……这帅哥该不是把他们的对话都听去了吧?听说瞎子的听觉很灵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