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十七章 方陈氏得志
    (网 )潘微华病得下不来床,家里的事情自然就管理不了,这管事大权本应落在微月肩上,只是微月上次撞伤了脑袋,所谓的病一直没好,自然不能管事,十一少本来想请自己的母亲,也就是方邱氏重新管家,方邱氏以吃斋礼佛不理俗事拒绝,并提议不如让路氏和岑氏,还有方陈氏一起打理后院大小事务。网 。

    岑氏是大少爷的姨娘,路氏是四少爷和五少爷的姨娘,岑氏本来只是个通房,因为有了身孕被抬了身份,后由因大少爷中了举人,在方家又高了一个位,是三位姨娘之首。

    方家后宅的大权本来集中在潘微华手中,如今却是分成三份,路氏掌管各房各院的月例,而岑氏负责府里采办事宜,方陈氏则管理人事方面,而账本方面的,则由账房管事掌管,每月对一次帐,需由路氏三人共同对账。

    微月对这样的安排是乐见所成,如此一来,她应该就不再受众人瞩目了吧!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元宵,转眼正月就要过去了,这些天来,似乎一切都趋于平静。

    潘微华的病情虽然控制住了,但昏昏迷迷,睡的时间比醒来的时间多,对自己的权利被分散了也完全没有表态,似乎默认了这样做。

    最让微月觉得高兴的,自然就是十一少已经对她失去了兴趣,至少他已经有半个月不曾来过月满楼了,她真的成了这大宅子里面的小透明,径自在角落生尘。

    “小姐,这是章嘉送来的信。”吉祥从门外进来,带上门之后,才低声对微月道,并呈上一封信。

    微月正懒懒地半躺在软榻上,一旁的茶几上摆着一碟剥了皮的橘子。

    从吉祥手里接过信,展开慢慢细读,末了,微月轻笑出声,“看来隆福行受到的排挤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快一个月了,还一单生意都接不到,只有卖了一些零碎的杂货。

    “小姐打算如何做?”吉祥问道。

    “静观其变。”隆福行越是受排挤,她越是不能急,等时机一到,她再迎头一击,否则以如今隆福行在十三行的形式,只要稍微有一点出位,立刻就会被打下来。网 --.7-k-ankan.-o-。

    “其实许多行商一开始都是如此,小姐只管放宽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吉祥重新折好信笺,锁进匣子里。

    “如今只是其他行商在观察隆福行,再过些时日,待他们认为隆福行没有危险,我们自然会好起来。”微月脸上并没有担心的神情,她半阖着眼睑,享受着这难得宁静的生活。

    “吉祥,你说,这家里不给潘微华掌权了,我还能这么悠哉游哉吗?”微月声音倦倦地问,有种淡然的妩媚。

    “小姐不是悠哉游哉了半个月了吗?”吉祥笑道。

    微月红唇微勾,“只怕这半个月只是个试探期,你瞧着,十一少再不来我这里转两转,我们的生活就没这么好了。”

    吉祥给她递上了盖钟儿,“这不是小姐一直想要的么?”

    微月嗔了她一眼,这吉祥是越来越了解她了,“后门守门的嫲嫲靠得住吗?”

    “是个知恩的人,小姐您给了那么多银子给她去医治儿子,她感激您都来不及。”吉祥道。

    “那就好。”有个靠得住的人守门,将来溜出去也容易些。

    微月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荔珠的声音,说是大少奶奶来了。

    果然要来了吗?微月无声笑了笑,起身起身整了整衣裾,“走吧,去会一会大少奶奶。”

    茶厅,方陈氏一改先前姿态,端坐在上首,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见到微月进来,便扬高了下巴,以一种碑睨的眼神看着她,“小少奶奶,这些许时日不见,过得好吗?”

    微月笑眯了眼,在旁边的椅子坐下,“有大少奶奶的关心,微月当然过得无比欢快无比幸福。”

    方陈氏嗤笑一声,“我如今也少有时间来关心小少奶奶你,自从少奶奶病倒之后,我也越来越忙了,整个后宅有那么多的丫环婆子,要管起来不容易,且这几天还有几个丫环嫁了出去,牙婆那边还挑选不到满意的过来,这不,又要忙着重新调配各房的人手了。网 --.7-k-ankan.-o-。”

    “你真的好忙啊。”微月感叹了一声,并在心中猜想方陈氏此行之意。

    “那也是没办法的,虽说如今是我和两位姨娘在打理这个家,但姨娘毕竟是姨娘,总不是长久的事。”照现在的情形,她才是最有可能成为方家当家主母的人选。

    说的也是,小妾只能代理家事,不可成为主母,这点微月也是明白的。

    “路姨娘和岑姨娘代理得很好啊,家里井井有条呢。”微月眨巴着眼睛,看着方陈氏笑。

    方陈氏鄙夷看了她一眼,丝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让两位姨娘代管家那是权宜之计,待过些时日,家里一切都稳妥了,那时候才知道是谁当这个家。”

    “哦?那是谁当这个家呢?是不是我家姐再过不久就会好了呢?”微月天真问道。

    方陈氏没好气瞪了她一眼,“你家姐?你家姐能撑得过这个月再说吧。”

    微月鼓起脸颊,骂道,“你真是一个恶劣的人!”

    “你……”方陈氏气结,本想发作,但想起自己如今不同往日,是个有实权的人了,她便笑了起来,“你还是个孩子,我不与你计较。”

    这不是变相骂她笨么?微月在心里冷笑着,等待着这位方陈氏的下文。

    “刚才我也与你说过了,家里如今人手不够,需要将各房人手再调配一下,我看你月满楼平时也没什么事忙,留下吉祥和如玉给你也是足够的,其他的我就调到其他房去了。”方陈氏睨了微月一眼,见她脸色如旧,在心里暗骂一声傻子,继续道,“守门的我给你留了一个婆子,还有,既然你这里人手不多,小厨房也不必开了,以后三餐我会让公家那边的送过来。”

    微月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原来是想对她月满楼下手了,这位方陈氏是觉得十一少可能对她这傻子不会有兴趣,所以才毫无忌惮地拿她来立威吧?

    “小少奶奶,你可有异议?”方陈氏看着微月,声音提了起来,她本来就看这对潘家姐妹不顺眼,潘微华始终是在头房的,她不敢动,可微月不一样,经她这半个月的观察,十一少不可能会真的扶这傻子为继室。

    不过她也不是那么蠢的人,如今削减月满楼的人手,的确是因为家里丫环嫁出去好几个,在牙婆那里选不到好的,所以她才想利用这件事,试探一下十一少对微月的态度。

    微月摇头,“没有异议,只要让我吃饱睡好,我都没有意见。”

    方陈氏站了起来,“如此甚好,那我就不打搅小少奶奶了,我忙着呢。”

    “大少奶奶慢走,不送了啊。”微月甜笑这跟她挥手,丝毫不觉得被变相欺压了。

    吉祥面无表情,在方陈氏走后,才道,“看来月满楼以后的生活难过了。”

    “但我们正需要如此,不是么?”微月心情大好地喝了一口茶,月满楼的人越少越好,那她做什么都不容易被发觉了。

    “但是如玉……”吉祥信不过如玉,觉得如此一来,她们反而不好凡事都避开她了。

    “她是跟我在潘家出来的丫环,即使之前对我大有不敬,可不代表会出卖我。”微月低声道。

    而这时候,外面已经来了管事嫲嫲,把月满楼的一干小丫环都集中了一起,准备带往方陈氏的院子去。

    “奴婢不走,奴婢是少奶奶吩咐来服侍小少奶奶的,不能到别的院里去。”荔珠的声音传了进来。

    微月和吉祥对视一眼,都走出了庭院,正好听到方陈氏尖锐的训话声。

    “如今家里不是少奶奶在作主,你一个贱丫头,轮得到你来选到哪里当差么?”方陈氏说完,挥手便给了荔珠一巴掌,把几个小丫环吓得脸色都白了。

    荔珠咬紧了唇,眼眶含泪,“奴婢……不敢!”

    “不敢还说那么多废话!都跟崔嫲嫲走,一会儿重新给你们安排差事。”方陈氏丹凤眼一瞪,那些小丫环都不敢再出声,只好跟着那个看起来和某部电视的容嫲嫲有八成相似的崔嫲嫲离开月满楼。

    荔珠委屈地回头看向微月,“小少奶奶……”

    微月嘟着唇,一副很舍不得却又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荔珠大概也知道就算求小少奶奶让她留下,最后也是一样的结果,她只好也跟着崔嫲嫲离开了。

    如玉傻眼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待她想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马上气红了眼,对着方陈氏愤怒道,“我家小姐怎么说也是小少奶奶,你们这算什么意思?”

    方陈氏大概还没试过被一个丫环这样大声怒问,她狠狠看了如玉一眼,“你这算是什么态度?”

    吉祥马上拉住如玉,温声道,“家里人手不足才从月满楼调派过去的,相信再过些时日,荔珠她们就能回来了。”

    “可是……荔珠她……”经过这么些天的相处,她和荔珠已经成为好姐妹了,就这样分开,她心中自然不舍。

    方陈氏哼了一声,“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没点规矩,今日我大人有大量饶了你这一回,下次再敢这么放肆,仔细杖毙了。”

    如玉闻言,脸色也变得很难看,却不敢再多言。

    方陈氏摇摆着胜利的身姿离开了月满楼,微月在门边冷眼看着她的背影。

    “好了,别哭了,人少了岂不更自由。”微月看了如玉一眼,淡声说道,然后在如玉怔忪的目光中返身回了房间。

    ——————————————

    最近好抓狂啊……电脑不晓得为什么会突然跳出一个框,然后整个系统就瘫痪,继而蓝屏。。。可怜俺码得那么辛苦,一下子就木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又不是中毒,内存也清理了,为嘛还这样。。。。。。

    说重点,以后周末都双更。(n_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