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三十二章 我有时候也不傻的
    (网 )

    方陈氏满意地离开了月满楼,茶厅上,微月淡笑不语。网 --.7-k-ankan.-o-。。

    “真没想这大少奶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吉祥忍不住叹道,本来还担心经如玉一事,方陈氏肯定对小姐百般看不顺眼的,没想到一串链子就收服了她。

    微月笑道,“这方陈氏出身小家小户,家里每月只有固定月例,她又不曾管家,自然少有油水可拿,我抓住的便是她有小贪的弱点,何况我已让她出了气,让如玉去了洗衣房,她对我自然少了几分敌意。”

    “有一便有二,就怕大少奶奶以后经常要拿小姐好处。”吉祥对如玉去洗衣房一事也不置可否,当是给如玉一个教训了。

    “怕就怕她不要好处!”微月站了起来,“荔珠来了让她到屋里来见我,这丫头这些日子也受了不少苦了。”

    吉祥答了一声是。

    微月回到屋里,拿出面具和先前让人量身定做的一套玫瑰紫短马褂,左右开衩的黑色长袍,这是时下最流行华贵的男装,明日要出去,就需要这几样东西了。

    她看着马褂长袍发了一阵子的愣,想着这些天脑海里出现许多许多的主意,心情一阵兴奋,但一想到要实施却是困难重重,难免有些气馁,其实她也有想过,如果能够过着丰衣足食每天睡到自然醒的米虫生活,她也不想去折腾那么多。

    可在这样的环境,她觉得自己很难过得轻松自如,她也想找个老公相亲相爱互相信任地生活在一起,而不是一直在猜忌她防备试探她。

    她想要脱离潘家和方家,就必须靠自己找一条后路。

    不是没想过离开广州,时机未到,且她对这世道也不熟悉,广州……是她的根之所在。网 --.7-k-ankan.-o-。

    不知道能否靠这些伪装瞒过世人的眼睛,其实在这时候女子自己出来做生意的不少,只是行商不比其他行业,自古以来,女子都不被允许上要出海的船,那是不吉利的,加上她身份问题,十三行的东家都见过她了,这也是她不能真面目见人的原因之一。

    门外传来敲门声,微月回过神来,将衣柜重新关上,“进来!”

    她在太师椅坐了下来,坐姿慵懒舒适。

    吉祥领着荔珠进来,两人一道给微月行了一礼。

    微月抬眸看着荔珠,衣料粗糙,是下等丫环的衣饰,本来圆润的脸也消瘦了不少,看到微月的时候,眼眶都忍不住红了,想来这些天时受了不少委屈。

    “小少奶奶……”荔珠哽咽着跪到微月面前,她在方家当差这么久,从来没有像这一个月来这样受人奚落和冷眼相待的。

    “都瘦了这么多,真是委屈你了,荔珠。”微月怜惜地叹了一声,让吉祥扶起荔珠。

    荔珠哽咽道,“不敢当,这是奴婢得命,一点也不委屈。”

    “在大少奶奶那儿,你也没受这样的苦呢。”微月撑着下巴,一双晶亮的眼眸含笑看着荔珠。

    荔珠愕然看着微月,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她怎么觉得……今天的小少奶奶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太一样了呢?

    “小少奶奶,奴婢……”荔珠开口想为自己辩解,却被微月打断了话。网 --.7-k-ankan.-o-。

    “我知道你是家姐派到我身边,照顾我的……只不过,既然你人在月满楼,那么你的主子应该就是我,你说对不对?”微月来到荔珠面前,看着她笑得清净纯澈。

    “奴婢本来就视小少奶奶为主子……”荔珠急忙道。

    “嗯嗯嗯!很好!”微月满意地点头,“我想你比我聪明,外面的人都说我是傻子,其实我有时候也不傻的,你看少奶奶如今已经病得不轻了,你应该分得清谁才能让你忠心的,对不对?”

    荔珠怔愣看着微月,心思转了几个圈都没想明白这小少奶奶到底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不是方家的家生丫环,在这里地位总是比不上湘珠和春桃她们,你是少奶奶五年前买进来的,签了终身契约的,对不对?”微月继续笑眯眯地问,看起来像个天真的孩子。

    荔珠已经完全傻住了,僵硬地点了点头。

    “你的卖身契已经在我这里,所以,我才是你的主子,以后不可以将我在这里做什么说什么干什么都跑去跟少奶奶或者湘珠说,知道吗?”微月语调轻柔,看着荔珠的目光很温和,“不过就算你现在要去说,少奶奶也未必听得到。”

    荔珠咚一声跪了下来,直给微月磕头,“小少奶奶,您……您饶了奴婢吧,奴婢错了,奴婢以后只听小少奶奶的话,只当小少奶奶是主子。”她并不是笨蛋,这个月在当粗使丫头使唤的时候她就想明白了,如今少奶奶已经失势,她这个被派来监视小少奶奶的丫环若还认不清形势,那就可能要当一辈子的守门丫环了。

    “我相信你!”微月蹲下身子,与荔珠平时,“我都说了,我有时候也不傻的,你对我忠心,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小少奶奶想奴婢为您作甚呢?”荔珠已经无暇去考虑小少奶奶究竟何时傻何时不傻,她只知道今天之后,她必要比以往更多十分的心思来服侍微月。

    微月站了起来,重新入座,笑着问道,“荔珠,我要是让你说出少奶奶做过什么,让你出卖她……你当如何?”

    荔珠脸色煞白,一点犹豫也没有地摇头,“小少奶奶,奴婢愿意从今日起忠心于您,但若是要奴婢背叛少奶奶,奴婢做不到,少奶奶对奴婢有恩,奴婢……断不能忘恩负义。”

    微月唇瓣泛开一抹笑,“好吧,我是个温柔善解人意的好主子,不会强迫你出卖以前的主子的。”

    “多谢小少奶奶。”荔珠感激磕拜三头。

    “以后就好好在月满楼当差,我溜出去的时候,你就要替我守着这里,明白不?”微月笑着问道。

    荔珠被吉祥再次扶了起来,到了这个时候,她才让昏胀的脑子清醒过来,再认真看着微月,回想她的话……小少奶奶到底是不是真的撞傻了?罢了,这不是她一个奴婢能过问了。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呢?”微月在太师椅上挪了挪身子,找了个舒适的姿势,才问向荔珠。

    “奴婢的父亲重病在身,母亲帮附近的相邻洗衣裳,赚些小钱,奴婢是家中长女,底下还有三个妹妹,两个弟弟,尚还年幼,是少奶奶卖下奴婢,助奴婢一家渡过难关……”想起许多年没见的家人,荔珠悲从心来,泪盈满眶。

    “你父亲身子好些了吗?”微月沉默了片刻,才低声问道。

    “拖了好些年,还病卧在榻。”而她一直没有回去看望家人,心中更是有愧。

    “再过几天我给你三天假期,你回家吧。”微月道。

    荔珠错愕张大了眼,她既然卖断了终身给方家,可是规定不能再回家去的……“小少奶奶?”

    微月给吉祥使了个眼色,吉祥会意过来,对荔珠道,“荔珠,我和你先回去换了一身衣裳,不要打搅小姐看书了。”

    荔珠给微月行了一个大礼,“奴婢多谢小少奶奶!”

    微月呵呵一笑,让她们都下去了。

    差不多午时的时候,荔珠到厨房端来午膳,倒是让微月有些惊喜了,午膳竟然有鱼有菜,还都是新鲜的,白米饭也洁白如珍珠,看得她胃口大开。

    第二天,微月吃过早饭之后,便留下荔珠守着,自己和吉祥从后门溜了出去。

    上了马车,微月马上从一个包袱里取出一套马褂长袍换上,让吉祥给她重新梳了头发,将银制的面具戴上,两条黑绳绑在脑后固定面具。

    “如何?”她小心翼翼站了起来,双手负在身后,问着吉祥。

    “少爷果然神秘,风华不减。”吉祥起身行了一礼,笑着道。

    “外头那车夫?”微月不太信任地问道。

    “是刘掌柜使来的,小姐大可放心……”话落,吉祥马上改口,“是少爷大可放心。”

    微月得意一笑,沉下声音,拱手作揖,当是演习,“在下魏越,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

    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