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十二章 淡月轻拢
    (网 )微月来到船尾,站定之后,才发现原来船已经开动,正缓慢在江面行驶,夕阳已经西坠,在江面洒下潋滟霞光。网 --.7-k-ankan.-o-。

    船上灯火通明,羊灯已经掌起,正宴也即将要开始了。

    出来了仔细一看,才知道这船舱隔开了好几个厢房,歌女的弹唱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微月浅笑,脸颊一片醺红,看起来似醉了。

    “小姐,看来大家真的当隆福行的东家是丑陋之人了。”吉祥站在微月身后,看到小姐清澈的眼神,她也知道小姐其实并未真的酒醉。

    “嗯,还不够……”她的衣袖灌满了风,发出细微的声音。

    吉祥淡笑看着眼前美丽的风景,看着小姐与夕阳江水融成一景,顿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好的景色了。

    “吉祥,过来,我有话嘱咐。”突然,微月侧身转头,将吉祥唤至身边,在她耳边低语几句。

    吉祥听完,微露出慎重的表情,“小姐放心,奴婢一定不会让人察觉。”

    话落,吉祥便转身离开船尾,往前舱而去。

    微月继续站在船尾观景,她不想进去应付那些女人,不想给她们试探她的机会。

    她难得有这样闲适的心情,许是喝了酒的关系,如今她心中无半点压力和寂寞,许是……这珠江和她有切割不了的关系,所以来了这里,她难免觉得有些亲切,但如果不是这珠江……她也不会站在这里,看日沉。

    徐风阵阵,江水的味道是清新的,而不是像在现代,每次在江边散步,都要忍受发出恶臭的江水。

    空气中,似乎多了几分不同她的气息,微月睁开眼,侧头看着左边的凭栏处,在明亮的灯火下,一道瘦长的身影长长拖在地上。

    原来不知何时,她身边站了一位身着白色长衣的男子,她只看到他侧脸,脸部线条非常柔美。网 。

    似察觉到微月的视线,这位男子转过头来,温柔笑着,“很美丽的景色,对么?”

    微月怔了一下,仰头望着与山头连在一起,如黑缎子似的夜空已经缀满了星星,上弦月淡淡发出柔和的光芒,淡月拢纱,月色如水般令人觉得平静安详,她忍不住点头,“确实很美。”

    但她怔忪的不是天上的景色,而是眼前这位男子,这大概是她见过的唯一能称得上美丽的男子了,眉目如画,眼梢独蕴风情,红唇墨发,白皙的肤色发出莹润的色泽,宛如玉雕冰塑,一身柔如纱的白衣穿在他身上,仿若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天人。

    那位男子表情似乎有轻微的一滞,纯稚的表情,看得微月心中微微一动。

    “姑娘也是在此欣赏日落之景?”男子声音很纤细,听着仿佛有那种细水长流的舒适感觉。

    微月眨了眨眼,看着男子眼线平直,极为好看的双眸,才发现那双氤氲着月色的眼睛似罩了一层薄雾,好看,却无神。

    她不太相信地伸出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男子笑着柔声道,“在下看不见。”

    是个瞎子!微月有些怜惜同情地看着他,原来果然上帝留了门便不会有窗。

    “如今已经日沉,月头方起。”微月轻声道,这个男子并未因为自己看不见而露出半点自卑之态,反倒眉目间有一股贵气。

    “呵……”他轻笑,微微仰头,显得很孤清。

    “你的眼睛很好看。”不经大脑的话,突然从她嘴里出来,微月说完之后,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竟然跟一个盲人说他的眼睛好看,这不是找抽么?

    只是,那位如梦似幻的男子只是释开一抹温柔的笑,“谢谢姑娘的赞美。”

    他的笑看起来很清新,有一种青云流觞般的风度。

    微月有些急,“我是说真的,不是瞧不起你,你的眼睛真的很好看,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眼睛了。网 --.7-k-ankan.-o-。”

    男子纤细柔美的声音充满笑意,“在下相信姑娘说的是真的。”

    微月闻言,绽开笑容,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好学着他,仰头看月。

    吉祥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白一红的两人以一种令人信仰的姿态并立着。

    如果此时有画师将这道风景画下就好了。

    “小姐。”吉祥打破这份宁静,警惕地看着那位男子。

    微月回过头,看向吉祥,见她点了点头,便知她已经办成自己交代的事情。

    吉祥走到她身边,低声道,“正宴要开始了,爷方才在找您。”

    “回去吧!”微月看了那男子一眼,想说点什么,却想起他们之间不过陌生路人,只是一道看了一场风景而已。

    烟月斜照,她转身离开,悄然无声的。

    空气中淡淡的桂花酿味道浅去,那男子嘴角浮起一丝笑,身后,一名小厮走来,“主子,原来您在这儿呢,李大人在寻您了。”

    男子只是轻轻应了一声,继续仰头看着月亮,即使他所能看到的,到处一片漆黑。

    微月回到中舱厢房,正宴已经开始了,叶夫人见到她,马上站起来道,“方小少奶奶,您去了哪儿了呢,正要使人去寻您。”

    “我在外面看月亮啊。”微月笑眯眯地道,在原来的位置坐下。

    “诶,月亮有什么好看的。”卢夫人不以为然笑道。

    叶夫人招呼着各位入座开筵。

    微月面无表情,也不和谁说话,安静地进食,叶夫人和伍夫人多次找话题,却碰了一鼻子灰,便也不再开口,只觉得这潘微月确实不像个正常人。

    正宴开始没多久,那伍夫人又提议要来作耍,只是吃饭多没意思,隔壁已经传来男子们纵情玩乐的笑声。

    不知道那十一少是不是也像其他男子一样,左拥右抱着舟女,饮酒谈笑?那样清冷寡言的人,要如何放浪轻浮?微月在心里想着。

    “方小少奶奶,这次给你个报仇的机会,可别又输了啊。”卢夫人赞成伍夫人的提议,掩嘴对微月笑道。

    微月拍掌笑道,“好啊好啊,我要报仇!”

    伍夫人和叶夫人对视一眼,彼此都心里明白,这潘微月只怕真如外间传言,是个神智不太清晰的。

    这些夫人本想这一次将微月彻底灌醉,却没想这一次输的却是自己。

    微月举杯浅笑,看着连连摆手认输的伍夫人,“不行了,再喝就真的要醉了。”

    “我头可真晕,小少奶奶,您是深藏不漏,早些时候您还像个新手,怎么如今却能将我等都赢了去?”叶夫人眸色泛着醉意,若不是丫环搀扶,只怕已经要倒了下去。

    “第一次没经验嘛,第二次要是再输了,那就是笨蛋了。”微月浅抿了一口茶,笑意盎然。

    叶夫人等几位都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伍夫人正欲发作,门外却传来舟女的声音,“十一少!”

    微月放下茶杯,笑着看向门外,果然是十一少。

    她蹦跳着来到他面前,笑眯眯地问,“你来带我回家吗?”

    十一少面色如常,没有多看舱内一眼,“时候不早,我们先回去了。”

    “好!”微月甜甜一笑,转头对那些夫人作别,“各位夫人,再见了,下次我们再来猜枚。”

    叶夫人和伍夫人都干笑着与微月作别。

    微月心情大好地跟着十一少出了船舱,才知原来游船已经靠岸,他们上了岸,已有马车在等候。

    登车离去,那边宴席尚未终曲。

    “你喝酒了?”十一少问着将头靠在车壁的微月,低声问道。

    马车一摇一晃的,倦意袭了上来,她懒懒地应了十一少一声,眸色朦胧地看着他,“为什么你身上都没有酒味?”

    “我喝得少。”他淡淡道,冷漠疏离的眼神落在她酡红的脸上。

    “也是哦,谁敢灌你酒呢。”他是十三行的行首,是老大,别人跟他敬酒说的是随意,哪敢要求他干杯。

    “今日开心吗?”十一少嘴角微勾,狭长的眼眸有抹清冷的流光淌过。

    “还好,不过太吵了,不喜欢。”微月眼眸微阖,好困啊。

    他若有所思看了她一眼,不再说话,只是拿起在坐榻上的软被,轻轻盖在她身上。

    坐在前头的吉祥本想为微月披上披风,见到这一幕,只要低头坐在原位,心中却微微感到惊讶。

    到了方宅大门,微月已经进入好梦,吉祥迟疑看了神情淡漠的十一少一眼,出声想要唤醒微月。

    “不必唤醒她。”十一少低声止住吉祥,并让她先行下车。

    吉祥担忧看了微月一眼,只好先下了马车。

    十一少看了连在梦中也勾唇甜笑的女人一眼,摇了摇头,清冷的眼多了几分的无奈。

    他将她的头靠在自己肩上,抱在怀里,才觉得她原来这样娇小。

    微月在他怀里嘤咛了一声,皱眉不安调整了姿势,双手紧紧抱住他,脸颊在他胸前蹭了蹭,想要汲取温暖,很快又沉睡过去,丝毫没有要转醒的迹象。

    他笑了笑,抱着她下了马车,而后一直回到了月满楼。

    惊讶的,已经不止是月满楼的丫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