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三十三章 十三行街
    (网 )

    十三行的地址在如今的文化公园和海珠南路一带,只是一条小小的容易被忽略的街道,然而这条不显眼的小街,却在这个时候盛极一时,成为清代中国对外贸易的中心,这里,造就了许多人物。网 --.7-k-ankan.-o-。.

    在十三行街前面,便是十三夷馆,其实这里称十三,真要找出对应的行号不可,那是徒劳的,行商分有总商和副商,夷馆的数目也是多少不定的,不过变动远不如行商那般无常,这些是她最近恶补回来的知识,以前她总是认定十三行就一定是十三家行商,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自己误解了。

    十三夷馆是十三行的一个组成部分,同一个行,分作两处活动,一处是行商与本国商人交易的地方,一处是行商与外国商人交易的地方。

    而十三行得行商主要是承销外商进口商,代表外商缴纳关税,代表朝廷管束外国商人,传达政令,办理一切与外商交涉事宜,所以十三行既是私商贸易组织,又是代表官方管理贸易和外事的机构。

    她们将马车停在附近的白米街,十三行街人来人往,马车不好进入。

    车夫见到她们换了装束,也不显惊讶,只是跟她拱手一礼之后,道是会在此等候她们,便将马车赶到巷子里了。

    沿着白米街来到十三行街,微月试图在这里寻出一点熟悉的印象,在她印象中,这条街是一片老屋相连在斑驳的树荫下,然而她眼中所见,尽是光鲜繁荣的商铺,何来有老屋,何来有一点熟悉的景物?

    这与现代的十三行街完全不一样!繁华的街道,各国商人来来往往,各种语言汇集成一道河流,充斥在耳畔,真久违的场面啊,洋人说粤语的那种调调真是几百年都不变。

    如果那些人不要用看怪物一样的目光看着她,那就更完美了。

    微月迈着八字步,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左边脸藏在面具之下,单看她右边白皙莹润的肌肤,倒是个俊俏少年。

    “少爷,您看,那面阔四间的就是十一少的同和行。”吉祥走在微月身边,一副小厮的装扮。网 --.7-k-ankan.-o-。

    微月看向那洋人不断进出,热闹非凡的商铺,“他们是总商?”

    “广州也就两家是总商,其他都是副商。”吉祥道。

    不必说,总商一定是方家和潘家了。

    “方家就靠这同和行就成为广州首富,可见这里真是个挖钱的宝地啊。”微月感叹一声,迈开大步走到人群中去。

    “少爷,方家的产业哪只这些,这广州府有许多商铺都是方家的。”吉祥听到微月的话,笑着解释。

    微月笑了笑,不觉得出奇,“我说呢,首富不容易当啊。”

    吉祥看着那些金发蓝眼的洋人,难掩脸上的惊讶,也没去仔细听微月在说什么,“少爷,您瞧,那人的眼睛是绿色的,头发也是红色啊,哇,那人全身都黑乎乎的。”

    微月闻言,轻笑出声,“你知道为什么洋人的皮肤和我们不一样吗?”

    吉祥激活看着微月,“因为他们是洋人,我们不是。”

    “哈哈哈!”微月忍不住笑了出来,把以前在网上看到的那则笑话改了另一个版本,“传说上帝在造物时,用面粉捏出一个人形,然后放在烤炉中,因为是一开始经验不足,火候拿得不准,所以那人就白白软软的,于是有了白种人,第二次,他把火候加大,时间延长,却把那面粉人烤得黑漆漆的,焦了,这就是黑种人了,第三次,他已经有了经验,所以烤出了最完美的黄种人,就是我们这样了。”

    吉祥听得一愣一愣的,好像不太相信微月所言,又觉得似乎这个解释最适合不过了,“谁是上帝啊?”

    “天上的皇帝嘛。”微月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们先不急着去隆福行。”

    吉祥抓了抓头,天上的皇帝不就是天帝么?原来天帝还管洋人的,尚未来得及问微月这是从哪里听来的,她便看到她走进一间商铺里,抬头看了一眼铺号,吉祥大吃一惊,急忙走了过去。网 --.7-k-ankan.-o-。

    微月走进泰兴行,这商铺有三楼,第一层作展览厅,摆设着不少进口的或者出口的商品,供客人参观,若是有看中有意要进货的,便往二楼去。

    大厅上有许多本地商人在看进口的商品,而洋人则对那些陶采感兴趣,一旁还有两三桌子,上面摆着茶具,是让客人品茗的,也是给洋人们试茶叶的。

    微月正想上二楼去参观参观时,吉祥已经立刻拉住她的手,“少爷,不可。”

    “怎么了?”微月压低声音问道,她也知道自己戴着面具已经引起许多人的注意,她可不想再出风头。

    “这是潘家的泰兴行!”吉祥在她耳边解释着,说不定随时能遇到潘家的人。

    微月无语看了她一眼,“不至于能认出我吧?再说了,那潘老爷也不在广州啊。”

    吉祥指着在不远处与洋人交谈的一位年轻男子,“那是潘家四少爷。”

    微月抬眸看去,原来这位长的算过得去摆人群里一闪眼就认不出来的男子就是她的四哥啊,看来潘家还是出产美女的多。

    “少爷,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以后少不得要和潘家的人碰面,但今日您第一次来,还是少些引人注意。”吉祥低声劝道。

    微月点了点头,“走吧!”

    她们一脚踏出泰兴行时,那边与洋人沟通中的潘家四少爷目光也直盯着她们背影,眉心紧锁,似有些疑惑。

    “少爷,隆福行就在街尾。”微月站在泰兴行之外,微眯双眸看了那匾额一眼,才让吉祥带路去隆福行。

    隆福行面阔有两间,铺面不算小,格局和泰兴行的差不多,只是客人几乎少了一大半,偶有洋人进来看两眼,转身又走了出去了。

    章嘉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厅上有几个打杂的伙计认不出不知道微月是谁,只当是客人招呼着。

    微月笑了笑,走了过去一掌拍向章嘉的脑袋,“偷懒啊你!”

    章嘉被吓了一跳,整个人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气的大叫,“哪个不长眼的敢打本少爷!”

    “哟,大少爷,您说谁不长眼呐?”微月好笑地看着这个白嫩嫩的俊美小少年,忍不住想逗玩他。

    章嘉愣了一下,瞌睡虫早已经被打飞了,看着眼前戴着面具的男子,他更是火大,“你是谁,为什么打我?”

    “你说我是谁呢?”微月笑着问。

    章嘉瞪着她,总觉得那面具看起来有些熟悉,啊!面具!他瞠大眼,“小……小……”

    “少爷!”吉祥在微月身后提醒。

    “少……少爷?”章嘉咽了咽口水,从头到尾将微月打量了一遍,还真差点认不出来了。

    微月得意笑着,伸手在章嘉头上拍了拍,“你怎么还这么矮,刘叔没给饭你吃啊。”

    “我哪里矮,你才矮呢。”章嘉脸一红,退开几步涨红了脸瞪着微月。

    “公子这可冤枉我了,这小家伙吃得可比谁都多。”刘掌柜笑呵呵地从楼梯下来,对微月一拱手道。

    微月回过身来,对刘掌柜作揖,“刘叔。”

    刘掌柜笑道,“东家一路走来,可有收获?”

    “收获没有,感想颇多。”微月一掀衣摆,在椅子做了下来,“别人是人来人往,我们是门可罗雀啊。”

    刘掌柜了然一笑,“少爷,再过不久,咱们隆福行就会热闹起来的。”

    “哦?”微月正要问原因,便见到梁金荣领着两名洋人从二楼下来,见到微月的时候怔了一下。

    微月淡淡笑道,“看来梁大哥已经为咱们隆福行找来一单大生意,是不?”

    刘掌柜道,“这两位洋人想要一种广彩大碗,这种大碗有部分颜料不容易找,彩绘难度也大,价格极为昂贵,数量非常稀少,他们问遍整个十三行,都无法给到他们想要的货量。”

    “既然别的行商无法供货,难道我们就有可能?”微月欣喜的心情突然蔫了下去,没什么希望了。

    “少爷可知这十三行中谁家陶瓷做得最好?”刘掌柜笑容不变,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潘家!”谁不知道全广州就潘家的陶瓷做得最好,出口的陶瓷几乎都被潘家垄断了,其他小行商基本都不涉及陶瓷这一行。

    刘掌柜笑笑不语。

    微月皱了皱眉,突然眼睛一亮,“潘老头子现在不在广州,这对我们而言是个机会!”

    蒋兴已经将那两个洋人送了出去,走过来道,“正正是因为潘老爷不在广州,泰兴行的掌柜抓不定主意要不要接下这生意,毕竟这种广彩大碗赚头不大,他们少了这笔生意也没什么,可对我们隆福行可就不一样了。”

    “泰兴行的掌柜是?”微月对泰兴行没有半点记忆,也许是本尊对生意上的事情也从不关心,以至于她的记忆里没有关于十三行的任何认识。

    “潘家的大少爷。”刘掌柜道。

    微月点了点头,也许……该找机会会会这位大哥才是,如果她想在陶瓷这边下手,将来和潘家成为对手是在所难免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

    昨天整理了一下人物表,放在评论区,以后要是有添加的,亲们帮忙补上去,人物越来越多,差点把我自己都绕晕了。

    ps:不知道大家有没听过广州十三行呢?嘿嘿,现在那里是在批发衣服的,不过我很少去,以前中学的时候特别喜欢附近的状元坊,东西又便宜又好看,还很潮流,不过那里人很多很多,基本就是人挤人的场面。还有上下九也在状元坊附近~(n_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