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十五章 玉玲珑 【加更】
    (网 )第二天,微月早早就起身,梳洗完毕,正要出门之际,春桃领着两三个小丫环从外面走来,笑意盎然地对她行了一礼。网 。

    “小少奶奶安,”春桃笑道,“这是爷吩咐奴婢给您带来的手信,是给白姨娘准备的。”

    微月看那小丫环们手上的大包小包,有种莫名的感觉,即使妾的地位到了清代已经有所好转,不至于那么低下,可一般人还是会瞧不起的,十一少愿意让人给白姨娘备手信,可见对她是尊重的。

    这个男人,其实也不是想象的那么糟糕冷血。

    “谢谢春桃!”微月甜甜笑着,心情愈加明朗。

    春桃回了一句不敢当,便吩咐小丫环把手信都拿到马车上。

    微月上了车,对春桃挥手道,“我走啦,回来给你带零嘴吃啊。”

    春桃微微一笑,“奴婢多谢小少奶奶。”

    回过身,微月淡笑着,吉祥看了她一眼,道,“小姐,十一少倒是体贴。”

    “是啊,真的不错,”她眸色微转,犹如珠玉生晕的光彩,“只是我突然想起潘微华曾警告过我一事。”

    吉祥疑惑看着微月。

    微月没什么形象地伸了伸懒腰,撩起窗帘,看着外面还有残留喜庆节日的街道,每家每户门外都贴有崭新的对联和挂着红灯笼,她突然有些迷惘,自己从一个充满奋斗意志的白领莫名成了一个在洞房之夜闹自杀的少女,好像突然之间将她自小定下的人生目标生生掐断,如今的她,到底想要什么?

    成为十三行举足轻重的行商?她没有这样的宏图大志,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在这里出名,十三行的历史并没有她这么一号人物出现。

    为自己找个相亲相爱的老公,然后手牵手执手偕老?她已经嫁作人妇,名义上是妻,实际上为妾,还有什么幸福可追求?而且,她觉得自己真的很难接受自己的丈夫与别的女子共享,她在现代的时候,也是秉持着宁愿高傲发霉,也不要委屈恋爱的思想才会一直单身,她不认为自己换了个环境就能改变这种坚持。网 。

    人总是需要一些坚持,才不会失去自我。

    那么,她在这个年代,能做什么?

    微月苦笑,就算她成为历史名人,在几百年之后也不过是一堆白骨,谁还记得谁?所以,不管怎样,活在当下,还是让自己开心就好。

    她想起那个清俊冷漠的十一少,笑容更深了,潘微华说过,这个男人对她好,不会是真的好,那么,他想做什么?

    她当然不会自恋地以为十一少对她日久生情,他们之间只怕永远都生不出什么情来,他不是她的追求,而她,未必是他想要的。

    然而感情的事,从来就不是自己可以控制和以为的,这是她后来才明白的道理。

    “吉祥,如果潘微华真的……病逝,你我在方家地位会如何?”微月将视线从窗外收回,看向一直担忧望着她的吉祥。

    吉祥看到微月眼色清澈,便明白她并没有被十一少的所为困住,“如果小姐愿意,必能成为方家下一任主母。”

    言下之意,若是她再一直装傻,那么她就渐渐成为卑微的小妾,没有潘微华护着,就只是个小透明独自在角落生尘?

    “潘微华能度过这个难关的几率有多少?”微月问。

    “小姐您那时候不是与少奶奶单独谈过吗?您以为呢?”吉祥反问道,她只知道潘微华病重,却不曾近身观察她病容,自然不好确定,但……照昨日那情形,只怕……

    微月笑纹浅浅浮起,就让她继续在角落生尘吧。网 --.7-k-ankan.-o-。

    马车停了下来,已经到了双门底上街,微月下了马车,先到屋里去找白姨娘。

    房间里,白姨娘正在收拾行装。

    “娘。”微月走了进去,“这么快就收拾东西了?”

    白姨娘看到她,妩媚一笑,“来与我话别?”

    微月帮她把一地的书装到匣子里,“娘真的不打算回广州了?”

    “尚不能确定。”白姨娘对着一个小木盒发了一会儿的呆,才回答微月的话。

    微月的目光也落在那个小木盒上,“广州没有值得您留恋的么?难道……你对父亲当真舍得?”

    白姨娘猛地抬头,直盯着微月,“死丫头,你那天到底偷听了多少?”

    微月笑得没心没肺的,“该听的都听了,就是没看到……”

    白姨娘差点就想把手上的小木盒扔过去,“没规矩!”

    “规矩是用来破坏的!”微月笑着靠到白姨娘身边,笑得很暧昧,“娘,父亲对您可真不一样,那么多个妾,就对您特别,你咋不趁机横扫其他女人,成为潘家唯一的女主子呢?”

    “强求来的,有何意义?”若果那男子真的珍惜你,便不会一而再纳妾。

    微月怔了一下,这个白姨娘也是个一身傲骨的女子,委身成为潘老头子众多妾室之一,也是迫不得已的吧。

    “娘若是生在几百年后,也许就不一样了……”微月喃喃道,像白姨娘这样的女子,应该是许多男子都愿意去珍惜的吧,只可惜生不逢时,这个年代少有一对一的婚姻。

    “你又如何知道几百年后就不一样了?”白姨娘轻笑,只当微月说的是稚言,她打开那个小木盒,里面是一对玉镯,玉质莹润清澈,在阳光的下发出润泽的光芒。

    “这是白家的传家之宝,是你外公临死前传给我的,如今你已长大成人,这对玉镯便交予你了。”白姨娘将小木盒递给微月,脸上泛着温柔的笑意。

    微月欣喜地看着那对玉镯,她上辈子是个极喜欢玉的人,只是她迷信的老娘说她一生不可戴玉,否则伤身,她小时候一旦戴上玉观音,都会生一场大病,然后断玉,实在不得不相信命理,如今她也算换了命,应该就能戴玉了吧。

    她取出那对玉镯,两环相遇,竟发出玲珑的声鸣。

    “这简直是稀世珍宝!”微月惊呼。

    白姨娘笑了笑,“能成为白家传家之宝的,自然非凡物。”

    “这个……真的给我吗?”微月突然有些心虚,毕竟自己并非真的潘微月。

    “难道你不是我白馥书的女儿?”白姨娘似乎没什么不舍的,只是含笑看着微月。

    微月还在犹豫,白姨娘已经将玉镯套到她手腕中,一手一只,使她纤细白皙的手看起来更加好看。“不是还要去找刘掌柜吗?还不快去?”

    “嗯!”微月鼻子有些发酸,分不清心底究竟是什么复杂的滋味,总觉得有些心虚,又有些感动,老实说,她对白姨娘并没有多深刻的母女之情,但是今日她却感到心里有股澎湃的悲伤,是本尊的意识影响了她么?

    从房间出来,微月情绪有些低落,她对吉祥扯了扯一抹笑,“走吧!”

    她一定要好好经营隆福行,这是白姨娘对她女儿的一点心意,她不会搞砸了!

    到了隔壁的宅子,她很快收敛心神,刘掌柜已经在大厅等着她了。

    他们并没有太多客套,刘掌柜请微月上座之后,便将自己的想法简单说了出来。

    “您的意思,是觉得我们隆福行还没能力去完全承担全船货物。而是要从同和行等其他大行商那里承包点小杂货?”微月问道。

    刘掌柜道,“隆福行才刚开业,立刻推出小姐您画出来的那些杯子,只怕要弄巧成拙,不如先打开信誉,确定有充裕的货源,再发展属于我们隆福行的特色。”例如那些形状特别的杯子。

    当时他一眼看到那杯子图纸,心里也一阵兴奋,认为可借此令隆福行名声大开,但在那日船宴接触其他行商之后,他顿觉得隆福行若是太早成名只怕要成为别人眼中钉。

    “隆福行只是以杂货为主,也并非大批量出口,又怎担心没有货源,陶瓷杯只是一个试炼,若果能引起洋人注意,对我们也大有好处。”微月觉得刘掌柜的方法有些保守,还不如放开去做。

    “小姐,凡事一步一步前进,才可保稳妥。”刘掌柜说话留三分,为难看着微月。

    行商等于中介,不像普通生意,如果没有固定信得过的货商,很容易要出问题的。微月仔细想了想,自己对这年代的经济市场也不是完全理解,决定还是不要太过急进。

    “一切就由刘掌柜作主了。”微月道。

    刘掌柜眼底闪过一抹赞许,对微月拱手,“小姐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办好隆福行。”

    微月笑道,“刘掌柜经验丰富,且心思谨慎,微月绝对信得过您。”

    刘掌柜面上露出几分喜色,“不敢当。”

    接下来,微月又问起她想要的那个面具,刘掌柜道,那面具已经送到金铺,因为务求精致,所以还要些许时日才能取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