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十一章 船宴
    (网 )船宴大约设在如今二沙岛的位置,他们到达的时候,已经快要午时了。网 。

    停靠在岸边有好几艘游船,船头皆是羊灯高悬,尚未掌灯,其中最是豪华的那艘分有前中后舱,前中舱搭有平棚,平棚四角飞檐,远远看去,倒像一座小型房屋,艄舱设有灶,在苏州那边,这艄舱叫沙飞。

    微月几乎咂舌看着这岸边繁华景色,舟女唱曲声断续传来。

    “过来!”他们来到最是豪华那艘游船,堤与船之间有一块踏板,十一少伸出手,想要牵过微月。

    微月将手放在他掌心,由他牵着自己,他的手正好包住她的小手,温暖的,柔滑的,让她忍不住有些脸颊泛红。

    吉祥和十一少的小厮在后面跟着,她有些担忧看着自家小姐,总觉得这位爷对小姐好得有些没道理。

    席筵设在宴舱中,里面摆设精巧,紫檀红木镶嵌大理石的栏楹桌椅,黑漆门窗雕刻书画,内陈设有镜屏,瓶花,茗碗,唾壶,无不精致。

    看到里面情景,微月怔了怔,看来她和十一少是最迟来到的,舱内设有两桌,皆是坐满了人,唯有主桌留有一个首位。

    潘老爷也在席上,他看到微月和十一少进来,眼底滑过狐疑之色。

    本来谈笑风生的众人在他们进来之后,都安静下来,目光从十一少一直滑到微月脸上,除了惊艳,更多的是惊讶。

    其中一名约有四五十岁的男子首先打破这诡异的气氛,笑着拱手站起来,“十一少,您可总算来了,让我们好等啊!”

    微月低眉敛目的,这位颇带领袖之风的男子应该是叶家家主,在广州而言,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商贾。

    他一开口,其他人便跟着起身给十一少拱手作揖,由此可见十一少在十三行中的地位。网 --.7-k-ankan.-o-。

    十一少淡笑着给他们回礼,清冷如月的眸色却透露着疏离和冷漠,他唤来舟女,让她带着微月到中舱去。

    微月视线和在角落的刘掌柜相会,很快错开,跟着那舟女从另一边去了中舱,吉祥跟在她身后,自然也是见到了刘掌柜,与微月对视一眼,两人都淡淡地笑了。

    在隔壁,原来设有另一席筵,都是女眷。

    里面约有十来个打扮鲜亮的夫人,虽都是商贾女眷,却也有攀比自持身份者,宴席未开始,便是两两而坐,少有聚在一起的,倒是有一位年长妇人,身边围有数位夫人,想来身份是不低,微月却没有见到潘梁氏。

    那众位夫人见到微月进来,只是淡淡一眼,也不打声招呼,只当是哪个小行商之妻,岂能与她们平起平坐。

    舟女领着微月,来到大桌首位,“方小少奶奶,这边请。”

    此话一出,舱内所有人带着惊讶的目光都落在微月身上,方家的小少奶奶?那个傻子?

    微月正襟危坐地平视前方,对那些包含太多意思的复杂眼神视而不见。

    细微的议论声在周围响起,话题自然是关于她的。

    “你们这些碎嘴的,方小少奶奶这才第一次与咱们聚宴,你们可不许欺生啊。”那稍微年长约莫有四十来岁的妇人笑着开口了,声音很温和,有说不出的亲切。

    微月对她笑了笑,说话的是方才那位最多人围着的夫人。

    “我们哪敢啊,叶夫人,您这话可真要害死我们咯。”一个穿着嫩黄色百褶裙的女子笑着嗔了叶夫人一眼,扭着身子在微月右边坐下,“小少奶奶,您别客气,来了这儿的都是姐妹,那些男人在前头欢乐,咱们也要开心地吃开心地喝才是。网 --.7-k-ankan.-o-。”

    那叶夫人这时也起身,坐在微月的左边,“这个伍夫人,就只晓得误导他人,一会儿准要罚你三大杯。”

    原来这两位便是广州另外两大户商贾的夫人,叶家和伍家虽比不上方家和潘家,但其影响力在十三行还是不小的。

    微月微笑,对叶夫人和伍夫人点头当是作礼,“叶夫人,伍夫人。”

    叶夫人笑眯了眼,道,“闻名不如见面,总听说十一少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娇妻,今日一见,果然是十一少的福气呢。”

    微月依旧浅笑,这位叶夫人想来人缘不错,说话都挑人家爱听的,娇妻?那是在恭维她,其实就是一个妾!

    叶夫人和伍夫人对视一眼,实在看不出这位方小少奶奶的底细,传闻只道是个傻子,可如今看来,眉目秀美,眸色清澈,哪来有半点痴傻的模样?再说了,若真是个带不出门的,十一少又怎会带她来参加这样重要的宴会?正经的当家主母都没来呢,难道潘微华真是病重了?那么接下来,方家的少奶奶岂不就是这位潘微月?

    “大家都坐下说话吧,还不知他们那边要议事到什么时候,我们先聊自己的。”叶夫人出声招呼在好未入席的女眷,俨然像个话事人一般。

    如果潘微华在,那么今日在此说第一句话的,肯定轮不到叶夫人,可今日是微月坐着首位,她如此态度,分明是托大了。

    不过微月对这方面的意识不强,自然不介意叶夫人的态度。

    众人入座之后,便有舟女端了几碟精致的小炒点心,品过两道茶,中餐便筵才开始,叶夫人和伍夫人总是找话想与微月聊天,微月有一问便一答,遇到不想回答的,便沉默,这是十一少在来时交代她的,尽量不要说太多话。

    他是怕她丢了他的脸面吧?

    “对了,你们都听说了吗?今年又多了个行商呢,叫什么隆福行的,不知道东家是谁。”席上,一位长得明显就是三姑六婆的女子突然神秘兮兮地问着众人。

    叶夫人挑了挑眉,笑道,“又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指不定两三个月就关门大吉了。”

    伍夫人却道,“这可难说了,听说隆福行的东家在海关那边有人,只怕不同以往的小行商呢。”

    “是吗?你们谁听说过那东家是何方人物了?”叶夫人问道。

    “这可没听说,我听我家老爷提过,是个极丑陋的人,所以才一直没有出面,就是今日赴宴的,也是隆福行的掌柜。”卢夫人道。

    “那就难怪了,这在十三行行走的,若不能长得像十一少那般俊美,至少也要五官端正,否则要如何与人谈生意呢,方小少奶奶,您说是不?”伍夫人含笑看向微月,想撩她说话,总觉得这位方家小少奶奶安静得像不存在似的。

    “这小蹄子也不知羞,竟敢拿十一少来说事了,小心方家少奶奶不放过你。”坐在伍夫人隔壁的年轻妇人笑道。

    “方家少奶奶不是在这里么?她心肠宽得很,怎会介意这个?”伍夫人道。

    “你们尽是说些有的没的,来,来玩行酒令。”叶夫人见伍夫人又将注意力转到方家小少奶奶身上,便故意转开了去,算是帮了微月。

    微月对她甜甜一笑,真是个懂得收买人心的女人。

    舟女为她们都满杯,这是桂花酒,喝着甜腻,也不容易醉,这些商贾出身的女子作风较为洒脱,没有那么多讲究,喝点小酒不失仪态,还是可接受的。

    “我不会行酒令!”微月却提声开口,她没那么好的文采,也从来没玩过行酒令,就算她能喝点酒,可经不起这样折腾。

    “您别说笑,行酒令哪个不会呢?”在微月对面,较为年轻的女子讽笑道。

    微月大声道,“我说不会就是不会,我不要玩行酒令。”

    叶夫人和伍夫人都有些怔忪,这小少奶奶也太孩子气了些。

    “那你想玩什么?”叶夫人问道。

    “猜枚吧!”微月笑着道,两眼如月牙般弯起,这帮夫人小姐的,猜枚肯定很少玩的吧,为了顾及身份和形象,她们也就只玩那些文绉绉的行酒令。

    “也好!就从伍夫人和连夫人的开始。”叶夫人想也不想地点头同意了。

    然后,微月发现自己错了,这些人猜枚技术远远在她之上,更重要的是,她们的猜枚形式和她所想的根本不一样,她指的是十五二十,而她们却是抓着一把瓜子在手中,让对方猜单数和双数……

    这是哪般的猜枚啊,欺负她初来乍到是吧?

    所以,微月输了,还输得很难看,这不仅是缺乏经验问题,而是这帮三姑六婆故意想灌醉她,她看出来了,这些人表面和她客客气气的,可心底还是瞧不起她的,因为她还没扶正,是传闻中的傻子,她们都想试探她。

    不过……这些经验丰富的夫人们也有失算的时候,就是微月的酒量是极佳的,一瓶桂花酿下肚了,双颊酡红莹润,可双眸仍然清澈,不见醉意,只是添了几分的媚态。

    倒是叶夫人和伍夫人也喝了几杯,酒意攻了上来,便连忙喊停了,唤了舟女进来,唱起清曲,各自欣赏去了。

    有些还想与微月套近乎的,便想过来与微月说话,只是微月却早已经拉起吉祥的手,溜出了舱内,来到船尾出,迎面享受微凉的江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