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三十章 告状
    (网 )十一少狭长的双眸如两泓波纹不动的潭水,清寒且沉静,如玉跪在他面前,肩膀微微颤抖着,脸色苍白,双手紧张地绞在一起。网 。

    吉祥一脸铁青地站在旁边。

    微月一眼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如玉一定是跟十一少打小报告来了,这丫头就恨不得能整天在十一少面前晃,想着能够攀上位呢吧。

    “如玉怎么了?”微月对着十一少咧嘴一笑,笑容犹如门外灿烂的阳光。

    十一少扫了如玉一眼,眼梢清冷,他看向微月,淡声道,“这几天有人欺负你吗?”

    微月眨了眨眼,眸光莹亮清澈,“怎样才是欺负啊?”

    十一少挑了挑眉,走到微月面前,低眸看着她,“有话跟我说吗?”

    鼻息间,似有股淡淡的清新香味,好像在哪里闻到过,她有些不自在,他们两人站得太近了,所以他的气息才如此清晰地萦绕在她鼻尖。

    “小姐,您快跟爷说,大少奶奶把月满楼的丫环都调走了,连三餐也只有剩菜剩饭,简直是欺人太甚,完全没将爷放在眼里……”如玉在一旁着急地对微月说道,深怕微月犯了傻劲说不清楚。

    微月在心里直翻白眼,若不是十一少在,她真想大吼让如玉闭嘴!

    吉祥拼命地给如玉打眼色,可惜这个本来就心思不纯的丫环哪里还看得到别人的暗示。

    “是这样吗?”十一少嘴角微勾,笑得儒雅温柔。网 --.7-k-ankan.-o-。

    “还好。”微月低下头,她知道如玉一直都想到头房来打小报告,就算今日她不让她跟来,她也会自己偷偷来找十一少。

    失策啊!她没想到十一少这个时候会在头房的,若是知道,她绝对不会让如玉跟来,本来想让如玉死心的,让她知道就算来了头房也不一定能见到十一少的。

    十一少伸手以两指抬起她下巴,让她与自己面对面,他目光冷冽地盯着她的眼睛,好像想看清楚她是不是在说谎,“那你今日来这里作甚?”

    微月心一凛,他在怀疑自己了?

    她敛住心神,哀怨道,“我来看望家姐啊,我好久都没有见到她了,也没有见到你。”

    十一少浓度适中的眉微微蹙起,眼眸出现一丝疑惑,难道真是自己多心了?即使她和潘微华不一样,但也是潘家的人,他就算想对她另眼相看……也无法掉以轻心。

    “既然无事,那就回去吧!”他放开她,冷然开口,也没有想要为她做主的意思。

    微月唇瓣浮起抹不易察觉的笑,但很快又一派天真地道,“那我们走啦。”

    如玉有些愕然,怎么十一少不为小姐做主吗?难道……难道十一少真的对小姐一点感情都没有?那之前又……还来不及想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吉祥已经拉起她的手,往门外走去。

    十一少看着她们的背影,清冷的目光变得有些深沉。网 。

    离开头房回到月满楼,微月坐在茶厅首位,目光冷漠看着如玉,如玉却还无所察觉,抱怨道,“小姐,你怎么不说呢?明明都已经见到十一少了,我们月满楼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应该和十一少说的,不然真的让那大少奶奶骑头上了。”

    “如玉,你今日所为真是为了我?”微月轻笑,润亮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她。

    如玉脸上滑过一丝心虚,声音却依旧肯定,“奴婢当然是为了小姐好,看着小姐受委屈,奴婢心里也不好受。”

    微月笑了笑,“有如玉你这么关心我,我真的很开心啊。”

    “小姐,那您为何不与十一少说……”如玉听微月这么说,便马上又再抱怨了。

    吉祥站在微月身边,给微月递上了一个盖钟儿,看着如玉摇头,“如玉,你这是在害小姐,而不是在帮小姐。”

    微月笑眯了眼问吉祥,“吉祥为何这样说呢?”

    吉祥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明白小姐是想借自己教训一下如玉,小姐不想让如玉自己她并不痴傻,也就是说,她不想要用如玉了。

    “小姐今日是去头房看望少奶奶,本是一片真挚诚心,你这么一来,却让他人以为小姐借着姐妹之情趁机接近十一少,到时候,那些本来就看小姐不顺眼的人,岂不是更加变本加厉?不仅如此,你也会让十一少以为小姐心思不纯,利用自己的姐姐来攀上位,如玉,你说你错还是没错?”吉祥声调不高不低,一字一句地对着如玉说道。

    如玉脸色发白,仍是嘴硬,“我是为了小姐……”

    “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小姐,实则是为自己,你真以为十一少会看得上你?”吉祥本不想把话说得太绝,但看如玉一点悔改之心都没有,有些失望,说话也不再留情面。

    “你……你又不是十一少,又怎知道……”如玉不服瞪向吉祥。

    吉祥笑道,“你果然是想做对不起小姐的事。”

    如玉挪动着嘴唇,被吉祥这么揭穿她暗藏的心思,她觉得又羞又恼,再看向一脸微笑,根本不知在想什么的小姐,她脑袋突然一热,大声叫道,“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小姐自己不懂得争取,我也是为了她好,如果我……我能成为姨娘,以后自然会照顾她,难道你不想让小姐有好日子过吗?”

    “你不过是一个奴才,还妄想当姨娘?”吉祥冷嗤,心里愈加看不起如玉。

    “只要我有了身孕,我就可以当姨娘了。”如玉涨红了脸,低声辩驳。

    微月怜悯看着如玉,听到如玉这样坦白自己的心思,她反而不生气,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目标,作为一个身份卑微的奴婢,一生最大的目标便是能成为主子的人么?

    “如玉,你真觉得十一少是你一个奴才能看透能掌握的?”吉祥摇了摇头,如玉太过自以为是,且不安本分,若不是小姐无意在方家争权夺势,这个丫环早不知死了几次了。

    如玉低下头,今日她说完月满楼最近所遭受的待遇时,那十一少只是冷冷看着她,不言不语的,看起来依旧那样儒雅清隽,可却让她从心底感到一股森寒的惧意,那一刻,她便真的自己所有的心思都被十一少看穿了,再多的后悔和害怕也没用,就在她以为必死无疑的关头,小姐出来了……

    她以为小姐一定会附和她,和十一少说月满楼的情况,可小姐却丝毫不顾她死活,这下十一少肯定不会再多看她一眼了。

    “既然如玉是为了我好,那就算了。”微月突然笑着道,然后又看向如玉,“如玉,你喜欢十一少吗?呵呵,我只是问问,你不想回答就算了。”

    如玉瞠大眼看着微月,不明白小姐又发什么傻劲。

    “既然小姐不怪你,就先下去吧。”吉祥道。

    如玉狐疑看了微月和吉祥一眼,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微月起身回了房间,吉祥跟在她身后不明地问,“小姐,不给如玉一个教训么?让她长长记性也好,否则定还有下一次。”

    “她今日鲁莽告状,自是没有想到后果,她既然心中无我这个小姐,我也不必顾全她什么,不必我们出手,自然会有人教训她。”微月淡淡一笑,本来还想给如玉一个机会,但看她一心只想着勾引十一少上位,想必将来对她也不会忠心,她没有圣母玛利亚的伟大,她只是一个自私的凡人,对于如玉,她的耐心已经到此为止了。

    “小姐,您说的是大少奶奶?”吉祥想了想,问道。

    “今日如玉当着那么多人跟十一少告状,你以为方陈氏会不知道?”微月眼波轻转,笑意浅浅。

    “希望如玉以后会安守本分。”吉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