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三十一章 送礼 【第二更】
    (网 )第二日清晨,一场春雨淋漓尽致下洗刷着整个广州府,天空一片阴霾,看着人心里都觉得压抑。网 --.7-k-ankan.-o-。

    雨过之后,空气清新,还有淡淡的青草香味。

    “小姐。”吉祥推开门,抖了抖身上的雨水才走进门来。

    “回来了?”微月正在看书,听到声音抬起头,笑着问。

    吉祥将手中的竹篮放到桌子上,取出一碗艇仔粥,还有一碟金黄的萝卜糕,几个绿豆砵仔糕,还有一壶桂花酿和一包肉干。

    微月笑道,“如今出入倒是自由了。”

    “听守门的婆子说,这还好不是少奶奶当家,否则她哪敢放奴婢出去呢,如今三位管事的都没怎么严管门禁,这才让奴婢得了便宜。”吉祥很快摆好了碗筷,等着微月过来吃饭。

    微月放下笔,洗了手坐了下来,“也幸好如此,不然天天吃那些东西,我迟早就成人干了。”

    “这酒可不能现在喝,我去给小姐放起来。”怕微月一时心血来潮想这时候喝酒,吉祥急忙把那壶抱在怀里。

    微月笑了笑,“还真以为我不知分寸了。”

    “奴婢可不敢这样讲。”吉祥笑道。

    微月喝着艇仔粥,满足地喟叹一声,“不是让你买两份吗?你自己怎么不吃呢?”

    吉祥道,“奴婢一会儿就吃。”

    “一会儿粥就凉了,这里又没别人,坐下来一起吃吧。”微月知道吉祥观念意识根牢蒂固,所以语气也很坚定。

    吉祥没有坐下,但也端起艇仔粥在一旁吃着,“奴婢站着就行了。”

    “如玉呢?”微月随口问了一句,自从昨日之后,她就没见到如玉出现在眼前,也不知道躲哪个角落去了。网 。

    “在屋里呆着呢,小姐,要不要拿些给她?”主子伙食不好,她们这两个奴婢自然也吃不到什么好的东西,那如玉应该也因为这个心情不好着。

    “那岂不是告诉她我们的事儿了吗?”微月眼角微挑,扫了吉祥一眼。

    吉祥道,“奴婢明白了。”

    “对了,我娘也早该到了浙江了,不知道是否有使人写个信儿给我,你下次若是出去,就到双门底上街。”没想到潘老爷真的陪白姨娘去了一趟浙江,微月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潘梁氏的脸色应该很难看吧。

    “是,小姐。”

    “真想再出去一趟,我还没去过十三行呢。”她想要的面具已经做出来了,很薄很贴的一个小面具,能把她半张脸都遮住,她再换上一套男装,虽不能一眼看出是个男子,但也算难辨雌雄,倒像个少年了。

    “十一少似不管家里的事,小姐只要跟大少奶奶说了,应该也不难吧。”既然家里的人事都归方陈氏管,

    微月叹了一声,“看来我还不能得罪这位方陈氏。”

    吉祥点头称是,已经快手将桌上的碗碟收拾进了竹篮,正准备给微月煮一壶茶的时候,外头突然听到如玉的尖叫声。

    微月和吉祥对视一眼,都急忙走出房间,来到茶厅见到冷着脸坐在上首的方陈氏时,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姐,您来了,您快跟大少奶奶说,我不要去别的地方当差,我要留在这儿。”如玉见到微月,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浮萍,连礼数都忘记了。

    “你要去哪里当差啊?”微月眸色一闪,看来方陈氏是知道如玉昨日告状的事儿了,今日来是想教训她的。

    方陈氏冷笑一声,细长的眼一扫微月,“小少奶奶,虽说这如玉是你随身丫环,是从潘家跟来的,但如今进了方家的门就是方家的奴,我做主让她到别的地方当差,是不是也不行了?”

    还真没听说过管到陪嫁丫环的!微月在心里暗咐着,想到这时候不能得罪方陈氏,她也还在装傻时期,所以就呵呵笑着,“如玉要是走了,那我不就更无聊了吗?我喜欢热闹啊。网 --.7-k-ankan.-o-。”

    方陈氏笑道,“小少奶奶,你养着这么一个白眼狼也不好,你要是缺人手,我再把荔珠给你调回来,至于如玉这丫头嘛,我帮你调教调教,让她懂得什么事本分。”

    “好啊,那就谢谢你了。”微月甜甜一笑,对如玉的打眼色视而不见。

    “小姐,你怎么可以把我交给她,我是你的丫环啊。”如玉不可置信地瞠大眼。

    “洗衣房那儿还缺人,以后你就去洗衣房当差吧。”方陈氏声音变得温和许多,看来这个微月傻归傻,倒是挺懂得识时务的。

    洗衣房?如玉怔住,那是下等丫环的地方,她怎么说也是潘家过来的陪嫁丫环,竟然要沦落到去洗衣房?

    微月和吉祥对视一眼,即使知道这是方陈氏一己之私惩罚如玉,她们也不好说什么。

    如玉眼眶泛红脸色发白,看着冷笑着的方陈氏,她总算明白了,本来像她这种陪嫁丫环,方陈氏就算想动她也得看微月的面子,一定是她昨天跟十一少告状的事情被方陈氏知道了,所以今日才有借口来对付她。

    终归到底,只怨她没有一个得势的主子,若不是微月太过怯弱,她怎么会被分配到洗衣房?

    “盼冬,把如玉带去交给洗衣房的嫲嫲。”方陈氏对身后的丫环道。

    盼冬行了一礼,“是,大少奶奶。”

    如玉呜咽了一声,“小姐,救救奴婢,奴婢不想去。”

    微月看了她一眼,若不是看到如玉眼中还有不甘,她还真的有些同情她,“以后人手够了,大少奶奶自然就把你调回来了,你就委屈一下嘛。”将如玉调离身边,她也好办事一些。

    方陈氏笑道,“还是小少奶奶明事理。”

    如玉绝望看了微月一眼,还想再说什么,吉祥走了过去将她拉起来,打断她的话,“还不赶紧去洗衣房,想惹主子生气么?”

    盼冬过来拽住如玉的手,半拖半拉着出了茶厅。

    微月脸上甜笑不变,走过去挽住方陈氏的手,“大少奶奶,你刚刚说给我调荔珠回来的,可不许骗我啊。”

    “也好,本来还想让荔珠去珍品房当差的,既然小少奶奶想要,我一会儿就让她来月满楼。”方陈氏挑了挑眉,声音故作高傲地道。

    微月心里暗觉好笑,她将荔珠分配去当守门丫环,分明是想落她和潘微华的面子,别人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这方陈氏却是看主人打丫环,她敢保证,珍品房那样贵重的地方,一定都是她的人,绝无可能让荔珠去的。

    “谢谢大少奶奶,啊,我本来还不高兴着呢,现在有你来陪我说话,我总算能诉苦了,上次出去的时候,见到玉器铺的链子不错,我买了一串,不过别人说我衬不起那玉链的气质,气死我了。”微月突然叹了一声,拉着方陈氏的手在抱怨着,好像一副很无聊寂寞的样子。

    “你一天到晚总在屋里,肯定无人陪你说话的,四处走走,窜窜门儿,到我那儿闲话也好啊,别气着,到底什么玉链,拿出来我瞧瞧,谁还敢说衬不起你啊。”方陈氏笑道,对微月这样傻气的抱怨可丝毫不觉得讨厌,她巴不得这小少奶奶越傻越好。

    “哼,当着面肯定不敢说,背地里说嘛,吉祥,快去拿来,让大少奶奶给我评理。”微月嘟着唇叫道,给吉祥打了个眼色。

    吉祥回房间去把链子取来,是一串色泽清翠,光泽莹润的玉链子,方陈氏看到链子的时候,眼睛攸地一亮。

    微月笑着从吉祥手里拿过来链子,往自己脖子一戴,“大少奶奶,你看,其实也挺好看的嘛,对不对。”

    “这链子高贵大方,确实好看。”方陈氏目光落在链子上,低声道。

    微月一脸懊恼地取下链子,道,“不如大少奶奶试试?”

    方陈氏一愣,看着已经递到眼前的玉链,她不仅心动,还很想拿过来戴上自身不取下来了,这链子一看就知道值不少银子,她的首饰中还没这样贵重的呢,看来这微月虽是潘家庶女,可嫁妆肯定不少的。

    在方陈氏犹豫的那空挡,微月已经将玉链戴到她脖子上,并发出一声赞美,“大少奶奶的气质才衬得起啊,哎,原来大家说的是真的。”

    方陈氏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那珠子,“各人有各人的气质,小少奶奶俏皮可爱,手上两个玉镯子不也很适合你么?”

    微月甜甜一笑,“你说的也对,那这链子就给大少奶奶好了,反正我也不适合。”

    方陈氏愣住了,“给我?”

    “是啊,难道大少奶奶也不喜欢吗?”微月问道。

    方陈氏连忙道,“不是,是挺中意的,只是……你舍得?”见微月点头,她便笑着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这链子我收下了啊。”

    “反正也不适合我嘛,我再去玉器铺买别的好了,不过……守门的说,我要是想出去逛大街得你同意,我每天在这里都很闷很闷,好想好想出去呢。”微月语气很委屈,目光充满期待地看着方陈氏。

    “没事儿,下次你若是想出去,就跟守门的说是我同意的。”方陈氏眼里只看得到那玉链,平白得了便宜,自然是凡事有求必应。

    微月笑得甜美天真,“谢谢大少奶奶。”

    ——————————————

    今天拼字拼得手都要抽筋了,差点忘记上来加更,嘿嘿,求推荐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