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三十四章 广州酒楼
    (网 )

    刘掌柜将微月介绍给隆福行的伙计们认识,道这便是隆福行的东家,因为有其他事情要忙,平时才会极少出现在店里。网 。。

    众人心中恍然大悟,原先他们听说东家是个面貌丑陋之人,只当是外头传言不可作信,今日一见果然如此,看东家右边脸颊却又莹润光华,想来本是俊俏少年,只是毁了左边容貌吧?真是可惜至极!

    微月落落大方与大家拱手,勉励了几句,对他们眼中的怜惜同情当做看不见。

    “以后隆福行就靠大家帮忙了,咱们不妄想当第一,但一定要比现在更好!”微月虽故意压低声音,但声线仍显得纤柔,不过听在那些不知她真面目的伙计耳中,只当这位东家还很年轻,声音未脱稚气。

    众人见东家平和好相处,也被鼓励得更是信心十足,齐声应了一声好。

    如此与大家当是见了面,刘掌柜便请微月到二楼去说话。

    二楼格局与一楼不一样,看起来倒像一般家里的茶厅,中间两个主位,两旁各八张太师椅,配有椅榻软垫,每张椅子旁边又设有四角方几,上面摆设茶果。

    刘掌柜将微月请上主位,微月推托几句,只好坐到首位。

    “小姐,这次若能做成这笔生意,那么,我们就能筹划将您那些新奇的杯子推出市面了。”刘掌柜在章嘉捧茶上来之后,对微月笑道。

    “嗯,能趁此机会打开隆福行的名声是最好,只不过……我们推出这种杯子之后,若真能盈利,只怕不消多时,别的商铺自然也会依样画葫芦,这形状能申请专利吗?”虽然这也不是她的原创,可财路被拦截想想还是很不爽的。

    “何谓专利?”刘掌柜狐疑问道。

    微月呵呵笑着,“就是官府能不能阻止别人也来烧出和我们一样的杯子。”

    “小姐好想法,只是……这并未听闻。网 。”刘掌柜认真道。

    微月讪笑几声,“我知道。”

    刘掌柜也没多在意微月的话,他突然站了起来,“小姐,白姨娘托我交一些东西给您,您稍等,我去去就来。”

    微月听到有白姨娘的消息,心中一喜,点头示意刘掌柜不必客气。

    刘掌柜转身走进一侧的暗房里,不一会儿,便捧来一个匣子,“小姐,这是白姨娘离开广州的时候,托我拿给您的。”

    微月怔了一下,她还以为是有来信呢,她接过匣子,并没有上锁,想来白姨娘对刘掌柜是十分信任的。

    “这是……”微月不太明白地看着刘掌柜,里面有六张张契约,除了隆福行的屋契,还有文德路惠爱路十圃路那边的几间铺子的契约,她一张一张看着,当她看到双门底上街那两座宅子都在她名下时,更是错愕。

    “这都是白姨娘这些年买下的,是给小姐您留着的,白姨娘说也许您会有用处。”刘掌柜道。

    微月心中感慨颇多,但也很是欣喜,她还真的需要这些铺子来开展她的计划。

    “我娘不打算回来了吗?”微月问道。

    刘掌柜道,“这个便不甚清楚了。”

    有潘老头子跟着去,就像白姨娘不想回广州,也是不可能的吧。

    微月暂时不想去考虑这个问题,白姨娘既然将这些交给她,自然是因为信任怜爱这个女儿,她也不好让她失望的。

    “刘叔,这些铺子如今可有营生?”微月问道。

    “年前租赁给他人,今年之后,白姨娘便不再租出去了,一直关着门。网 。”刘掌柜知无不言,这些铺子本来都是他在打理,如今教导小姐手中,他自然要一一讲个明白。

    “过几天我们吧,也许还能自己做个什么生意呢。”微月将那些契约都放回匣子里,里面还有一些金银首饰,还有不知面额多少的银票,白姨娘为她打算得很周到。

    吉祥从微月手里接过匣子,抱在怀里。

    刘掌柜听了微月的话,目光微闪看了她一眼,嘴角有抹淡笑,“不知道小姐有什么好主意呢?”

    微月笑了笑,站起来摸着肚子,神情俏皮,“这个就要看过再想了,现在是吃饭时间,这附近可有什么好酒楼?”

    “豆栏直街有家广州酒楼,风评不错,小姐可去试试。”刘掌柜看着微月的目光过了几分宠溺,小姑娘还是有小姑娘的心性的。

    “刘叔不和我们一起去吗?”微月讶异问,心里对广州酒楼充满兴趣,该不是广州酒家的前身吧?

    “我还有要紧事忙,让章嘉陪同小姐过去,他认得路。”刘掌柜笑道。

    微月看了不情不愿的章嘉一眼,对刘掌柜道,“那一会儿我让章嘉给你带好吃的来。”

    刘掌柜拱手道谢,心想这小姐聪慧可爱,性子也温煦平和,如果不是已经出阁,恋慕她的男子想必不少,幸好她以半边面具遮去绝美容颜,不然哪能在这十三行走动。

    微月和吉祥他们出了隆福行,来到停放马车的白米街,她说不出这条街在现代是什么名字,这周围附近她都极少过来,不过隐约觉得,这中间可能发生过什么改变,因为这十三行与她印象中的那条街完全不一样。

    上了马车,微月和吉祥做在车内,章嘉一脸菜色地坐在车辕。

    豆栏直街与十三行街平行,街道比较宽广,人流也熙攘,广州酒楼就在街的中间,面阔有三件,一共有三楼,二楼和三楼都设有厢房,是为在附近的商人商谈生意准备的。

    走进酒楼,微月立刻引来许多人的注目,她是新面孔,又戴着面具,自然令人好奇,再一看她身后跟了两名俊俏小厮,他们对微月的身份更是好奇起来。

    跑堂的却是见怪不怪地过来招呼微月,微月不想提供机会给别人评头论足,点了二楼临街的厢房。

    在上楼的时候,微月听到有人小声议论,“那不是新开的隆福行的伙计么?难道这面具少年便是他们东家么?”

    “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也不知是什么来头。”

    “管他什么来头,肯定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富家少爷,对行商哪有半点认识啊。”

    “说得是,连潘家不接的生意都敢接下来,肯定没好果吃。”

    微月嘴边一直吟着淡淡的笑,在走完楼梯,走在游廊的时候,已经听不到楼下那些人的议论了。

    只是有人却听得双眼冒火,若不是吉祥拉住,恐怕章嘉早已经跳出去狠狠把那些人揍几圈了。

    跑堂为他们安排了一间小厢房,摆设却很精致,且能将街上景色尽收眼底,这让微月十分满意。

    点了几样这酒楼的拿手菜,那跑堂便退了下去,这专业敬业的态度让微月对这酒楼的老板有些敬佩,从她进门到现在,那跑堂的可没对她露出一点讶异或者同情,只当她是个普通客人。

    她把窗户都打开,坐在窗边看着街上人来人往。

    “吉祥,章嘉,你们吃过肠粉吗?”微月半阖着双眸,眼波流转着风情无限的光彩,声音懒洋洋的,带着几分的媚惑性感。

    吉祥和章嘉对视一眼,摇了摇头。

    微月唇瓣泛起妩媚的笑,即使掩去了半边脸,仍让人觉得她美得动人心魄,“那么……糯米鸡,双皮奶,牛杂,章鱼丸子,炭烧鱿鱼,烧烤串,有听过吗?”

    根本听都没听过,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吉祥和章嘉愣愣地看着微月。

    “嗯,有机会,我做给你们试试。”她对这些小吃不爱,可她以前的舍友却是整日研究如何自己整出来,在舍友的影响下,她多少知道这些东西的做法。

    吉祥笑道,“小姐,您到底从哪里学来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呢?”

    微月眼眸微微睁开,看道在酒楼的对面街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只是衣着单薄身子瘦弱,那女子在地上铺开一个破烂草席,跪在席上,双手举起一块木板,上面写着,卖身葬父。

    哈!多电视剧的场面啊,别一会儿来了个纨绔子弟来强抢民女来娱乐她才好。

    她心里对那卖身葬父的女子来了兴趣,回答吉祥的话便有些心不在焉,“以前在家里有人教的。”

    吉祥和章嘉却以为微月是在潘家的时候学来,心想潘家的人难道都有那么奇怪的想法?

    很快,有两个小二送了酒菜进来,色香已经全了,就不知味道如何,但只是这么一看,已经足以令人食指大动。

    微月再一次对广州酒楼给予很高评价。

    “吃饭吧!”微月招呼吉祥他们两个,章嘉大摇大摆地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就夹去一大块鸡肉。

    吉祥看得皱起眉头,“章嘉!不可以……”

    微月笑了笑,知道吉祥是觉得尊卑有别,所以才不敢入座,她笑着打断,“没什么不可以的,我一个人能吃得完这么多菜吗?再说了,这里又没外人。”

    吉祥看章嘉吃得自由自在,心里一恼,这倒显得自己矫情了,她只好也坐了下来,被微月和章嘉影响,渐渐也放松下来,三个人吃得很欢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