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十八章 旧识
    (网 )月满楼说大不大,但院里的丫环们都被分派别处,一下子就显得冷清了。网 --.7-k-ankan.-o-。

    微月倒是不觉得什么,只是如玉却好几天都不习惯,直念着要到十一少面前去告方陈氏一状,只是这都过了几天了,还是不见十一少踏进月满楼一步,显然这里已经被人遗忘了。

    “小姐,来,喝药了。”如玉双手捧着托盘,上面有一碗黑乎乎的中药,刚一走进门,就已经问道那股苦涩的药味了。

    微月翻了个白眼,又来了!这如玉现在巴不得她立刻变成超级天才,以为她是因为撞伤了脑袋才任由方陈氏那样欺负,整天煎药给她喝,希望能把她喝正常了。

    “如玉,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没病!”她推开递到眼前的药,无奈地对如玉道。

    “小姐,奴婢知道您没病,可您还是要喝。”如玉只当是微月在耍性子,坚持要她喝下药。

    “既然我没病为何要喝药?你自己怎么不喝?”不是不想跟如玉说她是装傻,只是时候未到。

    “奴婢没撞伤头。”如玉道,“小姐,就算您不为大小姐着想,您也要为自己打算啊,难道您想一辈子都住在月满楼,过着这样的生活吗?您看,连大少奶奶都骑到您头上了。”

    听着如玉的埋怨,微月只是嘿嘿笑着,“月满楼有什么不好?大少奶奶才不会骑到我头上,如果我不低头,她是骑不上来的。”

    如玉道,“小姐,您别说傻话了,奴婢看那方陈氏根本就不安好心,如今大小姐不省人事,他们都当着您没了靠山,哪里还会像以前那样对您客客气气的,小姐要谋出路就得从十一少那里下手,先前他不是对您还挺好的么?”

    微月睨了她一眼,“是挺好的。”

    “那怎么会突然就对您不闻不问了呢?小姐,是不是您做了什么让十一少不高兴的事情?”如玉小心翼翼地问道。

    “如玉,咱们现在不缺穿不缺吃的,不是挺好的么?”微月拍了拍她的肩膀,径自走出了房间。网 。

    “这哪里好?”如玉哀怨叫道,“小姐,您还没喝药呢?”

    吉祥同情地也拍了拍如玉的肩膀,“小姐哪次会乖乖喝药的?不要白费心机了。”

    “吉祥,难道你也这样看着小姐自我厌弃吗?”如玉抓住吉祥的手,企图得到一个支持者。

    吉祥道,“你看小姐有自我厌弃么?不是过得很逍遥吗?”说完,她便跟着出了房间。

    如玉站在原地,喃喃自语,怎么都不担心的,难道该喝药的是自己?

    为了避开如玉的碎碎念,微月来到了大花园的水榭,水清花香,到处一片静谧,天很蓝,云很白,是个赏花赏月赏美人的好天气,只可惜,月亮还没有上来,更加没有美人可以欣赏。

    “要是这时候有一壶清酒,几碟花生小炒,那人生就美妙了。”微月看着在微风吹拂下泛着涟漪的潋滟湖面,悠悠一叹。

    吉祥在她身后,眼底溢着笑,“如果小姐真的想要,奴婢即刻去取来。”

    微月缓缓回过头,眼梢轻扬,无限风情地看着吉祥,“似乎……这两天月满楼的点心是越来越少,三餐饭菜是越来越清淡了。”

    “确实如此。”吉祥低头道。

    微月笑了笑,“完全被当透明了啊。”

    “那倒还不至于,小姐,月例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吉祥声音多了几分笑意。

    “吉祥啊……”微月的声音很慢很慢地拖长了音,“我怎么觉得你似乎有点高兴呢?”

    “奴婢是觉得小姐您得偿所愿,应该会开心才是。网 --.7-k-ankan.-o-。”吉祥面无表情,很正经地回道。

    “月例是路姨娘在管理吧?”微月问道。

    “是的。”

    “我还没见过方家这三位姨娘呢。”已经到苏州卖咸鸭蛋的方老爷有众多妾室,但生下子嗣并能活到现在的就只有这三位姨娘了,她到方家这么久,也不曾见过她们,听说都是比较低调的。

    “小姐想去拜访她们?”吉祥问道。

    “不,这样就很好。”如今还是在她能容忍的范围内,她暂时不想和方家任何人起冲突。“你刚才不是说能给我取酒来的?”

    吉祥笑道,“上次让章嘉偷偷给买了一壶梅子酒藏在屋里呢,还有肉干。”

    “你真是越来越深得我心。”微月赞赏地看了吉祥一眼,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了解她了。

    吉祥离开水榭,回去月满楼给微月取酒。

    微月闭上眼眸,享受着沁凉的微风拂面,人有时候就需要在这样清静的环境下思考,才能更清楚自己想要做什么,需要什么。

    艳红的霞光投射在她身上,在她白皙的脸洒下一层嫣色,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她欣喜地睁开眼,笑盈盈转头,“这么快……”

    回来二字消失在她嘴边,笑意在她脸上渐渐淡去,她清澈的眼神迅速多了几分呆滞,“九少爷……”

    来人身着黑色暗纹绸缎长衣,腰系浅色腰带,身形挺拔,五官深邃,乍一看和十一少有些神似,只是少了一份儒雅气质,此人不是别人,自是方家九少爷方亦浔,微月站了起来,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看着他。

    九少目光熠熠看着她,黝黑的俊脸泛起可疑的红晕。

    微月抓了抓头,她有听荔珠提过,这位九少爷平时看起来很不好接近,像是很冷漠似的,但其实为人不错,只是性格木讷不善言辞罢了。

    “阿月……”他被微月看得有些别扭,只好苦笑地唤了一声。

    微月顿时像被雷劈了一道,惊恐地瞠大眼,阿……阿月?这叫得也太亲密了吧?是她落伍了吗?这年代的嫂子小叔不是应该都避嫌的么?

    “你忘记我了?”九少向前迈了一步,剑眉紧皱看着微月。

    微月在心里告诉自己要淡定,免得不小心露出什么马脚来,她呵呵笑着,“你是九少爷嘛,我怎么会忘记你呢?”

    九少目光一黯,有些失望地看着她,“你果然忘记了,我们之前见过的,你说你叫阿月。”

    微月一怔,很快想明白了,九少爷认识本尊的!在潘微月尚未嫁入方家的时候这两个人就认识了,所以他才会叫她阿月,还以为她忘记了他。

    汗,该不会是本尊和这位九少爷有什么山盟海誓,结果却要嫁给十一少,所以才会在洞房的时候闹自杀吧?

    “我……其实……很多事情都忘记了,但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也不想的。”微月歪着头,神情看起来很委屈很为难。

    九少的眸色快速一闪,在石椅坐了下来,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

    微月狐疑看了他一眼,坐在他对面怔怔看着他,“你……以前和我是怎么认识的?”

    九少抬起头,讷讷的张了张口,幽微轻叹,“我们曾在越秀山的镇海楼见过几次。”

    微月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下对越秀山上镇海楼的印象,如果她没记错,这应该是明朝的时候建立的,也不知道广州府这时候有没再扩建,若是没有,越秀山应该建广州北面的城墙。

    “我真的忘记了,她们都说我撞到了脑袋,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微月笑着道,心里却忍不住叹道,看来她缺乏了许多关于本尊的记忆,她还以为潘微月是一个二门不迈的正宗的古代女子,没想到她还能去登山,甚至还有了艳遇。

    当然,和九少爷艳遇是她自己想象的。

    “没关系,你会慢慢好起来的。”九少低声道,目光却不敢看向微月。

    微月看到不远处吉祥正走过来,悄悄在桌子底下打了个手势,吉祥点了点头,悄然转身走回去了。

    “其实我这样也很好啊,能不能好起来有什么关系。”微月笑嘻嘻地道。

    九少闻言一怔,随即淡淡一笑,“是么?你真的觉得这样很好?”

    “难道你觉得不好?”微月挑眉看着他。

    他摇了摇头,“只要你开心就好……”

    微月在心里讪笑几声,很肯定这位九少爷对潘微月肯定有别样情怀,只她如今成了他的嫂子,他应该放下这段感情了吧?

    “你在这里,觉得还好吗?”九少双手无措地不知放在哪里,其实他平时并不是这样的,只是在对着女子的时候,就容易变得木讷不知道说什么。

    “很好啊,有吃有住的,怎么会不好。”微月笑道,夕阳西坠,她也该回去了。

    九少苦笑,“你和以前不太一样。”

    “是啊,今日的我已非昨日的我。”微月点头,模棱两可地道,然后站了起来,“我要回去了,都要天黑了。”

    九少起身,忙唤住已经快要走出水榭的微月,“阿月,如果在家里受了什么委屈,记得要跟我……跟十一少说。”

    微月对他甜甜一笑,点了点头,离开了水榭。

    ——————————

    今天下午再更一章,还没收藏的童鞋记得收藏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