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十章 相处
    (网 )金色的光芒透过窗棂,空气中的微尘在那一束光中欢跃着,微月睁开眼的时候,嘴边掠起舒适的笑,享受地看着一室暖和的阳光。网 --.7-k-ankan.-o-。

    她尤其喜欢午后的阳光,比晨起的朝阳更让她觉得舒服。

    起身套上披风,没有唤吉祥进来,微月自己煮茶,坐在窗边的榻上,脸上蒙着一层淡淡的柔和的光,闭眸,闻着茶香,假装自己在现代某间环境幽雅的咖啡馆里,以前,每逢周末,她总喜欢这样度过她的午后。

    午后,到家里不远的咖啡馆里,续杯咖啡,一本,耳边音乐轻柔浪漫,直到日落,点个a餐,就这样过去了一天。

    想到以前的生活,微月眼底浮起一丝寂寞,很多个早晨醒来,她都希望自己看到熟悉的粉色墙壁和摆饰,她真的……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悄然推开门的吉祥,站在门边,有些讶异看着那个在窗边微仰着头,眸光沉寂,眼底流露出落寞和悲伤的小姐,这是一个她不曾见过的潘微月,好像承载了许多心事和寂寞。

    小姐她……不是一向都闲雅淡然,无忧无虑的么?

    “小姐。”吉祥轻声一唤,便看到微月如扇子一般的眼睫轻颤,眼角似有晶亮的光泽闪过。

    微月捧着茶,缓缓回头,对吉祥淡淡一笑,“何事?”

    “十一少来了。”吉祥说完之后,便发现微月的表情似乎僵住了,她一震,猛地回头,看到十一少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身后,眸色清冷,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微月的眼睛有一种说不出的迷人,清晰的眼线,微微上挑的眼尾,眯眼的时候有几分妩媚慵懒的味道,她就这样看着十一少,望入他一双含笑,眼角却尽是清冷的眼。

    “爷,奴婢先去给小姐梳发。”吉祥从惊愕中恢复镇定,她想不到十一少会跟在她身后进内房来。

    十一少淡色的唇线抿出一丝笑,深幽的瞳孔印出一张笑得绚烂天真的脸,仿佛刚刚那个有着寂寞悲伤神情的女子是自己的幻觉。网 --.7-k-ankan.-o-。

    微月从软榻下来,歪着头看向十一少,乌黑柔滑的发披散在背后,只有几缕落在胸前。

    这样一个容貌秀美,身段绰约的女子竟是神志不清,真是可惜了,十一少清冷的眼有几分的冷讽,他大步走了进来,并对吉祥道,“出去!”

    吉祥愣住,“爷!”

    十一少冷凝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不说话,却让人觉得冷汗直冒。

    微月咬了咬牙,睇了吉祥一眼。

    吉祥行礼,退出了房间,守在门外,提高警惕关注着房间里的动静。

    微月双手紧紧捧着杯,茶水已经转凉,她怔忪看着那个身形挺拔面容清俊的男子来到她面前,掬起她几缕秀发,声音清醇,“回到潘家可觉得开心?”

    她轻仰着头,看着他线条优美的下巴,摇了摇头,心尖却因他暧昧的态度微微缩了一下。

    他溢出几声轻笑,眸光流转着看起来类似温柔的水波,“都见了什么人?”

    微月将自己的头发从他手里抽了出来,干笑着,“父亲啊,母亲啊,还有姐妹啊。”

    十一少低眸注视着她,久久不说话。

    微月也歪着头,睁着一双纯净的眼看他,想试探她?还是想从她口中套出什么话呢?哈,她突然觉得和这个十一少玩玩也不错。

    十一少清冷的眸色轻转,嘴角笑容不变,声音也依旧温和,“我为你梳发?”

    微月眼角抽了一下,眸色微沉,但只是一瞬间的变化,她已经是一脸嫌恶,“我才不要你梳发,吉祥梳的才好看。网 --.7-k-ankan.-o-。”

    他走到梳妆台,拿来桃木梳,牵过她的手按坐在椅子上,竟真的为她梳发。

    真……惊秫!微月全身僵硬,头皮都发麻了。

    “你这头发很好!”十一少温柔抚摸着她的发,轻声发出一声感叹,他有一双修长好看的手,右手中指有明显的茧,那是常年握笔形成的。

    手好看,不代表手巧能为她挽出好看的发髻,所以,他只是为她梳直了发,然后伫立在她身后,不动了。

    微月转过头来,笑眯眯地看他,笑得无忧无虑的模样,像个孩子般天真,“都说你梳得不好看的。”

    “嗯,不好看。”十一少低头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笑,眼神专注深沉,“微月……”

    “在!”她站了起来,一副立正站好规规矩矩地看着她。

    十一少清寒的眸色顿时流光溢彩,终于有了一丝笑意,“明日随我出去一趟。”

    “去哪里?”微月皱起秀气的眉,直直看着他清朗如月的眼睛。

    “江边,赴宴。”十一少低声道,每年正月初三,十三行商都会在江边设宴庆新岁,为初六开市祝词,而作为行首的方家,更是不缺缺席的。

    微月平静的眸色,顿时发出耀眼的光芒,船宴?清代船宴盛行,特别在苏州扬州那边,珠江三角一些地方也有跟风,她很想见识一下船宴盛况,只是……

    理智告诉她不能过于接近十一少,但,她实在抑制不住心底的好奇和兴趣。

    “好啊!”心底的挣扎还没有结果,她已经忙不迭地点头答应了。

    十一少淡淡地笑了,“很好!”

    微月在心里一叹,好什么呢,她是真的想船宴究竟如何一个盛况,听说十三行的各位老板都喜欢在船宴那儿谈生意,说不定她还能从中找到什么契机。

    当然,她这点心思是不能让十一少知道的,他只当她是孩子心性,好奇罢了。

    他转身去唤来吉祥,让吉祥为她挽发。

    微月正在想松口气,他终于要走了,谁知这位仁兄却坐在原先她煮茶的位置,学着她仰头看窗外逐渐沉下的夕阳。

    与吉祥对视一眼,微月敛了心神,尽量让自己忽略他的存在。

    吉祥为微月挽了个庄雅不失俏皮的发髻,简单插了一对蝴蝶钗,不施粉黛,小脸仍莹润白皙,她站了起来,看向十一少。

    似是心有灵犀一般,十一少的目光也在这时候转过来,与她对视着。

    微月对他绽开一抹绚烂的笑,比骄阳还要耀眼。

    “吩咐厨房,今晚我在这边用膳。”十一少对吉祥道。

    吉祥行了一礼,“是,爷。”

    微月走到他对面的矮几坐了下来,撑着下巴注视着他,“我这里的饭菜特别香吗?”

    十一少给她倒了一杯茶,“何以这样问?”

    “为什么你特别喜欢在月满楼吃饭,你是不是觉得我这里的饭菜香,所以来跟我抢?”每次和他同桌吃饭,她都很不自在,经常这样下去,她迟早要肠胃炎,消化不良引起的。

    “你不喜欢我在这里吃饭?”他低垂着眼睫,如黑曜石般的眼眸凝着一点光,说话的语气很轻柔,像在逗趣一个小孩。

    微月浅色的眼瞳微微闪了一下,很认真地道,“也不是不喜欢,但是,你应该去和家姐还有茂官吃饭啊,一家人都是要一起吃饭的嘛。”

    十一少嘴角勾起一抹冷淡的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总觉得她心思不似如表现出来那样单纯,说她傻,偶尔在她眼中扑捉到的狡黠神色又如何解释?

    潘家的人,都不能让他放心。

    “难道你不是家人?”十一少反问道,目光有些犀利地注视着她。

    微月嘟着唇,很委屈地道,“才不是呢,大家都说不是啊,她们说家姐走了之后,你也要把我赶出去的,你要赶我,我才不要是你的家人。”

    傻气的话,却有几分的试探。

    十一少清冷的眼色微沉,脸上儒雅的笑也在他唇边隐去,“谁与你说这样的话?”

    微月低下头,眼底掠过淡淡的笑,声音充满委屈,“就是有人说了,她们总是说家姐要走了,可是又不跟我说家姐要去哪里,她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胡闹!”十一少冷声斥住她,“你放心,没人敢赶你的。”

    “真的吗?那你知道家姐要去哪里吗?”微月眼睛一亮,抬起头充满期待地看着十一少。

    “哪里也不去,走吧,该吃晚饭了。”十一少淡淡地道。

    微月点了点头,笑着站起身,跟在他身后走出房间来到茶厅,丫环们已经在摆饭了,四菜一汤,竟都是她喜欢吃的菜式。

    知道这位少爷在吃饭的时候不喜多言,她也就不再多言,只是他看起来好像心情突然很不好,清俊儒雅的连一直面无表情,一眼也没有多看微月了。

    吃完饭,他只是淡声交代了几句,便回了头房。

    看着他的挺拔的背影,微月吐了吐粉舌,俏皮地笑了,其实她是知道每个人口中潘微华要走了的意思,她只是假装听不明白,想看看十一少的反应,但似乎……他并不怎么着紧的模样啊。

    算了,不想那么多,还是想想明日去参加船宴该怎么套商机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