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十六章 少年章嘉
    (网 )回到这边的宅子,微月想在去与白姨娘说说几句话,在经过庭园的甬道时,她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花木扶疏之处,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正直直地盯视着她。网 --.7-k-ankan.-o-。

    他看起来年约莫有十五六岁,生得眉目清秀,脸上还有未脱的稚气,肤色稍微偏沉,长大之后必定是个大帅哥,只是她之前都不曾在这里见过此人。

    吉祥也看到那少年,露出惊讶的神色。

    微月转过头,继续往茶厅而去,待走了一小段路,她才问道,“吉祥,那少年是谁?”

    吉祥道,“小姐,他便是上次我们撞伤的乞儿。”

    微月攸地转身,目光凛然看着吉祥,“你说什么?他是那个小男孩?”如果她没记错,那应该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吧,刚刚那少年看起来至少也有十五六岁。

    “当时那乞儿满面污垢,难免会看不准。”吉祥低声道,若不是见那少年脸廓熟悉,她也想不起他就是那乞儿。

    微月皱眉,继续向前走,“他怎么还留在这里?”太瘦小的娃娃脸少年是会误导人的,并不是她眼力不好,她在心里想着。

    “奴婢一会儿去问问。”吉祥应道。

    微月点了点头,已经来到茶厅,只是刚一进门,她的眼色更深沉了,茶厅上座,正坐着一位意想不到的男子。

    “父亲。”她眨了眨眼,扬起绚烂天真的笑,给那个脸色阴郁的潘老爷请了个蹲儿安。

    潘老爷挑了挑眉,神情少了在潘宅的冷漠,声音挺温和地问,“你不在家里侍奉少奶奶,来这里作甚?”

    他以为微月是刚刚才到这里的。

    微月笑道,“我来和我娘说话道别啊。网 --.7-k-ankan.-o-。”

    潘老爷阴郁的目光转向白姨娘,“我说过,不会让你离开广州府的。”

    白姨娘笑得风情万种,“若我非要离开,你是不是想软禁我?”

    “你别逼我!”潘老爷站了起来,低头目光沉痛看着白姨娘。

    微月沉默站在角落,睁着一双好奇天真的大眼看着他们,她甚至有种预感,白姨娘只怕无法顺利离开广州的。

    白姨娘仰头看着潘老爷,嘴角笑容不变,“我从来不曾逼你,白家有事,我必须回去。”

    潘老爷紧抿着唇,胸膛激烈起伏着,可见他有多隐忍,须臾,他咬牙道,“我陪你去一趟白家。”

    这下惊讶的就不止微月了,连白姨娘都愣住了,“你说什么?”

    “我陪你回去!”潘老爷重新坐回背椅,脸色很难看,但语气却充满了妥协。

    白姨娘眼睫颤了几下,笑了出来,“你是个大忙人,哪里走得开?”

    “这个你不必理会,总之我绝对不会让你独自一人去浙江去的。”潘老爷撇过头,冷冷地道。

    白姨娘笑了笑,“随便你!”

    微月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丝毫不觉得自己是颗超级大灯泡,说这对中年男女鹣鲽情深嘛,似乎又不太像,其实她看得出来,潘老爷对白姨娘是特别的,他很重视她,否则不会想要亲自陪她去浙江,要知道这位潘老爷的妾室也有二三十个,不可能每一个都放在心里的。

    至于白姨娘嘛,她对潘老爷也是有情的吧,否则怎么会在听到他要陪她去浙江的时候,会那样动容呢?

    潘老爷的目光转到微月身上,淡漠问道,“你家姐身体如何了?可有好些?”

    微月抓了抓头道,“家姐都不说话了,他们请了好多大夫回来。网 。”

    潘老爷闻言,叹了一声,沉默不语,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白姨娘安慰他道,“微华会好起来的。”

    “只怕难以度过这一关,自从她生了茂官之后,身子一直不好,没想到会……”毕竟是嫡女,潘老爷对待微华和其他女儿自是有不一样的感情。

    “微华自小有福气,相信这一次也会平安无事的。”白姨娘道,虽然她心里其实并不是很乐观。

    潘老爷看了她一眼,脸色好转了一些,他又望向微月,难得的温和脸色,“你在方家过得如何?他们对你好么?”

    微月重重地点头,“很好啊,大家都对我很好。”

    潘老爷嗤笑了一声,对白姨娘道,“我看她才是傻人有傻福!”

    “有什么不好的?”白姨娘睨了微月一眼,道,“该吃午饭了,吃完再回去吧!”

    微月笑嘻嘻地点头。

    潘老爷哼了一声,明显的不悦。

    “老爷,今日我亲自做了糖醋鱼和东坡肉,你要留下来一起用膳么?”白姨娘挽住潘老爷的手,媚笑着问。

    潘老爷看了她一眼,脸色缓和下来,这两样都是他最喜欢吃的。

    吃过午饭,微月见今日难以和白姨娘再有单独说话的机会,她只好起身作别。

    白姨娘睨了她一眼,淡淡地笑了。

    离开茶厅,微月正要出大门的时候,突然从偏巷蹿出来一道人影,直直地立在微月面前。

    仔细一看,原来是刚刚在庭园见到的少年。

    微月淡漠看着这个比她还矮了几寸的少年,不知他意欲如何。

    “是你救了我,把我带到这里来的?”那少年从头到尾把微月打量了一遍,带着一点叛逆的语气问道。

    “是又如何?”微月好笑问道,她现在很确定一件事,这个少年绝对不会是一般乞儿,就算是,那也是她见过气质最好,眼神最倨傲的乞儿了。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少年俊秀的脸出现一丝不耐烦。

    “你打算报答我吗?想怎样报答?”微月看着他,心想这少年就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听他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

    “你想要什么?”少年低头想了一会儿,他在这里白吃白喝了几天,确实应该报答感谢人家,可是他如今身无分文,要拿什么去报答呢?

    “你能给什么?”微月睨着他藏不了心事的脸,对这个少年倒是有几分的欢喜了。

    看到他为难的表情,微月笑道,“我看你除了以身相许,只怕也拿不出什么来报答我。”

    少年俊秀的脸涨得通红,一副被噎到的表情,“你……你……一个姑娘家,竟这样不知廉耻,要一个男子以身相许?”

    微月脸一沉,“臭小子,我哪里不知廉耻了?难道你除了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少年愤怒哼了一声,但却无话可反驳,他确实只剩下自己了,想到这点,他眼神一暗,低下头不说话了。

    “你家在哪里?要不要派人送你回去?”微月轻咳了一声,不再开玩笑了,说起来还是他们的马车先撞了他,这报答一说完全不成立。

    少年马上抬头道,“我没有家!”

    “那你打算怎样?继续到街上行乞?”微月挑眉问道。

    “我不是乞丐!我只是太饿了,才会晕倒!”少年脸红着解释。

    微月眼眸微微一眯,难道……他还不知道是她们的马车撞了他?“那你是打算继续在这里住着?”

    少年一双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直直看着她,仿佛在说没错,我就是这样打算的。

    微月捂额轻叹,“你会做什么?”

    “什么都不会!”少年直截了当地开口,以前他过的是饭来张口的生活,哪里需要做什么,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他不得不对现实低头,“但我会学!”

    “什么名字?”微月没好气地问道,感觉自己似乎捡了个麻烦,她可以拒绝收留他,但……她还比较有良知,就姑且当是撞了他的赔礼好了,给他找份差事应该不难吧。

    “我姓章佳……姓章名嘉!”章嘉眼睛一亮,提高声音回道。

    “哪里人?”微月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搞清楚这小子的来历,免得真的惹祸上身。

    章嘉顿了一下,才道,“佛山。”

    微月深深看了他一眼,对相送她出来的嫲嫲道,“嫲嫲,麻烦你将他带到刘掌柜那儿,就让刘掌柜给他安排一份差事。”

    说完,微月附在那嫲嫲耳边又低语了几句,才登车离开。

    章嘉看着她们远去的车子,终于松了一口气,有了安身之所,他或许能避开那些是非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