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十四章 不烦将来之事
    (网 )出了房间,微月面色低沉,吉祥担忧看着她。网 。

    那湘珠见微月出来,瘪了瘪嘴,进了屋里去。

    “回去吧!”微月对吉祥道,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头房,心底其实有些后悔,刚才实在过于冲动,要是哪天潘微华痊愈了,那她的日子就难过了。

    更重要的是,如果潘微华跟十一少说她是装傻的,会如何?

    回到月满楼,微月将那手札随意找了下匣子放着,一点去阅读的都没有。

    她拉起衣袖,眸色沉冷看着手臂上的伤痕,她能感觉到潘微华对她的恨意,这简直是莫名其妙的恨,她到底得罪谁了,老天啊,您老人家让她穿越也穿得像样一点吧,她这是舍己为人的穿越,多少应该得到些补偿才是的。

    “小姐,您受伤了?”吉祥提着水壶进来,看到微月的手臂,紧张问道,“少奶奶她对您……”

    “不碍事!”微月淡淡道,看在潘微华是病人的份上,这点伤势她忍了。

    吉祥点开了火,放上水壶烧水之后,转身取来伤药,微月却阻止了她,“去找点白酒来。”

    “小姐?”吉祥莫名看着她,看到小姐脸色低沉,心里暗叹一声,返身出去,一盏茶时间之后,她便找来一小瓶白米酒。

    微月接过那个梨形酒瓶,倒出一杯在白瓷杯里,“这酒从哪里得来的?”

    “小厨房取来的。”吉祥道,这酒呛鼻,怕是不好入口,可只有这一瓶了。

    微月笑了笑,拿起白瓷杯,那受伤的手臂伸平在桌面,酒,从杯中流淌而出,低落在她的伤口上。

    她蹙起眉,脸色瞬间泛白,那痛,蚀心。网 --.7-k-ankan.-o-。

    “小姐!”吉祥惊呼,眼中满是心疼,不明白她为何这样虐待自己。

    痛过之后,便麻木了,微月让吉祥取来湿绫巾,拭去了酒迹,轻笑道,“这是消毒,谁知道潘微华的指甲有多毒呢。”也是为了让自己铭记这个痛,提醒自己接下来在这里生活如履薄冰,处处都要更加小心。

    吉祥为她轻柔上了药,薄荷的凉淡去了灼热的疼。

    “小姐,刘掌柜昨夜问奴婢,您这两日能否到双门底上街一趟?”吉祥一边处理着微月的伤口,一边轻声问道。

    “那些杯子烧制出来了么?还有我要的东西呢?”微月另一手提壶冲水,茶叶在杯中沉淀,舒展而开,轻烟袅绕升起。

    “刘掌柜正是想与您商量这些事情。”吉祥道。

    “嗯,我明白了。”刘掌柜应该不会无缘无故要和她见面的,看来还真需要去一趟,“十一少若是回来,与我说一声。”

    “是。”吉祥道。

    “你先出去吧,我想静静。”微月低声道,吉祥退下去之后,她独自静坐了一会儿,才走到书架前,取下两本杂书看了起来。

    今日她心情有些浮躁,需要静思沉淀,而看书,一向是她调剂心情的方法。

    过了午时,头房那边突然热闹起来,家里的管事急急地去找了十一少回来,听说是少奶奶快不行了。

    微月也被传了过去,可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是干等着,潘微华似乎在与十一少交代什么话。

    半个时辰之后,十一少才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微月时,眸色微沉。网 。

    潘微华此时已经陷入昏迷之中,请来的几位大夫都在为她施针急救。

    十一少走到微月面前,低声道,“先回去吧,少奶奶暂时不会有事。”

    微月看了他一眼,心里忍不住为潘微华叹息,这个身为丈夫的,如今妻子病得就要死了,他还一副冷漠淡定的模样,好像躺在里面的那个女人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个陌生人似的。

    不过,说不定潘微华对他也是这样的感情,这两夫妻实在和日久生情这个词没什么缘分。

    微月回到月满楼之后,便躺到床上去想办法,到底要找什么借口出去一趟,就说去见一见白姨娘好了,白姨娘就要离开广州府,她这个当女儿的去见一面,也是应该的吧。

    嗯,没错,等下就这样跟十一少说好了。

    想着想着,微月就这样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酣眠不到一刻钟,她便被吵醒了,微月是有床气的人,所以她沉着脸换了衣裳,出来茶厅的时候,一直都没笑过。

    看着那两个笑靥如花的女人,微月怨气更深了。

    “小少奶奶,你这时候怎么还睡得着呢,你知道少奶奶的事儿没?”方陈氏拉着微月的手,紧张地问道。

    微月抓了抓头,“怎么了?”不是说昏迷了吗?难道又出了什么变故?

    “她要十一少答应她,将来只能让茂官是嫡子,就是你成了继室,所生子女也不得与茂官争权,你听听,这都是什么话呢,哪有人这样霸道的。”方陈氏一副为微月感到不值的心痛。

    原来只是因为这事儿?微月笑道,“有什么关系嘛,都一样的。”

    方吴氏道,“这怎么会是一样呢?小少奶奶,你也太傻了点。”

    微月瞄了她一眼,凉凉道,“我本来就是傻子。”

    方陈氏诶了一声,“你可真不能让十一少答应这事儿,这些天来,十一少对你好是大家都有眼见的,说不定将来你的孩子才是当家的,要知道,同和行的东家可不是谁都能当的,小少奶奶,你可要为自己争取点啊。”

    “十一少要答应还是不答应是他的事情,我又怎么能左右他的意思呢?”她的身份是多么多么卑微,哪能轻易改变家主的决定。

    “这你都不懂?你吹吹枕头风,还能不让他答应么?”方陈氏笑得暧昧地对微月道。

    微月抱胸看着她们,“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茂官有什么不好?这关你们什么事啊?”

    方陈氏脸色有些难看,她哼了一声,“这的确不关我们的事儿,我们也只是为你以后着想,你不领情就算了。”

    微月嘿嘿笑道,“大少奶奶,你是如何知道少奶奶说了什么话的?”

    方陈氏神情有些扭捏,她怎么能说出是无意中听到一点风声,自己猜测出来的意思,“自然是从别处听来。”

    “其实这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为什么要现在烦恼呢?谁当东家谁是方家的主子又有什么关系啊?”微月坐回椅子,双手挂在桌子,捧着脸天真纯澈看着方陈氏。

    “你都不为自己将来着想的?”方吴氏好奇地问她,即使她知道将来自己的儿子是没机会成为方家的当家,她也心存期待,她不相信潘微月会真的不在乎。

    “我才不要让自己那么累,明日的事情都意想不到,想那么多将来做什么,今日开心就好了。”再说了,她又没想一直留在这里,管那么多作甚?

    “傻子就是傻子,什么事情都想得简单。”方陈氏没好气地道。

    “是啊,我是傻子,我开心啊。”微月笑了一声,捧着茶心情大好地浅茗。

    方陈氏气结,一挥袖扭着腰离开了茶厅,方吴氏看了微月一眼,暗暗叹息,跟着离开了。

    只是这两人刚一踏出厅门,差点吓了一跳,原来那十一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外面,她们仓惶行了一礼,才匆忙离开。

    十一少眸色清寒,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微月对他露齿一笑,不知道他听了多少。

    “如果大少奶奶说的是真的,你会如何?”他坐到微月对面,单刀直入地问道,显然方才他是听了所有的话。

    “不如何啊。”谁能保证她将来一定会生儿子?

    十一少淡淡浅笑,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微月突然很认真地看着他,眼中充满恳求,“我明日能不能去找我姨娘?”

    十一少眼波轻转,尚未开口,微月已经急急解释,“我姨娘再过两日就要到浙江一趟,我想去道别。”

    看她可怜兮兮的眼神,他实在很难说一声不,“嗯,去吧。”

    微月高兴地抓住他的手,“谢谢,你真是好人。”

    十一少轻笑出声,眼梢清冷淡了几分。

    想起方才在外面听到的话,他看着她的眼神多了分灼热,也许,她和潘微华真的不一样。

    ————————————————————————————

    撒花~推荐票过一千了哈,今天会加更哦,大家继续加油投票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